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夜夜流光相皎洁(舒颜司洛)免费阅读全文

    夜夜流光相皎洁(舒颜司洛)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夜夜流光相皎洁》的主角是舒颜司洛,提供夜夜流光相皎洁舒颜司洛小说全文内容选读:舒颜穿着单薄的中衣跪在冰冷的地上,眼泪一滴滴的从眼眶里滑落,打湿了地上的青砖。
    今天是她和靖王司洛的新婚之夜,她爱了司洛三年,今朝洞房花烛以为是郎情妾意温柔似水,可是做梦也没有想到。
    掀开盖头,摘下凤.....

    主角是舒颜司洛甜宠新书《夜夜流光相皎洁》由经常糊涂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本小说是一本言情类型的书籍。

    第1章 新婚夜的羞辱

    “啊……王爷……轻点!”女子如水的呻吟声从雕花大床上断断续续的传出。

    舒颜穿着单薄的中衣跪在冰冷的地上,眼泪一滴滴的从眼眶里滑落,打湿了地上的青砖。

    今天是她和靖王司洛的新婚之夜,她爱了司洛三年,今朝洞房花烛以为是郎情妾意温柔似水,可是做梦也没有想到。

    掀开盖头,摘下凤冠,司洛竟然厌恶的令她跪在地上,自己则带着侧妃温若颜在他们的洞房婚床上当着她的面翻云覆雨。

    暧昧的呻吟,伴着肉体激烈碰撞的声音,还有大床不堪重负发出的嘎吱声,反复在她的耳边响起,凌迟着她的心。

    眼泪似涌泉一般喷涌而出,心绝望到极致。

    司洛,你既然不爱为什么要答应娶我?娶了我为何又要如此羞辱我?

    不知过了多久,床上的动静终于趋于平复,窸窸窣窣的穿衣声响起。

    少顷,一只修长的手伸过来握住她的下巴强制的让她抬起头,泪眼朦胧中,她看见司洛穿了一袭白色中衣漠然的看着他。

    从他的肩膀处看过去,温若颜身着红色兜肚,洁白的肌肤上面满是点点红痕,鬓发凌乱,双颊嫣红,眼角眉梢都是醉人的笑意。

    舒颜的心撕裂一般疼痛着,她强迫自己收回目光,看向站在面前冷漠的司洛。

    还是那张让她魂牵梦萦夜不能寐的俊脸,可是却没有她想象中的柔情似水,而是布满了寒霜。

    即便他这样待她,她竟然也恨他不起来,毕竟这是她魂牵梦萦爱了三年的男人啊!

    她记得鸿雁传书时候他对她的情真意切,记得他在书信里每一句让她耳热心跳的情话。

    她一直盼望着和他的洞房花烛夜,一直想着定是郎情妾意温柔以待。

    为什么他要如此待她?为什么要把属于她的洞房夜给另外一个女人!

    舒颜痴痴的看着眼前的俊脸,声音绝望悲切:“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司洛如电的双眸厌恶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舒颜:“为什么?舒颜,你是什么东西难道心里不清楚?真当本王眼瞎,会娶你这个为了荣华富贵,把自己的妹妹置于死地的恶毒女人?”

    “王爷这话是何意?”舒颜愕然的看着司洛。

    “你还装傻?我问你,馨容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置她于死地?”

    舒颜不明白司洛为什么要问起庶妹舒馨容的死,还把舒馨容的死归结在自己身上,只是下意识的分辨:“馨容过世我也很难过……”

    不等她说完马上被司洛打断了:“难过?呵呵,本王还是第一次听说杀人凶手会难过的,你是猫哭耗子吗?”

    “什么杀人凶手?王爷你到底在说什么?王爷馨容她是意外落水,染了风寒而去……”

    “住嘴!”司洛伸手封住她的衣领,“舒颜,事到如今你竟然还在撒谎,你当真以为馨容一走,你做过的所有恶毒事情就烟消云散了吗?”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舒大小姐,你大概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丑事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吧?”一直靠在床头的温若颜款款下床,衣衫半掩,眉眼间都是风情。

    “馨容落水是你的手笔,你故意把馨容大冬天的推入水中让她着凉病重在床,还在她重病时候让人在她的药里下了毒药,导致馨容惨死。”

    “你胡说!温若颜,说谎是要遭报应的!”

