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的铁血王妃全文免费阅读-邪王的铁血王妃叶从容梁长乐最新章节

  • 时间:
  • 作者:墨涵元宝
  • 来源:wyy
  • 邪王的铁血王妃免费小说

邪王的铁血王妃全文免费阅读-邪王的铁血王妃叶从容梁长乐最新章节

邪王的铁血王妃小说在线阅读

《邪王的铁血王妃》是一本非常好看古代言情的小说,作者为墨涵元宝,主要讲述了叶从容梁长乐的故事。

《邪王的铁血王妃》第9章他是小人

梁长乐看见是他,大惊失色,羞恼愤恨一股脑涌现。

她掀被起身,骤然看见床褥上的点点猩红

她脑子嗡的一声,顾不得对方是谁,抬手向他脸上扇去,趁人之危,齐王竟是这种人!

慕容廷毫不费力的握住她的手腕,顺着她的目光往床上瞟了眼,他戏谑一笑,你恐怕忘了,是你缠着我,推都推不开。顾小姐豪爽,把本王的衣裳都撕烂了。

梁长乐表情一僵,脸面发烫,我、我那是被人做了手脚,王爷也着了道吗?

顾小姐盛情难却,我要是忍得住,究竟说明你姿色不行?还是本王不行呢?他故意俯身逼近她,有意欣赏她眼底的紧张慌乱。

梁长乐恼羞成怒,却又不甘示弱,呵,既如此,那我就当昨夜招了面首伺候,两不相欠!

你说什么?慕容廷捏着她的下巴,目光锋利如刀,说本王是面首?好大的胆子。

梁长乐这时却明显感觉一股热流猛然涌出这熟悉的感觉是

她脸面一下子涨的血红,连慕容廷的眼睛都不敢看。

你放手!

她转身冲进卧房后头的浴房,将门闩插上,她坐在净桶上一看果不其然,是月信来了。

玉砌的台子上,还搁着一沓子叠的方方正正的月事带

她前世从没有在月事时疼过,但她听闻有些身子不好的女孩子,在月信来临时,会痛得坐立艰难。

顾子念身体不好,有痛经之症也属正常是她没经验,反倒把醒来时的浑身酸痛当成是被他给

梁长乐顿时窘的没脸出去她昨夜先是杀人,后又来了月事,衣服必定污浊不堪。

他身边多得是仆婢随从,难道还会亲自给她换衣裳?

本来没有的事儿,经她一番发泄反而不好收场。

梁长乐从没觉得这么丢脸过

她在心里反复宽慰自己好久,才恢复镇定。昨晚九死一生,好歹从那几个杂碎手里脱身,就算齐王说的是真的,她对他又撕衣服,又怎样的两人毕竟没有实质性的关系,已是万幸。

情绪平静之后,她从浴房走出。

慕容廷正斜坐在榻上,懒懒看她。

昨晚多谢王爷相救,往后王爷若有需要,小女莫敢推辞。

你先是诬陷我趁人之危,后又说本王是面首。他冷笑一声,本王从不受人诬陷,不如坐实了这罪名。

梁长乐身子一紧,当即又要暴躁。

不过本王嫌恶,受不了浴血奋战。先给你记着,日后再偿。

梁长乐受不了他,压抑着火气说:怎么说我也是你侄子的人,你这么撬自家人的墙角合适吗?

慕容廷嗤笑一声:我侄子的人?怎么叫他默认你这侧妃的身份,还用我提醒你吗?一年之期到了,你又当如何自处?

梁长乐一惊,多谢叔叔提醒,我会提前打算好。

叔叔?我可没你这么大的侄女。慕容廷眯眼盯着她,不如你告诉本王,你图他什么?燕王世子能给你的,难道本王不能给你吗?

梁长乐心头一跳,有那么一个瞬间,她觉得自己离成事更近了。

但她立刻清醒过来,齐王何许人也?利用他,岂不是与虎谋皮?

他是比叶从容更危险的存在,她如今连叶从容都敌不过,岂敢惹上他?

至于依靠他梁长乐现在不敢依靠任何人!

父亲养了十几年的人,尚且会背叛他,她痛得噬心剜骨,怎敢再信旁人?

小女只喜欢世子,对别人没有兴趣。

慕容廷周身气势一冷,当着他的面说喜欢别的男人?

他深觉自己的男人威严都受到了挑衅。

喜欢?逢场作戏也叫喜欢?利益交换来的喜欢,有几分真心?你确定靠着他能得到你想要的?

