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引歌夜煌小说免费(已完结)独尊医妃要和离在线阅读

  • 时间:
  • 作者:许九汐
  • 来源:wyy
  • 独尊医妃要和离免费小说

白引歌夜煌小说免费(已完结)独尊医妃要和离在线阅读

独尊医妃要和离小说在线阅读

独尊医妃要和离免费小说,白引歌夜煌独尊医妃要和离全文阅读。

《独尊医妃要和离》第19章嘴硬心软

小丫鬟不止斗胆,简直胆大包天。

以下犯上,其罪当诛!

夜煌冷锐的凤眸微眯,似没料到这里会遇上白引歌的熟人,你认识王妃?

小丫鬟匍匐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语不成调,不,不认识但王妃娘娘,曾,曾救过奴婢的姐姐若没有王妃,奴婢和奴婢的姐姐都活不了。

夜煌停滞了一会儿,问了事情原委,小丫鬟惶惶不安的据实已告。

听完,他居高临下的瞟看她一眼,起来吧,回去看顾好小世子。

小丫鬟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脚底抹油跑的飞快。

夜煌大长腿一迈,高视阔步进了屋。

白引歌呼吸很轻,脸白的无血色,安静的像是死了过去。

夜煌第一次认真的打量她,巴掌大的脸,五官并不是极为出色,比不上白凤玉的天姿国色。

性格也不好,以前唯唯诺诺,现在一点就炸,都令他不喜。

他原本以为白引歌在临西候府的好名声是装乖装巧得来的,因为爹不疼后娘不爱,她唯有笼络下人,日子才能好过一些。

可今日那丫鬟说,三个月前,白引歌曾倾尽全部家产,甚至把她生母留给她唯一的镯子一并拿去,在人牙子手上将她姐姐买下。

当时小丫鬟有病缠身,挨冻又挨打,状况很不好。

亏得她姐姐得了自由,带她寻了大夫放在身边好好将养,这才好了起来,得以被小世子看中,成为这沐王府的丫鬟。

她虽然没见过白引歌,但从姐姐的嘴里知道她是临西候府的小姐,一跃成了齐王妃,攀了高枝嫁的很好。

如今再见,白引歌却伤痕累累,几乎濒死。

白引歌曾是她们姐妹的救世主,小丫鬟知道她身份后,又震惊又心痛,故而冒死劝谏。

若换作一天前,夜煌都有可能将她仗责。

如今,他不愿相信的过往开始一点点的被证明,他心绪复杂。

王爷,王妃娘娘的药好了。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张太医站在门口,丫鬟端着汤药进来请安。

夜煌侧了侧身,方便丫鬟喂药。

丫鬟不知白引歌背上有伤,一搀扶她,昏睡中的她不自觉的疼的嘤咛一声,眉头皱成一团,似疼痛欲裂。

本王来。

夜煌冷着脸上前,用手臂撑住白引歌的脖子,避免和她肌肤接触,本王是怕你死了,皇祖母无人能治,不要因此生出任何妄念!

那是他唯一可以确定没受伤的地方,跟着让丫鬟在前面喂药。

一碗药喂下去,咽下去的少,溢出来的多。

隔半个时辰再喂一次。

夜煌见她死不了,不算轻也不算重的将她放下,有些嫌弃的掸了掸自己被她碰过的衣袖。

对了,她的伤这么重,搞不好会留下疤痕。女孩子爱美,若她醒来记恨于他,不肯好好医治皇祖母

好好照顾齐王妃。

夜煌想到了白凤玉手里有他曾给她的清凉祛疤膏,能去腐生肌,极为难得,他废了好大的功夫才得来一蛊。

必须再得一罐,至少能保证白引歌露出来的手不留疤,也能用此拿捏她。

醉鳯楼,还得再去一趟。

白引歌一觉醒来,已过晌午。

她几乎是一瞬间惊醒睁开的眼,发现自己好好的躺在床上,四周不是监牢,身上穿着干净的衣服,盖着温暖的被子,她整个人放松

下来。

太好了太好了,咱们王妃回府了!欢儿,快跟我一同去王府门口,沐王吩咐,府里所有的人都要去迎接王妃,快!

门口传来丫鬟惊喜万分的声音,隔着屏风,白引歌看不真切有谁。

但她听出了两个重要的讯息。

这里是沐王府,沐王妃没事了,马上就要回沐王府。

她不是被判了午后问斩,怎么突然就无罪释放了?