    “该遭受报应的人是你!是你这个毒妇!”司洛一把抓住舒颜的衣领,把她从地上拎了起来。

    “舒颜,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答应娶你这个毒妇吗?我娶你就是为了替馨容报仇!”

    扔下这句冰冷绝情的话,司洛把舒颜恶狠狠的往地上一扔,就像是扔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

    舒颜重重的跌落在青砖地上,钻心的疼痛袭来,脑子里一片空白。

    为什么司洛会口口声声说要为馨容报仇?

    先不说馨容的死本身就是意外,就算馨容的死有什么猫腻,司洛他和馨容非亲非故,也没有理由要替馨容报仇啊?

    她还没有想明白,司洛寒澈透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人!把这个毒妇给我拖下去,扔进后花园的湖里享受享受!”

    第2章 新婚夜受辱(2)

    随着司洛话音落下,几个侍卫马上推门而入,动作粗鲁的拎起地上的舒颜就往外走。

    现在是数九寒冬,滴水成冰,更别说舒颜还不会游泳,要是被扔进湖里且有命在,她又惊又怕,拼命的央求解释:“王爷,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没有做错事,馨容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你不能这样对我!”

    她的哀求没有任何用处,几个侍卫如狼似虎拖着她很快到了湖边。

    看着结了一层冰的湖面,舒颜全身都在抖,虽然惧怕,但是她也是堂堂相府千金,怎么也要为自己争一把。

    于是稳住身形,厉声开口:“放开我!我是皇上亲封的靖王妃,我又是爹爹爱女,你们敢对我不敬,会被抄家灭门的!”

    惧怕和恐惧让舒颜豁出去了,侍卫听了她的话有瞬间的犹豫,眼前的女子是皇上亲封的靖王妃,还是丞相大人的爱女,这今天晚上的事情要是传出去。

    就在侍卫犹豫瞬间,一声冷笑从后面传来:“相府千金又如何,只要进了我靖王府,你就是我靖王府中的一员,我要你生你既生,要你死就得死。”

    舒颜转过头,见靖王和温若颜相依出现在湖边,司洛的脸上带了寒霜,比这寒冷的天气还要让人感觉到冷,看见他和温若颜相依相偎,舒颜的心里针扎一样的疼。

    为什么他会对自己这样凶残?为什么他的温柔会都给了另外一个女人?

    她真的想不明白司洛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只是把一双盈盈的水眸看向司洛:“王爷,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你这样对我要是被皇上知道,会惩罚你的!”

    “死不悔改的东西,事到如今竟然还想狡辩,竟然还敢威胁我,真当我司洛是那怯懦之人?”舒颜在情急之下央求的话听在司洛耳朵了,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威胁。

    到现在这种时候都不忘记摆相府千金的身份,着实可恶,司洛怒从心起,越发的认定舒馨容的死和舒颜有关系,“既然你身份尊贵别人不敢动你,那就让本王亲自替馨容报仇吧!”

    说着抬起脚恶狠狠一脚踢在她的胸口上,舒颜被这一脚踢得飞了出去。

    司洛这一脚极狠,舒颜只觉胸口一阵剧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接着身子重重的落在了湖面上。

    本是隆冬,那湖面本是结了一层冰的,随着舒颜落下,竟然被砸开了一个窟窿。

    冰冷的湖水马上湿透了她的衣服,寒意一点点浸透她的肌肤,舒颜拼命的挣扎。

    湖边司洛漠然的看着这一切,“通知下去,靖王妃舒颜不小心掉进湖里,被发现时候已经没有呼吸”

    司洛冷冰冰的声音一字不漏传入拼命挣扎求生的舒颜耳朵里。

    她的心比这冰冷刺骨的湖水还要寒冷,她爱了他整整三年,她记得他情真意切的给她写的情书。

    为了能够嫁他为妻,她拒绝了太子娶亲的请求,她一直在遵守和他的每一句诺言,可是他呢?

    她满心欢喜幸福甜蜜的出嫁,却没有想到,等到她的竟然是这样一副无法相信的局面。

    那个在鸿雁传书里对他深情以待的男人竟然对她厌恶至此,他竟然要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