?不劳王爷费心。梁长乐通身的冰凉气势都在显示抗拒,小女该回女学了。

慕容廷不悦轻哼:第一次是在寒泉,第二次在女学,这是第三次。本王的耐心有限,如果你再落在本王手里,本王绝不再放手。记住了吗?

梁长乐感受到莫大的威压,她垂下视线,沉声说:对不起,打扰王爷,以后不会了。

慕容廷冷笑一声,莫名烦躁,来人,送顾小姐回女学。

还有,昨天晚上那些人梁长乐问道。

慕容廷嘲讽说:本王还以为你不在意,若是想报仇,倒不用了。动手的几个人已经彻底消失了,他们的家眷也受了敲打。至于背后指使他们的人,今日你就会看到她的下场。

多谢王爷。

知道蒋方怡为什么这么恨你吗?先是放狗咬你,后又用毒蛇,两计不成,干脆雇人毁了你?慕容廷看着她问。

人被狗咬了,难道要去问狗,为什么咬人吗?梁长乐的眸子划过傲然的光,根本不屑于那类人为伍。

慕容廷神情一滞,太像了这女孩子时不时闪过的目光神态,像极了记忆中的那个冷傲的女子。

他摇摇头,告诉自己不可能,那女子已经不在有三四年了。

蒋方怡是慕容景安的青梅竹马。慕容廷说,慕容景安可会因为你们的约定,而替你扫清这些障碍?可会保护你?

梁长乐微微皱眉,我以后会小心。言下之意,她不用别人保护。

这样倔强的女孩子,让他既有兴趣又觉无奈,他挥手叫人送她回去。

梁长乐回到女学,果然没见到蒋方怡。

一连好几门课,琴艺,书法,茶艺,插花上都没见到她。

过了正午,才听人说,蒋家一夜之间就倒了!昨天半夜,尚书府忽然被包围,今早天不亮,蒋尚书就进去了

梁长乐不由吸了口气,震惊于他的手眼通天。

尚书可不是什么小官儿,六部之首,朝廷之砥柱。

就连圣上想要动底下官员,也得筹备许久他这般雷厉风行,不但说明他在夜国朝中地位稳固,更说明他手段高明。

梁长乐为自己惹上这样一个人物,更加头疼。

《邪王的铁血王妃》第10章威胁之下

黄昏时候,梁长乐就听说,蒋尚书为官几十年,贪墨上万两黄金这还是其次,在他家中,竟搜出了龙袍玉玺这就是灭九族的大罪了。

听说了吗,昨日还风头正盛,在女学里耀武扬威的蒋方怡,如今在菜市口贱卖呢。

蒋家女眷,皆被贬为女奴,或送入教坊司为官妓,或被卖为奴婢。

梁长乐心底一惊。

蒋家招了罪,但她在女学里,被几个纨绔堵在屋里,后又被带走去了齐王府,夜不归宿的事情竟一个字也没有在外流传。

齐王只手遮天,惹他不顺眼,一夕之间就可以大夏倾倒,家族败亡。

日后,她若遇见,一定绕着他走!

甄选女官的结果还没出来,梁长乐足不出户,老老实实呆在女学做功课。

她怕碰见叶从容,更怕碰见慕容廷。

慕容廷倒也算是守信用,那日放了她离开,并没有再来女学找她。

但她的便宜爹,顾汉成却坐不住了。他给女学的太监塞了银子,叫人把梁长乐偷偷领来见他。

你这逆女,竟敢骗我!一见面他就骂,唾沫星子溅了她满脸。

瞧见梁长乐嫌恶的表情,他心气儿不顺,抬手还要打。

这里是女学,女儿待会儿还要跟宫里的嬷嬷请安。

少拿女学来压我!你说燕王世子会送信物到家里,信物呢?顾汉成气哼,进了女学,没有世子侧妃的身份,谁愿意结交你?叫你在这儿徒然浪费时间,不如送你去府尹家里做妾!

慕容景安竟然没送?

他就不怕自己把他的秘密说出去?还是他已经想到了别的解决办法?

世子事多,可能忘了。他亲口告诉我的,我不敢骗爹爹。梁长乐平静说道,爹爹帮我打点,让我见世子一面,我好问清楚。

顾汉成将信将疑,他真的亲口跟你说的?

他若反悔,爹爹再送我去府尹大人府不迟。梁长乐面色太冷静。

顾汉成愈发信了她的话,过几日正是中秋家宴,他若有心娶你,家宴必定会请你去。也正好在京都人面前,坐实了他认你这侧妃的名分。

顾汉成几分威胁,几分期许的看着她。

你可别叫爹爹失望!

