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末世军医(小橙汁)》_【许小鱼傅承彦小说】

    《末世军医(小橙汁)》_【许小鱼傅承彦小说】

    主角:许小鱼傅承彦 简介:小编为大家带来火爆全网的末世军医免费阅读,许小鱼傅承彦小说《末世军医》:。许小鱼已经转身走了出去。傅承彦哭笑不得地看着房门被许小鱼关上。许小鱼出去之后,许五郎依旧还在屋檐下坐着。许小鱼知道他不爱搭理人,也没说话,继续挑拣药材。“要怎么挑?”许五郎出人意料地主动开口,弯腰拿起一把药材。许小鱼抬.....

    《末世军医》精选:

    第009章代价

    许小鱼挑眉:“打猎可换不了多少钱!”

    “那如果还不清债务,小鱼姑娘接受以身相许吗?”傅承彦又兴起了逗她的心思。

    “兄弟,为了钱出卖自己,你的底线呢?”

    “我不喜欢欠着别人钱,所以用自己抵债。”

    许小鱼:“......”

    长得挺好看的,脸皮怎么那么厚?

    她真应该把他的脸涂得更黑一点才行。

    “赶紧养好伤,赚银子还我。”许小鱼冷哼一声,“别想着拿自己抵债,你在我这可不值那么多银子。”

    傅承彦被怼得哑口无言。

    许小鱼已经转身走了出去。

    傅承彦哭笑不得地看着房门被许小鱼关上。

    许小鱼出去之后,许五郎依旧还在屋檐下坐着。

    许小鱼知道他不爱搭理人,也没说话,继续挑拣药材。

    “要怎么挑?”许五郎出人意料地主动开口,弯腰拿起一把药材。

    许小鱼抬头看着他。

    许五郎不太自然地别开眼:“这药我用的。”

    “哦。”许小鱼言简意赅地说了一遍,多余的话一个字也不说。

    免得许五郎一会又敏感。

    她可不想时时刻刻都要照顾一个久病之人阴郁的心理。

    两人相对无言,默默地做着各自手头上的事。

    把药材挑拣好之后,许小鱼便起身离开。

    许五郎望着那瘦小的身影,目光有些复杂。

    张桂英和余氏都因为许天急得团团转,根本没心思干活。

    许小鱼便去了屋后面的菜园子,看看都种了些什么。

    她的空间里还储存着一些农作物的种子。

    末日前的世界,科技进步,粮食产量远远不是这个时代能比的。

    但后来进入末日,生命都在进化,农作物也变异成吃人的作物,这些普通种子在末日却变得比人命还要珍贵,她也是从一个废弃的基地里淘到的,一直没舍得种,想不到最后跟着她来到异世。

    菜园里都是大白菜、萝卜、四季葱、香菜等,看着这满园子的蔬菜,许小鱼想到了无数种吃法。

    没办法,这些普通蔬菜在末世只有处于金字塔顶尖的强者才配享用。

    “姑姑,你饿了吗?”许阳的声音冷不丁响起,“你盯着这个萝卜很久了。”

    许小鱼这才发现许阳不知道什么时候跟来了,有点被抓包的心虚。

    “姑姑是在研究,萝卜能不能拔了。”

    “萝卜不好吃。”

    “怎么就不好吃了?”

    “没有味道。”

    许阳嫌弃地摇摇头。

    许小鱼想起张桂英他们平时煮菜......呃,确实是不好吃。

    “姑姑知道怎么做萝卜好吃,要不今晚咱们吃萝卜?”许小鱼决定露一手,不做成好吃的,太暴殄天物了。

    末世物资珍贵,尤其是这些没有变异的植物,那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即便现在最不缺就是这些蔬菜,但许小鱼的观念一时半会还不能扭转过来。

    许小鱼给许阳说了很多种萝卜的吃法,许阳听得饥肠辘辘。

    于是姑侄两人将一垄的萝卜全部拔了。

    张桂英听到动静出来,额角直跳:“小鱼儿,你怎么把萝卜都拔了呢?放久了不好吃。”

    “娘,没事,你看我的就好。”许小鱼笑着道。

    张桂英说不出责备的话,只能帮着把萝卜搬回去洗干净。

    许小鱼把一部分萝卜削皮切段切条,一部分拿簸箕摊开放到太阳底下晾晒。

    另外一部分则切成片放到盆里,拿盐搅拌均匀腌制两刻钟把水倒出来,然后放入醋、辣椒,加上偷偷从空间里拿了点糖出来一起搅拌均匀,加入适量的凉开水盖起来等晚上就能吃了。

    张桂英看着许小鱼捣鼓,很是好奇,正要问的时候,许有才父子二人回来了。

    “小天怎么样了?”许有才听说许天出事,和许大郎是跑着回来的,急得不行。

    “要好好养些时间。”许小鱼接过药,主动去煎药了。

    许有才想进去看许天,被张桂英拦下:“小鱼说了,不能吵他。”

    许有才急得团团转,便跟着许小鱼:“小鱼,小天他真的没事吗?”

    “爹,你要相信我。”许小鱼耐心解释,“这伤势问题不大,能养好的。”

    “我找他们理论去!”许有才抬脚想往外走。

    “爹,你别去了。”许小鱼喊住他,“我已经从他们那拿了五两银子的医药费。”

    “五两?”

    “打人就得付出代价!”

    “你、你怎么要到的?”

    那徐翠芳可是大富村有名的泼妇,只进不出。

    “拆掉他们房子就给了。”

    许小鱼轻描淡写。

    许有才吓得差点倒地。

    许阳兴奋地将那件事说了一遍。

    许有才吞了吞口水。

    他这个女儿醒来之后,竟然这么强悍?

    “爹,你们去田里忙活吧,家里我看着,没事的。”许小鱼道,再没人比她更适合看着家里三个病患了。

    许有才看着许小鱼熟练地生火煎药,不由得一阵心安:也许他们许家要改命了!

    田地里的活耽误不得,许有才又带着儿子下地。

    许小鱼煎好药,便端给了余氏,让余氏喂许天喝下去。

    她则开始清洗让许有才买回来的工具,开始给许五郎配药。

    这一忙碌,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

    许有才和许大郎他们刚回来,村长就上门了。

    “村长,这是怎么了?”许有才见到村长,忙迎上来。

    “老许,今天的事你知道了吧?”村长沉着脸开口,冷淡地扫了许小鱼一眼,“你要养谁是你的事,可是你养的女儿伤了咱们村的人,我就不能坐视不管了!”

    许有才脸色微变:“村长,这......”

    “小孩打闹是常有的事,也赔过不是。这还跑到别人家里闹,拆了别人院子的墙,踹坏别人的门窗是什么道理?还敲诈勒索,这长大了还得了?”

    “村长,这明明是徐翠芳打伤了我们家小天,怎么还能说是小孩打闹......”

    “岂有此理,你还敢质疑我?”

    许小鱼嗤笑:“你身为村长,连最基本的公平都做不到,还来讲什么道理?”

    “大人说话,有你小孩插嘴的余地吗?”村长大怒,“把你抢来的五两银子立刻交出来,不然就去见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