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封东语小说全集完整版

    封东语小说全集完整版

    封东语小说《总有偏执狂要娶我》 第1章:地浏览下信息。这一切的动作,全在十五秒内完成。
    对于这个时刻需要随机应变的穿书成灵魂配角的职业,她需要争分夺秒地吸收信息,然后火速做出反应,长时间的职业训练,已经培训了她对应的职业素养。
    新闻报道只是.....

    主角是封东语甜宠新书《总有偏执狂要娶我》由GK不想说话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本小说是一本都市类型的书籍。

    说到钱的问题,她清醒了点,渴求依赖的眼神消失了许多,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声音大了点,但也沙哑了许多,说道:“抱歉,消失了一个多月没去找你,可你也看到了,我不能给你钱了。我的家被烧没了,爸爸妈妈都死了,虽然找不到尸骸,但我还得借钱去给他们办葬礼,最近……我没办法给你钱。”她闭上眼睛,像是忍耐什么冲动,狠下心说,“你走吧,这里危险。”

    封东语没有走,她特别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手指飞速敲击屏幕,搜索了本市大火,一目十行地浏览下信息。这一切的动作,全在十五秒内完成。

    对于这个时刻需要随机应变的穿书成灵魂配角的职业,她需要争分夺秒地吸收信息,然后火速做出反应,长时间的职业训练,已经培训了她对应的职业素养。

    新闻报道只是简单说明了这场火灾是一个月前深夜时分发生的,由一个大爆炸开始,火势迅猛,所有人都没有逃出来,全部湮灭在火焰中,消防员过来也没有抢救成功任何一个人,烧毁区的中部,更是把所有人都烧成了灰烬。

    严罗安的家,就在烧毁区的中部。

    此刻看着这个大楼,比她现实里看到的还要恐怖。

    墙壁、和天花板不止是黑色的,还有很大的裂缝,这样的地方,随时可以坍塌。新闻报道里已经劝广大市民禁止进入了。

    这样看来,或许她现实里看到的危楼,可能是严罗安尽力修补的结果了。

    “你不走,我也不走。”封东语坚定地说道,“我不知道怎么找你,想到这里看看,没想到你真的在这,新闻里都说了,这里很危险,你不要命了吗?”

    “可你也不要命了,”严罗安很是迷茫,“你明明知道这里危险,为什么还要过来?”她疑惑的脸色就差明说以封东语的性格不可能过来了。

    看来,她在原主不关心她父母死亡的事情之前,就知道原主的性格很不好了。

    “着急找你,忘记了这里危险了。”封东语看了眼周围的环境,咬了咬牙,还是靠近了幽深楼道里情绪不稳的严罗安,并且牵起她的手,说,“跟我出去再说。”

    封东语也是没办法才这样,她都进来这楼了,也表示了一点对女主的关注,如果不带女主走,而是自己离开,那根本就不能和女主搞好关系。

    靠近女主时,虽然想着速战速决,但她已经做好了女主会竭力抵抗的准备,可没想到,女主的手虽然冰凉又有力,身体却软绵绵的,一米八的个子白长了,居然被她个一米六五的拉着走了。

    封东语愣怔一下,内心喜悦,拉着严罗安更快地走动,等到出了楼房,被太阳晒到,封东语有了一种从阴间回到阳间的轻松感。

    心情不同,她再看女主时,也觉得女主不一样了。

    此刻的女主可能在楼里待久了,有点不适应外面的强烈光线,在皱着眉头眨眼睛。

    她的脸色惨白惨白的,个子虽然高却毫无气势,有点可怜兮兮;手被封东语紧紧地握着,纤长的手指倒是被染上了一点点的温度。

    按系统给的资料包,女主也是大脑晕晕乎乎,现在是很相信她自己设计的设定的,3年前的女主才21岁,所以现在她的见识只是个刚出大学校园的小女生而已。

    一个刚出校门的大学生,能有多可怕呢,单纯又可怜。

    封东语好歹也出入女配这个职业的职场数十年了,见到这样年轻无助的孩子还是会怜爱一点的,更何况,这孩子的确可怜。

    封东语也没多做什么,只是一直握着她的手,问:“你现在有住处吗?”

    忽然不用女主说,封东语已经有了答案。因为刚刚顾着跑步,她没有注意,现在两个人都停住了,她闻到了女主身上有臭味,也看到女主的头发打结了。

    目前这个梦境里的时间是寒假时候,多亏是寒假的寒冷天气,所以女主气味没有臭到臭味熏天的地步。

    回想现实里的女主洁癖得要死,没想到她现在失魂落魄到已经完全成了一个邋里邋遢的人了。

    不过……也正常,毕竟打击太大了。所以她现在……估计已经在精神失常的边缘了吧,所以躯体化现象才这么严重。

    严罗安注意到封东语的鼻子动了动,她很敏感地复杂地看着封东语,说:“很臭对吧,这一个月我只花钱买了五次衣服,然后每次买了,就去公共厕所洗了澡换上,原来的衣服臭到我自己也受不了,我也不想洗衣服,所以换下来的衣服都丢了。”

    封东语抿了抿嘴,说:“新买的衣服不是很干净的,下次……”

    “起码比我换下的干净。”严罗安无所谓地笑笑,笑容恍恍惚惚,恍如即将枯萎的花朵。

    其实女主算是五官端正的,眉眼也比较精致,要是好好打扮得柔美一点,肯定很美,

    封东语忍不住了,抱了抱她。

    当然抱女主的时候,封东语憋了下气,没办法,封东语其实也有点洁癖,也受不了太重的臭味。因此她也不能抱太久,不然她会自己憋死自己的。

    抱的时候,很明显,严罗安的身体瑟缩了一下,等到封东语放开她的时候,她幽幽地说:“你居然抱我,这还是你第一次抱我。”

    封东语安抚地拍了拍她,转身拉着她,边走边说:“我带你去个宾馆住,你在里面洗澡吧。”

    可她拉不动严罗安,严罗安疑惑地指出来:“你有钱吗?”

