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也曾笑我》纪精微沈世林全文阅读 006.辞退

  • 时间:
  • 作者:旧月安好
  • 来源:ZW
  • 春风也曾笑我免费小说

《春风也曾笑我》纪精微沈世林全文阅读 
006.辞退

春风也曾笑我小说在线阅读

主角叫纪精微沈世林的小说是《春风也曾笑我》,是作者旧月安好最新写的一本社会都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春风也曾笑我》006.辞退

我是一路狂奔离开的,身后传来水花扑腾声。

等我气喘吁吁来到酒店刚刷门卡进入后,我妈的电话便十万火急打来。她接二连三打了十个,我一个一个按掉,之后将电话丢在床上,没再管。

第二天我去上班后,本想第一时间去找乔娜询问昨天的情况,谁知等我到达她办公室后,她正坐在办公桌前喝着咖啡,看见我来了后,朝我招了招手,对我说:"你来了,我正好有事情找你。"

我将门合住,问乔娜:"昨天夜晚你手机是不是在充电?"

她一愣,低头拿起办公桌上的手机,手指在屏幕上上下翻了翻,有些抱歉的说:"哦,不好意思,昨天我手机确实不在身边,不过不是在充电,而是放在公司我忘记了。"

面对乔娜的说辞,我并没有去戳穿她,做我们这一行的,手机二十四小时不关机,不离身,这是规矩。乔娜做了这么多年的文秘行业,她不会连这点都不记得。

今天乔娜对我的态度格外的温和,这是从前没有的。自从通过她关系来到这间公司后,尽管以前是同一个班的老同学,可工作上的相处,一直都是冷冰冰。大约是同行,又是服侍同一个老板,从我来到这里这么久,乔娜一直在工作上试图掌控我。我们之间能够相安无事相处,没有争吵脸红,已经算是实属难得。

她从办公桌前起身,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陶瓷罐,朝饮水机走过去:"这是我上次出差,从英国带来回来的咖啡,你尝尝。"

我笑着说了一声:"谢谢。"

乔娜将咖啡泡好后,端到我面前,她难得和我聊了一些家常,说了一些以前我们大学时候的趣事。她越是这样,我心里越发不安,直到她将家常拉得差不多,我耐心在这漫长的时光中耗尽。乔娜脸上的笑意收下来,嘴角带着一丝同情,又欲言又止的模样看向我。

果然,下一秒,她说:"精微,老实告诉你吧,昨天沈总和董事长确实发生了很大的争执,而公司不知道是谁传出周庆将被劝退这件事情。现在周庆本人已经知道了,在销售部扬言放话,要公司查清楚,并且拿出他吃回扣的证据。如果没有证据,他将会起诉公司侵犯他名誉权。"

乔娜喝了一口咖啡,润了润喉咙:"你知道,周庆在公司这么多年,究竟有没有像厂家拿回扣,谁也吃不准,而且现在这个问题也不是最主要的。"她用手指在桌上点了点,说:"说到底,不过是董事长趁着沈总不在的期间,迅速砍掉沈总手下的人,然后在抬上自己的人。可这件事情是因为你而起,才导致局面变成无法掌控。"

她停下自己的话,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份信封,递到我面前,有些感伤说了一句重点:"抱歉,没有帮到你。"

看到乔娜手中那封辞退信时,我坐在那里一直都没动,也没有接。

乔娜似乎怕我深受打击,立马又补充:"精微,你还年轻,还有很多机会。"

我深吸一口气,抬起脸对乔娜保持着微笑:"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

说完这句话,我便提着包从椅子上起身,从乔娜办公室离开,她也没在多说什么。因为我刚出门,她电话便响了。

我出了办公室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这段期间我所接手的工作,和新来的员工交接完成。一直到下午,我桌上所有属于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抱着纸箱便从这座人人憧憬的大厦离开,没有任何人来送我。走到大厦楼下时,忽然记起还有一个东西没有拿,便折身再次坐电梯赶去办公室。

刚出电梯,来到门口,还没将门推开,里面便传来小声的议论声。

"你们知道吗?纪精微被辞退,其实是乔秘书亲自去董事长那里请的辞退书。"

"不会吧,纪精微不是乔秘书的老同学吗?"

