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宋琬顾燕急by明栀小说

    宋琬顾燕急by明栀小说

    《醒来后穿到流放路上》精选章节试读:。”老大夫把玉佩重新放回桌子上。
    这块玉,质地还算不错,但雕刻一般,所以价值也就在百两左右,老大夫算是实话实说,并没有狮子大开口。
    宋琬拿起玉佩,仔细摸了摸,不是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不过这.....

    主角是宋琬顾燕急甜宠新书《醒来后穿到流放路上》由明栀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本小说是一本都市类型的书籍。

    宋琬闻言掏出二百两银票并六十两碎银:“来两根。”

    “小姑娘,稍等片刻。”老大夫数了钱,顺道拉开抽屉,打算将银票和玉佩一起放进去。

    宋琬目光一晃,落在那块玉佩上,她忽然感到了一股熟悉的能量。

    很淡,好像还含有些许杂质,并不纯净,可感觉并没有错,宋琬及时叫住老大夫:“等等,这块玉佩多少钱,我买了。”

    “这块玉佩是方才那位先生用来抵药钱的,小姑娘你要是买,算你一百两。”老大夫把玉佩重新放回桌子上。

    这块玉,质地还算不错,但雕刻一般,所以价值也就在百两左右,老大夫算是实话实说,并没有狮子大开口。

    宋琬拿起玉佩,仔细摸了摸,不是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不过这块玉佩以前应该长期与拥有这种能量的东西放在一起,所以沾染上了。

    “我买了。”宋琬又拿出一百两,“谢谢大夫。”

    走出医馆,宋琬手握着玉佩,暗暗将它体内仅剩的能量吸收干净。

    片刻后,宋琬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异能就快要突破四级,这比吃肉恢复得还要快且更充沛。

    如果找到这股能量的来源,那么她的精神力异能应该能很快恢复在末世的等级。

    宋琬将玉佩扔进原本用来装点心的大荷包里,心里却想着方才那个男的。

    回到队伍中,宋琬将人参交给顾陵风,“这是你们三个病患的药,记得每天煎一碗喝下去。”

    顾陵风接过人参,谢过后道:“阿琬妹子,我们是在这随州城歇一晚,还是出城,在城外找个地方休息?”

    宋琬想起那个买金疮药的男子,顿了顿回:“出城吧。”

    “好。”顾陵风心底也赞同出城,毕竟他们进城是冒用了别人的身份和路引,能趁着守卫松懈之时,早点出城最好。

    随州城不小,从城北走到城南,用了小半个时辰,临近城门口,宋琬再次使用了精神力,托那块玉佩的福,她现在精神力充沛十足。

    这也让她愈发想要找到能量的真正来源。

    顺利出了城,众人皆松了口气。

    运粮车渐渐远离随州城,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偶尔能看见远处青烟飘起,应该是附近村子的村民在准备晚饭。

    宋琬一行人找了一处靠近溪边的空地,停下休息。

    干净的油布铺在地上,四个角用石头压着,人可以坐在上面休息。

    戚氏几人把要用到的锅碗拿到小溪边清洗,先前宋一他们打的野鸡兔肉还剩下许多,戚氏打算晚上煮个咸鸡肉粥,并一道红烧兔肉,再加上从城内买的馒头,就够了。

    野鸡肉剔骨,剁成小块,倒入翻滚的米粥里,因为本身自带咸味,戚氏只加了半勺盐。

    半风干的兔肉切成大小差不多的块状,锅底油烧热后,倒入兔肉煸炒。

    待煸至差不多,再倒入酱油继续翻炒,最后倒入没过兔肉的水,盖上盖子,等待收汁。

    宋琬闻着锅里不断冒出的香气,默默咽了咽口水,楚氏在一旁瞥见,轻笑道,“阿琬要不要先尝尝我的凉拌野菜?”

    野菜是方才沿着溪边摘的,楚氏把馒头掰开,夹上几筷子凉拌野菜,递给宋琬,“先垫垫胃,赶了大半天路,肯定饿了吧。”

    宋琬没和她客气,伸手接过,咬了一口夹了野菜的馒头,还别说,吃着另有一番滋味。

    这让她更期待接下来的夹兔肉馒头。

    就在做饭的同时,宋琬让宋七几个在空地旁不足十米的林子外围,用四个角都穿上洞系上粗麻绳的油布分别固定在四棵树上,下面用干净的草铺着,四方也用油布分别遮挡住,这样简易的帐篷一共做了两顶。

