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福麦香农家娇娘会种田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君白洛依婉)

  • 时间:
  • 作者:墨瞳
  • 来源:WXB
  • 多福麦香:农家娇娘会种田免费小说

多福麦香农家娇娘会种田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君白洛依婉)

多福麦香:农家娇娘会种田小说在线阅读

《多福麦香:农家娇娘会种田》第14章 逼死“良民”

小流氓额头已经布上了些许汗珠,人在一步一步的往后退着,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立马钻进去来个“土遁”逃得无影无踪。

而那些跟在小流氓身后叫嚷的几个“群众演员”此刻更是想着趁乱离开,各个都贼眉鼠眼的四处看着。

只不过,这些人想要撤退的路却都被一个个彪形大汉挡了去,让他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这位朋友,不知我们在何时何地有了过节?我怎么……并不记得和你有过过节呢?”

带笑的声音,温润的面庞,可使出的手段却是让那一群小混混毫无逃脱之力。

“我……我记错了铺子了!”

那小流氓赤红着脸,眼睛向四周看着,像是再找逃脱的路子。只是只扫了一眼,就发现自己的那几个“好兄弟”都已被人控制了起来,哪里还有什么路子?

“那这位兄弟,和你有过节的铺子是哪一家哪一户?东家姓谁名谁,我泠若羽在这镇子上也算是有几分薄面,不如我随你走一趟,帮你们说和一下化解了那段恩怨如何?”

依然是带笑的声音,可目光之中却已是有了几分的冰寒。

目光一转,眼神一厉:“这天下,唯有‘情’这一字不能拿来开玩笑!孝为亲情,刚刚这位兄弟的所作所为可是赚足了四周人的眼泪和同情心,如若一切都为假的……恐怕今日难以堵住众人之口,更难以平复众人之心!”

“好!”

不知人群中是谁先来了这么一嗓子,紧接着四周响起了鼓掌声。那些被牛大妮怂恿着来挑事的几人此刻可谓肠子都悔青了。

“是她,是她让我们这么做的!她让我们找那位姑娘的麻烦,不让她进药铺买药,还要我们给她来点苦头吃吃!”

突然,一个男人终于是受不了了,抬起手臂指向正皱着眉头思索着下一步计策的牛大妮。

无数双眼睛看向牛大妮,将她从头到脚看了个透彻。

牛大妮瞬时就傻了眼。

怎么说,她也不过是一个小孩子,就算心思比常人重了点,遇到此刻“千夫所指”的情境也是有些傻眼。

但是……她的大招“装可怜”可是随时随刻都能用得出来的。此事也只是愣了那么的一下,很快便反应了过来,用那双纤弱无骨的柔韧搅着自己的衣襟,大大的眼睛里溢出点点委屈的泪水:“我……我不知道……不知道那些人在说什么……”

洛伊婉看着面前的牛大妮,即便她同为一名女子,也能感觉到一股子心要碎了的感觉——啧啧啧,真的是个娇人儿啊!

“你们休要再诽谤我那妹妹!”

洛伊婉这时候却正义凛然的站了出来,抬腿往前走了几步,将还傻傻的站在人群中想对策的牛大妮拉了出来。

看似是亲近的举动,却是将那牛大妮从暗处拉到了明处。

“我这妹妹身上可没什么银子,上哪里给你们好处去?让你们这几个有手有脚的大汉都听她一个小姑娘的指使?”

洛伊婉看似亲昵的拦着牛大妮的肩膀,脸上还带着关切的笑:“姐姐相信你绝对不会害姐姐的。”

但是眼底的冷意却是让牛大妮一哆嗦。

和洛伊婉最近交锋了好几个回合,这一刻的牛大妮必然是明白洛伊婉这一举动是想要将她和那些小流氓的“私下交易”抬到明面上来!她不过是个还未出阁的小丫头,如果让人知道了每次来这镇上都会被那些小流氓调戏一番恐怕……

“我!我要去找我爹!”

牛大妮一时慌了神,扭头就想走。

可洛伊婉哪里能让她这就走了?手紧紧地抓着她的手腕子,手上用着力脸上却依然带着笑:“妹妹如果这就走了,恐怕真的是有几张嘴都说不清了。还是在这里把事情弄清楚还妹妹个清白再走吧!”

刚刚那个如仙一般的公子不知何时也已经走到了洛伊婉的面前,嘴角也带着淡淡的笑,声音如清泉流淌一般的好听:“我看姑娘也是好人家的女儿,这样走了的话恐怕会有人说闲话,还是再留一留吧。”

见泠公子开口,身边不少的人也跟着帮腔。

“是啊是啊,姑娘你就留一留吧!不能让人白泼了脏水啊!”