《春风也曾笑我》007.投奔

我伸出手在玻璃质的门上敲了敲,里面议论声立马止住。我推门而入,围在办公桌上议论的都是办公室内负责归纳资料的职员。她们看到去而复返的我后,满脸惊讶瞪着我,其中引起话题的那一位同事,满脸尴尬又担心问我:"精微!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对她们微笑了一下,径直朝着办公桌走去,从桌面上拿起一张有镜框的老照片,对她们说:"我忘记了一样东西,没事的,你们继续工作,我拿上就走。"

所有人全部散去后,我从这间工作了一年的办公室离开,在等电梯的时候,正好撞见从外面办事回来的乔娜。她正对着电话内吩咐着什么,起初并没有注意到我,从电梯出来后,径直从办公室走去,走了几步,忽然又转过身看向她身后的我,暂时将电话搁置,唤了一声我的名字。

我转过身看向她,乔娜握着电话说:"今天太忙了,没有办法送你。"

我说:"没关系,我离开公司了,不代表以后我们不会再相见。"

她笑着点点头,说:"那你慢走,有空我们在见面。"

乔娜说完那句话,立即将没有挂断的电话放于耳边,一边说着话,一边推门进入。我望着她背影许久,笑了笑,在这一年的相处中,我早已经察觉乔娜对于我有所防备,工作这么久,她给我安排的工作特别杂,今天印一下文件,明天去饭店定个位置,从来不给我派正事,甚至连让我接触董事长的机会都少之又少。

以前我们确实很要好,读大学时,还是上下铺,经常会分享彼此之间的小秘密。大学毕业后,就像所有人少年时候的青春一般,被生活冲散在人海里。

再次见面,是时隔两年,我是一家中企任职文秘,拿微薄工资,用生命给老板干事,而乔娜已经是一间百亿资产的上市公司的行政秘,管理手下千多人。

这份工作便是经过乔娜的关系才得来的。

刚开始前几个月我们在万有共事得非常愉快,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乔娜对我越来越疏远,以至于成了现在这样。

可能我的记忆还停留在大学校园内无所不谈的时候,经过这一年的共事,我才发现,有些友情经过时间和利益的炮轰,其实也没剩下多少东西。

我抱着东西从这里离开,一边走一边反思当初自己的选择,如果我和乔娜毕业后就不再见面,如果我没有接受她让我跳槽的建议。我们存在对方记忆里,是否还很要好。

在短短一个月时间里,我遭遇了男友和亲妈的背叛,现在又丢了一份人人羡慕的工作。

我在酒店内消沉了好多天,直到酒店经理来通知我续交房费,我才惊觉,我账户内的钱,根本无法让我在这间酒店长久停留。

我带着行李在手机内翻着少得可怜的联系人,才发现自己唯一可以求得帮助的人,竟然是和我一直不对盘的表妹徐婉怡。

我提着行李去找徐婉怡时,她穿着内衣内裤从床上爬了起来,给我开门。看到门外提着行李的我时,她脸上的睡意才清醒一点,靠在门框上满是幸灾乐祸的瞧着我。

我懒得和她解释来投奔她的原因,只是问她有没有地方可以让我住。

徐婉怡拢了拢头发,懒洋洋说了一句有,转身入了房。

我将行李拖进去时,抬头一看,正好看见一男人,什么都没穿,在杂乱的客厅内,旁若无人的行走着。

面对这样的场景,我早已经习以为常,只是将脸别向别处,对里面的人说:"麻烦将衣服穿好。"

