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末新书《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主角夏末凌亦琛免费阅读

  • 时间:
  • 作者:夏末
  • 来源:zzy
  • 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免费小说

夏末新书《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主角夏末凌亦琛免费阅读

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小说在线阅读

《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第19章 嚣张

凌亦琛伸手轻轻的在她的肚子上抚摸了两下,然后抬起她的下巴,沉声说道:女人,你将来属于谁,跟我无关,但你现在是属于我的,你一定要记住!而且不要以为你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你就可以嚣张一百万对于我来说,根本不算钱,我能雇到你,也同样就能雇到别人,就算我一分钱不花,只要我招招手,也一样会有人愿意给我生孩子。这个孩子对于我来说,就象他对于你一样,都不是唯一的一个。

夏末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他的意思是:这个孩子他要也可,不要也可吗?

既然他不是你唯一的孩子,那你把他给我吧!我可以还给你钱,你给我点时间,我连本带息的一起还给你,可以吗?

夏末再也不敢用之前的语气和态度对待他了,她很清楚,她的孩子将来是要在他的手底下讨生活的,她还哪里有嚣张的资本和权利?

我怀了他七个月了,我已经喜欢上他了,你就把他给我吧,可以吗?夏末哭着哀求道:我可以跟你签合同,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想办法赚钱还给你的,可以吗?

最短的时间内赚到钱?难道你是想再给别人生孩子去卖吗?

凌亦琛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听着她说要跟别的男人结婚生子,听她说要带着肚子里的孩子走,他的心情就很不痛快,他就忍不住想要发火。

可是看着她那楚楚动人的小脸,还有那大的吓人的肚子,他又没有办法真的把她怎么样,所以他就用最冰冷无情的语言去刺激她。

他这样做,只是为了让这个女人知道她自己的身份和位置,不要有什么妄想,他现在甚至想着,如果这个女人能老老实实的听话,他不介意多养她这么一个人。

毕竟是他孩子的母亲,如果真如她所说的,跟别人的男人生了孩子,让他儿子的脸往哪搁?

夏末的眼泪一下子就停了,她眨巴了几下又卷又翘,还湿漉漉的睫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心里百转千肠,她没想到他会如些说她。

她也会说狠话,也会用话语去伤人,可是她不敢,也不能!

为了孩子,她也不能得罪面前的男人。

最后,她很委屈的说了一句,让凌亦琛哭笑不得,但却怒火顿消的话。

你再这么说,我就真生气,再也不跟你好了。

不跟我好?凌亦琛伸手把他拉起了自己的怀里,她那孩子气的话,让凌亦琛难得的笑出了声,那你还想跟谁好?

你总给我脸子看,还总是嘲笑我。夏末是真的有点委屈,她含着眼泪,看着他,这一次我是真的走投无路了,才会做出给人代孕的事,一生一次,足以让我伤筋动骨,体无完肤,抱憾终生,我还怎么可能会再去做第二次?

凌亦琛心里一震,笑容顿失。

等她躺到了床上,夏末的心里却还在想着男人刚才说的话。

他的妻子不能生孩子,可他却说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并不是他唯一的孩子,那将来自己的孩子能不能过的好呢?

她要不要讨好他,好让他能对自己的孩子好点呢?

可她讨好他,有用吗?

她拿起一个小抱枕放在自己的身边,然后侧着身把它垫在了自己肚子的下方,轻轻的扯起被子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你肚子不舒服了?一直在观察着她的凌亦琛,探过身子,开口问道。

夏末本不想跟他说话,但想到他之前的话,还是开口说道:肚子太大,有点往下坠,垫个抱枕能舒服点。

说着一顿,她没忍住,还是接着说道:你放心吧,不会压到你的孩子的。

他也是你的。凌亦琛随口接道。

然后两人的目光再次的对在了一起,停了能有三秒钟以后,夏末才红着眼圈闭上了眼睛,我有点困了。

凌亦琛脱了上衣,掀开她身上的被子,从后面抱住了她,谈不上温柔,但也绝对谈不上清冷的说了两个字,睡吧!

凌亦琛伸手把她的脑袋放在了自己的胳膊上,另一只大手又顺着衣襟伸进了她的衣服里,轻轻的抚在了她的肚子上。

夏末身子先是一僵,接着就软了下来,在鼻子里轻轻的嗯了一声。

如果晚上我没回来的话,你就住到楼下的房间,明天让冯妈先把那个房间收拾出来,晚上睡觉也不用关门要不然,搬个小点的床放在门口?凌亦琛有些迟疑的说道。

哪有在门口放床的?夏末不解的皱了下眉,伸手把被子盖在了两人的身上,又不是看犯人。

如果在楼下睡的话,还是把衣服穿上点吧。凌亦琛忽然起身把耳朵贴在了她的肚子上。

他今天看到一个广告栏上贴着这样的一幅画,他当时就想着,能听到什么样的声音呢?

