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玉瑶)

  • 时间:
  • 作者:鱼果酱
  • 来源:WXB
  •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免费小说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玉瑶)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小说在线阅读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第十四章:偷粮的贼,引祸端

  等玉瑶两兄妹跑回家中,就看见家里唯一的一口破锅都已经变成好几瓣,残破的铁片还躺在地上,两人没见到罗氏,想向着小四哭泣的地方跑过去。

  一进门就看到罗氏头上流着血,大红的鲜血染红了她左边的面容,双眼紧闭歪歪斜斜的坐在地上,脸色惨白如纸。

  前几天刚收拾好的床铺也被掀翻在地,床上唯一的破棉被也被撕扯开,陈旧的棉絮泛着黑露在外面。

  “小四,咱娘怎么回事?家里到底怎么了?”家里的模样就像被贼给洗劫过一样,玉瑶此时眼里都是罗氏满脸是血的模样,快步走上前查看罗氏的情形。

  玉锦展好像终于找到了主心骨,哇的哭的更大声,抽泣着将事情说了出来。

  今天早上,他们两个人刚走,老三玉婷就从床上起来了,刚吃过早饭罗氏还没等将桌子上收拾起来,就看到苗氏跟催氏两个人气势汹汹的向这边杀过来,罗氏没想到她们会来,刚准备将家里的粮食藏起来,正好被苗氏给逮个正着,顿时大骂起来。

  “好你个罗贱人,真没想到,我千防夜防真是家贼难防,难怪你们k吵着非要分家,原来是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看看你们现在吃的,真比地主家还要好,说,你们当时到底偷偷藏了我多少粮食?”苗氏看着那好几袋粮食,馋的眼睛都变红了,这可是白米饭,她都是过年的时候才能吃上,他们怎么敢,这可都是银子。

  “哎呀娘,这弟妹真是好算计,真不知道之前二弟给您的工钱是不是也早就私藏好的,不然你看人家弟妹,这才分家几天呐,这脸上的气色都变好了,我们就命苦了,天天还得忙里忙外的。”现在家里的事都变成她们大房的。

  催氏嫁到玉家,第二个月就怀孕了,刚生下玉长生,罗氏就进门了,家里的活就都是她一个人来做,所以催氏根本就没做过任何活计,现在又让她忙前忙后的伺候这一大家子,整天累的跟狗一样,现在看着罗氏不但没有落魄的没饭吃反而还吃的比她还好,本来罗氏长的就是村里顶好的,比她这张老脸强了不知多少倍,现在吃的好了,本就蜡黄的小脸也开始变白,嫉妒的种子在她心里种下,并且很快就生根发芽,看罗氏的眼神更像是淬了毒。

  之前听玉婷那丫头说她们整天都吃米饭,她还以为只是那丫头编造出来骗人的,没想到今天她又听见玉婷那丫头跟玉箩 炫耀他们家有大把的银子,所以这才跟苗氏一起来探个究竟。

  现在一看桌子上吃剩的饭菜,闻着那香喷喷米饭的香气,馋的她嘴里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娘,当初我们分家离开的时候你们可都看的清楚,除了几件衣服我们可是什么东西都没带,又怎么可能偷粮食呢,至于孩子爹的工钱,哪次不是还没进家门就被娘给拿走的,我们根本就不可能藏私房钱。”罗氏说着都快哭出来了,这粮食可是瑶儿她好不容易才换来的,为了这个她差点都别蛇给咬伤了,现在却又被苗氏说成是他们偷的,现在大嫂还冤枉她藏私房钱,真是有冤无处诉。

  “罗氏你别想抵赖,连三丫头都知道你们家现在有的是银子,那你告诉我,这么多银子你们是从哪里来的?我看准是从老家里偷来的,快把银子交出来,不然,别怪我自己动手。”罗氏看着靠在门边低垂着头的玉婷,真是恨不得将她打一顿。

  玉婷自始都不敢抬头,她没想到大伯娘真的会找来,而且还是带着奶奶一起来。

  之前她听着罗氏说她样样不如玉瑶,心就像是被堵住了,呼吸都变的不顺畅了,这才跑回老宅,被玉娟给奚落了一顿,气的她这才将每天吃大米的事说出来,没想到被大伯娘给听去了,还把她叫进屋里仔细的询问。

