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王医在线阅读-作者一梦千秋《绝品王医》小说免费看

  • 时间:
  • 作者:一梦千秋
  • 来源:zsy
  • 绝品王医免费小说

绝品王医在线阅读-作者一梦千秋《绝品王医》小说免费看

绝品王医小说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绝品王医一梦千秋》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绝品王医一梦千秋》说的是主角廖云凡的故事。廖云凡本是鬼医和冥罗这一脉最为杰出的传人,一脉双修,千年难遇,既是仙医,也是相师。他精通鬼医阴阳术法,能观世事,策运改命。

《绝品王医》第7章 合作

这位警官,殴打他人可不是一个警察应有的素质。

人都说面由心生,不过你这面相的确不怎么地。

你虽然面貌生的还算不错,但是耳大招风,你额头虽然宽阔,但是额骨太高,说明你心胸狭窄。

你两眼间距过大,眉间有青气表示你坏事做的太多。

眼白过少,其中有灰色气,证明你夜生活丰富,身体已经透支到极限,营养不良。

廖云凡撇嘴道。

你找死不成。

年轻警察气急败坏的指着廖云凡说不出话来,他扭过头想要跟周红鱼解释但是几次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对于廖云凡的话根本无从辩解。

周红鱼虽然性格强势,性情也不讨喜,但是姣好的容貌和家世还是在市公安局引起了无数狂蜂浪蝶的追逐,年轻警察便是其中之一、与其他人相比,他的容貌还过得去,家世也不错。

虽然与周红鱼的家世相比没有丝毫可比性,但也算是其中最有可能抱得美人归的人之一。

廖云凡的一席话直接将他的老底给抖了个干净,这让年轻警察不由得恼羞成怒起来。

够了!

‘啪’周红鱼的手臂重重的落在了审讯桌上。

这里不是菜市场,由不得你们来胡闹。

周红鱼先是怒斥了一声,随后对着年轻警察说到。

柳康,你先出去。

这里交给我处理。

周队长,我..

柳康想要辩解。

出去。

周红鱼的脸冷的像冰,她甚至连看都没看柳康一眼,眼角写满了厌恶。

虽然她并没有将柳康这个追逐者放在心上,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追求者竟然烂到了这个份上。

甚至就连周红鱼都没有发觉,她竟然对廖云凡的话没有一丝怀疑。

柳康恶狠狠地瞪了廖云凡一眼,垂头丧气的走了出去。

就算用脚趾头想,他也知道从今天开始,自己已经彻底的失去了追求周红鱼的资格。

待柳康离开,周红鱼背靠着审讯桌抱着双臂盯着廖云凡。

似乎是因为新换制服有点小的原因,斜倚着审讯桌的周红鱼身材显得更加凹凸有致了,胸前的波涛汹涌甚至要挤出来。

廖云凡,我们只是在正常的行使执法权力,没有超出流程的范围之外。

如果你有意义,那么一会审讯完毕,证明了你的清白,你大可以出门左转去投诉我们。

现在,请你配合。

好吧好吧好吧,廖云凡无奈的耸耸肩,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周红鱼,嘴角不自觉的留下一滴口水。

周红鱼看到廖云凡的样子感到一阵恶寒,她嫌弃的瞪了一眼廖云凡,说,你到底到沈家干什么?

廖云凡叹了一口气,我说小妞,原因我都已经给你说过了,你再问下去也是浪费时间,而且,你现在还有更严重的案子要查吧?

