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奈奈新书《豪门婚劫误惹神秘老公》主角黎沅沅厉承夜免费阅读

  • 时间:
  • 作者:楼奈奈
  • 来源:zzy
  • 豪门婚劫:误惹神秘老公免费小说

楼奈奈新书《豪门婚劫误惹神秘老公》主角黎沅沅厉承夜免费阅读

豪门婚劫:误惹神秘老公小说在线阅读

《豪门婚劫:误惹神秘老公》第19章 一整夜

等在客厅的是白菲菲那边着急的女佣,看到厉承夜之后,她赶紧迎了上来:陈先生

黎沅沅张开眼时已经是早上,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打在她的身上,刺目而温暖,她伸手挡住了光,看到了她手背上贴着的医用胶带。

她想起来了,她被陈夜带进房里做了那些事以后,好像就生病了。

她伸手摸摸自己的额头,退烧了,应该已经好了。

她缓缓坐起身来,可脑海里却闪过一些画面。

画面里的他抱着她,修长而洁白的手指握着杯子,哄她吃药。

一如往昔。

好像是当初的陈夜回来了。

她的眼眶微红,昨夜,真的是他吗?

她起身,缓缓走出房来,整个别墅还是和以前一样富丽而又空旷,她才出来,女佣就看到了她,于是立即问道:夫人要不要喝水?

说着还给她端来温水。

谢谢。黎沅沅接过温水,喝了一口,问:你知道陈夜在哪里吗?

女佣的眼神躲闪着,黎沅沅还发现,女佣往白菲菲所住的小楼看了一眼。

只是这一瞬间,她就似乎懂了。

她没有再问,而是走了出来,就站在小楼的不远处。

白小姐喜静,所以之前陈先生只命我去照顾她。

是啊,陈先生很宝贝我们小姐,要不是小姐的身体不好,恐怕两人早就结婚了

哎呀,你是不知道,昨天陈先生一听说白小姐不舒服,就立即赶过来,还片刻不离地照顾了我们白小姐一整夜!

一阵说话声传来,黎沅沅下意识看过去,看到的是一个女佣在打电话。

照顾了白菲菲一整夜

所以,昨天晚上的那一切,都只是她的幻觉?

是她烧坏了脑袋,臆想出来了一切吗?

只是因为她太想他吗?

黎沅沅不觉地后退了两步,她红着眼看那小楼,从这里可以看到小楼的窗户。

现在,在窗户旁,陈夜正端着一个药碗,看样子在喂白菲菲吃药。

手中的杯子落下,摔得粉碎,温水四溅,弄湿了她的鞋背,她不断后退。

直至看到这一幕,她心里的所有奢望,这才落了个空。

直到如今,她才真切意识到,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周遭的空气似乎被抽走了,让她无法呼吸,她害怕下一瞬她看到他会和白菲菲拥抱、接吻,甚至

她再也不想看下去,转身逃离了这里。

在黎沅沅离开以后,厉承夜好似若有所觉地回过头来,他眯着眼扫视了一番外面的院子,可是那里空荡荡的,什么人都没有。

就像是他的心,也空荡荡的。

他忽然有些烦躁。

阿夜?白菲菲叫了一句。

厉承夜回过神来,冷然扫了她一眼,让她不敢言语。

一阵长久的沉默,最后他把药碗放在桌上:好好吃药。

刚刚白菲菲要拿个东西,让他帮忙端一下药碗,本不是什么大事,可厉承夜莫名就想起了黎沅沅那双受伤的眼,于是下意识地和白菲菲保持距离。

说完以后,厉承夜就离开了,回到别墅,他打开房门想看看黎沅沅,可她却不见了!

厉承夜把整个别墅都个翻了过来,可是还是找不到她的踪迹,通过监控,他确定她离开了庄园。

看着庄园大门监控上那个匆匆离去的身影,厉承夜漆黑的眼底冰冷一片。

黎沅沅离开别墅以后一个人在街道上走了许久,她看着这个城市,这里那么大,可却没有一个她的容身之处。

最后,她给闺蜜戚诗诗打了电话,约了戚诗诗出来玩。

两人一起吃饭,逛街,喝咖啡,整个过程中,戚诗诗发现,黎沅沅虽然是笑着的,可是却明显心不在焉。

她好像在等什么。

就像是现在,黎沅沅再看了手机之后就又在发呆了。

沅沅。戚诗诗尝试着开口。

啊?黎沅沅这才回过神来,她对着戚诗诗笑笑,道:怎么了吗?