  开始玉婷就是不说,她也不傻,要是被大伯娘把粮食从家里都拿走了她就吃不到了,后来见她就是不肯说,催氏就拿出了一朵漂亮的绢花送给她,玉婷本就生气又有心炫耀三两句就被催氏给哄出实话。

  银子的事也是她之前不小心看到的,那天晚上她听着玉瑶敲大哥房门的声音,就悄悄的起床跟在她身后出去了,没想到会在门外听见玉瑶给她爹那么多银子的事,等玉瑶回到房内,她就一直假装睡着了,所以玉瑶一直都以为她不知道这件事。

  玉婷这次真的被吓傻了,她也没想到大伯娘跟奶会上门来讨要,之前她只是想炫耀一下,没想到现在会给家里带来灾祸。

  苗氏跟催氏见罗氏并没有要给她们的意思,就像疯狗一样开始翻找起来,家里的东西被翻的乱七八糟,催氏把他们家里的粮食全都提出来,苗氏还在翻箱倒柜的找银子,终于在床下的一个箱子底下翻了出来,十个银锭子白晃晃的摆放在最上面,白色的银光差点闪花她的眼,银子下面还压着四张一百两的银票,苗氏手脚麻利的将银子从箱底拿出来,还不忘将银票装进胸前,就连准备给她送去的七八两碎银子也不放过,箱子里所有的银子顿时被搜刮一空。

  苗氏激动的脸都涨成大红色,银子,好多的银子,以后这银子就都是她的了。

  “罗氏你个该死的臭女人,真没想到,这些年你居然瞒着我私藏这么多银子,幸亏我们发现了,不然这么多银子还真被你吞进狗肚子里去了。”说着用手狠狠扇了她一巴掌,五个手掌心顿时印在罗氏的脸上,嘴角都挂上了一道血痕。

  “娘,那银子是瑶儿用命换来的,您不能拿走,求您了。”罗氏说着就上前要去抢回来,苗氏怎么能让她拿到,一脚踢在上前的罗氏腿上,罗氏整个人跪倒在地上。

  “贱人,这些银子本来就是属于我的,我只是来拿回我的银子,就你私藏银子的事,我家老二把你休了都行,你居然还想拿回去,想的美,滚开。”一脚把罗氏掀翻在地,罗氏一股脑爬起来抱住苗氏的腿,这银子可是他们家全部的家当,她一定不能让苗氏拿走。

  催氏看银子已经到手,她立刻上前帮忙,一把将罗氏抱来,直接顺手甩了出去,没想到罗氏的脑袋直接磕在了床沿上,鲜血瞬间流了下来。

  见罗氏半天没有动弹,苗氏跟催氏都吓个半死,两人慌乱的跑出了玉瑶他们家,玉婷也早就吓傻了,看着罗氏额头上的伤,小四这才大哭出声。

  玉瑶两兄妹听完小四的叙述,这才只知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玉婷那丫头引起的,可现在也不是训斥埋怨她的时候。

  “大哥,你快去找三叔,让他将村里的刘大夫请过来,先给娘看看伤再说。”玉瑶红着眼对玉锦堂说到。

  “好,我这就去。”玉锦堂脚步慌乱的向门外跑去,玉瑶仔细查看了下罗氏的伤口,现在伤口还往外渗血,伤口的血肉发白外翻,不知被什么东西给划开了,看起来狰狞恐怖,玉瑶出门用端盆水来,轻轻的将罗氏脸上的血迹擦拭干净。

  玉三郎跟陶氏两个人很快赶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背着药箱的老大夫,他应该就是村里的刘大夫了。

  刘大夫仔细给罗氏把了脉,又察看遍伤口,“这老二家的怎么会磕的这般严重,不知谁这样心狠,要是再磕的重点,这脑袋上的伤可就要命了。我暂时开点活血化瘀的药,将血止住,你们最好还是再去城里请个大夫给看一下,这伤太严重了,用的药也名贵,我这里没有。”这才背着药箱收了陶氏给的银两离开了。

