• 猎户悍妻:带崽种田猛如虎韩巧蘅毅孙益明章节

    第七章

    第7章,好多钱

    姐妹两个商量着早上吃什么?

    家里虽然有米粮,但也不多,胡吃海喝两天就没了,昨日那般吃肉她们可不敢再想。

    “煮粥,弄几个贴饼。”孙秀轻声。

    怕吵醒了还在沉睡的韩巧和孙可。

    孙依点头,“我先烧火,然后打水去后院浇菜。”

    这天热,地不浇很快就干了,种子也没办法发芽生长。

    姐妹俩商量着来。

    一人烧火、一人洗锅,孙依又道,“早饭后咱们先去棺材铺那边看看,然后去弄点柴火回来,娘身上都是伤,让她休养两天。”

    “好。”

    三言两语就敲定了早上要做的事情。

    韩巧听到动静醒过来时还有些懵逼,很快想起自己的处境,呼出口气忍着痛起身。

    寻思着卖了孙益明的那些书,要去医馆买点跌打损伤的药,外抹内服都得有。

    她到灶房的时候,姐妹俩齐齐喊出声,“娘,您起了。”

    孙秀忙不迭打水让韩巧漱口、洗脸,像只勤劳的小蜜蜂一刻不得闲。

    打水、扫地利索的很。

    孙依拎水去后院浇地同样迅速利索,一看姐妹俩个就做惯了这些活。

    韩巧不得不承认,有这姐妹俩在,以后不论她做什么都是一大助力。

    姐妹俩忙的时候,她也没闲着,漱口洗脸,回屋子梳头发,简单的挽一个发髻,用唯一的木钗固定,起身回到灶房切出一块南瓜,去皮后放锅里蒸着,看见陶盆里的面团,把昨天剩下的一点肉剁碎,一会做肉饼。

    “娘,这肉不留着吗?”孙秀小声问。

    “不留着,一会我再买点回来,中午咱们吃饺子。”

    韩巧回的随意,却让孙秀惊呆了。

    就是来提水的孙依也诧异得紧。

    姐妹俩快速看一眼对方,眼神里有欣喜,又有不安和忐忑。

    谁不愿意顿顿吃饱、吃好呢。

    她们再懂事,也还是个孩子。

    韩巧看一眼姐妹两人,“我说过以后带着你们过好日子,绝对不会食言。所以咱们就从每天吃饱、吃好开始吧。”

    似看穿姐妹俩的心思般继续说道,“赚钱的事情你们不用操心,我自有法子。”

    “嗯,我听娘的。”孙秀、孙依齐齐出声。

    早饭煮好,肉饼子的香味勾的孙可再也睡不下去,起床哒哒哒的跑来抱住韩巧的腿,扬起小脸欢喜雀跃轻唤,“娘。”

    韩巧捏捏她白嫩嫩的小脸,“快去洗脸漱口,咱们吃早饭。一会让你大姐给你梳头。”

    “好哒。”孙可乖巧应着,立即去洗脸漱口。

    水孙依都给她准备好了。

    家里也没有所谓的牙膏、牙刷,漱口就是拿一段杨柳树枝放嘴巴里嚼,然后吐出用清水漱口。

    三姐妹洗脸的巾子和韩巧一起用,韩巧想着一会卖书后去布铺扯点布,给三孩子做衣裳,洗脸巾子也要区分开来。

    她做了近二十年美食博主,走遍了H国,不单单记录了各地美食,自己也能做。出门在外危险无处不在,她还学了拳法防身。她会的东西不少,只不过除了美食、拳法,其它都只是入门罢了。

    就连做衣服也是,她会简单绣几朵花,针脚还算细密,繁复的针法她是不会的。

    不过对于她目前这个身份,这般就很好,再多容易惹来别人怀疑,

    韩巧会针线活,也仅限与做衣裳,绣花是不会的,孙秀、孙依也跟着学了一点,打打下手没问题。

    吃饭的时候,韩巧也在想着以后的生计问题。

    去卖菜方是下下策。

    除非走投无路,她不会走这一步。

    先去卖书,再把家里收拾大扫除一遍,看看需要什么采买回来,如今这个天,山里能吃的东西不少,宁河镇离进山的路有些远,得走一个时辰,相当于两小时。

    来去路上就用去了两个时辰,腿都要走断,去山里发财的路基本上行不通。

    那么就做点成本小的糕点卖。

    但也不能一下子就开始做,得先到处周旋一圈,仿佛被逼到绝境后,破釜沉舟。

    三姐妹见韩巧面色沉重,她们吃饭都小心翼翼,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吃好饭,孙秀、孙依快速把碗筷收走去洗。

    韩巧起身去书房拿书。

    孙益明看见韩巧进屋,双眸瞬间迸发出恨意和恼怒。

    他早就醒了,又饿又痛又憋着尿,还开不了口动弹不得,真真难受极了。

    韩巧根本不搭理他,自顾自的去拿书。

    “唔唔唔。”孙益明挣扎出声。

    见韩巧把他的书都包起来,忽然间想到什么,慌的他心跳如鼓,不停挣扎。

    “唔唔唔。”

    韩巧可不搭理他,拿着书出门。

    还顺手关门,阻隔了孙益明的挣扎、哀求。

    韩巧喊来孙依、孙可,“我和你们大姐要出门去,你们看好家,不要让任何人进来,也不要去书房。”

    孙依、孙可连连点头。

    韩巧本想再吩咐孙依千万不要给孙益明解开绳索。

    孙依先开口了,“娘,您放心去,我知道要怎么做。”

    七岁的小姑娘,脸上全是稚嫩,眼神却格外坚定。

    韩巧瞬间明白,孙依什么都懂。

    这孩子比她想象的还早熟懂事。

    韩巧揉揉孙依的头,带着孙秀出门。

    她为了以防万一,还给大门上锁。

    只是没想到会碰到隔壁蘅毅。

    韩巧只是淡淡扫蘅毅一眼,招呼也没打转身就走。

    孙秀倒是乖巧开口喊了声,“蘅五叔。”然后快速追上韩巧。

    蘅毅看着远去母女的背影,抿了抿唇。

    慢慢跟在后面,看着母女两人进了书铺,他则拐弯往林员外家走去。

    韩巧带着孙秀进了书铺,掌柜瞧见她怀里的包袱,又见母女两人今日收拾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笑着上前请她们进柜台后的小间。

    一般掌柜谈事情都是在这小间里。

    韩巧平静沉稳坐下,孙秀站在她身边,有些局促不安。

    韩巧把包袱打开,拿出里面的书籍。

    “掌柜,这里的书你看看分别值什么价格。”

    掌柜拿起一本翻开,不论是纸张、字迹、排序都算上等。他又看了其它书籍,每一本都如此,且这些书都是童生们考秀才最需要的书籍。

    每本书再算二百文肯定不合适,面前这妇人瞧着也不是好糊弄的人。

    掌柜寻思后挑拣一番,“这三本三百文一本,这五本四百五一本,这五本六百文一本,你看如何?”

    韩巧快速算了帐,“一共六两一百五十文。”

    书铺掌柜愣了愣,倒是没想到一个妇人算账速度这么快。

    “确实是这个数。”

    “你稍等,我去给你拿钱。”

    五两七钱银子不是个小数目,多少人家攒一辈子都攒不下来。

    如果都是银角子倒是不多,若是换成铜钱也得一堆。

    拿到钱的时候韩巧依旧很平静,孙秀激动的眼睛都红了。

    韩巧把银子装好,看向掌柜认真说道,“掌柜,不止能否与你谈个买卖?”

    都市小说

    玄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