戚诗诗的话又被压了回去,她在心中叹气,面上只能假装没发现地问: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你看,天也已经黑了,你是要会厉家庄园,还是去哪里?

黎沅沅看向外面的窗子,果然,夜幕已经降临,路上已经亮起了路灯。

她下意识又看了看什么消息都没有的手机一眼。

她已经出来一天了

可是他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找她,一个电话,一条短信都没有。

也是

他现在恐怕还在白菲菲的小楼里吧,他那么关心白菲菲,现在,可能甚至都没有发现她不再别墅吧。

黎沅沅的脑海里不断出现她今天在小楼外看到的场景,一遍遍,让她痛苦不已。

沅沅?

去酒吧吧。鬼使神差的,黎沅沅说出了这一句。

啊?戚诗诗对于这个结果有些惊讶,可是还是点头答应了。

酒吧里灯红酒绿,声音震耳欲聋,黎沅沅和戚诗诗两人坐在吧台上,两人长相气质都很出众,于是时不时就有人过来搭讪,可是黎沅沅都没有理会。

她甚至幼稚地对着那些酒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仅对陈夜可见的朋友圈。

【嗨起来![图片]】

她想让他看到,想等他来找她,就像是以前还在一起时一样。

可是没有。

她的手机就像是坏掉了一样,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她晃了晃手机,对刚刚从舞池里出来的戚诗诗幼稚地说:诗诗,酒吧里是不是信号不好啊?

什么?音乐声太大,戚诗诗听得不清楚。

黎沅沅晃了晃自己的手机,说:那为什么我的手机一直没有收到消息?

这次戚诗诗听清楚了,她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看着上面那一大堆的新的未读消息,疑惑道:有信号啊,给我看看怎么回事。

也没等黎沅沅答应,戚诗诗就拿过她的手机,一看,就看到了那一条仅对陈夜可见的朋友圈。

戚诗诗微微一怔,而黎沅沅已经将手机给抢了回去。

戚诗诗仔细观察黎沅沅的表情,眼前的黎沅沅看起来苍白而悲伤,她不由得想起白天黎沅沅一直看手机的事情,她不会是一直在等陈夜的电话吧?

沅沅,不要等了,你再发无数条朋友圈,他也不会再来找你。戚诗诗怜悯地说:他已经死了,你要面对现实。

你说什么?!黎沅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她的手机掉在地上也没发现,她一把握住戚诗诗的手,着急道:什么叫做陈夜已经死了?

《豪门婚劫:误惹神秘老公》第20章 不是你能动的人

与此同时,别墅里。

厉承夜看着黎沅沅的那条朋友圈,握着手机的手用力得指节发白。

白天她离开后,他就让人去确定了她的行踪。

她和戚诗诗去逛街,吃饭,游玩,她笑得很开心,一副无忧无虑的模样,和昨天的她判若两人。

所以,她和他在一起是痛苦,和别人在一起却很快乐。

难道,让她留在他身边,她就那么难过吗?

她还去了酒吧。

发了朋友圈,这意味着什么?

是邀请吗?

邀请的人又是谁?

他侧身站在窗前,别墅内明亮的灯光拉长了他的身影,他的一半身形隐藏在黑暗中,无人能看透他在想什么。

最后,他拿起了手机。

安森,看好她,不许任何男人靠近她!厉承夜冷声命令道。

是!

安森自然知道,那个她指的是黎沅沅。

挂断电话,厉承夜点燃了一支烟,他双眼微眯,苍白纤细的手腕骨节微微凸起,在冷白的月光下隐约透露出几分寒意来。

酒吧里。

沅沅你别急,你听我说。戚诗诗替黎沅沅捡起手机,握着她的手安慰道:这是早些时候的事儿了,你被你爸关起来时,陈夜出了车祸,车子爆炸,尸骨无存。

尸骨无存黎沅沅声音颤抖地呢喃着,无法相信陈夜竟然经历过这样的磨难。

而她呢?她却气恼他的突然失踪,甚至她还嫁给了别人

沅沅,我也是怕你太难过了,所以才一直没有告诉你,更何况出车祸不久后,厉家就弄了个冲喜,我也没想到你爸竟然会逼着你嫁给厉承夜

后面的话黎沅沅已经听不到了,她满脑子都是戚诗诗说的话,车祸、爆炸、尸骨无存

泪水不断落下,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是陈夜身上爬满了的烧伤未愈伤痕的画面,她终于明白了

为什么他会性情大变,又为什么会这么恨自己?