  玉瑶听完老大夫的话,红着眼像是一头处在暴怒边缘的狮子,猛然从床前站起来,“大哥,你去把村长叫来,再把村里的族亲都请过来,三叔你也一起来吧,今天我们二房要跟老宅断绝关系。”

  “二丫,你爹没在家你可不能胡来,再说这跟老宅又有什么关系?”陶氏也出声安抚,“是啊,你三叔说的对,你们小孩子根本就不懂,有什么事等你爹回来再说吧。”

  “三叔,我们家跟老宅可是分家的,现在我奶跟大伯娘这样做就是贼,偷东西的贼,不但把家里所有的银两都偷走了,现在还差点要了我娘的命,这个分明就是不给我们留活路了,这样的亲人不要也罢。”玉三郎两人听要玉瑶的话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这才知道,原来家里变成这个样子,二嫂现在昏迷不醒,都是苗氏跟催氏两个人做的好事,难怪玉瑶会如此的气愤,还想劝说的话,半句也吐不出来。

  玉瑶转身快速来到旁边的房门前,大力量房门推开,声音冰冷如寒九腊月的寒霜,听在人心里更像是一把把冰刀,直插人心脏。

  “玉婷,今天你别想装死,现在家里的事都是你惹出来的,要是咱娘没事还好,要是有事,你就是害死咱娘的帮凶,你这样的家人不要也罢。”

  “玉瑶,你也只是个女孩子,这个家里可不是你说了算,我也是爹娘的女儿,你凭什么要把我赶走,这里是我家我不走。”玉婷像是受了多大的刺激,赤红着眼想站起来,可蹲在地上太久双腿都麻木了,试了两次都没能站起来。

  “呵呵,你不是都知道吗,这个家里,吃的用的,全都是我冒着生命危险赚来的,你又做过什么,就是坐吃等死,这里没有你说话的权利,现在咱娘还昏迷不醒,家里一分钱都没有,你说,要是我把你给卖掉换些银子给娘治病怎么样?”玉瑶带着冰渣的话狠狠刺进玉婷的心里,脸色顿时变的毫无血色,整个身体就像漂浮在海面上的一叶扁舟,没了半分力气。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第十五章:断绝关系

  玉婷整个人都吓傻了,听到玉瑶说卖掉她吓六神无主,“二,二姐,我不是有意的,我,我只是想在她们面前炫耀一下,而且,而且咱爹娘都只喜欢你,心里早就把我当成了赔钱货,不喜欢我了,所以我才会被大伯娘给骗了,二姐,我以后都不敢了,我一定听话,不要卖掉我。”

     玉瑶也只是气狠了想吓吓她,看着跪在地上不停给她磕头的玉婷,双眼红肿,头发蓬乱,像是被遗弃的流浪儿,玉瑶心软了些。

  “等会儿你跟着我一起去老宅,将今天所看到的事当着村里人的面全都说出来,至少要把咱们的银子先要回来给咱娘治病。”玉瑶双眼看着玉婷,只觉得那视线太过犀利,语气带着不容反驳的坚定,玉婷也只是聂聂的小声嘀咕一声。

  知道了。

  玉瑶从门后拿起顶门用的棍子,带着玉婷一路杀气腾腾的向老宅冲去。

  老宅大门紧闭,萧瑟的秋风带着阵阵大米的清香不断冲进玉瑶的鼻子,玉瑶脸色越加冷冽。

  从身后找来一块大石,抱起来直接砸在门上,本就随手关上的门硬被玉瑶给砸开,大门顿时变的有些摇摇欲坠。

  听到动静的苗氏在屋内就开始破口大骂,还没走到房门前,就看到玉瑶照着她的脑袋一棍子打了过来,要不是她脚收的快,玉瑶打下去苗氏的脑袋一定会见血。

  “哎吆!这是哪个砍脑壳子的,居然敢打到老娘的头上,也不看看马王爷有几只眼,我苗氏也不是吃素的。”苗氏刚刚觉得整个脑门都冷飕飕的,要不是她躲的快,真是要被打死了。

  “苗氏,今天我就把话撂在这里,今天你最好把银子给我拿出来,要是我娘有什么三长两短,看我今天不把你这把老骨头给拆了。”反正现在的玉瑶身体里的芯都换了,对这个苗氏可是半点感情都没有,罗氏却是她认可的人,更是被她视为亲生母亲的存在,她让玉瑶感受到从来没享受过的母爱,所以她一定不会放过这个伤害她的人。

  “玉瑶!