脑袋有些沉,像是脖子撑不起脑袋的重量。

身上很多地方都疼,白引歌手撑着坐起来,一边查看自己的伤势,一边竖起耳朵听两个丫鬟的谈话。

伤口已经处理过,经过一夜不再流血,凝结的血渍呈暗黑色。

白引歌不知道这些药粉具体成分,但应该类似现代的酒精和碘伏,是杀毒杀菌的。

齐王妃这边应该快醒了,等我把粥给她温上就去,等等我。

叫欢儿的丫鬟端着托盘,上面放着小火炉,里面燃着红炭,炭火上烧着一小蛊软烂的米粥。

哎呀,对她这么好作甚,咱们王爷说了,等她醒来第一时间将她赶出沐王府。

尖酸刻薄的声音阻拦欢儿,抬手就要将米粥端出去倒掉,她害了咱们王妃和小世子,没把她炖了就不错了,还想好吃好喝伺候着,做梦。

别,好歹是齐王妃

哗啦——

欢儿阻止不下,丫鬟泼了米粥。

这,这可是我熬了一个多时辰,加了很多养胃药材的

欢儿带了哭腔,拦阻中,丫鬟带翻了小火炉,欢儿的手被泼出的热粥烫伤,火炉的炭火落在她的衣衫上,瞬间燃起明火。

欢儿被烫的失声尖叫,丫鬟吓得花容失色,怔楞一秒开始帮着欢儿灭火。

欢,欢儿,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是怕你被惩罚

察觉不妙,白引歌忍着痛下了床,第一时间去到圆桌前,摸了茶壶里的水微凉,她麻溜的提起来大步朝屏风后走去。

哪里烫伤了?

她走近,欢儿衣服上的火已经被扑灭,烧了三四个黑乎乎的小窟窿。

两人听到她的声音皆扭头看去,惊诧的忘记了行礼。

白引歌注意到欢儿的左手背一片猩红,瞬间起了水泡,不等她回神作答,她眼疾手快将冷茶水浇在她的烫伤上。

不行,太严重了,得用冷水浸着。这附近哪里有冷水,带路。

啊?冷水?烫伤得撒白糖,欢儿你听我的我不会害你,我们去小厨房

丫鬟觉得白引歌胡诌,单手抓住欢儿尚好的手臂,心慌慌的将她往外拉。

你,你快去门口把吧,少我一个,我可以说在照顾小世子,你被管家发现会很危险。我自己会处理,不是什么大事

欢儿夹在中间,本能的信任白引歌,但又不想同伴难堪,找了借口催促她离开。

行,那我先去了,你记得撒点白糖抹点油。

对于她们丫鬟来说,这种伤真不算严重,平时常有发生。丫鬟怕受处罚,思忖了几秒,叮嘱欢儿一句便放手离开。

白引歌无奈的拉着她出门找冷水,怎么,要不要再放点盐,放到火上烤一烤。

《独尊医妃要和离》第20章迁怒?

齐王妃娘娘,奴婢,奴婢不碍事的。如今沐王妃娘娘回来了,此地不宜久留,还请跟奴婢一起走最近的侧门离开。

欢儿心急火燎,没理解到白引歌的冷笑话,反过来抓住她的手就要将她带离。

不着急,先处理好你的伤再说,留疤可不好看。

她一没杀人二没放火,青天白日,沐王难不成还能把她怎么着?

想必经过昨夜的麻醉,他会长些记性。

再者,平儿那边她还得去看一看才能放心,人好不容易救回来了,不能再出问题。

白引歌边想边在偌大的院子里巡视,看到角落有一个大缸,里面养着睡莲。

她拉着欢儿去到水边,哗啦一声将她起了水泡的手浸入冷水中。

泡了半盏茶的功夫,欢儿尝试拿出手失败无数次后,她的脑门上泌出一层薄汗。

齐王妃娘娘,沐王妃娘娘回来第一件事一定是来看小世子,这是世子的院子,特别的危险,你就随奴婢离开吧,奴婢没事的,真的!

