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命书的圈套完整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苏云绮乌勒淮苏落落) 大结局无弹窗

    命书的圈套完整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苏云绮乌勒淮苏落落) 大结局无弹窗

    小说《命书的圈套苏云绮乌勒淮苏落落》是作者佚名所做的一本爱情小说,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是苏云绮乌勒淮苏落落,讲述了轻蹙,在我等待的眼光下,不耐心地闭上了眼。忽然,她惨叫一声,捂住了脸,鲜血顺着她的指缝流上去。而我的手里拿着划破她面颊的簪子。她看到满手的鲜血,面色苍白,视向镜子,瞥见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从她泰半张脸划过。她凄厉地大呼,.....

    《命书的圈套》精选:

    我接过发簪,摇摇头。

    她轻笑一声:

    「那根簪子,就赏你吧…」

    我捧着簪子,显得有些狭隘:

    「那么都雅的簪子,我怎样配呢……」

    「不是甚么好工具,拿着吧。」

    「姐姐…姐姐也有个礼品想送给你,你…能够先闭上眼睛吗?」

    她眉头轻蹙,在我等待的眼光下,不耐心地闭上了眼。

    忽然,她惨叫一声,捂住了脸,鲜血顺着她的指缝流上去。

    而我的手里拿着划破她面颊的簪子。

    她看到满手的鲜血,面色苍白,视向镜子,瞥见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从她泰半张脸划过。

    她凄厉地大呼,朝我冲过去。

    我捉住她挥过去的手,把她按在桌面上,然后把盐水洒在她的伤口上。

    她痛得抽搐。

    一阵雷声轰鸣,我的脸被闪电照明,镜子里,我在笑着,脸上落了血渍,好像雪里点点梅花。

    我坐在镜子前,把带血的发簪给自己戴上,又将庶妹的血涂在唇上,多标致的口脂。

    丫鬟们闻声闯出去,瞥见此景,都惊慌大喊:

    「快去请老爷!出大事了!」

    我走进大雨里,裙摆感化了龌龊的泥水。

    我的笑愈来愈放纵,曲到父亲拎着剑,横在我的脖颈上。

    「孽障,你竟如斯狠毒!就该当由你逝世在里面!」

    我用力握住剑刃,血汩汩流下:

    「杀了我,爹,杀了我呀。」

    我大笑:

    「你只要两个女儿。

    杀了我,谁来替你奉迎太子赵斐呢?」

    我笑着逼视着他,觉得不得手心的剧痛,字字切齿:

    「让我做回相府明日女。

    拿回我应有的统统。」

    母亲于我十二岁那年投湖,她还想带着我一路逝世。

    没人晓得为何,她身世视族,与父亲琴瑟协调,府里无人不敬。

    但是有一夜,她蓬首垢面,从房里光脚跑出,跑到我床边。

    她双目通红,满身湿透:

    「阿绮,快随我去逝世。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我看着日常平凡肃静严厉文雅的母亲好像恶鬼一样,吓得瑟瑟抖动。

    她把我连拖带拽地带着湖边,状若癫狂,府兵无人敢接近。

    我大哭着,想要逃窜,喊着:

    「娘,不要杀我,阿绮不想逝世。」

    她狠狠扇了我一巴掌:

    「如今不逝世,莫非你要未来被有数汉子侮辱逝世吗?!」

    我一口咬在她的手上,然后扑向奶娘。

    母亲凄苦地视着说:

    「乖,阿绮,随我去吧。」

    我摇摇头,她边哭边笑:

    「镜花水月啊,作甚实,作甚假?」

    「翰墨多少,终局即定。」

    她取出一本薄书,扔在地上,回身投进了湖里。

    一切人去扑出来救她,而我哆嗦着拿起了那本书。

    封面写着《命书》。

    内里只要一行字,墨迹未干,似乎是上一秒方才写上去的。

    「相府主母苏若梅和其女苏云绮恶有恶报,终极沦为北狄仆从,被侮辱致逝世。」

    纸上那行字,就在那一刻,发作了变革。

    「相府主母苏若梅」几个字消逝,只剩下了「苏云绮恶有恶报,沦为北狄仆从,被侮辱致逝世。」

    另外一行字表现:

    「相府主母苏若梅投湖自杀。」

    头上电闪雷鸣,四周的哭喊惊叫在那一霎时,涌进了我的耳里。

    「夫人逝世了!夫人没气了!」

    「夫人投湖自杀了!」

    本来,娘亲是从那本书上,预感了我们母女的将来,想自杀改动终局。

    在那以后,书上又表现另外一行字:

    「周代被北狄灭国,苏落落和北狄王乌勒淮结婚,母范全国。」

    苏落落是我的庶妹,生母是我娘亲买来的奴仆,是个甚么都不会的废材。

    可她竟能繁华至此,而我竟会如斯惨痛?

    但是,除娘亲投湖自杀的那行字翰墨已干,别的字都还湿淋淋的,还未干掉。

    母亲投湖前曾说:

    「翰墨多少,终局即定。」

    莫非是说,上面的预行,在翰墨干掉之前,都是能够改动的?