那男人穿好衣服后,上了一趟洗手间,和徐婉怡打了一声招呼就离开了。

徐婉怡坐在沙发上,拿毛毯死死裹住光溜溜的身体,手臂从毛毯缝隙中伸了出来,她点了一根烟,靠在沙发上,就像一个嫖客一般,打量此时我这狼狈的模样。她继续她刻薄的风格,开口说:"表姐,你妈抢了你男人不算,还把你扫地出门,你还真惨。"

我没和她说话,视线在她这间房间四处巡视着,发现所到之处,满地都是酒瓶和烟蒂,沙发上还赫然躺着几个用过的避孕套。

我一脸黑线,放下行李便动手开始收拾。捡起地下的酒瓶,我对徐婉怡说:"我会在你这借住,一直住到我重新找到工作为止,你别想我会给你付房租,可我也不会占你便宜,在我所住期间,我会负责你这套房间内的所有卫生。"

徐婉怡看我收拾着茶几,抽了一口烟,像个吸毒犯一般,非常享受朝着天空吹了一口烟,说:"我可还没打算收留你,除非你求我。"

我拿起地下最后一只瓶子,直起腰对抽烟的徐婉怡说:"你姐打电话邀我明天吃饭,要是我说了一些不该说的,别说我没给你面子。"

徐婉怡吸烟的动作一顿,立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副恨不得咬死我的模样:"算你狠。"

将烟往地下一丢,便气哼哼的冲进了卧室。

第二天早上五点,徐婉怡在客厅打了整整两个小时电话。我躺在床上毫无睡意,穿好衣服爬起来,来到客厅想要喝杯水。正好看见徐婉怡将手机挂断后,随便往沙发上一扔,一身黑色的裙子站在镜子前,整理领口上的蝴蝶结。

我去厨房倒了一杯水出来,看见她这一身黑色装扮,笑着说:"一早起来就穿得跟奔丧似得,你又去哪里疯。"

徐婉怡朝镜子内做了许多恶心装嗲的表情,眨巴眨巴眼睛瞧着我,故作可爱说:"表姐,你还真是神通,怎么一开口就说中我是去参加葬礼的。"

我口里含着一口水,还来不及咽下,便喷了出来。

徐婉怡心情似乎很好,不,应该说她今天心情似乎非常好。她脸上满是幸灾乐祸,嘴里还哼着歌,拉着裙摆,在镜子前转了一圈说:"薛宁那小三八家里丧事,我不去凑凑热闹怎么行,以前还老是一副了不起的模样,现在她薛家被万有集团给收购了,她爷爷因为这事心脏病突发死了,我看她还怎么神气,不去慰问慰问,怎么说都过意不去。"

薛家是建材起家,算是实业家,在本市也算数一数二的大公司,听到被万有收购的消息,我端着水杯,疑惑问:"是薛世旺那家?卖建材的?"

徐婉怡嗯啊了一声,从我身边经过,来到鞋柜处,拿出一双玫红的高跟鞋。

我继续追问:"这段时间我并没有从公司得到要收购薛家任何一点消息,你是不是弄错了?"

徐婉怡白了我一眼,说:"昨天我听我妈说的,薛家就是被万有集团那个叫什么沈沈"

徐婉怡似乎记不起名字了,手拿高跟鞋坐在那想了许久,忽然大声说了一句:"对!沈世林,收购薛家的人叫沈世林!"

春风也曾笑我纪精微沈世林小说

《春风也曾笑我》纪精微沈世林全文阅读 006.辞退

主角叫纪精微沈世林的小说是《春风也曾笑我》,是作者旧月安好最新写的一本社会都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是一路狂奔离开的,身后传来水花扑腾声。等我气喘吁吁来到酒店刚刷门卡进入后,我妈的电话便十万火急打来。她接二连三打了十个,我一个一个按掉,之后将电话丢在床上,没再管。第二天我去上班后,本想第一时间去找乔娜询问昨天的情况,谁知等我到达她办公室后,她正坐在办公桌前喝着咖啡,看见我来......

小说名称:春风也曾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