我知道了。梁长乐垂眸,遮掩眸中反感,爹爹只管为我打点就是。

梁长乐甚至想了,若是慕容景安真的找到别的解决办法,不再遵守与她的约定那她是不是应该冒险,从慕容廷那里寻找机会?

这个念头刚划过脑海,就被她掐灭了。

男人是靠不住的,她选择慕容景安,正是因为慕容景安不喜欢她非但对她没有兴趣,还十分厌恶她的纠缠。

这样,他们的约定就是单纯的合作,不掺杂男女之情。

但慕容廷看她的眼神不一样那是个霸道的男人,他眼底的情欲,根本不加遮掩。他只看她是个漂亮的女人而已,玩玩便罢,根本不会看重她。但她想要的却是夜国的权势!

梁长乐还在等她爹为她找出机会,见一见燕王世子。

没想到次日一早,她爹就叫人送进来一套从布料到做工都显得极为贵气的衣着,还有一套镶嵌有红绿宝石的头面。

这对她爹来说,可是鲜有的大手笔。

衣物里头还有一封书信,世子爷说,近来忙于招待来使,倒把这事儿给忘了。我托人打点之后,世子立即遣人送来一块璞玉,说是信物。至于中秋家宴的事情,世子说,他要亲自与你谈。乖女儿,几个姐妹里属你最乖巧听话,莫叫爹失望。

梁长乐看完就把信烧了。

乖巧听话?若是他知道,因为他的虚荣攀附,把顾三小姐逼上了死路,也不知他会不会有一丝愧疚之情?

至于世子说的,亲自与她谈定要问她,为他爹的小妾脱身的事儿,准备的怎么样了。

梁长乐准备一番,心中安定。

下晌在女学遇见燕王世子时,她比他还淡然自若。

慕容景安冷着一张脸,似乎十分不耐烦来见她,倒像是有人逼他来的,你说的假死之药,准备好了吗?

这药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叫她面色蜡黄,看起来就有病弱之症。但不会真的影响她的健康。即便请了大夫来看,也说不出所以然。第二阶段,她烦渴厌食,体态消瘦,病弱之症加剧。但这只是表象,所以大夫调理也起不了作用。等府上的人都觉得她这是病的不行了,再到第三个阶段——停止呼吸。梁长乐说得煞有介事,她死的不突然,燕王爷也不会怀疑。

顾、子、念,你耍我?!慕容景安气得脸色都变了,信不信我现在就去追回信物,公开说,我爹醉酒之言不作数?这女学,你还能呆下去?

在慕容景安心里,她就是个爱慕虚荣,攀龙附凤的浮浅女子。若是叫她离开这能结交权贵女子的女学,她必定痛心疾首。

梁长乐则是担心,她那个便宜爹,真的把她送去府尹家里做妾,她会彻底失去被甄选为女官的机会。

世子别急,我没有说这三个阶段很漫长啊?知道您等佳人,等的心焦。一个阶段为期一月哦不,半月如何?

慕容景安皱眉看她。

为表诚意,梁长乐主动拿出一只白瓷盅,以这里头的粉脂敷面,每日早晚各一次,脸色渐黄,无毒无害,外人看不出端倪。

慕容景安不接,抬了抬下巴。

梁长乐立时明白,她笑着打开白瓷盅,用指腹沾了一点粉脂,在自己白皙的脸上涂抹开。

果然,女孩子娇俏洁白的脸,蜡黄了几分,像是没吃好,没睡好的蜡黄。

没毒的,放心用,日后停用了,面色自然恢复,不会一直这样。梁长乐挑眉轻笑。

慕容景安忽然觉得,她笑起来的样子,也不是那么惹人讨厌。

他伸手接过白瓷瓶,他的手指不小心碰到女孩子的手背,细滑的手感犹如上好的羊脂玉。

他心底一阵轻颤

叶从容梁长乐《邪王的铁血王妃》试读结束。

邪王的铁血王妃叶从容梁长乐小说

邪王的铁血王妃全文免费阅读-邪王的铁血王妃叶从容梁长乐最新章节

小说主人公是叶从容梁长乐的小说是《邪王的铁血王妃》,本小说的作者是墨涵元宝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梁长乐看见是他,大惊失色,羞恼愤恨一股脑涌现。她掀被起身,骤然看见床褥上的点点猩红她脑子嗡的一声,顾不得对方是谁,抬手向他脸上扇去,趁人之危,齐王竟是这种人!慕容廷毫不费力的握住她的手腕,顺着她的目光往床上瞟了眼,他戏谑一笑,你恐怕忘了

小说名称:邪王的铁血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