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今日您怼皇上了吗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夏雪姬康)

  • 时间:
  • 作者:婧雁
  • 来源:WXB
  • 娘娘,今日您怼皇上了吗免费小说

娘娘今日您怼皇上了吗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夏雪姬康)

娘娘,今日您怼皇上了吗小说在线阅读

《娘娘,今日您怼皇上了吗》第14章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第二天清晨,夏雪还在睡梦中,就被一阵梆子声给吵醒。

  等她睁开眼时,还有些恍惚,这两日发生的事情像是在梦境里,眼前是真实还是虚幻都分不真切。直到桑姑那震耳欲聋的大嗓门吆喝着众人赶紧出来收拾一下准备开始干活了,夏雪才恍然。

  原来一切都是真的,自己如今是浣衣局里一个小宫女。

  吃早饭的时候,夏雪听到有人议论,“今天的早饭好丰盛啊。”

  “你高兴啥呀,刚才我听厨房里的人说,是因为刘GG已经着人吩咐过,咱们院子以后只有早饭吃,所以才多给了一点。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待遇!”

  “啊!一天只吃一顿,那怎么行呢,那还怎么干活呀!”

  夏雪在旁边默默听着,也不出声,仿佛她们说的事情跟自己没有关系似的。

  “桑姑!这里是刚送过来的西六宫的衣裳。”一个个头高挑的宫女进了院子里,后面还有两个宫女跟在她身后,端着两大盆衣裳送了过来。

  这些新拿过来的衣裳是宫里不受宠的低阶妃嫔如才人、采女们之类的衣裳,不过布料还是要比太监袍子金贵一些。桑姑接了活儿之后,仔细翻看了一下,就点了几个宫女过来把这些衣裳分了出去。

  分了几人出去洗新来的衣裳之后,这边的太监袍子在这里继续堆了不少,而大家一个个弓着身子搓洗,效率十分的慢。

  夏雪想了想,跟桑姑提议道,“不如把这些袍子一起放到大木盆里,然后用脚来踩,这样洗着快一些,也省力一些。”

  “你说什么?”桑姑一脸错愕。

  夏雪解释道,“我以前在老家时常见人家在河边洗衣裳,会用棒槌敲打,这种粗布衣裳结实,用这种法子也洗得干净。与其用手慢慢的搓,脱了鞋,洗净了脚,在盆里面踩着踩着,不是同样的道理?”

  “是啊,那样就方便多了!”有人听到这个法子觉得有趣又轻松。

  “可是要脱鞋袜,用赤脚……”桑姑皱起眉头来。

  “不如我先来试试看,你们在旁边看看效果嘛。”夏雪指了指门口,对旁边的秦绣绣说道,“你帮我去盯着门口那边,要是其他院子或者刘GG他们过来了,就喊一声,你的衣裳拿过来跟我的一起,我帮你洗了。”

  秦绣绣觉得这个望风的差事很不错,立马喜笑颜开地答应了。

  虽说姑娘家不能随便露脚出来,可这里一院子都是女子,夏雪也就不顾忌那么多了。

  她把衣裳合到一个盆里,加了一些皂粉跟水,然后就准备开始了。

  赤脚踩衣,在想象中要比弯着腰用双手洗衣是轻松一点,可也有累的时候。踩了那么一阵子之后,夏雪干脆把木盆挪了个地方,一边扶着旁边的横杆,有个支撑,一边继续踩着。

  有人看她的效率确实快了许多,也省事许多,便开始效仿了起来。

  反正太监袍子衣料粗实,踩几下也踩不坏。

  不到一个时辰,她们居然提前把太监衣裳都洗完了,女子衣裙洗起来稍微麻烦一些,反而耗时慢。虽然桑姑没有分配给夏雪洗衣的任务,可夏雪还是主动过去帮忙。

  之前有几个宫女向她示好,她都记在心里。

  一来二去,这院子里其他人对夏雪的态度也都好转不少。大伙一起忙碌着,偶尔还聊上几句。夏雪还认了一个老乡,同是澜州出身。

  “哎,你们听说了吗?前段时间选秀时被划伤脸的那位秀女,刚刚被封了才人,恐怕要成了皇上的新宠!”

  这不是在说方瑾兰吗?夏雪忍不住竖起耳朵。

  “她脸上的伤好些了吗?”

  “应该是好了吧,不然皇上也不会天天去她宫里看她。”

  夏雪缓缓点头,原先那一点点连累了方瑾兰的愧疚便减轻了不少。

  “对了,夏雪,你之前不就是跟她一起选秀的秀女,那位兰才人长得是不是特别漂亮?”

