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靳队长,四年婚牢我放你自由》&温沐沐靳晟樾大结局精彩阅读

    《靳队长,四年婚牢我放你自由》&温沐沐靳晟樾大结局精彩阅读

    主角是温沐沐靳晟樾的小说名字是《靳队长,四年婚牢我放你自由》,在这里可以看温沐沐靳晟樾小说阅读。温沐沐靳晟樾小说精选:却没想到他却说:“不可育能!温眠眠,结婚时我允诺会照顾你一
    辈子,就绝对不会食言。”
    曾经甜如蜜的情话,在这一刻听起来却格外荒诞。
    “靳晟樾,我是个人,不是彰显你信.....

    主角是温沐沐靳晟樾甜宠新书《靳队长,四年婚牢我放你自由》由色和尚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本小说是一本言情类型的书籍。

    “樾哥,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温眠眠离婚?”

    靳晟樾语气一冷:“我不会跟她离婚。”

    无视了了电话里宋妍的质问,靳晟樾重新走进别墅里。

    不想刚推开门,就见地上翻倒的轮椅……

    以及躺在皿泊中了无气息的温眠眠……

    “我们离婚吧。”

    听到这话的一瞬间,靳晟樾只觉得耳鸣了下。

    “什么?”

    “离婚。”温眠眠重复着,继

    续往下说,“离婚协议找会叫律师整理好发给你,签完字我们就去办

    手续。我给你自由。”

    离婚之后,他就能和未妍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也算是自己的一种

    成全。

    温眠眠以为这是靳晟布邈想要的,却没想到他却说:“不可育能!温眠眠,结婚时我允诺会照顾你一

    辈子,就绝对不会食言。”

    曾经甜如蜜的情话,在这一刻听起来却格外荒诞。

    “靳晟樾,我是个人,不是彰显你信守承诺的工具!”

    然而,靳晟樾只是推着轮椅,将温眠眠送进了客厅。

    “晚上我会回来给你过生,我们不要再吵了好不好?”

    他的语气那么温柔,那么平静,就好像刚刚的争吵只是温眠眠一个人的独角戏。

    她拨开靳晟樾的手,眼眶通红:“这么纠缠下去有必要吗?”

    “有。”靳晟樾的回答笃定。温眠眠愣了下,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不愿意结婚。

    “为什么?“

    不知不觉间,心里的疑惑问出了口。

    靳晟樾只是说:”没有为什么,乖,等我回来。”

    话落,他转身朝外走去。

    等温眠眠回过神,屋内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

    偌大的客厅,寂静无声。温眠眠怔怔望着墙上那副巨大的婚纱照,竟再也找不到当时的喜悦,只剩下满心苦涩。

    看了许久,她走上前,手慢慢抚上婚纱裙摆。

    情绪翻涌下,像是发泄般,温眠眠还是没忍住将周边的一切尽数挥倒在地——

    “哗啦!”

    只听一片碎裂声响,茶杯,茶壶,烟灰棚,再到墙上那副巨大的婚纱照……

    一样一样,尽数倒砸在地上,变成一堆狼藉。

    等靳晟樾回来,天色也已经黑了下来。

    别墅里没有开灯。

    黑漆漆的一片,靳晟樾看着,莫名有些不安。

    但看了看手中的蛋糕,他深吸了口气,打开了门。

    “眠眠,我回来……”

    然而,这一句话在灯光亮起的瞬间,戛然而止-

    只见满地狼藉中,温眠眠就那么安静的坐在轮椅上,浑身苍白,只有那垂落的手腕上,刻着一道鲜红的痕迹。

    血,从中缓缓滴落,而后湮没在地上慢慢蔓延的血泊之中……

    第一章 合照

    ZY战队基地。

    “比赛结束,让我们恭喜由靳晟樾率领的ZY战队拿下本次夏季赛的总冠军!”

    温沐沐坐在轮椅上,看着电视屏幕里高举着奖杯的男人,由衷为他感到高兴。

    靳晟樾,她结婚四年的丈夫,终于在今天成为国内电竞唯一的大满贯选手。

    可惜现在的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在现场和他一起分享这份喜悦。

    温沐沐垂眸看着自己的腿,眼底掠过一抹黯淡。

    曾经她也是ZY战队一名电竞选手,更是靳晟樾的最佳搭档。

    结果一场意外车祸,她双腿失去知觉,不能再站起来,只能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成了战队陪练。

    压下落寞的情绪,温沐沐开始准备庆祝会。

    准备好一切后,她缓缓推着轮椅到基地大门口,等着他们回来。

    漆黑的夜晚笼罩了整个城市。

    温沐沐不知道在黑暗中等了多久,终于看见远处的车灯闪烁。

    专属于ZY战队的大巴车缓缓停下。

    身穿一袭暗蓝色队服的靳晟樾率先走下来。

    温沐沐眼睛一亮,刚要喊他的名字,就见一个娇俏的身影从车上下来,直接跳上了靳晟樾的后背。

    “樾哥,怎么样我配合得还不错吧,打算给我什么奖励呀?”

    靳晟樾背着她,语气宠溺:“别闹。”

    温沐沐看着这一幕,抓着轮椅扶手的手不断收紧。

    林知夏是新来的女队员,才来两个月,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和靳晟樾的关系已经这么亲密。

    温沐沐心里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他们只是因为夺冠太高兴才没注意分寸。

    抑住混乱的思绪,温沐沐轻声开口:“晟樾。”

    两人同时看了过来,瞧见温沐沐,纷纷收起了笑容。

    靳晟樾将林知夏放下,大步走到温沐沐面前:“你怎么出来了?”