  怎么会是你!

  好你个该死的贱人,居然敢打我,我可是你亲奶奶,你这样做就不怕被雷给劈死?”苗氏听见是玉瑶的声音,将心底的恐惧压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恨。

  爬满皱纹的脸上被暴怒覆盖,就像是行将就木的枯树干,没有得到水分的滋养,变的干燥而炸裂。

  “如果老天有眼,那先被劈死的肯定是专门做些偷鸡摸狗的老畜牲,我这样也算是替他老人家除害了,省的那些恶人再去祸害别人。”玉瑶站在门前,老天也像是在回应她的话,天空中一道闪电带着银色的亮光划破天际,停留在老宅的上空,门外的细雨化成绵绵的氤氲将她的全身笼罩起来,因为背着光,苗氏看玉瑶只能模糊的看着她清冷的身影,更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像她索命的恶鬼。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什么偷鸡摸狗,我,我才没有。”心虚的苗氏语气也变的细微。

  等苗氏适应了那暗沉的天气,心里一阵懊恼,站在她面前的玉瑶只不过是个八岁的小丫头,自己刚刚居然还怕她,这回过神来,才想起来刚刚她被玉瑶骂的事实,顿时心头的怒火更是像被浇上油的火,顿时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烈焰。

  “玉瑶,你这该死的贱丫头,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你个赔钱货,以后就当我们玉家没你这个人。”苗氏仗着比玉瑶高,上前就要把玉瑶给扑倒在身下。

  这几天玉瑶吃好睡的好,所以身体已经变的好的许多,虽然没能恢复到前世那样的身手,可对付苗氏这样的妇人,还是轻而易举的。

  就在苗氏即将趴到在地的时候,玉瑶眼疾手快的将身边的一个凳子用脚勾到身下,身体也快速的闪到一边。

  啊――

  刚稳住身体就听到身前传来苗氏鬼叫般痛苦的声音,玉瑶蹲下身来,嘴角挂着邪魅笑,“奶,这还没到过年的时候,虽说我只是个小辈,可您也不必为了自己做过丧良心的事跟我行这么大的礼,这让我怎么承受的起。”

  苗氏看着玉瑶那笑魇如花的脸,恨不得用手给她抓花了,“该死的,你这个小贱人,给我等着,我今天要是不打死你就别想出这个门。”

  苗氏刚从地上爬起来,顺手拿起一旁的棍子,刚想举起来,玉瑶居然一改常态直接跪倒在她面前。

  “奶,求您了,您就先把银子还给我们家吧,之前我爹娘不是早就答应过您,每年都会送来十两银子吗,现在家里一分钱都没有,你们拿走的钱可都是我娘救命的钱啊,你跟我大伯娘把我娘给摔在床角,现在脑袋上都还顶着一个疤,鲜血流的满脸都是,刘大夫都说了,要是再不去城里请个大夫,恐怕就真没命了,您就当可怜可怜我们几个吧。”苗氏看着卑微的跪在她面前的玉瑶,虽然不知道她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现在机会就摆在她面前,她要是现在不动手,指不定一会儿又被这个小杂种给算计了。

  咬紧后牙槽,举起手中的棍子狠狠的打在玉瑶的背上,尼玛,真是太疼了,玉瑶感觉自己整个后背都像是被火烤着,火辣辣的疼,嘴里都尝到了含着铁锈味道的血腥,玉瑶强忍着眼泪,这才没让它掉下来。

  苗氏这个死女人,这棍子她记住了,要不是为了能顺利的断绝关系,她又何必在这里白白挨打。

  苗氏看着玉瑶被打心头的恶气不但没小反而升的更旺了,“玉瑶你个赔钱货,你们家里的银子就在老娘这里,有本事你就来拿,今天别说还银子,就是你,我也一并打死再偷偷埋掉,一了百了。”

  我看你敢!