  众人一起望向夏雪,露出好奇的眼光,期待她的回答。

  “确实很漂亮,是个大美人。”夏雪很客观地回答着。

  “其实你模样也很标致,只可惜运道差了一些,要不然现在起码也是个雪才人,不必在这院子里同我们一起洗衣裳了。”有个小宫女惋惜地对她说道。

  听得出来对方并不是在反讽,夏雪干笑了笑,不再答话。

  正在众人还在继续忙活时,便听见院门口有人高声唤道,“桑姑!桑姑在吗?”

  桑姑一瞧来人,立马堆着笑容迎了上去,“尤姑姑怎么亲自过来了?哦,是拿盈妃娘娘的那套流萤裙吧。瞧我这记性,昨夜里我已经叫人准备妥当了,自是不敢怠慢的。”

  桑姑转头向院内吆喝着,“乔思!乔思人呢!”

  旁边有人应道,“桑姑,乔思好像跟东院的人一起去尚衣局了,不是你吩咐的吗?”

  桑姑拧起了眉头,“我不是让她明早再去的呀,这个时辰乱跑什么!”话音才落,回头看那位大宫女还一脸不耐烦地杵在院门口站着呢,桑姑才赶紧换回笑容,“衣裳已经妥当了,要不奴婢跟着姑姑亲自送一趟吧。”

  那姓尤的宫女斜睨了她一眼,上下打量的目光扫了一遍之后,“啧,你还是算了吧,不记得咱们盈妃娘娘的脾气,见不得那些举止粗鄙,容貌丑陋的……”说着话,她抬起眼来,往桑姑身后又环视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了夏雪身上,“要不,就这个吧,赶紧收拾一下,把衣裳给送来。”

  说完,她就转身翩然离去了。

  “真拿自己当神仙呢,连伺候的人还都得仙姿仙体,一品端庄,哼!”等她的背影远去了,桑姑才啐了一口,低声骂道,“只是递件衣裳,连她殿门都不必入,还挑三拣四的。”

  夏雪一副不明真相的无辜模样,被桑姑拉住手腕,就带到了屋里,“既然人家指名要你去送。你就赶紧麻利些。那可是盈妃娘娘的衣裙,千万别出了差错。”

  从贵重物品箱子里取出了盈妃那件前几天送来浆洗的裙子时,夏雪还有些印象。

  

《娘娘,今日您怼皇上了吗》第15章 初访香蓉殿

  原本这么华贵的衣裳是不会轮到桑姑负责的这院子里的人来洗的,只不过因为这衣裳确实很难处理,质地轻薄,裙摆上还点缀着数不尽的珍珠串。

  所以这种衣裙历来都是要浣衣局里最有经验的宫女,几人合力再用特殊的法子仔细浆洗,这才刚好轮到桑姑她们几人处理。

  这裙子美则美矣,也因价值连城,胆小的宫女都不敢上前来看,生怕一个不留神给碰坏了,那只能赔上小命了。

  据说,之前盈妃穿着这裙子时不小心勾了点滑丝,便送去尚衣局里重新修补了一番,然后就直接送来浣衣局,洗净之后再送回她寝宫里。

  听桑姑念叨了一阵子,本来觉得没什么的夏雪也不免有些紧张了。

  临行前,桑姑正了颜色道,“你可千万小心仔细些!这套衣裙要是有个什么闪失,那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是整个浣衣局的大难了!”

  “知道了。”夏雪端好了衣盒,做了一个深呼吸,才出了浣衣局的门,往盈妃的寝宫香蓉殿去了。

  沿着宫中甬道,她拐了两个弯之后,左看右看有些想不起来桑姑跟她说的那些认路口诀,盯着分叉路口有些发愁,到底是往左还是往右呢?