    温沐沐扬起抹笑:“恭喜你夺冠。”

    靳晟樾一愣,嗓音寡淡:“谢谢。”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温沐沐感到莫名生疏。

    她视线一偏,瞧见队员们看过来的目光:“我准备了庆祝会,你们先进去吧。”

    一群人忙应声说好,吵吵闹闹地往屋里走去。

    走在最后的林知夏看了眼温沐沐,偏头对靳晟樾一笑:“樾哥,我在里面等你。”

    话落,就小跑着追上了前面的队员。

    温沐沐看着她活泼的背影,恍惚想起了当年的自己,似乎也是这样开朗。

    靳晟樾见她出神,率先开口:“想说什么?”

    温沐沐收回视线,语带艳羡:“晟樾,你说我还有机会像她那样吗?”

    健康,快乐,随心所欲,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靳晟樾听出话里的含义,轻拍了拍她肩:“别乱想,还有我。”

    以往温沐沐听到这些话也觉得安慰,但此刻,她却忍不住想起刚刚林知夏跳上他后背那一幕。

    沉默了好久,温沐沐抬眼看他:“是啊,幸好我还有你。”

    靳晟樾没再说话,推着人走进了训练室。

    这场比赛能够夺冠,最大的功臣就是林知夏和靳晟樾。

    喧闹中,靳晟樾和队员们打成一片,唯有温沐沐仿佛被隔绝在外。

    她坐在角落,周身写满了落寞。

    庆祝会到晚上十点结束,两人回了家。

    枫叶别墅。

    靳晟樾正在淋浴室洗漱。

    温沐沐如往常般替他收拾着衣物,忽然听见靳晟樾的手机响起。

    她滑动着轮椅过去,刚拿起电话没等接通,来电就已经挂断。

    看着手机弹出的锁屏,温沐沐眸色一紧。

    只见本该是他们婚纱照的背景图,不知何时竟替换成了靳晟樾和林知夏的合照!

    第二章 顶替

    初夏吹来的热风,好像都抵不住温沐沐心底的冷。

    她还记得这张合照原本是一张所有队员的大合影,现在却被人刻意截成了两人。

    浴室的开门声,打断了温沐沐的怔神。

    裹着浴袍的靳晟樾走出浴室,视线落在温沐沐拿的手机上:“怎么了?”

    温沐沐静静看了靳晟樾一会儿,将手机递过去:“你电话刚刚响了。”

    靳晟樾接过手机,恰好看见屏幕的照片。

    他愣了一下,看向温沐沐的目光有些复杂。

    温沐沐却装作不在意的模样,随口问道:“怎么想到换背景了?”

    靳晟樾含糊应了一声,只是将屏幕熄灭:“你先休息,我出去回个电话。”

    说罢,他将温沐沐抱上床,落下轻盈的吻,才转头走了出去。

    温沐沐看着男人的背影,说不出一句质问的话。

    这些年,一直都是靳晟樾在照顾自己,她也不想因为这件事和他吵。

    将疑虑全部压下后,温沐沐伸手关掉了床边的灯,闭上了眼。

    第二天,战队训练室。

    温沐沐作为陪练,负责督促队员训练。

    她刚扫过林知夏的位置,却见林知夏拿着手机在玩儿,心思根本不在训练上。

    温沐沐忍不住开口:“为什么不训练?”

    刚拿下比赛,林知夏也是心高气傲:“我帮战队拿了冠军,偷懒一次怎么了?”

    “再说,就算我不训练,也比上不了场的你强!”

    此话一出,训练室所有队员的视线一并看过来。

    温沐沐没想到,林知夏会在当着所有队员的面揭开她的伤疤。

    气氛一直僵持不下。

    就在这时,靳晟樾推开了基地大门走了进来。

    看出了气氛中的尴尬,靳晟樾眉心轻拧:“怎么了?”

    “我不小心惹温姐不高兴了。”林知夏抢先一步开口。

    温沐沐脸色微微一白,还没来得及说话。

    靳晟樾直接对林知夏告诫:“别总给温沐沐添麻烦。”

    话里话外虽是在维护她,但靳晟樾却连一句道歉都没有让知夏开口。

    林知夏瞥了一眼温沐沐,忍不住咕哝:“我没有添麻烦,只是温姐对我另有意见吧。”

    靳晟樾视线扫过温沐沐,目光有几分冷淡。

    温沐沐眸色黯淡了一瞬,正想将刚才的事情解释清楚。

    结果下一秒,靳晟樾的声音徐徐传来:“温沐沐,知夏以后由我来带,你负责其他队员。”

    “只要队长看着我,我保证听话。”林知夏露出讨好的笑。

    之后两人就像是将她遗忘了般,去了私人训练室。

    温沐沐怔在原地,哪怕她不愿多想,可此刻看着他们两人肩靠肩并步离去的亲密,心里还是阵阵发涩。

    这一天训练结束。

    靳晟樾推着温沐沐来到食堂,林知夏说什么也要跟着。

    三个人才刚刚落座,温沐沐就听身后队员的议论声:“现在队长对知夏真是百分百上心。”

    “当然,知夏能来我们战队都是靳队亲自去要的人,似乎是为了顶替当年温沐沐的位置!”

    听着这些话,温沐沐抬眸看向靳晟樾,迟疑了一下,轻声喊了声:“晟樾,你不是说过要给我补婚戒吗?我们什么时候去买?”

    结婚这四年来,他们因为打电竞的原因一直不曾买过戒指。

    以至于战队后来的新人,都不知道他们是夫妻的事情。

    果然,听她这话,坐在靳晟樾身边的林知夏明显愣住了。

    短暂的沉默后,靳晟樾放下筷子:“这么多年了,算了吧。”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