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瑶《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小说免费在线试读 第十二章新家破落

  • 时间:
  • 作者:鱼果酱
  • 来源:WXB
  •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免费小说

玉瑶《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小说免费在线试读
第十二章新家破落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小说在线阅读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第十二章:新家,破落

  玉瑶虽然心里已经预想到苗氏不会那般好心给他们什么像样的房子,可怎么也没想到房子居然会破成这个样子。

  整个屋顶都是用茅草铺成,茅草顶上已经长出了草穗子,左边还已经塌陷一角,橘色的阳光正好透射进去,将里面的格局照的一清二楚。

  靠窗的位置上一个土床,上面铺着一层绿色的苔藓,杂乱的地上随处可见动物的排泄物,窗子也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这样的地方恐怕连蟑螂老鼠都不会光顾,亏的苗氏还觉得给他们这样的房子是便宜了他们这一家,玉瑶此刻真的怀疑他爹肯定不是苗氏那个老女人生的,不然天下怎么可能会有对自己孩子如此狠心的父母。

  “孩子娘,你带着孩子们快些将屋里打扫一下,我去村里张大娘家看看借他们家梯子把屋顶先修补一下。”罗氏满面愁容,昨天还因为手里突然多了那么多银子高兴的整晚都睡不着,今天看着这样的屋子,顿时感觉生活无望。

  “娘,这样的房子怎么能住人,到处都是蛇虫鼠蚁的,晚上肯定会被咬死,我不要住在这里,咱们回去吧,回去跟奶赔礼道歉,只要咱们诚心,她一定还会让我们住回原来的房子里,还会给我们吃的,总比咱们在这里饿死冷死强。”玉婷还不忘狠狠瞪视玉瑶一眼,都是因为她,她就是乖乖的被奶卖掉,现在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玉婷那怨毒的小眼神直接被玉瑶无视,“娘,如果你们想回去就回去,反正我是不会再回那个家,之前奶能卖我第一次,就肯定会卖我第二次,这次我能侥幸逃脱那下次呢?”

  “对,婷儿啊,你二姐她说的对,咱们不回去,咱们快把这里收拾一下,以后这里就是咱们自己的家了。”罗氏心情也只是低落了一下,玉瑶的话提醒了她,孩子可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谁都不能把他们抢走,宁愿自己冻死饿死她也不会卖儿卖女,更何况瑶儿还这般懂事孝顺。

  “哼,要收拾你们收拾吧。”玉婷负气的走了出去玉锦堂悄悄的走到玉瑶身边,“二妹,你手里不是有很多银子吗?为什么现在还不告诉爹娘?”

  不是玉瑶不想说,只是现在她爹娘的性子还太过软绵,还有玉婷,这个小丫头现在对她怀恨在心,跟他们根本就不是一条心,这事要是一不小心传到苗氏耳中,依着她哪那个吸血鬼的性子,肯定会不遗余力的向玉忠平索取,也许还会做出比卖掉她更过份的事。

  “还不是时候。”玉瑶没有明说,只是小声的在玉锦堂耳边说,说完就跟在罗氏身边开始帮忙。

  早饭是在老宅吃的,中午大家都忙着收拾东西所以都不觉得饿,等太阳西下,所有人都累的动弹不得,玉瑶躺在用枯草铺的床上连手指头都懒的伸开,眼皮像是个千斤闸,只要一闭上就再不想张开。

  玉忠平从屋顶上下来,趁着夜色将之前买的东西从玉柱家拿了回来,一路上都没碰到什么人,所以粮食的事别人也都没有发现,可天下怎么可能会有不透风的墙,只怕有会引来一场灾难。

  现在家里只有了一口破锅,还有两三个带着缺口的碗,这还是刚出老宅的时候,三婶陶氏偷偷藏进他们的推车里,不然现在他们连口吃的都没办做。

  这边连厨房都没有,玉忠平临时用大石块垒成一个灶台,望着袅袅升起的炊烟,玉瑶觉得这才是有家的味道。

  罗氏将之前玉忠平买的肉包子简单的热了下,又用那口破锅煮了点稀饭,家里人轮流吃过晚饭这才觉得肚子好受些。

  玉婷没想到家里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多的粮食,而且还有肉包子跟米饭,以前,这样好的饭从来都只有大伯娘家生哥儿才能偶尔吃到,他们二房的孩子只能看着眼馋,没想到他们也能吃到,这下对玉瑶的怨恨也变的稀薄起来。

