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烟视媚行主角(林湄邢铮)全文txt免费阅读

    烟视媚行主角(林湄邢铮)全文txt免费阅读

    《烟视媚行主角(林湄邢铮)》又名《烟视媚行主角(林湄邢铮)》是作者烟视媚行主角(林湄邢铮)写的一部虐恋小说,男女主是烟视媚行主角(林湄邢铮)。讲述的是。她解开大衣,露出里边的小吊带裙,还满意吗?车停在山脚下的大酒店,她跟在他身后进了房。先去泡一会儿,他推开浴室门,淡然冷漠的说,我可不想搂着一块冰。套房的浴缸很大,就像一个迷你游泳池一样,躺在里面,温暖又舒服。...

    第7章

    宋轻歌脸色一白,手指握在身侧,屈辱难当,“你就想跟我说这些?”

    “当然不!”董丛姗扬眉得意的样子,与在电视上端庄的模样大相径庭,“我是要警告你,今后离世琛远一点儿,你要是再像昨晚那样投怀送抱,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宋轻歌冷笑,看不惯她的飞扬跋扈,故意说:“恐怕等你嫁给罗世琛以后,才有资格说这些话吧!”说罢,转身就走。

    “你——”董丛姗气极了,追上去,想要拉住轻歌的肩,却不料用力过猛,将轻歌的衣领蓦的拉开了,当她看到轻歌白皙颀长的脖子时,颇有深意的笑了。

    糟了!宋轻歌脸有讪色,快速的将自己衣领理好。

    “嗬,看来,昨晚宋小姐过得也挺‘愉快’的吧!”董丛姗意味深长的说,“没想到你动作倒挺快的,刚被世琛拒绝,马上就找到了下家?不知道——”她拖长声音:“依宋小姐的姿色能不能卖到三千万?”

    被打脸,轻歌隐隐羞愧,不过,表面却很平静,“我的私事,不劳董小姐费心。这是公众场合,你是著名主持人,得注意形象,别张口闭口就是卖的,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你经常干这事呢。”

    “你这个贱人……”董丛姗气得脸都绿了,指着轻歌鼻子骂。

    “董小姐,”宋轻歌淡然的看她,“你一根手指指着我,却用四根手指指你自己,你这到底是在骂我,还是骂你自己?”

    董丛姗气急败坏,不悦的收回手,横眉,狠道:“宋轻歌,我看你还能得意到什么时候,哼,我等着看你们宋家破产,等着你对我摇尾乞怜!”

    “抱歉,可能不能如你所愿了。”

    “你就继续装吧!”董丛姗挑眉,原本端庄的面容因为她的盛怒而显得狰狞,“实话告诉你,世琛已经发过话了,谁要是往宋氏投资,就是跟他过不去。更何况,宋氏是个无底洞,摆明了有去无回,谁会那么蠢,往一个无底洞里塞钱?”

    宋轻歌微怔,之前她去拉投资,都被拒绝了,难道真的是罗世琛在后面放了话?之前他们还没解除婚约,他不帮她就算了,反而拖她后腿?

    “世琛他早就不想要你了,”董丛姗嘚瑟极了,“你要是再厚着脸皮找他,我就把你那些臭事抖出来。”

    “嘘!董小姐,小声点儿,”她简直就是胡搅蛮缠,宋轻歌淡然看她,“我听说,电视台对主持人的作风要求很严的,要是让人听见你是罗世琛的女人的话,你恐怕就要下岗了。”

    “世琛会娶我的!”董丛姗自信的说

    轻歌唇一勾,笑意未达眼底:“那我等着听你们的好消息。”

    “你放心,请柬肯定会寄给你的!”

    特助安妮,“宋总,有巡查人员找你。”

    宋轻歌正纳闷时,两个巡查人员进了她的办公室,“你是宋轻歌?”

    “我是。”轻歌一头雾水。

    “车牌为XX22A33是你的车吧!”

    “对。”

    巡查人员简单的做了自我介绍,然后拿出几张照片,一看就是天眼摄像头抓拍的,“你涉嫌一宗交通肇事逃逸案。”

    当宋轻歌看见照片里那宾利欧陆的车尾时,明白了,解释道:“巡查人员同志,我当时有跟他沟通……”可后来有记者拍照,她就仓惶逃了。

    “视频显示你的确有下车,但是,据对方说,你并没有跟他谈什么赔偿,也没有报警的意思,最后逃逸了。”

    宋轻歌满头黑线,嗯,的确,是她“逃”了。可她不是有意的,她总不可能跟巡查人员解释,她跟他前一晚刚发生关系,怕被缠着,所以避开他吧。

    罢了,罢了,她怎么说都是泪啊,“是我全责,巡查人员同事,他车尾擦伤,需要多少钱我来付?”

    见她态度挺好,巡查人员也就说,“你等一下,我征求对方的意思。”他打了个电话之后说,“对方说走法律程序太麻烦了,想跟你私了。”

    “没问题。”宋轻歌说。

    巡查人员手写了一个号码递给她,“这是对方车主的电话,说让你跟他联系。”

    巡查人员走了后,轻歌看着那串号码,脑海里竟然浮现的都是昨晚和他在一起亲吻的画面……还有今天在银行,他将她挤在墙角,调侃她。

    她暗骂:宋轻歌,你醒醒吧!

    那个男人,给她太重的压迫感了,在他身边,她总觉得太危险。昨晚的事情,已经钱货两清了,她也并不想跟他再有任何的交集。

    那么追尾这事,要是了结了,就可以跟他完全划清界线。

    “安妮,我今天开车追尾了,”宋轻歌将顾丰城的电话号码递给她,“你跟这位先生联系,谈一下赔偿问题。”

    “好。”安妮说。

    宋轻歌刚走,又回头,“你咨询一下4S店维修费,只要他开的价格不太离谱,都答应他。”只要能不再见到他,就好了。

    “没问题。”安妮提醒说,“宋总,莫少约了你,今晚十点在银河九天见面。”

    宋轻歌脚步滞了滞,“知道了。”

    “要不要我陪你去?”

    “好啊。”她说,心里,还是有点不安,毕竟,银河九天,是Z市出了名的逍遥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