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重回八零小富妻全文免费阅读重回八零小富妻季清

    重回八零小富妻全文免费阅读重回八零小富妻季清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回八零小富妻》是小耳朵倾心创作的一本民国情缘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季清,小说精彩节选:老太太瞥去:“不给吃不给喝,你是想把我活活饿死?”----------------------“你”老太太没想到季清敢回嘴,噎住。季清眼瞅着老太太眼里的怒火越烧越旺,目光不动声色扫了一圈:&l

    第5章 盟友

    “准是在外面找野男人去了,没脸没皮不嫌臊!这么样的儿媳妇我陈家不敢收,打着赶出去算了!”

    季清一回到家,就听到老太太在院子里叫骂。

    她扭头吩咐家旺在背篓里蹲好,背着家旺走了进去。

    此时已经天色昏暗,一家人刚吃过饭,被老太太强行聚在院子里,商量着对季清的处置呢。

    季清突然出现,一群人愣住了。

    “我带家旺回了趟娘家。

    ”季清说完,趁着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背着家旺进了东厢房。

    把背篓放下,她走出东厢房,对老太太说:“晚饭还有吗,我跟家旺没吃晚饭。”

    “没有!不干活乱跑的人,哪来的饭吃!”

    老太太骂了句,跺着小脚快步就往东厢房冲。

    季清没拦,径直往厨房走去:“我看看还有啥吃的没。”

    “你给我站住!”老太太中途拐了方向,一路小跑到厨房门前,叉腰挡住:“谁准你自己往厨房跑的!要脸不要脸啦!”

    季清冷淡重复:“我跟家旺都没吃饭,饿得很。

    你是让我们娘俩都饿死吗?饿出个好歹咋办?陈青岩知道你们让他老婆儿子饿肚子吗?”

    老陈头听不下去,闷声吼道:“给她拿两个饼子!”

    老太太气得不行,进厨房拿了两个发面饼子出来,往季清手里重重一砸,“我要是你,我都没脸吃!”

    季清不理她,拿着饼子扭头就走,老太太脚底下更快,先季清一步进了东厢房。

    她眼尖,刚才季清进院子就看到季清背着背篓,此时看到背篓放在炕边上,更是急吼吼扒背篓上看有其他东西没。

    季清看着老太太的动作,冷笑出声:“找什么呢?没金子没银子,就一空背篓。”

    老太太丢开背篓,狠狠剜了一眼季清:“回了一趟娘家,不得了的吗?有本事让你穷娘家给你撑腰,把婚离了啊!”

    激将法对以前的原主有用,对季清没用,季清闻言,微微一哂。

    “不离,我离婚了上哪儿找这么有钱的男人去。

    这十里八村的,可找不到这么会赚钱的男人喽,我的下半辈子,还打算靠我男人养活呢!”

    靠不靠还是未知,先把老太太气一顿。

    果然,老太太听了这话,气得哼哧哼哧的。

    “你,你……你想都不要想!还想要点脸就赶紧走人,不然就给我等着,等着我老二回来把你休了!”

    待老太太喊骂着走后,家旺才一骨碌从炕上翻起来,给季清看他放在炕柜子里的几样东西。

    方才进院子前,季清就给家旺交代好了藏东西,家旺坐在背篓里,是为了不引起怀疑,而她强硬的要吃的,也是为了打个时间差,让家旺有时间把东西藏起来。

    季清把蜂蜜从柜子里取出来,盖上柜盖子,招娣走了进来,向季清汇报今天一天老太太说的话和做的事。

    听招娣说完,季清笑起来。

    这老太太还真是视她为眼中钉,不遗余力地对付她呢。

    “娘,你怎么办啊?”招娣焦急地问。

    季清拧开蜂蜜盖子,用筷子给招娣和家旺一人剜了一筷子头:“放心,娘有办法。”

    招娣还从来没吃过蜂蜜,不停唆着,眼睛都眯了起来,良久才回过神:“娘,真甜!”

    次日,跟以往一样,家旺招娣下地干活,盼娣跟着老太太打下手。

    季清等陈家人们下了地,对着镜子收拾一番,接着故意做出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把抱着柴火往厨房走的盼娣叫到一旁,吩咐道:“娘等会要出去,中午不回来,你给娘留个饼子。”

    盼娣木讷点头:“知道了,娘。”

    季清快步走出大门后,老太太背着手跟出去几步,折回到厨房问盼娣:“你娘给你说啥了?”

    盼娣不同于招娣,老实的过头,不敢撒谎,小声回答:“娘说中午不回来,让我给她留个饼子。”

    “她去哪儿了?”

    “不知道,娘没说。”

    “反了她了!”老太太手往腰里一叉,“不干活不上灶头,一门心思往外跑,还说外头没野男人,我呸!”

    盼娣听老太太骂娘,没敢还嘴,只偷偷想着,若是奶不让给娘留饼子,她就多喝点粥,把自己的留给娘。

    季清出了陈家,一路小跑跑到山脚下的王大媳妇家。

    王大媳妇在红山根是有点名气的,这个年代基本上都是一大家子住在一起,婆婆管家,儿媳妇再不情愿也要被压一头,可唯独王大媳妇不同,结婚不到一年就跟婆婆分了家,搬出来跟丈夫孩子独住。

    为此,被不少做媳妇子的羡慕嫉妒,没办法说服自己家那口子分家,只能安慰自己说王大媳妇家的男人不中用,被王大媳妇拿死了。

    原主没什么主见,也被这种话影响着,虽然她没有向其他人一样酸王大媳妇,但面对王大媳妇主动的示好,她也没理会。

    可季清却知道,王大媳妇能对她有多大的帮助。

    她手揣在破棉袄里,对着木栅栏门喊了一句:“嫂子!嫂子!”

    王大媳妇推开门探出个头,当看到是季清后,不由一愣:“陈家媳妇?”

    这女人不是不待见她嘛,前些天她找她做针线活,她冷着脸都不跟自己说话呢。

    “干啥?”想到之前热脸贴了冷屁股,王大媳妇没好气。

    季清早就料到会这样,也不觉得难堪,只嘿嘿一笑:“外头冷得很,嫂子让我进去说呗。”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王大媳妇早就对季清比较有好感,所以也没真计较,她把季清让进了屋,还问:“早起吃了吗?”

    “吃了吃了。

    ”季清应道,被她怼过几次后,老太太没再不给她吃了,她早上喝了一大碗白粥呢。

    王大媳妇在炕边坐下,和季清一样把手放在火盆上烤,眼珠子上下打量季清好几遍,“我听人说,你跳河了?”

    “嗯。

    ”季清点头,既然来找盟友,自然也不掖着,她把老太太骂她的话,给陈青岩告状,被救上来后老太太还想刺激她再死一次都跟王大媳妇讲了一遍。

    王大媳妇听得火冒三丈,一个蹦子从炕上跳下来:“听听,跟我那个恶婆婆一样一样的,把儿媳妇不当人!你也真是能忍,换了我,我跟她干仗呢!”

    季清笑笑,等过段时间,老太太知道她把钱和米面油领走了,也肯定有一仗要干的。

    不过,不是现在。

    “算啦。

    ”她拉着王大媳妇坐回炕上,“能捡回一条命,我也想通了,管她说啥呢,我行的正坐得直,鬼都不抓我,再不为了别人几句话不痛快了。”

    说着,她看向王大媳妇炕边装针线活的簸箕,“嫂子,你之前不是说让我给你画几个花样嘛,咱们来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