  她刚刚的变化全都被玉瑶看在眼里,只要不来找自己的麻烦,玉瑶就会拿她当大哥那样一般对待。

  现在房子只有两间,所有夜里,玉锦堂跟他爹带着小四一起住到右边的房间里,罗氏带着玉瑶两姐妹住在右边,这一夜玉瑶脑子里就像是炸开了锅,好像有个声音一直在她耳边重复一句话,只是她当时太累了,根本就没记在心里,次日天刚亮她就醒过来,本以为整晚都没休息好肯定会没精神,却没想到感觉身体变的轻松了许多,真是太奇怪了。

  现在玉瑶根本就察觉不到,昨天的时候,院子里有一棵极小的树,看起来像是杏子树,之前不知被谁给踩了一脚,歪歪的倒在地上。

  玉瑶小心的将它扶正,又帮它埋的深了些,还把周围的一些杂草拔掉,这一系列的动作引来脑海里一丝细微的变化,所以夜里空间将她的这些举动直接变成了开启空间的能量,只是这力量还是太弱了,只是开启了一个针眼般大小的孔,就是空间里的能量从这孔里泄了出来,才将她一整天的疲劳消除掉。

  玉瑶轻手轻脚的来到院子里,早上的晨雾还没有散去,带着空气中漂浮的水雾,悄悄的亲吻在忙碌的人的脸上。

  “瑶儿,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也不多睡会儿。”玉忠平也是早早的起来,身后背着一个小的包袱,里面像是装着他换洗的衣服。

  “爹,你这么早干什么去?”他们家又没田地,起这么早根本就不用。

  “爹都已经请两天假了,所以今天得赶回镇子上做工,家里就剩下你们几个,你一定要多帮着娘做着事情,我知道瑶儿是最懂事的。”说着还抚摸着她的头,脸上带着轻笑。

  玉瑶只觉得他的笑像是一根根柔软的羽毛,轻轻的来回刷着她的心脏,引来麻麻痒痒的感觉,一股甜蜜流在心田。

  “爹,我会的,还有,之前瑶儿是骗……”玉瑶刚想把银子的事跟他说清楚,就听见门外有人叫门。

  “瑶儿天马上要亮了,爹快来不及了,有什么话等过几天爹回来的时候再告诉我吧。”说完拉开门,与门外的人一起离开了,直到他们的脚步声远去,玉瑶跟罗氏才回到院子里。

  玉瑶只是不想再看到玉忠平这般辛苦,一整天,玉锦堂跟默不作声的跟着罗氏跟玉瑶身边忙着,只是玉婷那丫头不知道跑什么地方疯去了。

  直到终于才看到玉婷回到家里,看到玉瑶跟罗氏还在忙眼神闪烁,“娘,我,我先回屋去了。”

  说完就跑进屋里,顺手还将房门给反锁起来,玉婷鬼鬼祟祟让罗氏心生不满,“这死丫头都不知道跑出去干什么了,一中午都没见到她半个人影,这刚回来又把自己锁进屋里,她跟你一般大怎么就半点没学会你的懂事呢。”

  “娘,三妹还小,再说家里就这么点活,咱们现在不是已经忙的差不多了,所以您就别再说她了。”玉瑶觉得自己一个成年人怎么能跟她一个丫头片子计较,再说前世像玉婷这般大的孩子,每天也就只知道玩耍,只要没什么危险就由着她。