能听到什么声音?能听到他的心跳吗?夏末看他听了一会儿,才好奇的问道。

你今天喝了许多的水吗?凌亦琛问道。

没有啊,跟平时差不多,怎么了?夏末不解的问道。

你的肚子里全是‘咕噜噜’的水声。凌亦琛语带嫌弃,但又不死心的重新将耳朵贴在了她的肚子上,结果夏末的肚子忽然就鼓起了一个大包,正好丁页在了凌亦琛的耳朵上,吓了凌亦琛一跳。

他有些受到惊吓的看着夏末,这是什么?

我,我不知道。夏末的脸色微变,怎么回事呀?

你有没有感觉哪里疼?你别害怕,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凌亦琛看着那个包一直杵在那里,忙从床上跳起来,找到裤子,连内裤也不穿,就直接提了上去,扯掉了好几根毛,但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他的眼睛还一直瞄着床上的女人,见她并没有什么不妥,就光着膀子又去给她穿睡裙,可手忙脚乱中,却连睡裙的袖子都弄不好。

忽然间,他扫到了床上的电话,他立刻拿起来找到了大夫的电话,拨了过去。

孕妇的肚子上总是鼓大包是怎么回事?他的声音微抖,让夏末的心都紧紧的提了起来。

那是宝宝在妈妈的肚子里面活动呢,也是属于胎动,鼓大包的地方有可能是胎儿的屁股或者膝盖,也有可能是胎儿的小手小脚,这个都是正常情况,不用担心大夫的话没等说完,凌亦琛生硬的说了声谢谢就挂断了电话。

没事。凌亦琛微微出了一口气,转身缓缓坐在床边,但却因为拉链扯到了某处的毛发,猛地站了起来,然后把裤子脱下来,甩出去几米远。

夏末看着不知道火气从哪里来的男人,眨眨眼,满脸茫然。

《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第20章 求你

让我看看那个包还有没了。凌亦琛脱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扭头看了一眼夏末,转身又把她身上刚刚穿上的睡衣给扯了下去。

你能不能斯文点?经过这段日子的相处,夏末对他的米且暴已经没有了最初的那种害怕,只是觉得很是无语,包好象没了。

男人又把耳朵贴在她的肚子上半天,可却再也等不到孩子跟他打招呼了。

他只能气馁的躺到了一边,但从这天晚上开始,男人又多了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每天都要听听女人的肚子。

转眼间夏末就怀孕八个月了,是凌亦琛陪她去的一家私人医院。

夫人呢?夏末已经一个月没有看到陆宛如和吴妈了。

她有事出国了。上次陆宛如说要回来,却一直没回来,今天她给自己打电话,让他晚上去机场接她呢,说是担心被人看到她现在没怀孕的样子。

但他的心里又不禁的想着陆宛如回来以后,他该住在哪呢?

是回老宅,还是继续住在这个小院?

检查室坐着一个年轻的女护士,她眼带好奇之色的看着他们,心里暗想两人是什么来头,竟然需要医院清理整个五楼的人员。

姓名。女护士打开住院登记本。

夏末。夏末看着她要写在住院单上,忙拦住她,问道:住院还需要身份证吗?

你不用。护士笑着直言道:别人得用。

那还是把我的名字写成夏天吧。夏末笑着冲她道了声谢。

凌亦琛这时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夏末,夏天,哪个才是她真的名字?还是两个名字都不是她的呢?

年纪。小护士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接着问道。

十二十二。从不撒谎的夏末,连耳朵都烧的通红。

这些东西都不用填了,你跟你们院长说,是我说的。凌亦琛伸手扶着女人站了起来,咱们先去做检查。

好啊。夏末忙松了口气,乐见其成的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温顺的看着他,嘴角两个好看的梨涡便冲着他直闪。

凌亦琛的眼眸微沉。

她这个样子哪里象二十二?

想到她经常看着高考的题,还有她刚才说的那个十字,她应该也就十八九吧!

他竟然让一个高中生怀上了孩子?!

你今年到底多大?跟在护士身后,他伸手轻揽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轻声的问道。

现在十八,还有两个多月,就是十九。夏末也贴在他的耳边,悄悄的说道。

那温热的呼吸,如兰的口气,让凌亦琛的目光紧紧的盯在了她的樱唇上。

自己是不是从来都没有吻过她?怎么对于两人的接吻,一点印象都 没有了呢?