好说歹说,白引歌不肯离开,但退而求其次将她拉回屋内,没事,她不敢动我,我先给你上药,一周尽量别碰水,每日摸五次,记好了。

衣服虽然换了,但铜镜在枕头边。

白引歌让她坐下,独自去拿镜子,隔空拿出一瓶半掌高半拳头大的塑料瓶,里面装着粉色的液体。

她没拿棉签,用手绢沾了药给欢儿涂抹。

边摸边吹,她的神色温柔的如同初夏的清风,让欢儿沉浸其中,完全忘了问药的出处。

夜煌随沐王去天牢接出沐王妃,回府之时,沐王让他先行一步弄走白引歌,免得沐王妃动了胎气。

他是习武之人,走路一向轻盈,走到门口,屋内的两人都没察觉。

亲眼目睹白引歌从床头摸出一个古怪的东西,他的瞳孔猛缩,昨夜平儿身边挂着的稀奇东西他还没想透出处,如今算是逮了个正着!

出去!

厉声一出,夜煌快步走至白引歌的面前,一把拿起塑料瓶端在手里仔细揣摩。

入手光滑,质地细腻。

他朝着瓶口探入一记视线,粉色的液体里包含白色风粉末,成分不明。

白引歌暗道不妙,糟了,他怎么突然冒出来了?这模样,是察觉到异常了?

这是欢儿的东西,你拿给她,有什么话等我看了平儿我们回府来说。

她在拖延时间想办法,想个合情合理能蒙混过去的借口。

现在她的心慌乱的如同万马在奔腾,说多错多,还是先避开他

本王早上过来,平儿已经转醒。

夜煌冷冷的把药搁在桌上,冷厉的凤眸看向欢儿,一股无形的压力陡然迸发,像是巨山压肩,让人直不起头,是你的?

欢儿骇的嘭的跪下,齐王殿下,东西,东西是奴婢的

她很机灵,一口承担下来,怕夜煌再对白引歌动粗。

齐王妃身上的伤痕,她全都看在了眼里,见两人如今这相处的模样,实在谈不上相敬如宾,剑拔弩张还差不多。

王妃好意救她,她决不能拖累王妃!

拿上你的药,去管事处领二十板子。

夜煌没直说信不信,深沉的如同黑洞的眼里结满寒霜,结束了这一话题。

白引歌觉得他丧心病狂,一言不合就打人,他不信质问她便是,他看不顺眼的是她,何苦要迁怒他人?

东西是我的,你有什么冲着我来!

语气很冲,她瞪着眼怒视夜煌,话音刚落,身下传来欢儿磕头的清脆响声。

王妃娘娘仁慈,想为奴婢担责,奴婢感激,铭记于心。奴婢这就去领罚,还请王妃娘娘不要和齐王殿下置气!

心思通透,自己这顿板子是挨定了,她担下来齐王妃就会没事,但王妃完不能再受伤,她已伤痕累累。

欢儿磕完头起身,紧捏着烫伤药,转身走的决绝。

齐王殿下真是威风凛凛,不知在何处惹了怒火,不在当场发泄,窝着火到我这里找茬,处罚无辜的人。

白引歌气的胸腹上下快速起伏,但强迫自己很快冷静下来。

这药到底从何处来,实在惹不出这么大的风浪,他定是在借题发挥。

就算看到昨晚的输液瓶又如何,他没亲自看到她凭空变出来,刚才取药她也遮住了手上动作,她的旧衣衫就在旁边,她多的是法子搪塞他。

夜煌眸色一凛,脸上瞬间黑云压城,暗沉的能滴出黑水。

昨夜他几乎一夜未眠,天光乍破,临西候府便来了人。

齐王殿下,小姐昨夜哭了一整宿,这些是她整理出来的东西,沾满了泪水,舍不得烧掉却又没办法处理,小姐请您看在昔日的情分上妥善处置。

管家来禀,夜煌诧异了一瞬,外衣都未穿,披了披风急赶去花厅。

来见他的却不是白凤玉,是她身边的小丫鬟,手里抱着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箱子。

一打开,里面皆是这些年他和她之间互相来往的信笺,他赠与她的小玩意。

有他九死一生从沙匪手里收缴回来的绝世夜明珠,珠子不大但成色绝佳,小小一颗放在那里,光辉骤亮能抵上十颗上品大夜明珠。

有他从异域收集来的稀罕物什,藩国进贡的珍品,满满的一箱,在繁华富饶的京都换一座七进七出的大宅子还有余。

本王送出去的东西,无收回来的道理,楚焰,信笺烧毁,东西全数扔掉。

夜煌一拍太师椅的扶手唰的站起来,眼波汹涌,深沉的似能将人吞没,尸骨无存。

说完,他头也不回大步流星的离开。

用完早膳,他去醉鳯楼寻祛疤膏,醉鳯楼老板说燕王昨日歇店前已将店里统共三盒一并买了回去,据说是要做聘礼。

回府路上,到处充斥着燕王礼重新王妃的消息。

有贵夫人在布庒门口抱怨,什么,上好的料子全送燕王府去了,一匹都没有了?