  一声震天的怒吼将苗氏刚要落下的棍子给吓的停在半空,玉瑶趁机偷偷在苗氏腿上弹了一下,苗氏双腿就像不听使唤一般,重重跪在玉瑶面前,顿时,杀猪般的干嚎声从苗氏嘴里发出来。

  “苗氏,没想到你这么恶毒,玉瑶可是你嫡亲的孙女,你居然也下得去手,之前她就差点被你给卖掉,现在你居然还想着要她的命,我看你简直比豺狼还要狠毒。”

  乌泱泱一群人齐涌进了老宅的大门,村长的脸黑的都快滴出墨汁来,身后的几个族老面色我不善,苗氏在他们眼里俨然已经快成了杀人凶手。

  “二妹,二妹你怎么样?都是大哥不好,大哥不该让你来这里求奶奶,咱娘是死是活她又怎么会关心,这本来就是她做出来的好事,咱们二房的人全都死的才会称她的心、如了她的意。”玉婷早就被玉瑶砸门的样子给镇住了,她一直都躲在旁边不敢露面,现在看来了这么多人这才走到玉锦堂两人身边,她虽然没有哭,可眼睛也是红红的,兄妹几个抱在一起更引来围观的人的同情。

  “苗氏你还真是够狠毒的,哪有你这样做奶奶的,孩子都还这么小,之前就被你跟玉老头差点给摔死,后来眼看着又被你给卖掉,现在你居然还要打死她,我看这瑶丫头是个懂事的,反而是你,看来是老糊涂了。”王婆子跟罗氏很合得来,现在看几个孩子被苗氏祸害这才忍不住出声。

  “就是,不是说你们都分家了吗,刚刚我可是听的清楚,苗氏居然去玉老二家抢银子,而且还把罗氏给打伤了,所以这孩子才来找苗氏要银子等着救命,还真是没见过这样的人。”

  “奶奶,不然您还是打死我吧,只要您消气把银子还给我们,您让我做什么都行,就是再把瑶儿卖了也行,我娘还在家里躺着呢,刘大夫说我娘吃的药可金贵着呢,要是没银子,就只能等死了。”玉瑶沙哑着声音带着哀求的哭诉着,将围在这里人的心都说软了,更为她这份难得的孝心感动,一个个看玉瑶的眼神充满了怜悯。

  苗氏怒不可遏,要是到现在还没看出自己着了她的道那就太傻了。

  “玉瑶你个该死的,居然敢算计我,你们这群傻子,这个死丫头心里的弯弯道子可多了,你们都被她的外表给骗了,刚刚你们还没进门的时候,她可是举着棍子想打我呢,还有刚刚我的腿突然不听使唤了,肯定也是这死丫头动的手脚。”玉瑶狠狠在自己的胳膊上掐了一把,疼的她双眼立刻飙出泪来。

  尼玛,苗氏这次老娘为了能跟你彻底划清界限牺牲大了,这梁子可结大发了。

  “奶奶,我这小胳膊小腿的,就是想打你也没那个本事啊,还有刚刚大家可都看见了,刚刚您才打了我一棍子,而且还一直都跪在地上,连您的衣角都没碰到,又怎么可能会动手脚,您不能平白的这样诬陷我,要是您非要说是我做的才会把银子还给我们,那就是瑶儿做的吧。”说完还不忘用衣袖擦擦那双灵动的双眼。

  “二妹,你不用这么委屈自己,现在村长、族老爷爷和这么多的叔婶都在这里,刚刚他们也亲眼看到奶奶要打你,还要把你给杀了,他们会为咱们做主的。”玉瑶心里直接给玉锦堂狂点赞,没想到大哥这么上道,居然配合着她把这戏份给做的这么足,现在就是没有玉婷来做证人,村里人的心也都偏向他们这边,现在就算苗氏全身是嘴都说不清楚了,等下就真的有好戏看了。

玉瑶《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小说试读结束。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玉瑶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