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烟视媚行林湄邢铮免费看全本

    烟视媚行林湄邢铮免费看全本

    [短篇]烟视媚行林湄邢铮看无弹窗烟视媚行林湄邢铮看小说完结版阅读本站免费看,作者烟视媚行林湄邢铮看 。主人公烟视媚行林湄邢铮看有一段什么样的虐心故事的。烟视媚行林湄邢铮看烟视媚行林湄邢铮看小说完结版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对着我,昂首示意!一时间,极度的恐惧,让我寒毛直立,忍不住迈开步子,疯狂奔跑起来~!这一跑,我又听到了奶奶的声音,臭丫头,还不起床!我一下子被奶奶的声音惊醒,看了看四周熟悉的环境,心里年的石头...

    第11章 第二具尸体

    随着刘桂芬的嘶吼声,我看见她疯了似地飞奔过来,迅速解开绑着王二牛的铁链子。

    解开束缚后,王二牛非但没有好转,反而继续抽搐着,还口吐白沫。

    王家人急得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做什么。

    这时,我注意到米婆端着一碗糯米水急忙走过来,只见她扳开王二牛的嘴巴,咕咚咕咚地把糯米水灌了进去。

    但却没什么用,王二牛的身体还在抽搐,竟然扭出奇怪的形状!

    这时,我感觉到手上的镯子开始发热。

    嗡嗡嗡!

    我听见镯子发出一阵低沉的声响,开始发烫。

    低头一看,镯子上的的纹络竟闪过一条条亮光。

    我怕别人看到镯子奇怪的现象,连忙抬头看了看四周,并悄悄地把镯子藏到衣袖里。

    幸好,大家的注意力全在王二牛身上,没人注意到我。

    我重新看向王二牛,米婆不知何时拿出一把桃木剑,狠狠地压在王二牛的背上,她嘴里大喝着让里面什么东西滚出来。

    突然,王二牛的身体不动弹了,他睁着眼,眼睛瞪圆,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眼里满是惊恐!

    跪在他旁边的刘桂芬,使劲拍了拍他,可他依然没有反应。

    刘桂芬有些害怕地把手指伸到王二牛的鼻子下,探了探鼻息。

    只见她表情一滞,随后反应过来大喊道:“二牛!二牛!你别死啊!”

    王二牛就这么死了!

    我也被吓到了,第一次亲眼看到有人死在我的面前。

    转眼间,王家人全部扑了过去,围在他身边哭天喊地的。

    哭着哭着,刘桂芬抬起头来,哭得通红的双眼恰好跟我对上。

    她的眼神瞬间变得狠戾起来,指着我骂道:“你这灾星什么时候来的!肯定是你,是你把我们家二牛害死的!”

    “从那天刘屠夫要娶你,就开始发生怪事,肯定是你在背后诅咒他们!”

    说着,刘桂芬突然冲了过来,揪住了我的衣领。

    “你把我老公的命还来,你这个灾星!”

    突然被人揪住了衣领,我有些措手不及,愣在原地,四周也相继传来村民对我的各种谩骂声:“对,就是这个灾星惹的祸!”

    “她生的时候那场景也是特别恐怖,家里都被蛇围满了。”

    “是啊,这种妖女当年她奶奶就应该把她掐死,省得现在害人!”

    ……

    这些话不堪入耳,我抬头朝他们看去,他们脸上有嫌恶,有害怕,却唯独没有理解和同情。

    我心里有些微微的疼,为什么这些人对我偏见这么大?

    明明啥也没做,却还是能把罪责推到我的头上!

    这时,刘桂芬猛地推了我一把,她眼神带上了几分怨毒:“陈琳,你这个灾星,你妈跟你奶奶迟早被你克死……”

    啪!

    她话还没说完,我直接一个巴掌甩在她脸上。

    因为我长期干农活,手劲挺大,她的脸迅速肿得老高。

    但我还是觉得不解气,因为这女人竟然敢咒骂我妈跟奶奶。

    刘桂芬被我打了后愣了一下,随即大骂了一句脏话,又朝我扑过来。

    我毫不客气地又打了她两巴掌,手劲比之前更大,她直接被我打得摔在地上。

    我不屑地瞟了她一眼,这下好了,两边脸肿得一样高,平衡了。

    她看我的眼神多了几分害怕,可能是没料到我会出手扇她,毕竟我以前在村子里一向沉默寡言的。

    现场一时陷入了沉默,我冷冷地开口:“刘桂芬,管好你的臭嘴,再让我听到你议论我的家事,我下次绝对亲手宰了你!”

    话音刚落,我就看到她满脸惊惧地转过头,不敢再看我。

    我也懒得再多看她一眼,刚扭头,就看到米婆站到了我身旁。

    她神情严肃认真,对着在场的众人高声说:“陈琳不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能随意说三道四的人!”

    “以后你们再说陈琳是灾星,是坏人之类的,那家里出事就不用来找老身了!”

    米婆的话让刚才说我的那些人意想不到,我斜眼瞅了瞅他们。

    他们脸上还有些不服气,却也不再吭声。

    米婆接着对王家人说:“王二牛的事,老身无能为力,你们把他带走吧。”

    我看了眼刘桂芬,她正小心地捂着肿起来的脸,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因为米婆在十里八乡的地位有目共睹,其他道上的也绝不会再管被她拒绝过的人。

    只见刘桂芬不甘心地开口问道:“那我家二牛怎么?”

    米婆只是冷冰冰地回了几个字:“慢走不送!”

    刘桂芬不敢在米婆家撒泼,怨恨地看了我几眼,最后带着王二牛的尸体离开了。

    看热闹的村民自然也不敢招惹米婆,王家人走后,就散开了。

    等人都走完后,米婆跟我说了一件惊人的事。

    原来王二牛出事的原因和刘屠夫一样,都是怨煞害人。

    这人死了,她也没办法了解困着怨煞的冤情到底是什么?

    我听完,突然想起今天来找米婆想看的事。

    但是,因为刚才的事,我心里现在乱糟糟的,来问米的人必须专注,心太乱的话,米婆那边也看不出什么来。

    我只好作罢,叹了口气,拎着鸡蛋走了。

    又过了一天,我刚出门,就遇到了米婆。

    她神色有些慌张,跟我说:“夫人,张老四死了,今天早上投井死的。”

    我有些惊异,怎么又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