  这时,她看见有两个小太监低着头正从对面过来了,心中一喜,还好路上有人,过去问问路吧。

  “麻烦二位GG了,我是浣衣局的宫女,正要去给盈妃娘娘送洗好的衣裳,但是我新入宫,不熟悉宫里的路线。还请二位指点,不胜感激。”夏雪尽量说得很是可气,也做足了礼数。

  天色还早,她低头瞟见这二人稍后面这位的靴子,鞋尖的部分用了鹿革皮包边,是官靴样式。于是,不等他们回复,她的目光忍不住稍稍向上抬了一抬。

  “姐姐是要去香蓉殿吧,你顺着这边直走,然后右转,再左转,不一会儿就能看见殿门了。”走在靠前一些的小太监,说话阴柔,细声细气的也很是亲切。

  夏雪只好先向人行谢礼,他们俩脚步不停地与她擦身而过。

  只是她抬头的那一刻,刚好后面这位从她眼前过去。她真真切切看到了他的侧脸时,差点倒抽了一口冷气,身子都僵在了原地。

  那一瞬间的惊讶与恐惧几乎让她的血液都快冻住了似的,但转念一想,她为何要怕。

  该怕的人,应该是这个穿着太监衣裳,偷偷摸摸溜进后宫庭园里来的亲王才是。

  夏雪顺势装作准备转身时,抱着衣盒的动作幅度略大了一些,一下子就撞到了他的胳膊上。衣盒差点都没拿稳,而对方却是反应迅速地身子一闪,避开了她故意一撞,还俯身伸手一捞帮她扶住了衣盒。

  “对不住了,这位GG没事吧?”夏雪手中用着实劲,当然不会真的把衣盒丢了出来。

  这套裙子若是有个闪失,不止是她的麻烦,乃至整个浣衣局都有麻烦。

  她表面上装出来的紧张反应倒是很真实,与对方一起端着衣盒,便能细细看看他的脸。

  果然是燕王没错,她认得他的模样,只不过也正如她所料,燕王根本不记得她这么一个存在,眼神在她脸上漠然扫过即止,也不多说一个字,丝毫没有夹杂任何多余情绪。

  “新来的吧,你可要千万小心仔细些,若是损了贵人的物件,你这小命可就不保了。”前面替她指路的小太监,倒是一副老成的稳重,轻声告诫了几句。

  夏雪赶紧低着头,又是道歉,又是道谢,他们俩不再停留,急匆匆地朝着与她相反的方向去了。

  那边是浣衣局的方向,也是西城门的方向。西城门的看守一向松散,这个时候出宫,倒是赶在宫门下钥之前,还算来得及。

  可是燕王为什么会这副打扮到宫里来呢?

  夏雪认定了那一夜的杀手是燕王派来的,所以她要报的血仇正是找这个人。虽然以她根本不会武功的这具不算强健的身子,要想接近目标报仇,简直难如登天一般。可这一次无意的碰面,却让她收获了重要的线索。

  燕王这么鬼祟打扮潜入后宫,肯定是来见什么人的,而且该是一个女人,再加上她已确认对方不认得自己,这样起码先决条件对自己是有利很多。敌在明,我在暗,接下来就差一个完美的复仇计划了。

  夏雪站在甬道上,立了很久,直到听见附近又有脚步声近了,才回过神来,抱着衣盒,匆匆往香蓉殿方向去了。

  等她送到时,尤宫女还抱怨她腿脚太慢,让她就在院门口候着。

  “知道规矩吗?在这里等着,衣裳我们检查没问题了,回了话,你才能走。”

  “是。”

  对方的趾高气昂,更衬得夏雪卑微到泥里去了。

  她不过是浣衣局里的宫女,连香蓉殿中最末等的宫女都不如,当然只有听着受着的份儿。

  那套流萤裙,层层件件有许多,要是细细检查起来,也着实要费一番功夫。不过夏雪心里倒不怕衣裳出什么问题,出来前桑姑都是仔细又看过的,她现在满门心思想的是燕王的事情。

  据说这燕王与皇帝是同胞兄弟,同一个娘养的,容貌有六七分的相似,可性格差别就大了许多。

  只是刚才那短短一瞬间的接触,燕王整个人的那种气质感觉,就已经让夏雪很不舒服了。她好歹也是跟皇上有过近距离接触的,这样一对比,两个人确实分别很大。

  同样是难以接近的感觉,姬康就好比是炙热的烙铁,滚烫而无法直视,燕王姬旻就好比是刺骨的冰川,阴寒而让人生畏。

  “行了!你可以回去了!”一个宫女的声音高声吩咐道。

  夏雪长舒了一口气,朝对方欠身行了个礼,才准备回去。她刚一转身,就听见响鞭,真是不巧了。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这种地方能遇到圣驾。

  她赶紧退到殿门边的墙根底下,跪伏在地面上,低着头,只希望姬康这会儿心里想着他的美人,最好看不见自己。

夏雪姬康《娘娘,今日您怼皇上了吗》小说试读结束。

娘娘,今日您怼皇上了吗夏雪姬康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