“那些人也部长点眼,这么小的姑娘都未出阁,又怎么会和他们认识!”

洛伊婉这心里都乐出了花了!看向那青衣男子的目光都带着几抹赞许——这真是个天降的好帮手啊!

牛大妮的脸更加的白了,嘴唇被她的门牙紧紧咬着,那小样子更是我见犹怜。

只不过此刻,那些刚刚还拜倒在牛大妮石榴裙下的小流氓们却都倒了戈。

“就是她指使我们的!”

“只要我们给那个姑娘点教训,她就给我们好处!”

七嘴八舌的,好不热闹。

洛伊婉看着气氛不错,也是适当的提高了声音加了把火:“到底是什么好处啊?”

“就是让我们多摸两把!”

那个为首的小流氓终于是在逼问下大声的喊了出来。

喊完了之后四周一片寂静。

无数的目光看向牛大妮,恨不得将她的身上都戳出来一个大洞。

多……多字后面是什么来着?

他们这些吃瓜群众突然感觉出现了集体的幻听……那面前的小丫头看起来也不过是十岁出头啊,虽然长得很是高挑,但确实是还未到及笄之年……

紧接着,是窃窃私语的议论之声。

所有人看向牛大妮的目光都变得充满着深意,每一道都像是一根尖针似的扎在牛大妮的身上。

而那个站在旁边未再多语的泠公子眼中却闪过了一道“果然如此”的叹息。

他就觉得自己之前看过那个小丫头,和那些小混混们眉来眼去着。原本还想着上前帮一帮那小丫头,却又觉得她好像……“乐在其中”的样子,所以也就紧盯着观察了一会,发现果然是……有伤风化。

今天在这里管这个闲事一方面是因为确实被人抬到了风头浪尖不得不出头,还有就是因为他觉得这事必然是有蹊跷。正好,又看到挑事的正是当时那个小混混,而人群中眉来眼去的那个不是那个小丫头又是谁?

“呜……”

一道凄厉的哭声由低入高,将四周人群的声音渐渐地都压了去。

所有人屏息凝气的看向哭声来源处,只见一美人正哭得梨花带雨好不伤心。

“我……我……没……我还要嫁人的!呜呜呜……”

哭声娇柔绕肠,那小模样也是惹人怜爱。四周刚刚还在窃窃私语的声音瞬时就压了下去。这一刻所有的入都被牛大妮的颜值给勾了魂去。甚至还能听到几点叹息。

洛伊婉知道,在场的这些本身就都是吃瓜群众,大家来看个热闹,哪有几个人真的想知道真相?是非对错孰是孰非于他们来说都不会多一块肉,只要是热闹好看就可以了。

牛大妮的这一招美人娇泣看来是起了作用的。

“我……我根本不认识他们!”牛大妮一边哭着一边抹着眼泪。

但她这一声刚说完,那几个小混混确实不愿意了。一个个的又七嘴八舌理论了起来,污言秽语脱口而出,什么“你周身上下是个什么样我们都摸的一清二楚还在这里装清纯”,什么“你每次来镇子上不正是和我们眉来眼去的吗”……

等等言语,让周遭有些未出阁的小姑娘直接听的羞红了脸。

牛大妮也不是只会顾着哭,此刻发现这些人的话语越来越不中听了,知道今天如果不能给四周的人一个满意的交代,恐怕日后她真要成了这十里八乡的名人,别提嫁给什么好人家,恐怕连这镇子都难再进了!

这么想着,牛大妮心里一横,往旁边跑了两步,从一旁卖西瓜的摊位上就拿起了一把刀就横在了脖子上:“呜呜呜……小女……小女愿意以死证明清白啊!小女就是个普通姑娘,随父亲来这镇子上为生病在家的母亲采买药材……”

牛大妮的话还未说完,四周的人群里又是一阵的骚动。

“怎么又是为生病的母亲采买药材啊?今天这些人拿的都是一个本子吗?”

