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陈霆叶惜君大结局-天师下山免费阅读

    陈霆叶惜君大结局-天师下山免费阅读

    由作者陈霆 所精心创作的小说《天师下山》强烈推荐给大家,其中小说主人公分别是陈霆叶惜君。幸好,她在遇到他之后,他就成了她的暖阳。小说精彩章节试读:“修诚,这是小霆,他小时候,你见过的。”兰姨解释道。江修诚上下打量了一番陈霆,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但脸上依旧挤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他转而拉着兰姨走到旁边低声道:“你怎么把他带来了?还准备让他住咱们家?”“小霆又不是外人!我既.....

    主角是陈霆叶惜君甜宠新书《天师下山》由陈霆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本小说是一本言情类型的书籍。

    “修诚,这是小霆,他小时候,你见过的。”

    兰姨解释道。

    江修诚上下打量了一番陈霆,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但脸上依旧挤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他转而拉着兰姨走到旁边低声道:“你怎么把他带来了?还准备让他住咱们家?”

    “小霆又不是外人!我既然找到了他,肯定要替他母亲好好照顾他。”

    兰姨有些生气道。

    “你倒是个女菩萨,什么野猫野狗的都往家里带!”江修诚有些气恼道。

    “上面最近有意向把我位置动一动,正是关键时候,婉清又和杨家公子亲近的很,只要杨家发力,集团总裁就是我的,你们娘俩的日子也能过得更好。

    你现在把他带回来,总不会还想着他跟婉清能成吧?!

    当年我是承了他父母的情,但那是我能力强,他父母也不过就是给我节约点时间罢了,更别说陈家已经没落了。”

    虽是暗语,陈霆却声声入耳,不由得勾起一道嘲讽的笑。

    还真是人走茶凉。

    “给点钱把他打发走!不能让他住在我们家!”江修诚皱眉吩咐道。

    “不行!你要是赶走他,就先赶走我!”

    兰姨寸步不让,语气强硬。

    江修诚脸色阴晴不定,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还是点头妥协了。

    不多时,兰姨做好了午饭,端着饭菜上桌,几人落座。

    江修诚抿了口酒,才缓缓开口问道:“陈霆,我听说你失踪了五年,这五年,你去哪儿了?”

    “他去修道了,当了个道士。”

    江婉清抢先说道。

    此言一出,江修诚差点没把嘴里的酒给喷出来。

    当了道士?

    这都二十一世纪了,还有人去当道士?

    电影电视里面,那些个坑蒙拐骗的神棍,不都是道士吗?

    江修诚眼中闪过一丝鄙夷,摇了摇头继续道:“年轻人就应该努力读书,争取考一个好大学,而不是去鼓捣那些牛鬼蛇神的东西。”

    “修诚,小霆当年也是没有选择的机会,要不然你给安排一下,找个民办大学,让他读几年大学,拿个毕业证,以后也多条出路。”兰姨建议道。

    “我看没这个必要了吧?那些野鸡大学的毕业证,在很多企业眼里就跟废纸一样,没有区别,干嘛浪费我们家的钱?”

    江婉清冷嘲道。

    江修诚也点头附和:“不是什么人都能跟我们家婉清一样,从小就学习优异,别人还在准备高考时,她就已经拿到了金陵大学的保送资格。也只有金陵大学这种双一流的名牌大学毕的业证,拿出去才有含金量。”

    江婉清小脸一仰,昂然道:“也不看看我是谁!”

    兰姨皱了皱眉头:“要不是你爸和金大校长交情不错,以你刚压录取线的成绩,还真悬!”

    江婉清闻言,顿时不爽了,当年她的成绩刚好压线,同样分数的人有十来个,虽说是她爸利用人脉关系,把她毫无悬念的送进去了。

    可再怎么也比陈霆这个九年义务教育都没上完的乡巴佬强吧?

    她妈还当着外人揭她的短,让她对于陈霆愈发不爽了。

    “我看啊,还是让他赶紧去找个工作吧,工地搬砖一天也有二百块呢,暂时住我家也就算了,难不成还要我妈供你白吃白喝?”

    江婉清冷哼道。

    江修诚也点了点头:“浪费钱上那个野鸡大学没有用,公司还缺个保安,干保安也不需要什么学历,虽说你体型瘦弱了点,但看在我面子上,公司会把你留下。”

    江修诚话说得十分漂亮,给陈霆找个保安的活儿干,还想让陈霆记得他这个人情。

    “这就不必劳烦江叔费心了,下山前,家师让我多在红尘历练,于大学进修也是其中一环,免得脱离时代。”

    陈霆缓缓开口道。

    “哦?你师父倒是人脉挺广啊,还能给你在大学要名额?”

    江婉清心下好笑,山里一个老道士,能有多大面子?

    “哪所大学?说来听听。”

    陈霆也不说话,只拿起师傅给他的文件袋,不急不缓的打开。

    抽出一张金陵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按在桌子上。

    江婉清望着这烫金的几个大字,目瞪口呆!

    “怎......怎么可能!”

    第3章 江婉清的闺蜜

    她话才刚说完,就被这张殷红的通知书给打了脸!