我现在怀疑你和最近发生的案子有关周红鱼故作严肃的说道。

停停停,打住!廖云凡紧急叫停,你心里明白,我和那件案子根本就一点关系都没有除非

廖云凡突然想起什么,只见周红鱼突然站了起来,不怀好意的看着他。

除非,你帮我把这个案子破了。

廖云凡以手扶额,长长的叹了口气,周红鱼果然是在这里等着他呢。

原来周红鱼虽然在廖云凡手上吃了亏,可是生气归生气,这一路上廖云凡给小周和杨威两个人看相算命可是听的清清楚楚,毫无疑问,廖云凡就是那种高的不能再高的高人。

所以,周红鱼就想要用这件事来要挟廖云凡,不得不说,得罪谁都别得罪女人啊。

廖云凡另眼打量了一下周红鱼,看样子这个女人能够坐稳刑警队队长的位子靠的不光是雄厚的背景,脑子也是挺好用的,等等,谁说胸大无脑来着?

我要是说不呢?廖云凡想要垂死挣扎一下。

那就辛苦你在这里多住几天了,而且,我会经常去拜访你的。

周红鱼狡黠的一笑。

好吧好吧,怕了你了,廖云凡摇了摇头,那我就去看看吧。

哼,周红鱼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昂首挺胸的给廖云凡解开了手铐。

廖云凡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跟着周红鱼就走出了审讯室。

不得不说,周红鱼的身材真是好到没有话说,穿上制服正是有一番别样的诱惑力,两半翘臀在廖云凡面前晃啊晃的,真是大饱眼福。

周红鱼察觉到廖云凡的眼光,脸上羞赧的红了起来,回头恶狠狠的盯着廖云凡,再看,眼珠子给你挖掉。

廖云凡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反而有恶狠狠的看了两眼周红鱼挺翘的胸部,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出去。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吵闹的声音,廖云凡走出去一看,原来是沈家的管家,蒋田谓。

廖先生是我们沈家的贵客,绝对不是什么嫌疑人,麻烦你们通融一下。

蒋田谓在和杨威说话。

蒋老,我没事,廖云凡微笑着走了出来。

蒋田谓看到廖云凡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

之前他因为关心小姐,一紧张就跑去找老爷了,没有想到这件事竟然连警察都惊动了。

周红鱼紧随其后的走了出来,她是沈小晴的闺蜜,当然认识蒋田谓了。

老蒋,没事的,廖先生只是过来了解一下情况,说不定,我们和廖先生还会有更深的合作呢。

周红鱼冲着廖云凡眨了眨眼,一副心照不宣的样子。

可是蒋田谓此时脸上依旧充满了紧张的神色,他冲着周红鱼善意的点点头,赶紧来到了廖云凡的身边。

廖先生,小姐的病又犯了!

什么?

廖云凡皱起了眉头,按说他给沈小晴拔除了一部分寒气之后,三个月内都应该没有什么事的,怎么可能又出事了。

周队长,我们之间的合作可能要推迟一些了。

廖云凡突然严肃了起来,赶紧随着蒋田谓走出了公安局。

周红鱼让廖云凡帮忙破案那也是无奈之举,想着试一试而已,现在看样子,是自己的好朋友沈小晴又出事了,她也赶紧跟着蒋田谓跑了出来。

我也去。

周红鱼担心自己的好朋友,想要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蒋田谓看了一眼周红鱼,然后点了点头。

沈家的车早就在外面等着了,三人上车,车子就一路飞驰电掣的赶回了沈家。

廖云凡一路都眉头紧锁,他愈发觉得沈小晴的病不是这么简单的,这有些超出了廖云凡的意料之外了。

公安局中杨威和小周看着着急忙慌离去的三人,也是一头的雾水,他们两个面面相觑,无奈的耸耸肩。

杨威和小周不知道他们的队长和神秘的廖先生之间有什么合作,也不知道沈家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而在角落中的柳康此时一脸的阴沉,当看到廖云凡和周红鱼两个人神色愉快的走了出来的时候,他内心的嫉妒就仿佛要爆炸一般。

廖云凡将他的老底都抖了出来,这让他以后在周红鱼的面前都抬不起头来,也让他攀高枝的幻想破灭,他不甘心,于是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大炮,帮我摆平一个人。

谁啊,敢惹我们的柳大少?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一个刚来到松江市的毛头小子,好像会算命什么的,你小心一点,柳康小声说道,对了,他叫廖云凡。

放心吧,我车大炮在松江市想要搞谁,那谁都跑不了!

