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周晨免费阅读小说

    周晨免费阅读小说

    五星虐文《大周皇帝周晨》小说品相非常好,周晨是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小说文笔简洁情节新颖。详情简述:了吗?怎么看样子一点都不像。难道是回光返照?一想到这里,二人的心里就是狠狠的一颤。要真是回光返照,那这大周的天可真就要变了。没有人比他们二人更清楚现在宫内的情况。一旦周晨这位皇帝殡天,这大周绝对会改朝换

    第十四章

    第14章

    周晨知道,别看他现在废了皇后的二圣临朝之权,又把太傅打入了天牢,还让金鹤执掌禁军,撤换宫内守卫。

    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没有遇到丝毫阻碍。

    一副醉卧江山的姿态。

    但这其实都是表面的假象。

    真正的危机根源都没解决。

    现在跳出来的都是一些打前锋的小卒,真正的大鱼还都潜藏着。

    这顺利的假象下,掩藏的可是暗流涌动的杀机四伏。

    金鹤离开后,没一会,吕布回宫复命。

    “启禀皇上,两位王爷已经领旨,出城跟随太师一起前往了西北四府之地,协助太师赈灾。”吕布毕恭毕敬道。

    “哦?朕的那两位兄弟会这样的乖乖听话?没有抗旨?”周晨诧异的多问了一句。

    吕布闻言,立马说道;“一开始,两位王爷抱病推诿,还想见皇上,确实想要抗旨。”

    “但末将杀了几个人,两位王爷就认识到了圣命难违,便乖乖的遵旨了。”

    吕布说的轻描淡写。

    但周晨听得出,吕布话语里的血腥味道。

    杀了几个人?

    恐怕杀的不是一般的几个人吧!

    要不然,依着两位王爷的尿性,又怎么可能会这样轻易的乖乖就范。

    不过,周晨也没有要责怪吕布的意思。

    他的这些兄弟,可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要是不让他们见见血,恐怕还真不会把他这个皇帝的话放在眼里。

    “你是亲自护送他们出的城吗?”周晨又问了一句。

    吕布立即说道;“末将亲自把他们送到了城外太师的大军中,然后才回来的。”

    “并且在末将送两位王爷过去的时候,是太师亲自接的两位王爷。”

    “这个时候,估计两位王爷已经跟着太师离开了洛阳城外。”

    吕布估计的说道。

    “那就好。”周晨点了点头。

    他还真怕这两个兄弟仗着王爷的身份又出什么幺蛾子,只要是太师闻仲亲自接的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或许别人压制不住两位王爷,但太师闻仲能。

    “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周晨心里叹了口气。

    西北四府的局势始终是周晨心里最为担忧的。

    一个星期前西北四府的两府就沦陷了,那么这一个星期过去了,还不知道西北四府的局势会发展成个什么样?

    现在只能希望太师能尽快的赶到西北四府,控制住局势。

    ……

    深夜。

    皇宫一处偏僻的冷宫里。

    两道身影相对而坐。

    “魏忠,深更半夜的,你把杂家约到这个地方,有什么事?”尖锐的声音在安静的冷宫里响起,其中一道身影率先开口道。

    “赵高,以你的心思不会猜不出杂家约你来的目的吧!”另一道身影也同样尖锐的开了口。

    没错,这相对而坐的两道身影,不是别人。

    正是皇帝身边的贴身太监赵高和皇后身边的太监总管魏忠。

    赵高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哼,杂家没工夫猜你的目的,有话就快说,杂家可没时间跟你在这耗着。”

    二人虽然都是宫里的太监,但各自的主子不同。

    这也就造就了二人的阵营不同。

    看着赵高不耐烦的表情,魏忠一脸不以为然道;“赵高,既然这样,那杂家可就直说了。”

    “这座冷宫,你赵高不会忘了吧!”

    “十二年前,在这座冷宫里可是发生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魏忠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赵高说道。

    赵高听到魏忠这话,瞳孔紧的一缩,一下子站起了身。

    半步大宗师的气势爆发,直接锁定住了对面的魏忠,厉声道;“魏忠,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谁告诉你的?”

    “你知道多少?”

    赵高死死的盯着魏忠,脸上的杀机毫不遮掩。

    大有魏忠一言不对,就直接出手灭口的准备。

    魏忠见赵高怎么大的反应,脸上的笑意反而更浓了;“赵高,杂家怎么知道的,你就没必要知道了。”

    “不过,这件事要是暴露出去,你赵高会是个什么样的下场,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

    “不用杂家提醒你吧!”

    魏忠阴柔的笑道,丝毫不在意赵高那杀人的眼神。

    “魏忠,你是想找死是吗?”

    “你信不信杂家在这里杀了你,没有人会知道。”

    赵高眼眸里的杀机大盛。

    这件事可是他心里最大的秘密,也是见不得光的秘密。

    一旦暴露,那他赵高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

    魏忠闻言,一脸不相信的摇了摇头;“杂家不信。”

    “先不说你跟杂家的实力相当,根本就杀不了杂家。”

    “就说这件事,杂家也不是唯一知情者,杂家约你来这里,你应该清楚,就算杂家死了,也是有人会知道的。”

    “杂家再给你看样东西。”

    魏忠拿出了一个小本子,递给了赵高。

    他魏忠今天来找赵高,可是做了充分准备的。

    他就不相信,有了这些东西,还拿不下赵高。

    赵高接过了小本子,打开扫了一眼。

    上面的内容再次让赵高的心沉到了谷底。

    赵高的脸色变化了一阵,最后无力的坐了下来。

    “说吧!你们找杂家到底想干什么?”

    “在杂家能力范围内的,杂家可以帮忙。”

    “但要是超出杂家能力范围外的,杂家就无能为力了。”

    赵高低沉的说道。

    他妥协了。

    在这样把柄的威胁下,赵高没得选择。

    魏忠见赵高松了口,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意;“赵高,你也别摆出一副死人脸,你是谁的人,杂家不感兴趣,杂家今天找你来,也是再帮你。”

    “据杂家所知,皇上给了你三天的期限,让你查之前西北四府赈灾一事和有关张德毒害皇上的事。”

    “你要是查不出一个结果来,你应该知道,皇上是不会饶了你的。”

    魏忠阴柔的说道。

    赵高闻言,冷笑了一声;“怎么?你的意思是,你要帮杂家查了?”

    “还是说,你本来就有答案,知道这两件事背后都是谁?”赵高眯着眼深深的看了一眼魏忠说道。

    魏忠摇头笑了笑;“这正是杂家这次来找你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