  罗氏跟玉瑶的对话一字不差的落入玉婷的耳中,心中对玉瑶的嫉妒就像那荒地里的杂草,开始疯长起来。

  她怎么就半点都比不上玉瑶了,之前她就是个闷葫芦,一整天也听不了她说几句话,现在在爹娘面前这般努力的做活,还不是想讨好他们。

  玉瑶刚为她说话,玉婷就觉得玉瑶是在罗氏面前趁机贬低自己,看来那人说的一点都没错,爹娘现在都只喜欢二姐,再也不疼她了,这样想着,更对刚刚自己做的事没有了半点愧疚。

  将胸前的东西拿在手里细细的看了一番,这才小心翼翼的藏在枕头下,还不忘用手轻拍几下,小脸上立刻带上满足的微笑。

  下午饭桌上,因为玉忠平没有回来,罗氏就简单的做个一点米饭,还掺杂着苞谷面做的粥。

  罗氏看到玉婷把自己碗里添了满满一碗米饭,而剩下的还没有她碗里的多,心里顿时觉得这丫头更不懂事。

  “三丫头,你今天一点活都没干,只能吃半碗米饭,把剩下的盛到你二姐的碗里。”罗氏虽然只是随便问一句,可听在玉婷的耳中却是罗氏不舍得她吃的太好,要把好的都留给玉瑶。

  玉婷用手死死捂住她面前的碗,“这是我的,谁都不能抢,谁也不给。”

  玉瑶本来觉得玉婷还只是太小有些孩子气,可现在看来可不只是孩子气的事,刚想劝说罗氏的话就留在嘴里,看着玉婷的脸色也变的严肃起来。

  “玉婷,你想吃我不反对,可你要是以后都这般自私,那不止爹娘不喜,咱们全家人都不会喜欢你。”

  “是啊三妹,二妹说的不错,咱们都是一家人,咱们应该懂得孝敬爹娘,要是你一直这般自私,大哥也会生气。”玉锦堂也放下手中的碗筷,娘今天跟二妹都累了一天了,三妹不但没帮上半点的忙还把米饭都盛在自己碗里,真是半点都没有二妹懂事,越看她心理越不喜,脸色也阴沉的看着她。

  玉婷重重的把碗带近怀里,“我就知道自从上次玉瑶这个死贱人差点被爷奶卖掉后回来你们就格外的喜欢她不喜欢我,是不是当时你们都巴不得被差点卖掉的人是我,所以才处处看我不顺眼,好的都给她吃,这些都是我的,你们谁都别想抢走。”说完就端着碗回屋子将门反锁起来。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第十三章:坦白,拿出银子

  一顿饭玉瑶吃的索然无味,她真不知道该说玉婷心思太重还是说她太成熟,爹娘的心思玉瑶清楚,他们觉得这些银子都是玉瑶挣来的,所以想尽量把好的给她,只是没想到会引来玉婷如此大的嫉妒心。

  “娘,咱们家大米还有不少,做饭多做些。”毕竟家里人都是面黄肌瘦的,他们在这里也已经安顿下来,苗氏那个老女人没事肯定也不会再到这个家里来。等爹从城里回来,就先把五百两银子拿给他们,也好让她爹买点田地种,这样吃的就能解决了,也省的玉忠平操劳。

  罗氏没有出声,这么多年,大米一直都是个稀罕的东西,在老宅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而且每个人才只有一点,现在要她每天都吃米饭她感觉太奢侈了。

  直到第二日的下午,玉忠平才披星戴月的赶回家里,这次回来他好像格外高兴,桌子上还不忘翘起嘴来。

  等所以人吃过饭,他才开口说到,“从今天后爹要一个月的时间都住在城里,东家刚接手了个大的活计,我也要跟着他一起出去干活,只是那家人要求不停的赶工,所以吃住都要在城里,只要干的好,完工后没人都能拿到一两银子的赏钱,所以,你们一定要听娘的话,等爹回来就会给你们带好吃的。”

  听着有那么多银子,罗氏打从心里高兴,要是再加上那一两,等明年给老宅的银子就差不多了,也许明年他们还可以在房子旁边再起一个小屋子,这样一家人就不用都挤在一起了。

  玉瑶心里还在盘算这将银子交给玉忠平的事,所以吃过饭后她来到玉锦堂的屋子里。

  “瑶儿,这大晚上的不睡觉你怎么过来了?”玉锦堂也不知道玉瑶想干什么,停下手来看着她。

  “爹,明天要不你就去把工给辞了吧,咱们一家人守在一起,这样娘也不用再那么辛苦。”玉忠平看了她一眼,他何尝不想留在家里,可他们没田没地总不能等着饿死。

  玉瑶像是知道他心里的打算,于是将早就准备好的银票跟银子拿出来,“爹,咱们家里有这些银子,等明年咱们再买些田地,在旁边再建两间房屋,剩下的银子就把大哥送到私塾里去念书吧。”