    封东语的身体僵硬了下。

    该死,忘记检查原主的账户余额先了,不过不用检查,估计就原主那大手大脚的架势,女主又一个月不打钱的话,原主肯定花得差不多了。

    逻辑推理是这样,但封东语还是不死心地打开了手机,一查,就只剩下三毛二。

    原主,你这一天天的在干什么啊!能不能励志一点,没钱就别那么消费主义啊!

    封东语很绝望,但没办法,她只好丢脸地对严罗安说:“我忘记这回事了,可是怎么办,你得有个地方住。”

    严罗安轻笑了下,说:“我就知道。”

    封东语无地自容地垂下头。她只能安慰自己,这也有个好处,起码她现在表现得没有那么脱离原主的性格。

    “那要不你先偷偷呆我家吧,不过我父亲和我后妈可能不会同意,所以会限制你一定的自由。”封东语勉强想到了这个办法,有了点底气去看严罗安了。

    抬起头,却发现严罗安很专注地盯她,眼神充满探究。

    严罗安也很直白地问出疑惑:“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来找我了?为什么突然那么关心我的样子,这不像你。”她顿了顿,忽然怀疑地补充道,“我是真的没有钱,按理来说我会拿到赔偿金,可是那部分钱我都捐出去了,你可以去查这个新闻,父母用生命换来的钱,我不想用……”

    “因为你可怜。”封东语打断了她絮絮叨叨的话,干脆利落地说,“还有,因为你是我妈妈用生命换来的人,这个世界上对我唯一好,也唯一能包容我一切缺点的人只有我妈妈,我不想你轻易地出事。只是这样简单的理由,和你有没有捐出那些钱,都没有关系。我是性格挺恶劣的,但是我说的这个理由,你能理解吧。”

    封东语虽然想和女主示好,不过也不想那么快改变原主不堪入目的形象,所以只是冷冷淡淡地说了上述的理由。

    不过这样坦诚,严罗安却抿了抿嘴,有点失落地说:“理解。”

    封东语眯了眯眼,不敢相信原主都对女主这样了,女主居然也对原主有一点人性的期待。不过她又想了想,女主要是真的有期待,也不会一个月了都不联络原主,估计刚刚的失落,只是因为太过孤独了,或者是累积的失望的体现而已。

    “那你还和我走吗?”封东语不想她陷入这种情绪里太久,直接转移话题问道。

    严罗安摇了摇头,她回头凝望着那如巨大黑色怪兽的建筑,说道:“我想靠近一点爸爸妈妈。”

    “可这里太危险了啊,你又把所有钱捐出去了,根本不顾你自己。”封东语非常为难,但她眼睛亮了亮,“要不我们去找警局吧,有困难找那边准没错,你都没办法正常生活了,问问有没有什么可以收留你的地方……”

    “我不想。”严罗安还是摇了摇头,不过她回头看着封东语几秒,又安静地低头看了看她们相连的双手,沉思片刻,说,“其实我也不是没办法正常生活,手头上留下的钱也能撑两个月的住宾馆的日子,到时候我应该就能找到工作了,可我不想……”

    “不,你是想的,因为你这样下去是在折磨你自己。”封东语立刻说道,她听到女主有那么多钱,又敢拉女主进宾馆了,于是强硬地说道,“你跟我走。”

    严罗安愣怔一瞬,一开始还有所抵抗,但是当封东语很用力扯她的时候,她又踉跄几步,被封东语拖着走了。

    那么大个个子,不可能那么小的力气。

    封东语看她低头抿嘴跟着走的发呆样子,更强硬也更用力了,拉着她一路向前,直达宾馆门口。可是到了门口,封东语却拉不动她了。

    封东语已经知道她现在是个被动的人,严厉地说道:“别抵触,和我一起进去,你的爸爸妈妈肯定想你过得好的。”

    她特地加重“肯定”和“好”的读音,强调女主能感受到的爱意,果然,严罗安眼眶忽然一湿,反抗的动作也随之停了下来,可是严罗安还是没有愿意往宾馆里走。

    封东语语气尖利起来:“你不要这样自暴自……”

    严罗安大声打断:“我可以进去,但我有条件。”

    她瞪大眼睛看着封东语,努力不让眼睛里的眼泪流出来,眼中泪水泛着的幽光在闪动,但同时,因为用力瞪眼的动作,眼白暴露有点多,看起来有点神经质,让人看了有点头皮发麻。

    封东语当作没有看到这种渗人的表情状态,只是欣慰地说道:“什么条件?”

    严罗安右边嘴角抽搐式地小勾了两下,似笑又似哭:“你要陪我,我住在这冰冰冷冷的宾馆多久,你就要陪我多久。”

    “好。”封东语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她现实都在陪女主住那个危楼了,还怕一起住这个宾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