    父亲两往后赶返来,他与娘亲两小无猜,豪情很好,身旁只要一个娘亲硬塞给他的妾侍,也就是苏落落的娘。

    那夜他哭倒在灵堂里,酩酊酣醉,越日却从苏落落的娘亲床上醒来。

    我其实不不测,命书上已写了,「丞相在酣醉中,捉住一双女人的手,是若梅吗,贰心想,不是若梅,她已经弃他而去了。

    但是女人身上的芳香给了他慰藉。

    他情愿将功补过。一夜迷恋。」

    书上还写着,「丞相虽深爱嫡妻,哀思之际却发明了身旁侍妾的柔情小意。」

    娘亲逝世后不外数日,爹爹好像变了一小我,起头宠幸苏落落的娘亲。

    我看着我的糊口好像话本一样,按着命书上预行的轨迹走着。

    走向我为奴为妓的终局。

    但是我不甘愿宁可,我不想像娘亲一样不明不白地逝世去,我想改动终局。

    翰墨未干,统统未成定命。

    它说我「恶有恶报」,我便做个菩萨心地。

    我一改昔日骄纵,日日在善堂施粥,学医救人。

    跟着我所做善行愈来愈多,书上我的终局笔迹愈来愈淡,我悄悄欣喜,但是每当它就要消逝时,苏落落就会呈现,翰墨又会加深几分,抵消我之前一切的勤奋。

    我大白了,只需她在我身旁,我就没法制止悲凉终局。

    要活下去,我必需要撤除她。

    我找到了把周代的少男少女卖到北狄的人估客。

    那人笑着:

    「人说苏巨细姐菩萨心地,本来是,面若不雅音,心若蛇蝎。」

    我没有理睬,苏落落没有错,可我也没有错,我只是想好好活下去。

    庙会时,我成心把苏落落丢下,我站在高楼,看着她在人群慌张失措,然后被人捂开口鼻,拖进了小路里。

    我牢牢攥动手帕,压制着心底的惭愧。

    我翻开命书,上面的字居然没有消逝,反而在敏捷变干,还多了一行字:

    「苏云绮的恶果,在她让人估客掳走苏落落时,就种下了。」

    我大骇,本来「恶有恶报」,即是说那个。

    我遇上了人估客,让他们放掉苏落落。

    可一小我估客被相府前来救援的府兵一箭穿心。

    他们痛失火伴,不愿放人了。

    我咬咬牙:

    「我跟你们走,你们放她走。」

    由于我想害苏落落,「沦为北狄仆从」那几个字墨迹已干,既然那点没法改动,不如顺势而为,赢得一线活力,制止「被侮辱致逝世」。

    我把苏落落推向了府兵。然后被卖到了北狄。

    等我们到达北狄疆域的时分,一个小女孩病得很重,我将药草给她服下,她临逝世前恳求我赐顾帮衬她的小兔子。

    看着脏兮兮的那一团,我嫌恶不已,正要回绝,流匪来了。

    他们烧杀奸掠。

    一个满口黄牙的流匪揉着裤裆,向我走来。

    我翻开命书,发明「被侮辱致逝世」的翰墨变干了。

    他朝我胸口踹了一脚,撕扯我的罗裙。

    突然,我暼到远方山坡上仿佛站着一队人马,在袖手旁观那里的人世悲剧。

    那时,书上表现了一行字。

    「乌勒淮初见苏洛洛时,她抱着一只小兔子,恳求他救救小兔子。」

    小兔子?为何书上会忽然呈现北狄将来的王乌勒淮?我得空去想,冒死摆脱,向小女孩跑去。

    她已气绝,我抱起了那只小兔子,正要跑走时,又被捉住了。

    两个流匪按着我,对着我的脖子又啃又咬。

    而我一边挣扎,一边把小兔子护在怀里。

    就在我衣服险些被他们剥光时,一道剑光闪过,两人脖子险些被斩断,血喷溅到我脸上。

    两个流匪倒下,一个少年骑在即刻仰望着我,面前是万丈光辉。

    长靴,马裤,绣着鹰隼的北狄华服。

    五官平面,剑眉下一双艰深的眼,布满野性和进犯性。

    少年兴旺的生机让他凌厉的气量多了丝温和。

    我晓得,他就是乌勒淮。

    我想起了命书上他与苏落落的初见。

    「少女扬起脸,一派无邪,不寒而栗问他能不能救她的小兔子。」

    阴差阳错的,我抱紧了兔子,启齿问:

    「你能…

    …救救我的小兔子吗?」

    命书上,苏落落三个字消逝,被苏云绮取代。

    成了我和乌勒淮的初见。

    我由于饰演苏落落,而让乌勒淮心软,成了他的仆从。

    「乌勒淮带王帐马队过境时,瞥见一群洗劫的流匪。

    他信仰以强凌弱的天然法例,流匪是群鬣狗,贪心卑鄙,但他偶然加入。

    可他瞥见了一个少女。

    他看着哪些丑恶的鬣狗趴在她身上,行将分食她如玉轮般的身躯,她哭喊着,牢牢护着怀里的兔子。

    他握紧了手里的马鞭。」

    那只兔子逝世了,乌勒淮看过去时,我挤出了几滴眼泪。

    转过身,我脸上却一片淡漠,把兔子随便抛弃,用手帕擦了擦手。

    后来,运气每次呈现属于乌勒淮和苏落落的情节,我城市趁翰墨未干之时,取代苏落落,完成那些情节。

    我假装不会骑马射箭,伪装喜好小植物,喜好笑,性质生动。

    我假装我的庶妹的次数越多,「苏落落」被「苏云绮」替换得越多,我的惨痛终局的墨迹就越淡。

    曲到一天,命书上呈现了一行字:

    「苏落落和乌勒淮共赴云雨。」

    只需我取代苏落落,和乌勒淮欢好,就可以改动终局。

    但是,我还没有出嫁,便失纯洁,今后若何自处?

    我要蛊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