  玉瑶将她的打算一股脑说出来,惊的玉忠平半天没说出话来。

  等他找回自己的嗓音,忙抓住玉瑶的胳膊,“这些银子你从哪里得来的?”

  真的太多了,别说那些十两银子的银锭子他没摸过,就是那这银票他也只是在东家那里见过一两次,如果不是那大红的印戳他记住了,他都以为这是骗他的。

  “爹,这些银子都是二妹自己赚来的,真的,就是上次去药铺卖蛇胆的那次。”玉锦堂一听玉忠平怀疑玉瑶他忙接过话去,额头上都急出了冷汗,手指都跟着颤抖起来,看着玉瑶的眼神也变的热切,眼中的热泪差点滚落下来。

  他没想到原来二妹还有这样的打算,居然想着让他去念书,这可是他想了好几年的事,每次生哥儿从城里回来他都只会羡慕的看着他读书,之前她娘跟奶提过,还害的娘被奶狠狠臭骂了一顿,他这个心愿也就只能深埋在心底,只能偶尔在生哥儿读书的时候,偷偷躲在他的窗下听几句,字也只会写他的姓,玉字,只要有时间他就会在地上练习,生怕时间久了连这唯一的字都会被遗忘,没想到二妹居然会知道。

  玉瑶看着玉锦堂激动的样子就知道她猜对了,前几天她也是偶然看到大哥在地上不知在干什么,等走过去才看到他在不停的写玉这个字,所以今天才会提让他念书的事。

  玉瑶还有一个私心,以后她会读书识字的事被人知道才好找个顺理成章的借口,她这辈子可不会总待在这里,所以读书的事势在必行。

  “堂儿,你想念书吗?”玉忠平怎么可能不了解自己的孩子,之前罗氏就跟他说过,不过他娘怎么舍得再拿出一份银子来给堂儿交束修,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再也不敢提让孩子念书的事。

  连他这份手艺,他娘还是看在每月银子的份上才让自己学的,一想到苗氏,玉忠平心里就只剩下苦涩。

  想――

  做梦都想。

  玉锦堂在心里大声的喊着,可又怕他念书的事让他爹为难,说话吞吞吐吐的,“爹,我……我……”可让他就这般放弃这次机会他又不甘心。

  玉忠平看着玉锦堂,他自己的孩子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等会儿我去跟你娘商量一下。”

  听在玉锦堂耳中,忍耐许久的热泪立刻如脱缰的野马般快速滑落下来,“谢谢爹,谢谢爹。”

  玉忠平到底没被两人带沟里,话回路转,“瑶儿、堂儿,这银子到底是怎么来的?要是来路不明的,爹绝对不会饶了你们。”说着脸板了起来,双目来回在兄妹两人身上扫过。

  “爹……”

  “爹……”看玉锦堂刚想全盘托出就被玉瑶给拦下来,玉锦堂被她狠狠瞪视一眼,这才乖乖闭上嘴。

  “爹,就是我们上次进山的时候,在那条蛇身底下发现了一棵小的人参,当时回来就忘记跟您说了,我也是在卖蛇胆的时候才想起来,那方老是个大好人,一并将人参给买了下来,这就是全部的银子。”玉瑶半真半假的将卖人参的事说给他听,玉锦堂虽然不明白玉瑶为什么没说实话,可他也没有多说半句。

  “胡闹,瑶儿,这么大的事你怎么到现在才说,以后你再不能去山上,还有你,你可是大哥,你怎么也由着你二妹胡来,要是被毒蛇给咬伤了怎么办?那可是毒蛇。”玉瑶心里感觉非常烫贴,玉忠平并没有因为能赚那么多银子就不关心她的死活,还把她的身体安危放在第一位,以后她一定会像对待自己现代的爹一样孝敬他,绝不再让他受苦受累。