紧接着,就是一阵哄笑。而那起哄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跟着泠公子的那位圆脸小厮。

牛大妮话说完了后也听到四周哄笑的声音,脸上是一阵白一阵红的,但她说的是实情啊!看着原本自己营造出的气氛被这笑声冲淡了过去,牛大妮心下一狠,拿着刀的手下一用力,一道血痕自白皙的脖颈上向下流淌,将她那粉底的衣裙染出了一朵绚丽的牡丹花。

人群中瞬时是一道的惊呼,已经有人喊着要去报官请大夫了。

那几个小混混一看事情也要闹大,心想着自己无凭无据的万一那丫头真死了自己还要被按上个“逼死良民”的罪名,恐怕这牢底都要坐穿了!

“是,是我们瞎说的!”

为首的小混混赶忙冲着人群内大喊一声,但目光却是死盯着牛大妮的方向,像是要将她狠钉在当地一般——好啊你个蛇蝎心肠的丫头片子,今天我们兄弟几个如果进了那牢里,来日出来了必然找你报仇雪恨!

牛大妮听着这人的话刚是松了口气,却正巧对上那人的目光,一时之间就通体发寒打了个哆嗦。

“这说出去的话,怎么还能变来变去的呢?”

猛然间,却听一道带着叹息的声音,压过了所有喧闹。正是洛伊婉又开了口。

《多福麦香:农家娇娘会种田》第15章 段二公子

那个为首的小流氓听到洛伊婉说话,就不由自主的一哆嗦——这个小丫头看着年纪轻轻,脸长得恐怖不说,这说出来的话更是恐怖得很,不一定什么时候就给人下个套子,他现在是真的怕了这小丫头开口了!

“你瞧瞧你把我们牛家妹妹逼得,连刀子都架在脖子上了。就想用一句‘瞎说的’了事吗?这里可是这么多人看着呢,那么多双眼那么多个证人……”洛伊婉的声音中一直带着笑意,就像是在劝人为善一般。只不过,她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把四周人也给点醒了。

“是啊是啊!你这是污蔑良家妇女的清白,走走走,带他去见官!”

“是啊,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他!这一会污蔑别人偷东西,一会又用那样的话逼一个小姑娘!我看一定要到官府定他个污蔑罪!”

那小流氓都快哭了。他现在是进退两难。说实话不行,说假话也不行,怎么说怎么都是错。

归根结底,一切的原因都是那个在一旁煽风点火的丑丫头的错!

这么想着,再加上一旁的吃瓜群众的火气越来越大,言语也愈加的犀利,小流氓的心不由得紧成了一团。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去官府,绝对不能!

这么想着,他的严重闪过了一丝寒光,眼睛向四处瞄着,最终锁定了洛伊婉的方向……

只是电光石闪之间,小流氓一个健步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洛伊婉的肩膀,将洛伊婉用力的拽到了他的身边。而他的另一只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匕首,尖锐的刀刃抵在了洛伊婉的脖子上:“我看谁敢去报官?!既然横竖都是个死,那不如就拉个垫背的!”

洛伊婉眉头微微皱起,没想到这男人竟然被逼急了想要用自己当人质。

而四周的人,也纷纷傻了眼。

洛伊婉前世今生两辈子,还真是第一次被人用刀抵在了脖子上,这一刻说是一点都不害怕肯定是假的,但是要说就因为这个完全的失了理智那倒也不可能。

她轻轻地开口,用只有她和那小流氓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大哥,我说你是不是傻?”

小流氓愣了一下,完全没想到这小丫头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竟然还有胆量和他在这里扯闲篇。

“你说你不过是为了牛大妮办事,好处还没捞着呢,此刻却要自己走上犯罪的道路上,这不是傻是什么?她可是自己撇的很是干净啊!”

最后一声带着叹息,悠长而又无奈,就好像是在为这小流氓打抱不平一般。

小流氓一时之间还真是有些傻了眼了,刚刚好像一时冲动只想着怎么脱身,完全没想着自己这样,好像犯下的错更多了几分……

泠公子见那小流氓像是突然愣在了当地,立马跨步向前,手里的折扇冲着小流氓的手腕处就打了过去。电光火石之间,小流氓只感觉自己的手腕一麻,手里的的刀骤然就掉在了地上,而一个青色的身影一闪而过。

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飞出去坐在了地上,而原本被他挟持的少女已然到了另一个人的怀里。

“姑娘,你没事吧?”

