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苏熙凌久泽暖心甜妻免费阅读

    苏熙凌久泽暖心甜妻免费阅读

    抖音小说《暖心甜妻》全文阅读苏熙凌久泽小说《暖心甜妻》苏熙凌久泽全文阅读了电梯这里。苏熙脸红了一下,很快恢复白净,语气冷静,“这是你回家的路吗?人人可走的路,为什么说是我跟着你?”男人墨眸中闪过一抹凉色,往后靠了一步,示意苏熙上去。苏熙讥诮扬唇,“算了,免得您误会。”说完转身往楼梯走去。电梯

    第7章

    凌久泽眸中滑过诧异,多看了她两眼。

    恰好此时凌一诺回来,她坐在苏熙身边,爽朗笑道,“碰到一个高中的同学,聊了一会儿。”

    服务生来上正餐,三人开始吃饭,偶尔凌一诺会开口说几句,和苏熙聊学校里的事。

    吃完了饭,三人出门的时候正好遇到盛央央一行人,盛央央是请客户吃饭,两拨人在门口相遇,盛央央对苏熙挑了一下眉,两人装作不认识,擦肩而过。

    到是有两个老总认识凌久泽,恭敬的和他打招呼。

    外面的雨停了,路也通了,明左把车开过来,三人上车。

    “苏熙,你去哪里?”坐在副驾的凌一诺回头问道。

    “如果顺路的话把我放在江大门口就好。”苏熙道。

    “顺路,没问题,我二叔很好说话的。”凌一诺意味深长的笑笑。

    苏熙干笑两声,心道,要是之前没听到他有多毒舌,她可能还会单纯的相信。

    离学校有一段距离,她和凌一诺闲聊,凌久泽坐在一旁低头看文件,沉默寡言,但太强烈的个人气势,总是让人无法忽视。

    两人是夫妻,如今同乘一辆车,苏熙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车在江大门口停下,苏熙下车前和凌一诺道别,“谢谢你一诺。”

    “别客气,改日请我喝奶茶就行了。”凌一诺眉眼灵动,娇俏可爱。

    苏熙笑着应下,拿着自己的伞和包,最后又道,“谢谢凌先生。”

    凌久泽头也没抬,只“嗯”了一声。

    苏熙转身下了车,挥手和凌一诺道别。

    等车子驶入车流,苏熙去公车站等车。

    车上,凌一诺收回视线,突然想起什么,转身道,“二叔,我想让苏熙做一航的家教。”

    她父母经常不在家,前几天又去伦敦开经济研讨会,而且这次把她爷爷奶奶也带去了。他们刚走,凌一航的家教就找借口辞职,现在管教凌一航的任务等于落在她身上,她要赶紧再找个人替她分担。

    凌久泽眉头微皱,抬起头来,“放着专业的家教不用,找一个学生做什么?”

    凌一诺哼道,“专业的根本管不了他!再说苏熙挺可怜的,靠做家教赚学费,我想帮帮她。”

    凌久泽不信任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你可以直接给她钱!”

    “人家也是有自尊的好不好?”凌一诺嬉笑,“二叔,你就答应了吧,大不了先让她试试,一航不接受的话,她自己就不干了。”

    凌久泽嗤笑一声,若能管的了凌一航也算是她有本事,“那你让她试试吧!”

    凌一诺顿时兴奋点头,“等下我就给她打电话!”

    苏熙坐公车在云海路下车,去放电车的甜品店和店员清宁聊了一会儿,天快黑的时候才回别墅。

    一进门,八喜就扑了过来,在苏熙身上撒娇。

    八喜是一只萨摩耶,是凌久泽的狗,苏熙来别墅的时候八喜刚刚三个月,她含辛茹苦养到三岁,总有一种替别人养儿子的感觉

    别墅里还有照顾她的佣人吴妈,老管家林叔,三人一狗,一起住了将近三年,已经像一家人一样亲近。

    和八喜亲热了一会儿,她上楼洗澡,刚洗完澡就接到了凌一诺的电话。

    电话里凌一诺说了让苏熙去家里给自己弟弟做家教的事儿。

    去凌家做家教?

    苏熙想了一下那种场景,摇头拒绝,“我不是专业家教,怕耽误了一航,你还是家教公司请人吧。”

    “专业的请了一大堆,凌一航一个都不喜欢。苏熙,你就帮帮我吧,我家人都不在家,二叔又忙,你就当是帮帮我行不行?”凌一诺软笑着撒娇。

    苏熙被凌一诺缠了好一会儿,最后只能答应试试。

    “明天周天你就来吧,我在家里等你,不见不散!”凌一诺说完,怕苏熙拒绝,急急忙忙挂了电话。

    苏熙看着手机无奈的眨眼,这是什么情况?

    很快有微信过来,一诺,“苏熙你家住哪里,明天早晨我让司机去接你。”

    苏熙回道,“上午九点,我在江大门口等你。”

    “那就说定了!”

    挂了电话苏熙有片刻的失神,八喜跳到沙发上咬她的睡衣。

    苏熙趴在八喜身上,轻笑道,“明天我要去见你主子,你有什么话要带给他吗?”

    八喜抬头茫然的看着她。

    苏熙抬手拍在他大脑袋上,嗤笑,“地主家的傻儿子!”

    ......

    晚上和盛央央电话聊天,听说苏熙要去凌家给凌久泽的侄子做家教,盛央央惊的半天没说话,最后兴奋的说道,“糖宝,机会来了,现在你可以光明正大的登门入室,然后攻略他,扑到他,在协议结束之前把他睡了,最后把离婚证往他脸上一扔,酷毙了!”

    苏熙沉默两秒,果断的挂了电话。

    她怕再听下去,真会被盛央央洗脑。

    不过她真要好好想想,如果以后经常在凌家见到凌久泽,她该用什么态度和他相处?

    ......

    翌日,八点五十苏熙到江大门口,等了五分钟,一辆奔驰停在苏熙面前,司机下车,礼貌问道,“是苏小姐吗?”

    苏熙点头,“是!”

    司机越发和气,“小姐让我来接您。”

    苏熙道谢,打开车门上去。

    凌家老宅在城南,外墙是黑色的镂空铁栅栏,藤萝满墙,汽车沿着花墙跑了十分钟才到门口,穿过黑色的铁门,可以看到独栋的别墅和花园。

    守在门口的佣人对她点头示意,打开门请她进去。

    苏熙换了鞋,抬步往里面走,还没来得及打量别墅内饰,眼尾瞥见一条黑影对她扑过来。

    苏熙瞬间脸色大变,抬腿往里面跑,见有人自楼梯上下来,来不及思考,一跃而上抱住男人,随后迅速的往上一蹿,手臂紧紧抱着男人的脖颈。

    她怕这世上所有的狗,除了八喜!

    “大卫!”男人声音沉淡,带着警告。

    扑过来的狗顿时停在凌久泽脚下,好奇的仰头在苏熙身上扫来扫去。

    凌久泽转头看着吊在她身上的女人,俊脸黑了黑,“再不下来,我就告你骚扰了!”

    苏熙眼眸一眨,看着男人紧绷的侧颜,随后目光落在他耳后的一道疤痕上,很多年了,疤痕已经很浅,几乎看不出来,可是这样的一道疤出现在养尊处优的男人身上,仍旧突兀。

    凌久泽长眉一皱,甩手要把苏熙扔下去。

    苏熙先一步收紧抱着他肩膀的手,低声道,“你先让它走开!”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