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落花流水故人殇在线免费阅读-落花流水故人殇txt下载

    落花流水故人殇在线免费阅读-落花流水故人殇txt下载

    《落花流水故人殇》小说是夏雷炮的倾情力作,该小说主角是苏苏莫行渊,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女生玄幻小说,值得推荐观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玄烬没有说话,只是让扁舟飘回了岸边,先一步走上了岸。他犹豫片刻,还是回头向华芸伸出了手,扶着她下了小舟。回重阳中的途中,气氛沉默得有些僵持。好几次华芸转着话题想要打破僵局,玄烬却始终兴致缺缺,不管她说什么都是简单的应付过去。以

    第4章太迟了

    华芸吃力的扶着醉酒的玄烬,死沉死沉的,压得她都快透不过气,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理会调侃的那两人。

    不过,如果今晚能成,估计真的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这么久的相处,她知道玄烬其实是个很死心眼的男人,认定的事情,便会一头钻进去,哪怕撞得头破血流也不妥协。

    一如,他对待洛花棠和她的事情上。

    还好回玄烬卧房的路不长。

    华芸好不容易将沉甸甸的男人放到床上,贴心的拿湿毛巾给玄烬擦了脸,他没有醒,闭着眼睛任由她折腾。

    华芸点着玄烬长长的睫毛,勾唇微微一笑,伸手去解玄烬的衣带。

    就在这个时候,男人好像被什么东西刺激到一样,猛的坐起了身,漆黑的瞳孔里没有焦距。

    “阿烬?”

    她试着叫了一声,玄烬呆呆的坐着,仿佛入了定。

    她再想靠近他时,直接被一道屏障无情的弹开,撞飞出去,华芸痛苦的倒在地上,捂着胸口缓了好久,才勉强站了起来。

    她看着他,眼神暗了暗。

    没想到他都喝醉成这样了,自我保护意识还是这么强,想要趁他喝醉和他发生关系那是不可能了。

    愤愤的跺了跺脚,华芸咬着牙回到了自己的卧房,盘腿调息。

    翌日。

    宿醉的结果是天帝陛下第一次没有按时去往琉璃台。

    揉着发胀的额角,玄烬依稀记得一些昨晚的事情,有些又特别的朦胧。

    不过,他这个人十分随性,想不起来,便不再去想,浪费精力。

    调理了一晚上,恢复得差不多的华芸端着一盆水走进了玄烬的卧房,大着胆子服侍他清洗,穿衣,然后在帮他束发。

    玄烬只是拧眉,倒没有拒绝。

    一切准备就绪,华芸亲昵的挽着他的手,送他出宫门,刚好撞见了巡视中的星岚。

    星岚是战神后裔,自身天赋也高,继承了家族神位,现在任天界第一武神,没有战事的时候,偶尔也兼职一下天宫的巡视责任。

    她是洛花棠的好友,所以非常看不惯眼前这两个人的行径。

    当玄烬看到星岚的时候,下意识的想要抽出被华芸紧紧拽住的手,随后想到他现在已经和洛花棠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要在乎他人的眼光,于是便任由华芸挽着自己。

    星岚抬起眼睑,轻蔑一笑,道:“我们的天帝陛下这是要享齐人之福啊,有了帝后还不够,还想再纳一个妾?”

    玄烬脸色微沉,却没有出声反驳。

    华芸抿着嘴唇,一副面对强权毫不屈服的表情,“星岚上神,我尊你是上神,很是敬重,但你也不能随意侮辱我,我虽身份低微,却绝不为妾,而且,我和阿烬是真心相爱的。”

    “如果当初不是太雍帝君以权威逼,阿烬不会另娶他人,我和他就不会分隔两界,不能相守,甚至还要背负无端的骂名。”

    星岚挑起一边眉毛,冷冷的盯着华芸,“你什么身份,也敢在本上神面前大呼小叫?说什么不为妾,敢情你所图谋不小啊!怎么,想当帝后?凭你也配!”

    她气场全开,华芸受不住,噗的吐出一口血。

    玄烬抬手设下一道屏障抵挡住星岚的攻击,将华芸护于身后。

    “星岚,本尊不跟你计较言行的事,你也别太得寸进尺。”

    “我得寸进尺?到底是谁得寸进尺!要不是花棠,你能坐上天帝的位置?连边你都沾不上,养不熟的白眼狼!”

    星岚真的想不明白,洛花棠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这么多年来,掏心掏肺,无怨无悔,却得不到这个男人的一句关心,还要眼睁睁的看着别人的女人和他出双入对,亲亲我我。

    不就长得好看一点而已,天界最不缺的,就是美男子,只要洛花棠愿意,以她的身份,想要找什么样的不行,为什么非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呢?

    “我,我不准你这么诋毁阿烬,他很努力,他并不像你们说的那样,我知道,我能理解!”躲在玄烬身后的华芸气息微弱的说道。

    闻言,玄烬的脸色稍缓。

    他是凡人之躯努力修炼飞升上神的,历尽劫难,尝遍苦果。

    虽然说能够坐上天帝这个位置,有太雍帝君的提携,但他也确实有能力,否则六界众神怎么可能服他?六界又怎么可能没有战事?

    可众神却又明里暗里指着他靠女人,吃软饭……

    正因为这样,玄烬才这么不待见洛花棠。

    他所有的努力,都抵不过洛花棠的出身——

    星岚看着华芸就来气,“你有什么资格在那里说不准,不过就是一个勾引别人夫君的狐狸精!”

    “我不是狐狸精,我和阿烬是真心相爱的,要不是花棠上神横插一脚,我和阿烬在凡界就已经结为夫妻了。”

    “凡界?”星岚冷哼一声,“如果我记得没错,他是在飞升之后,准备接封天帝之前下凡历练才遇到的你,那个时候,他身上已和花棠定了契,横插一脚的到底是谁?别给脸不要脸好吗!”

    华芸根本不是星岚的对手,她也知道她和玄烬的关系站不住脚,所以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够了。

    ”玄烬抬眸与星岚对视,眼神森冷且阴寒,散发着不祥的气息,“我们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置喙。”

    “还有,提出解契的是她,我不爱她,勉强捆绑在一起,对谁都没有好处。”

    星岚恶狠狠的瞪着玄烬,刚想怼回去,感觉到乾坤囊里的碧海晶石有异,赶紧拿出来一看。

    霎时间,他脸色骤变,血色退尽,再也顾不得理会眼前这对狗男女,飞身赶往落花宫。

    碧海晶石是太雍帝君临行前让星岚代为保管的,这是洛花棠的本命元石。

    洛花棠的本命法器为了救玄烬被毁多年,太雍帝君耗费一半元神凝结的晶石,是能够在不时之需给洛花棠保命的。

    同时,它连接着洛花棠的本体,现在晶石颜色退尽,只能证明——

    洛花棠元神已经完全消散了……

    等星岚赶到落花宫的时候,连洛花棠的一丝灵魄也找不到了,只遗留了伤痕累累的身体。

    她恨自己的反应迟钝,百花凋零就是在示警,她却没能感知到,现在,做什么都已经太迟了!

    “花棠!”

    星岚抱着洛花棠的身体,撕心裂肺的的喊着她的名字,然而又有什么用呢?

    上神魂飞魄散,便是……永远的消散于天地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