    其中一个是有两个同样大的并在起,是由宋琬晚上带着两家的女人和两个小姑娘住。

    另外一间由顾陵风带着两个包子住,宋五负责护卫他们。

    宋昭远和顾荀这对难兄难弟还是睡在带棚顶的运粮车上,到时候由宋一照顾他们。

    宋七和宋九则被宋琬安排守护那几车粮食。

    吃饱喝足后,宋琬躺在帐篷里,两边各一个小姑娘挨着自己。

    楚氏和柳氏带着严氏与楚氏则趁着天还未黑透,开始裁剪要做衣裳的布料。

    卫氏在一旁帮她们搭配针线,顺便准备帮宋琬缝个再大点的荷包。

    “姑姑,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二爷爷一家啊?”阿囡抓着宋琬的衣袖,表情懵懂。

    明明几天前还在流放队伍里,吃不好睡不好的,这才过了没两天,脸上的婴儿肥就又长回来了,看着好不可爱。

    宋琬捏捏她的小肥脸,很满意小姑娘这样的长势,“快了,快了。”

    其实宋琬还在想白天随州城的那个男的,看着应该是哪家公子小姐的侍卫打手什么的,或者像宋一他们,都是世家专门培养的暗卫。

    宋琬在心底更加偏向后者,她手里把玩着已经没什么特殊能量的玉佩,目光却投向远方,再有十里就是青云山了呢。

    夜里,山间寂静。

    宋琬倏地睁开双眸,须臾后,她无声无息地从帐篷里走出来,一路走到运粮车旁,瞥了眼熟睡的宋七和宋九,随手勾了个宋七回到帐篷外的草地上放着。

    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卸下一匹运粮车的马,连马鞭也没拿,就这样翻身上马,慢悠悠荡出了山涧,往青云山方向去。

    青云山。

    秋日夜里,云雾重重。

    顾燕急压低咳声,询问刚探完路回来的暗卫:“顾武,城内如何?”

    一身黑色劲装男子,拱手而立,神色肃立:“回将军,随州城内,一切如常,只是城门守卫相较之前要严格不少。”

    “有没有碰到什么可疑人?”顾燕急说一句话要咳上好几声。

    静谧的夜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男人神色冷然淡漠,单手捂着的腹部正在不停流血,顾文正在给他止血清毒。

    “一开始没遇到什么可疑人,不过就在我去医馆给将军买药时,店里有位姑娘似乎一直盯着属下看。”顾武犹豫两秒继续道,“属下觉得那位姑娘身手不凡。”

    顾武没说的是,他当时虽一直面无表情,可内心却切实地感受到来自那位姑娘身上释放出来的压力,像是能将人看透。

    “姑娘?”顾燕急皱眉。

    他闭上眼,仔细回忆半个月前的那场梦,梦里并没有出现什么身手不凡的姑娘。

    回想起那场梦,顾燕急至今心有余悸,梦里在他逼退西南边境外的匈奴后,京城一道圣旨加急而至。

    圣旨上说,西南王府叛变,意图谋反,先帝念其戍守边境之功,西南王府满门抄斩改为流放黔地两千里。

    而威远侯府作为西南逆王同党,以同罪论处。

    梦里的他因这一道旨意,一时疏忽,被襄王安插在军中的一位副将重伤。

    等他昏迷醒来后,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西南边境军异主,而他则被几个死忠暗卫从边境厮杀里带出来,一路往京城去往黔地的必经之路赶。

    只是等顾文顾武带着重伤的他一路疾驰,躲过各种追杀赶到时,等待他的就只剩下几具面貌不清的尸体。

    梦里他甚至还看到一幕令人心痛至极的场景,他的父兄皆死于流放途中,幼弟不知所踪,侄儿被杀手掳走,娘亲和嫂嫂不堪受辱,直接一头撞死在车辕下。

    顾燕急直接被这一幕刺激醒来,那是他负伤昏迷的第二天,硬生生被吓醒。

    用大夫的话来说,他本不可能这么快醒来。

    可能是上天也看不下去,重新给了他一次机会,顾燕急醒来后就让顾文顾武带着自己一路从边关往京城赶,试图阻挡梦里的结局。

    现在他们刚过益州,正处于益州和随州的交界,青云山上。

    一路上遇到的刺杀无数,和他所梦见的只相差毫厘,这让顾燕急愈加肯定梦里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的父兄、母亲嫂嫂,幼弟侄儿正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地。

    顾燕急一想到梦里即将可能会发生的情景,呼吸又急促了几分。

    顾文见此,面露焦急:“还请将军放缓呼吸,若不然这烈毒很难清理干净。”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