沈家。

廖云凡三人来到沈家,赶紧来到了沈小晴的房间。

此时沈小晴躺在床上,双目紧闭眉头皱起,一看就是在忍受痛苦。

廖云凡一眼就看出此时的沈小晴身上缭绕着浓厚的寒气,整个房间都仿佛冰箱一般冷飕飕的。

而沈小晴床边站着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老头,中年男人此时正一脸关切的看着沈小晴,长得和沈小晴有几分相像,看样子就是沈小晴的父亲沈浙了。

而那个老头此时正一脸凝重的给沈小晴把脉,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惊奇。

老爷,廖先生回来了。

蒋田谓上前附在沈浙耳边低声说道。

沈浙这才抬起头来看见廖云凡,虽然廖云凡长相很是平凡,可是那一双眼睛透彻的发亮,会让人一眼就看见的那种。

廖小友是吧,真是久仰大名了,不知道尊师现在身体如何了?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尊师的踪迹,可是却一点音讯都没有。

沈浙不无唏嘘的说道,同时对着周红鱼和善的点了点头。

廖云凡点了点头,沈叔,放心吧,我师傅他们可是好的很啊,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我先给小晴看一看。

沈浙也知道,赶紧让开路,顺便给廖云凡介绍了一下正在给沈小晴把脉的老者。

这位是杨老,是中医领域的权威专家,我专门请过来给小晴看病的。

廖云凡摇了摇头,沈叔,我说过,小晴的病只有我能治,其他人就算是我师父来了也没有办法,这也是我师傅让我下山的原因之一。

杨老抬起头看了一眼廖云凡,没有说什么,可是眼神却充满了不相信。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沉浸中医数十年都没有什么办法,一个毛头小子竟然口出狂言?

《绝品王医》第8章 一字跳龙王

廖云凡看到杨老的眼神之后,微微一笑,杨老,不是我自夸,只是因为小晴的病太过古怪,杨老现在是不是也摸不到头绪?

听着廖云凡还算是客气的话,杨老这才点点头,让出了位置,廖云凡赶紧走过去,查看了一下沈小晴的情况。

情况不容乐观!

这才寒气的反噬来的异常迅猛,瞬间就打破了沈小晴体内的五行平衡,此时她的体内充满了致命的寒气。

就在此时,房间中突然跑进来一个年轻人。

沈叔叔,小晴她没事吧?

年轻人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西服,一看就是廖云凡穿不起的奢侈牌子,此时他一脸紧张的盯着沈小晴。

廖云凡看了看年轻人的面相,心中摇了摇头。

此人虽然长相不错,可是眼神暗沉,阳气有缺,一看就是纵欲过度,肾透支了。

而且眼球黑少白多,两眼距离宽大,一看就不是有智慧的人,而且家中兴盛,心性必然残忍。

是孟浪啊,没事的,我已经请人回来给小晴看了。

沈浙说道。

孟浪仿佛没有听到沈浙的话,当他看到廖云凡正盯着沈小晴看的时候,双眼中都冒出火来,他走上前,一把就将廖云凡拉开。

什么人,小晴也是能让你看的?

廖云凡摇了摇头,说这人没有智慧果然不是无中生有。

此处不是孟家,而是沈家,你这样反客为主,对待主人的客人都毫不客气,简直就是没有脑子嘛。

果然沈浙冷着脸走了过来。

孟浪,这位廖先生是我请回来给小晴看病的,请你放尊重一点。

就凭他?孟浪瞪大了眼睛,他是在看不出来这么平凡的一个人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好,我就在这里看着,若是你治不好小晴,我绝对让你走不出松江市!