如同泉水一般清澈动听,带着点少年的纯真。音调又有着成熟男人的沉稳。

洛伊婉对上一双乌黑透亮的眸子,里面闪着的光都带着些许的暖意。

那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了春日的阳光,温暖照映在心头。

她的纱巾已在这一阵波动中掉落在地,脸上的疮全然暴露在了众人面前。四周的人群不由得发出了一阵吸气声,可面前的那个男人只是眸子微微动了一下却并无其他反应。

看得出来,那人沉稳得很,城府也是深得很。

但同样,并不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

修养在常人之上。

“谢谢公子相救。”洛伊婉低身将帽子拿在手里,慢条斯理的戴在了头上,就好像是全然不顾旁边人的目光和议论之声。

这一阵的骚动下,让人想不到的是,那刚刚劫持洛伊婉的男人竟然给趁乱跑了。

牛大妮看到此处不由得心里松了口气,洛伊婉见那人已跑知道这一局恐怕她和牛大妮只能算是打了个平手,也并无多言,只是冷笑着看了牛大妮一眼。

“无妨,那人的样子我已记下,在这城内外几十里,是跑不了他的。”

泠公子的声音温柔可亲,但是看向牛大妮的目光里却满是探究,就像是已经看透了牛大妮和洛伊婉的那一些计较。

“小女洛伊婉,住在杏园村,今日之恩小女已然记下,改日有机会必十倍奉还!”

今日之事,如果不是这位泠公子洛伊婉也能顺利解决,只是还需要些口舌。而且刚刚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洛伊婉想要脱身也并不是那么容易,这份感谢在洛伊婉的心里可谓是真心实意的。更何况虽然只是简短的交流,洛伊婉却已经看出这泠公子的为人必然不错,就有了结交的意向。

“不必,只是举手之劳。”

泠公子的笑容温和,声音温雅,给人独特的安全感。

待到洛伊婉走远了,泠公子依然站在原地看着洛伊婉消失的方向摸着下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他旁边的小厮撇了撇嘴:“公子,那女孩丑的很,你不会看上她了吧?”

“绝世美人也。”

泠公子的一句话,把旁边的小厮惊的一个跟头,差点没给他家公子跪下。

“公子,咱赶路是急了点,你不会是病了吧?你可别吓我啊!”

泠公子却是轻轻地摇了摇头,眼睛看着远处,像是在回味什么,声音清幽:“美人在骨不在皮,我擅丹青,这点还是看得出来的。”

再说洛伊婉那边。

她和牛大妮一前一后的走到了不远处的药房里,谁也没有说话。

“小伙子,我想看看我的脸,你们家掌柜的在吗?”

洛伊婉也不理后面的牛大妮,先一步到了药房内,对着一旁忙活的小厮说道。

此刻店铺内颇为繁忙,抓药的、看病的、讨价还价的络绎不绝。那小厮也是一个人恨不得分出来八个,但依然游刃有余面带笑容的看向洛伊婉的方向:“我们家掌柜正在后面休息,让其他的大夫帮你看看行吗?”

洛伊婉却摇了摇头。

凭借着原主的记忆,洛伊婉知道这县城内唯一可能治得了她这脸的人只有这“春风堂”的掌柜的妙手罗。

“找我们家掌柜的啊,您稍等,我给您叫去!”

小厮和其他小厮略微交代了几句,将身旁的几位顾客都让了出去,这才一溜烟的往后堂跑去。

洛伊婉找了个位置坐下,不急不躁的等着,眼睛瞄向一旁跟进来四处张望的牛大妮。

牛大妮也正好张望到了洛伊婉的方向,见洛伊婉正看着自己,脸色一阵发白。

想到刚刚差点就成了的计策,她心里又是恨又是气,恨不得冲上去把洛伊婉撕碎在当地。

“我看你还是省省吧,小小年纪整天那么多心思,以后还怎么嫁人?”

喧嚣的人群中,洛伊婉的声音带着几分的警告,冷的让人忘了她的年纪。

牛大妮刚想要说什么,骤然间愣在了当地,看着门口的方向就像个木头人,脸上不由自主的泛起了点点红润,全身的气场都向“怀春少女”的方向发展。

洛伊婉的心中心思攒动,有个猜测慢慢爬上心头。

她轻轻地向药房门口的方向看去,只见有一白衣少年屹立在那,全身散发着矜贵的气息,一双眸子清澈见底,束腰上的银丝云纹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段二公子……”

一个名字从洛伊婉的口中跃了出来,就连着她的心都砰砰直跳了几下,苦辣酸甜残渣其中,让洛伊婉的眼眶都跟着酸了几分。

这一切,是原主残留下的记忆,带给她的身不由己。

这个少年,是她原本许配给的那位贵公子……

君白洛依婉《多福麦香:农家娇娘会种田》小说试读结束。

多福麦香:农家娇娘会种田君白洛依婉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