我吻没吻过你?凌亦琛的薄唇忽然凑到了她的耳边,故意的碰了下她白玉似的小耳朵。

夏末脚步一顿,差点没从楼梯上摔下来,她跟看怪物似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我能一直陪着孩子呆到满月吗?夏末忽然停住了脚步,扭头红着眼睛看着他,只呆到满月,可以吗?

好。凌亦琛想了一下,才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的碎发。.

谢谢。在这一刻,夏末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好象变的亲近了不少。

他其实想说的不光是一个好字,他更想说的是:如果你愿意,你可以一直呆在那个小院子里。

亦琛?忽然后方响起了一道柔情似水的女声。

夏末和凌亦琛不由的一起回头,看向了从楼梯下面走上来的女人。

凌亦琛的胳膊就跟触电了似的,猛的从夏末的身上拿开,惹得夏末不禁侧目。

宛秋?你什么时候回的国?

一个跟陆宛如有几分相像,但看上去更加明艳动人的女人,笑着快走几步到了凌亦琛跟前,伸手就抱住了他的胳膊。

亦琛,我怀孕了!女人的声音象阳光一样明媚,笑容象朝霞一样绚烂,她全身心都透着兴奋,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只盯着凌亦琛一个人看,一毫都注意不到旁人。

你说什么?凌亦琛的脸色微变。

我我说我怀孕了,我有了你的孩子,你不高兴吗?女人脸上的笑容一凝,才看到旁边的夏末,亦琛,她是谁呀?

夏末双手抱着肚子,脸白如纸,她的眼睛不由的盯在了女人还平坦的肚子上。

这个女人竟然也怀上了他的孩子?他们竟然同时找了两个女人?那现在怎么办?难道还要择优入取?

亦琛,她不会就是那个代孕的女人吧?院宛秋看凌亦琛一直不说话,好象忽然反应过来似的,看向了凌亦琛,眼睛一红,泪水就滚滚而下,难道你真的找了个代孕的女人?

凌亦琛抿着嘴角,下巴绷的紧紧的,神色震惊的看着陆宛秋,一时还从她说的消息难以反应过来。

夏末微不可见的往后退了两步,原来她跟自己并不一样,她是他的情人?

面对毫无反应的男人,陆宛秋忽然脸上变的煞白。

她用手背在脸上擦了一下,抬手摸着自己的肚子,眼里的高兴瞬间变成了难过,忍不住呢喃道:果然,名不正言不顺,最终还是留不住。其实这件事情,本身也不怪你,这么多年,你一直

陆宛秋说完,就转身要走。

凌亦琛伸手拉住了转身要离开的陆宛秋,宛秋,我怎么可能不要呢?再怎么样他也是一条生命,留下他

亦琛——陆宛秋一个转身,顺势就扑在了他的怀里,呜咽的哭道:你不知道当我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心里是多么的高兴。我终于有了你跟我的孩子了,我盼了这么多年,等了这么多年,我终于等到了,就算你不想要这个孩子,我也要把他生下来,我宁可带着他去个没有人认识的小地方,我也要把他生下来

傻瓜,他不光是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呢。凌亦琛脸色难看,但动作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眼睛看向了一米之外的夏末。

夏末轻咬着唇角,木呆着看着他们,就好象一个在等待审判的犯人,行刑前却看到了一场大戏。

可是可是,如果她不同意呢?陆宛秋从他怀里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凌亦琛,脸上闪过了慌张之色,她一下子又挣出了他的怀抱,不行,我不能生下这个孩子,姐姐会伤心的,她会更恨我的。

她好象才想陆宛如,又开始嘤嘤的哭了起来,边说边往后退,一个转身,就看向身后的夏末。

夏末看着她眼里那丝狠辣,忙伸手抱在了肚子上,但还是没来得及。

啊——夏末被她推了一把,尖叫一声,一脚踩空,往后倒了下去。

她惊慌而恐惧的看向了那个男人。

他的脸色大变,眼神闪过惊慌,忙向她伸出了手,她也向他伸出了自己的手,可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那个推了自己的女人,身子一扭,竟然也尖叫着向楼梯倒了下去。

凌亦琛手腕一转,就先拉住了近在咫尺的另一个女人。

扑通几声闷响,连着摔下了五个台阶夏末,就象断了线的风筝似的,倒在了拐角的地上,嘴角渗着一丝鲜红的血迹,了无生机。

她垂眸看着自己身下越来越多的鲜血,冲着几步远抱着别的女人的男人,低声哀求道:求求你,救救孩子

囚爱成瘾,总裁的替身甜妻夏末凌亦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