周围的人都在默默叹气,孟家在松江市好歹是有头有脸的家族,孟氏集团也是沈家最有力的竞争者,可是偏偏到了孟浪这一代就只有这一根独苗,心机城府一丁点都没有,若是最后孟氏集团真的交到了这个人的手上,也免不了没落的结果。

廖云凡眉毛一挑,故意走上前去,我说这个什么浪啊,你算是什么东西,我未婚妻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多管闲事!

未婚妻?就凭你!孟浪气急败坏的举手就要打,可是却被一双大手挡住了。

蒋田谓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廖云凡的面前,伸手挡住了孟浪。

廖云凡斜眼看了一下蒋田谓,这个蒋田谓虽然头上已经有白头发了,可是从身手来看,是真正的练家子,就凭刚才悄无声息的就来到了廖云凡的身边,就能够看出这蒋田谓绝对是个高手。

让蒋田谓来跟着沈小晴,这也是有原因的。

孟浪的拳头仿佛被铁钳夹住一般动弹不得,这让他脸上有些挂不住。

好,我就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

虽然孟浪嘴上这样说着,可是心中到底是不服的,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管这个廖云凡是什么人,都一定要让他好看!

廖云凡不在去管孟浪,径直来到了沈小晴的身边,再次拿出了他的羊皮卷。

当看到从那么小的布袋中拿出那么大的羊皮卷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侧目,当羊皮卷打开的时候,他们更是为之惊奇。

那长长短短大小不一的银针仿佛在告诉他们,廖云凡到底是有多么的专业!

现在沈小晴的情况非常差,差到就差一口气就回去见阎王了,廖云凡现在要做的,就是先吊住沈小晴的最后一口气,然后再想办法驱除寒气。

只见廖云凡从羊皮卷中抽出了最长的银针,另一只手将沈小晴从床上翻了个面,背朝上,然后将最长的那根银针狠狠的插在了沈小晴的头上死穴。

在一旁的杨老看到廖云凡的动作,此时眼皮微微跳动。

廖云凡针插死穴是医者大忌,可是他想起了一种失传已久的针法。

传说那种针法,是真正能够肉白骨,还人魂的绝技!

廖云凡从头顶死穴,一针一针扎下,全部都扎在了沈小晴的死穴!

人体穴位共七百二十,要害穴位一百零八,其中七十二个穴位是不致死的,剩余三十六个穴位是致命穴,也就是死穴。

廖云凡在沈小晴的身上一共扎了三十六针,针针死穴!

平常来说,扎人死穴肯定会致人死地,可是当沈小晴这种濒死的情况,扎死穴反而能够激发身体中的生机,从而起死回生。

杨老看着廖云凡一针一针扎下,双手竟然在止不住的颤抖。

那一根根银针在沈小晴身上仿佛形成了一条银龙盘踞!

这是一字跳龙王?杨老的声音都开始颤抖。

廖云凡点了点头,心中也有些微微的诧异,他没有想到杨老竟然知道这种失传的针法。

没想到啊,我在临死之前,竟然还能够看到失传的针法,真是三生有幸啊!杨老此时果真一种与有荣焉的表情。

沈浙和周红鱼当然不知道廖云凡施展的针法有多么的了不起,这种针法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失传了,就连文字留下来的都只有只言片语。

只有一句话能够说明一字跳龙王这种针法的厉害之处:一字跳龙王,阎王不开门!

廖云凡倒是没有觉得这种针法多么的珍贵,难学是真的难学,其中之复杂让廖云凡现在想起来都还头疼。

接下来,廖云凡开始依次在每一根银针上面轻轻弹动,弹动富有韵律,仿佛暗合天地大道,那微微的颤抖声都让周围的人心神安定。

只不过廖云凡的面色开始逐渐凝重起来,额头上的慢慢渗出汗珠,表现的很是吃力。

因为在每一次弹动银针的时候,他都会往里面输入真气,用来刺激每一处死穴。

终于,在廖云凡连续弹动了五次之后,沈小晴终于发出了一声嘤咛,然后吐出了一口死气。

杨老赶紧上前摸了摸沈小晴的脉搏,发现沈小晴的脉象也趋于平静,这才真正的放心下来,同时对于廖云凡,这个自认为医术高明的老者打心眼里佩服。

廖云凡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下沈小晴的命算是吊住了,接下了就抑制住她体内的寒气,然后拔除一部分,沈小晴就能够醒过来。