是她先选择了背弃他

沅沅?戚诗诗担心的声音传来。

她猛地抬头,再也无法控制,她对戚诗诗说了一句抱歉,接过手机匆匆离开了酒吧。

一路赶回家,黎沅沅的脑中只有陈夜,她泪流满面地推开门,想要告诉他这一切。

可是只一眼,她的一颗心,就坠入谷底。

只见到院子里,白菲菲正和他抱在一起。

白菲菲穿着的依旧是一身白色的衣裳,月光下,身形纤细的她显得格外的娇柔,她整个人依偎在陈夜的怀里,就像是一只惹人爱怜的小鸟。

而身着休闲衣裳的陈夜身形高大,即便他只是站着,可周身依旧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矜贵,他们两人在月光下依偎在一起,看起来宛若一对璧人。

他似乎听到了动静,于是转过头来,一双漆黑的眼冷冷清清地看着她,眼底还带着一丝不悦,似乎是怪她打扰了他们。

这一刻,黎沅沅的一腔热血,瞬间冷了个彻底。

有事吗?陈夜平静的声音传来。

他没有推开白菲菲。

他们就这样抱着。

她所有想问的,他好不好,发生了车祸他痛不痛?还有她要说的无数句对不起,无数句我爱你,此刻全都堵在了喉头。

她用尽了全力,也只挤出了一句打扰了,然后收起她最后的自尊,转身离开了这里。

在黎沅沅的身影消失以后,厉承夜微微皱起眉头,不悦地看着白菲菲。

放开!

白菲菲这才手足无措地松开了手,她低着头,时不时地偷看他一眼,看起来楚楚可怜。

阿夜对、对不起,我不知道黎小姐她我去和她说清楚,是我抱住的你,我实在实在

实在太喜欢你了。

后面的这句话她没有说出来,可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厉承夜得到安森的消息,说黎沅沅回来了,他打算出来看看她又在玩什么花样,中途遇上了白菲菲,鬼使神差的,他没有让她回去好好休息。

而后白菲菲忽然抱住了他,在那一刻,他的心中很不悦,他对白菲菲从没有男女之情,把她接到这边,也是因为她在车祸里救了他,为他受了伤,他对她心怀感激,对她的伤负责。

他本想让白菲菲松开,可此时她回来了。

一个不可抑制的念头在他的脑海里生根发芽,几乎是瞬间,就长成了参天大树。

他没有推开白菲菲,而是看向了她。

看到她眼里的震惊,不可置信时,他的内心忽然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在他说出那句冷漠的话后,她眼底的受伤,和她慌乱离去的身影,让他有了一种诡异扭曲的痛快感。

他要她先低头。

可在看到她的泪时,却又再一次控制不住地心软。

他看向还低着头忐忑的白菲菲,眯起眼警告道:你想要什么都可以,但是她,不是你能动的人!

阿夜

白菲菲抬起头娇娇叫道,可他已经转身离去,去往的是刚刚黎沅沅离开的方向。

她想要追上去,可是他步履匆匆,冷漠得没有一丝要理会她的意思。

最后她只能留在原地,用力握紧了双手。

黎沅沅再次消失了。

这一次,安森也没有找到她的踪迹,只知道她离开了厉氏庄园,人就不知道去往什么地方了。

厉承夜阴沉着一张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整个别墅里噤若寒蝉。

而此刻,黎沅沅一个人蹲在屋檐下。

刚刚说的那几个字几乎抽空了她所有的力气,他和白菲菲缠绕在一起的画面一次又一次地在她的脑中回放。

他冷漠的话语像是一把刀,将她片片凌迟。

白菲菲纯洁无暇,而她

在他眼里,她不过是一个背叛了他的人,是一个为了钱不折手段的人。

在小楼里,他选择了护住白菲菲。

在她生病时,白菲菲的一个不舒服,他就赶过去照顾了她一夜,还亲自给她喂药。

她出去了一整天,她深夜在酒吧里喝酒,他不关心,他和白菲菲在庭院里赏月,在月夜下拥抱

曾经对她的温柔缱绻,如今全给了另外一个女人。

他的心里,再也没有她。

豪门婚劫:误惹神秘老公黎沅沅厉承夜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