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宋安然江初定《农女医妃甲天下》完结版精彩阅读

    宋安然江初定《农女医妃甲天下》完结版精彩阅读

    最近被宋安然江初定这两位书中人物的故事圈粉,他们是古代言情小说《农女医妃甲天下》中的主角,小说的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写手“月月”。全文主要讲述的是:宋安然扬了扬手中的盒子,“我把做好的成品拿来了!”江初定眼中惊讶,随即又笑开了,果然,这个小丫头不简单。“宋姑娘,请随我来。”江初定把宋安然带到自己房中,“宋姑娘稍坐片刻。”江初定端着茶杯,动作流畅,一呼一吸之间,两杯浅.....

    《农女医妃甲天下》精选:

    “继续给我查,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要给我遗漏了,还有,派人将这封信送到父亲手中,万不能打草惊蛇。”

    “是!”

    江初定玩味的勾起嘴角,不是想要么,他偏偏不给,这京城越乱,才越好玩。

    突然,眼角映入一个熟悉的身影,江初定眼里的笑意多了几分真实。

    他将翡翠扳指随意弹进一个不起眼的花瓶里,从窗口飞身而下。

    宋安然正满头大汗问到第七个掌柜之时,忽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宋姑娘,可是来找在下?”江初定笑意盈盈。

    “江公子!”

    宋安然扬了扬手中的盒子,“我把做好的成品拿来了!”

    江初定眼中惊讶,随即又笑开了,果然,这个小丫头不简单。

    “宋姑娘,请随我来。”

    江初定把宋安然带到自己房中,“宋姑娘稍坐片刻。”

    江初定端着茶杯,动作流畅,一呼一吸之间,两杯浅青色的茶杯就立在桌上,香气清香馥郁,汤色嫩绿明亮,口感清醇淡雅。

    “好喝!”宋安然真诚称赞道,她不懂茶,但一入口,甘香清润,肯定不差!

    “不过是客栈的茶叶,宋姑娘喜欢就好,不知宋姑娘这盒子里的是?”

    宋安然打开盒子,像掏宝贝一样,将里面的罐罐拿出来,“你不是说,做好了之后给你看看嘛,这就是我想要卖的,叫做‘玉女桃花粉’,江公子看看,如何?”

    “可否?”江初定想要揭开仔细查看。

    “请便。”宋安然对自己的产品十分有信心。

    江初定捻了些粉在手心搓开,粉质的确细腻,颜色均匀,闻起来是淡淡的草药香,总体来说还算不错。

    “宋姑娘,你在一晚的时间能做出来这样的成品,着实让人惊叹,可是,这样的脂粉,还远远达不到售卖的要求,换句话说,那些富贵一些的人家都不会选择,若是价格低廉,贫苦些的姑娘或许还不会买。”

    宋安然错愕,怎么可能?她可是试用过觉得还不错啊!

    “敢问江公子,这是为何?”

    “宋姑娘制作的这款脂粉,的确细腻,颜色也好,但只适合那些肤色天生白皙的女子,若是像干农活,肤色较黑的女子,用这个反倒不自然,而在王乡镇,肤色白皙的女子实为少数。”

    宋安然沉默,她倒是真没考虑到这个问题,自己这具身体虽然从小干重活,但并非在外务农,多是在屋里,肤色只是蜡黄,却并不黑。

    江初定见宋安然不说话,以为是自己的话将她打击到了。

    但想他堂堂江初定,常年洁身自好,不近女色,真的没有宽慰女子的经验啊!

    “宋姑娘不必介怀,这脂粉并无问题,只是需要再加以调整……”

    “江公子说得对,制作一款产品,不能只看功效,还要选择合适的市场,多谢江公子指点,我这就回去研究!”

    宋安然将罐子都装好,抱着就走,“江公子,回见!”然后风风火火的就跑了。

    江初定还想着留人吃一顿饭,可看着小丫头“哒哒哒哒”的跑走,只好笑容宠溺的看着人走远。

    宋安然失魂落魄的走在路上,越想越难为情,她怎么能拿一个只经过粗略测试的成品去给江初定看啊,她以前做实验那一丝不苟严格要求都去哪里了!

    其实,宋安然以为今日她定能让江初定大吃一惊,但……

    她以为自己从现代学来的技术,是古代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她带着自以为是的优越感去俯视他人,却不曾想自己的这些东西,说不准别人都根本瞧不上。

    呜——

    宋安然用盒子捂住脸,她还在江初定面前沾沾自喜,真的是,太丢脸了啊!

    失魂落魄的回了家,宋安然连饭也没吃,一头扎在床上,拿被子捂住头。

    季初柳和林老太一头雾水,这是怎么了,才出去半天,回来就蔫了?

    “安然,这是怎么了,遇到什么事儿了?”季初柳坐在床边,有些担心。

    对她来说,安然也好,肚子里的孩子也好,都是她最重要的宝贝了,她舍不得让宝贝不开心。

    林老太扬着瘦削的手臂,挥舞着揍人的姿势,“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安然你别怕,奶奶去帮你揍他去!”

    宋安然闷闷道:“没有,是我自己的问题。”

    “胡说!”

    季初柳第一个不服,“安然最聪明,谁敢说你一个不是,告诉娘亲,娘亲替你教训他去。”

    宋安然听着季初柳好林老太一口一个教训,没忍住笑了,也把那张小脸从被子里挪出来。

    “娘亲,林奶奶,你们怎么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这样不好!”

    宋安然老气横秋的摇摇头。

    季初柳伸出指头戳宋安然脑门,“你这孩子!没大没小的!”

    季初柳教训完这一句,屋子里突然沉默下来。

    良久,林老太才叹口气,“安然,其实,我这老太太一直都想着忍一忍,忍过了就没了。”

    “可是,我听到你和你娘,说要和离,我以为你们只是说说,没成想是真的离了。”

    “我就想啊,我这老太太,忍了大半辈子,还不如一个丫头看得清楚,这人啊,若是退缩了一次,便会有第二次,就算只是争口气,那也是好的,起码别人不会小瞧了我一个老太婆。”

    季初柳眼圈也红了,“娘以前傻,想着总有一天,宋家会对咱们好,可是他们不仅不在乎未出世的孩儿,还想着将我们告上官府,最后,为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姐,就不要咱们母女俩。”

    “娘没有多大愿望,唯一希望的就是你平平安安长大。”

    季初柳看着宋安然那双明亮的眼睛,眼泪终是没忍住落了下来,砸在宋安然手背上。

    宋安然只在书中看过原主的一生,但没有经历过,终究也是难以共鸣。

    但看着季初柳和林老太流着泪,她心里也不是滋味。

    “好了,娘亲,我们现在不是可好了么,?有的吃有的住,我还得了一个对我好的新奶奶,这么好的事儿,咱们可不能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