只不过想要根治沈小晴的寒气,非一日之功,需要廖云凡付出的心血,也绝对不是一点两点而已。

看到沈小晴有了起色,沈浙和周红鱼都松了一口气,同时对于廖云凡在心中的位置也悄悄的提高了许多。

孟浪此时脸色却变得难看了起来,他知道廖云凡不是什么骗子,可是越是这样,他心中越是愤怒。

廖云凡站起身来,走到了孟浪的面前。

孟大少,还愣着干什么呢?接下来我可就要给我未婚妻治病了,你在这凑什么热闹?

沈浙也走了过来,是啊小孟,你还是先回去吧,按说你们年轻人之间的事情我不管,可是小晴和小廖之间的婚约那是我亲口答应的。

孟浪当然知道沈浙这番话的意思,就是让他不要再对沈小晴有什么心思。

孟浪的脸色一变再变,他狠狠的瞪了一眼廖云凡,转身就走。

不过看那背影,真称得上是灰溜溜的了。

既然廖先生叫我叔叔,那我就托大叫你一声小廖,沈浙亲切的对廖云凡说道:孟浪这个人我也清楚的很,仗着家里的势力胡作非为,小心他对你不利啊。

放心吧沈叔,我有学习保命的本事!

廖云凡跟随鬼医和冥罗学习医术和相术,保命的本事当然也有学习的,不过正面硬刚对付普通人还可以,若是有道行的人,那就要掂量掂量了。

不行,我还是不放心,沈浙想了想,要不,我派两个人跟着你?

不了沈叔,廖云凡摇摇头,我独来独往惯了,身边有个人还不习惯,不过你放心,若是真有什么事,我肯定不会跟你客气的。

沈浙点了点头,没有强求。

小友,还请指教指教啊。

杨老也凑了上来,眼神中闪着希冀。

按说一个七老八十的老人对什么事都应该不放在心上了,可是廖云凡的针法让老人又起了求学之心。

老先生,指教谈不上,切磋切磋还是可以的嘛。

廖云凡对自己的针法没有私藏,反正冥罗也没有说过这针法不能够外传,只不过能够学会多少,就要看老先生的本事了。

杨老很是高兴,觉得这个少年还真是大气,将来必有一番作为啊。

好了,接下来我就要给小晴拔出寒气,大家还是先出去吧,小晴这次寒气发作太过凶猛,我怕我控制不好,伤了你们。

沈浙点了点头,带着众人走出了房间,顺便帮廖云凡关上了房门。

这个场景怎么看怎么古怪。

等到房间内只剩下廖云凡和沈小晴,廖云凡这才开始调整呼吸,刚才的一番动作看似轻描淡写,可是实际上耗费的精力远远超过别人的想象。

针法,不光是下针之后要输入真气,就连下针的时候,都要耗费精气聚集在针上面,这也是普通人做不到的地方。

廖云凡将沈小晴扶起来,让她的身体坐住,然后再次施展上午用过的阴阳针之阴针。

绝品王医廖云凡小说

绝品王医在线阅读-作者一梦千秋《绝品王医》小说免费看

绝品王医在线阅读,作者一梦千秋《绝品王医》小说全文免费看,小说的作者是一梦千秋写的一本都市文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位警官,殴打他人可不是一个警察应有的素质。人都说面由心生,不过你这面相的确不怎么地。你虽然面貌生的还算不错,但是耳大招风,你额头虽然宽阔,但是额骨太高,说明你心胸狭窄。你两眼间距过大,眉间有青气表示你坏事做的太多。眼白过少,其中有

小说名称:绝品王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