是啊,夫人,燕王要去临西候府下聘,整整一长顺街的店,凡是品质上乘的物件都被燕王殿下购入了,真是抱歉。

啊?原来是燕王要娶妻,真是弥天大喜,我们可以再等等,等有货了再通知我们。

夜煌听的拳头捏紧,他许她婚嫁之日十里红妆轰动京都,如今,却是旁的男人做到了。

若非白引歌替嫁,今日街头巷尾讨论的会是他和她的婚事!

白引歌夜煌《独尊医妃要和离》试读结束。

独尊医妃要和离白引歌夜煌小说

白引歌夜煌小说免费(已完结)独尊医妃要和离在线阅读

《独尊医妃要和离》是一本已完结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白引歌夜煌,独尊医妃要和离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小丫鬟不止斗胆,简直胆大包天。以下犯上,其罪当诛!夜煌冷锐的凤眸微眯,似没料到这里会遇上白引歌的熟人,你认识王妃?小丫鬟匍匐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语不成调,不,不认识但王妃娘娘,曾,曾救过奴婢的姐姐若没有王妃,奴婢和奴婢的姐姐都活不了。夜煌停滞了一会儿,问了事

小说名称:独尊医妃要和离

白引歌夜煌大结局免费阅读-独尊医妃要和离最新章节目录

白引歌夜煌大结局是什么?白引歌夜煌大结局免费阅读, 《独尊医妃要和离》是许九汐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了:大顺帝脸色立马和缓,喜出望外的坐到塌边,轻柔的执起齐太妃的手,确定她还好。可能根治?在所有太医都说不行,白引歌力挽狂澜后,大顺帝对这传说的神药寄予了厚望。白引歌不忍心伤害做儿子的期盼母亲大好的心,但她不能瞎保证,在古代说错话是要被杀头的!

小说名称:独尊医妃要和离

独尊医妃要和离小说在线阅读-主角是白引歌夜煌小说免费阅读

主角是白引歌夜煌小说阅读全文,独尊医妃要和离在线免费,提供许九汐的《独尊医妃要和离》在线全文阅读,该小说主角是白引歌夜煌,《独尊医妃要和离》讲述了:检测线变红,颜色很淡,说明毒性很弱,但确是中毒引起的肾脏损伤,导致了癫痫状态持续。所以这又是一起下毒事件,会不会跟给她下毒的是同一个人?联系到一起,白引歌略略心惊。她给太妃注射了德巴金注射液,也就是一种光谱

小说名称:独尊医妃要和离

独尊医妃要和离白引歌夜煌全章节免费阅读-主角白引歌夜煌完结版

独尊医妃要和离白引歌夜煌全章节阅读免费,主角白引歌夜煌小说完结版,独尊医妃要和离小说免费全文,独家小说《独尊医妃要和离》由许九汐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引歌夜煌,内容主要讲述:大顺帝怒气冲冲的甩手下令,一转身正好和看热闹的白引歌对上眼,他的眼深沉似海,你的惩罚晚点再定,可制定出救治办法了?白引歌吓的一哆嗦,皇帝这话的意思是,她治好齐

小说名称:独尊医妃要和离

独尊医妃要和离全文免费阅读-独尊医妃要和离白引歌夜煌最新章节

小说主人公是白引歌夜煌的小说是《独尊医妃要和离》,本小说的作者是许九汐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沐王妃抱着已然熟睡的平儿进了门,急站出来叫停,她先向齐太妃行礼,再看向白引歌,眼神冷的能冻起冰渣子,皇祖母这病,你可是治愈了?白引歌心咯噔跳漏一拍,来者不善啊,太医用了差不多十年都没治好,要她一次就治好?她不是大罗金仙!沐王妃搞不好想以此为

小说名称:独尊医妃要和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