  最后在玉瑶跟玉锦堂再三保证后才放玉瑶回自己的屋里,玉忠平把罗氏又叫到他们屋内,只听见几声惊呼,至于他们最后说了什么玉瑶一概不知,玉瑶进屋后,玉婷早就已经躺在床上,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只是次日起来后,玉忠平还是背着自己的行囊离开了。

  日子一天天过着,夜里下了好大一场雨,幸好家里的屋顶早就被玉忠平修补好了,不过还是屋外下大雨,屋内下小雨,娘几个都蜷缩在土床上,直到天空泛起白鱼肚这才躺下睡一会儿,玉瑶醒过来时,天空淅淅沥沥的还在下着雨,远远的看到后山就像被一层迷雾环绕着,充斥着神秘与缥缈,想让人一探究竟。

  玉瑶盼这场雨已经很久了,等的心都焦了,现在终于等着雨降了下来,她今天必须要去后山一趟。

  刚想走出房门就碰到要进门的玉锦堂,“二妹,外面还下着雨你这是想干什么去?”

  玉婷还躲在床上没起来,听着放门口两人的谈话,冷哼一声,闭上眼又继续装睡起来。

  “大哥,今天天正好,上次我找到的那种木耳只能在这样的天气才能找到,所以我必须要上山一趟。”说着就把一身蓑衣穿在身上,顺手将门口的一根木棍握在手里。

  “爹不是不让你再去山上吗?再说这样的天连只鸟都不敢出来,要去也是我跟你一起,不然你别想再去山上,太危险了。”上次在山上二妹被拖野猪拖着走的模样还留在他脑海里,而且她的后背更是被泥石给割的渗出血迹,所以那些银子几乎是二妹用命换来的。

  “那好吧,你要是想去就跟着一起。”其实玉瑶也是闲的没事做,再说她可不想坐吃山空,就手里那点银子做什么都不够用,她必须要用它钱生钱才行,还有那木耳,她要是能找到菌种自己种植,就能卖更多的银子了。

  两人伴着淅沥的绵绵细雨来到山脚下,经过一夜的冲刷,山上的树叶都像是被洗礼过一样,只是树叶已经开始泛黄,也渐渐开始凋落,显得有些凄凉。

  两人沿着上次的路很快来到之前来的那个地方,前几天的痕迹早就被雨水冲刷的干干净净,仿佛从来没有人来过,可这里却成了玉瑶来古代赚的第一桶金。

  玉瑶又来到上次她摘木耳的那棵树边,整棵树都已经躺倒在地上,中空,围绕在最上面的地上有一大片的木耳堆簇在一起,拥挤的等着别人的问候。

  玉瑶对于木耳非常熟悉,现代的时候她就经常上山采摘,家里吃不完还会拿到集市上去卖,所以什么样的树上能长出木耳她只要一眼就能辨认出来。

  这里的树基本都是自然形成的,所以一般都长不成参天大树,只是太过密集,密不透风,这样的地方更适合蛇虫鼠蚁的繁殖,所以这里才看起来阴郁而可怕,玉家村的人很少有人能敢于进到这里面来。

  被玉瑶找到的这棵树正是长木耳的一样,槐树,玉家村的气候比较干燥,昼夜温差拉的也不是特别大,就跟现代的秦岭淮河以北的地方差不多,所以才会适合木耳的生长。

  木耳还分两种,一种是毛木耳,一种是光木耳,毛木耳腹面比较平滑、色黑,背面多毛,成灰色或灰褐色。光木耳两面平滑,半透明,黑褐色。

  多生长在杨树、榕树、槐树等多种枯树上,玉瑶两人快速将那些木耳采摘到背篓里,又四处查看了一下,只在别处找到一点,眼看着天空又变的暗沉下来,玉瑶兄妹俩这才向山下走去。

  刚走进村里,远远就听到小四嚎啕大哭的声音,两人对视一眼,快速向家里跑去。

玉瑶《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免费章节试读结束。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玉瑶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