    自己学了十几年,上了那么多辅导班,才勉强进入了金陵大学,而这个乡巴佬,居然轻而易举就进去了?

    她这十几年,真的是学到狗肚子里去了!

    江婉清脸色十分难看,也没脸再待下去,撂下碗筷转身躲进了房间。

    江修诚一脸惊愕,饶是他几十年的修身养性的功夫,也淡定不了了。

    金陵大学若是那么好上,他当年也不会为了江婉清的事,前前后后跑了十多趟,还送了几瓶珍藏的飞天茅台。

    这还是基于江婉清的成绩,已经达到了最低录取线的情况下,金大校长才勉强答应让她优先入学。

    可这小子,在山里五年,却能随意拿出一张金大录取通知书!

    简直是天大的讽刺!

    他惊疑不定的拿起那张通知书,扫了一眼,顿时倒吸了口凉气。

    特招入学!

    能够特招入学的人,基本都是特长生,普遍情况下,都是运动员想要镀金,才能享受这个待遇。

    但陈霆明显不是,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他师父……不一般!

    江修诚心中骇然,望向陈霆的眼神,渐渐发生变化。

    余下的时间,江修诚对陈霆的态度显然客气许多,一直旁侧敲击陈霆这几年的事,但都被其搪塞过去。

    次日。

    陈霆到了金大,办理了入学手续,虽是半途入学,但凭借通知书上‘特招入学’这几个字,校办的人倒是效率很快的给陈霆办完。

    刚出办公室大门,他便接到了一条短信。

    是师父。

    “去金陵大学旁的瑞星咖啡厅,见一个叫宋高峰的香客,他在金陵待了多年,应该能帮到你。”

    他心里不禁有些温热,师傅还利用俗世的人脉给他帮忙。

    与此同时,一间教室内正在上课。

    一位容颜绝美的少女陷入解题的困扰中,淡红的朱唇下意识咬着手中的圆珠笔,有种别样风情,头上的紫色蝴蝶结发卡,又凸显青春、靓丽的气质。

    教室内所有男生眼神痴迷的望着这位金大名鼎鼎的校花,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根本无心听讲。

    突然,少女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看了眼号码,微微皱起眉头嘟囔道:“老头子不是去龙虎山上香问道了吗?怎么好端端给我打电话。”

    她没多想,起身走出教室,接通了电话道:“爸,你有什么事吗?”

    “瑾瑜,现在有一份天大的机缘等着你,你马上去金大外面的瑞星咖啡厅,去见一位叫陈霆的人,照片我已经发到你手机了,切记,一定要讨好此人!无论他让你干什么,你都不能拒绝!”

    宋瑾瑜听完,顿时脸色就黑了下来。

    无论让她干什么,自己都不能拒绝?

    这是当爹对女儿说得话吗?

    “为什么非得我去?”

    宋瑾瑜不乐意道。

    “他要找你们金大的叶惜君,我没记错的话,那个女孩是你朋友吧?瑾瑜,记住我的话,好好把握机会,不然你会后悔的。”

    说完,电话便挂断了。

    少女有些无语的叹了口气,她这个老爹沉迷烧香礼道,整天神神叨叨的,如今连说话都愈发不靠谱了。

    等他回来,自己非得带他去医院看看精神科不可。

    ……

    与此同时。

    金陵大学旁,瑞星咖啡厅内。

    江婉清身旁坐着两名位年龄相仿的少女。

    “婉清,你家里住进了个外人?”

    说话的少女穿着一身阿玛尼最新发售的套裙,脸上画着很厚的妆容,但五官精致,并不显得妖艳。

    她是江婉清的头号闺蜜,夏知秋。

    “他妈跟我妈是好朋友,听说家里人都不在了,我妈决定要收留他。”江婉清一脸不爽。

    “长得怎么样?”夏知秋好奇问道。“话说关系这么近,怕不是兰姨以前给你定下的小老公?”

    “别提了,那小子是从大山里来的,据说以前是当道士的。”江婉清长叹了口气。

    “道士?哈哈哈,有他在,什么邪魔妖孽都不敢靠近你了。”

    夏知秋幸灾乐祸的嗤笑,又对着一旁默不作声喝着咖啡的少女问道:“云柯,你看婉清这回儿是不是捡到宝了?”

    她身旁的少女,穿着短裙,黑色的长袜包裹着一双腿,很是漂亮。

    吸引不少男人都频频回头,用眼角余光偷看着她。

    她叫柳云柯,金大艺术学院表演系花,大一入学不久,就被几个小导演看重想把她签下,但全都被其拒绝,不过也因此在金大小有名气。

    “最主要还是看人怎么样。”柳云柯摇了摇头,脸色淡然道:“道士也不是什么丢人的职业,要真说起来,我这个学表演的,在古代还是最低贱的‘戏子’呢。”

    “别拿我寻开心了,这小子连九年义务教育都没上完,也不知怎么能混进金大。”

    江婉清提起这茬就气不打一处来,昨天她还因为陈霆的学历嘲讽过他,被当场打脸,让她自己都有些抬不起头来。

    所以一大早,她就匆匆离家来了学校,眼不见心不烦。

    就在这时,江婉清突然眼角余光瞥见一道身影走进店里,脸色顿时一僵!

    陈霆!?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