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强神卫》萧辰叶芷馨~全文

作者:绝世凌尘 书名:至强神卫 来源:zzy
《至强神卫》萧辰叶芷馨~全文

《至强神卫》第15章 萧辰的真实身世

萧辰刚离开天威药业后不久,远在千里之外京城的任家,任君行正在大发雷霆。

啪!

任君行将大管家尚天泓叫进办公室,二话没说,就把桌子拍得山响:这小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就算是他师父范轻舟在我面前都不敢放肆。他倒好,竟然直闯天威大厦,还把沈天威给打伤了!

这个家主,其实这件事错不在大少爷

尚天泓浓眉紧锁,不知如何搭话。

错不在他?难道还是我们错了不成?又不是我们害死萧老爷子的,他为什么就死咬我们不放?

任君行一听,气得脸都黑了,拍桌大声

咆哮。

尚天泓叹了口气,沉声道:家主,萧家惨案实在蹊跷,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我们,大少爷错怪我们,也是情有可原。更何况,范帅到现在还没有将大少爷的真实身份告诉他。

任君行听罢,脸色虽有好转,却犹自忿恨不平道:就算他不知道自己身份,这也改变不了他是我任君行儿子的事实!

真是翻了天了,居然敢说将我任家一并抹去!难道他真想大义灭亲,连他自己也一并抹去不成?

这句话是任君行牢骚之言,尚天泓不好应答,只得装着没有听到。

尚天泓是任家的老人,可以说是看着任家两代人成长的。对于萧辰的身世,更是了如指掌。

其实,萧辰的真正身份,是任君行的长子。

二十多年前,任君行结识了一位民间女子,也就是萧辰之母左伶梅。

任君行年轻气盛,不顾家族阻挠,坚持要与左伶梅成婚,并产下萧辰。

怎奈,禁不住家族的连番威逼,任君行无力保护妻子,致使左伶梅郁郁而终。

可任家老祖绝不允许血统不正的萧辰留下在家中,不但逼迫任君行再婚,还要他将尚在襁褓之中的萧辰送人。

当时,任君行正与几位兄弟争夺家主之位,一时妥协,便让尚天泓将萧辰送出去。

尚天泓宅心仁厚,不忍见小主人受苦,便连夜启程,找到昔日故友萧东阳,请他照顾萧辰。

这个秘密,也只有任君行,尚天泓,萧东阳,以及后来的军神范轻舟四人知晓,就连萧辰本人,都不知自己的真正身世。

萧家的案子查得怎么样了?

任君行发了一通牢骚,见尚天泓不说话,只得悠然一叹,沉声问道。

对于萧东阳这位养育自己儿子二十年的老人,任君行心中充满恭敬,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报答。

可谁曾想到,萧氏父子竟突然离世。

而且,自己竟然莫名中枪,成为萧家惨案的最大嫌疑人!

我也正在查,但短时间内,恐怕很难有结果!

尚天泓忧容苦叹道:凶手实在是狡猾,恰恰把握住了我们让沈天威与萧东阳交接的机会下手,没露丝毫形迹,而且还让我们无法辩白!

更重要的一点,此人好像对我们与萧东阳的关系,乃至大少爷的身份都十分清楚。

而他此为,大有祸水东引,故意使大少爷与我们自相残杀之意

言之有理!

任君行听罢,浓眉锁得更紧,苦叹道:萧老爷子对他有养育之恩,现在老爷子一家遇此不测,他一定以为是我们做的,这下我们简直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越说之下,任君行越感气愤,最后猛地一拍桌子,咬牙怒喝道:

说到底,都怪沈天威这个饭桶办事不力,我让他借着求购药方之机给老爷子送钱。可这狗东西倒好,居然敢中饱私囊。这种人,萧辰拿他开刀也是活该,我也不想管了!

沈天威仗着天高皇帝远,这几年捞了不少好处,行事也越发放肆。

此次让他在大少爷手里吃点亏,也是他咎由自取。目前我们急需要解决的,是揪出迫害死萧家的真正凶手,此人不除,必是大患!

尚天泓闻言,点头称是,旋又沉声请令:家主,我请求前往东华一趟,斡旋此事。到了必要时候,就向大少爷坦言身份,化解误会。

这样也好!

任君行很是认同,想了想,从抽屉里取出一物,交到尚天泓手中,神情感慨道:

尚老,这是他妈妈当年的遗物。当年,我为了争家主之位,愧对他们母子,我不乞求伶梅在天之灵能够原谅我,只盼能与他骨肉团聚。至少,不愿让他记恨于我

我知道。家主,你就放心吧!

尚天泓小心翼翼地收好物件,不再多言,转身欲要出门。

等等!

任君行将之叫住,满面复杂,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苦叹口气,道:他年轻气盛,树敌不少,尚老到了东华,无论付出何等代价,都要助他

明白!

尚天泓领诺,转身离开。

唉!

目送着尚天泓的身影离开,任君行轻叹一声,坐在椅上,思绪很快放飞到多年以前

尚天泓领了任君行之令,正收拾行李准备出门,忽见一位十七八岁、模样俊俏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张口便问道:尚爷爷,你这是打算要出远门啊?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任家少主,萧辰同父异母的兄弟,任遥。

回少爷的话,家主派我去东华办件差事,事态紧急,我现在得走了。

尚天泓同样是看着任遥长大,对于这位任家少爷的禀性,他自然也看在眼里。

任遥生性阴戾,为人虽精明,却好猜疑,而且气量极为狭窄。

虽然早在任家老祖在世之时,任遥就已

被定为任家未来继任者,但尚天泓却看得出来,若将来果真把偌大的任家交于任遥,任家的辉煌无疑将会成为永远的历史。

相反,尚天泓一直对萧辰颇为关注。

虽然,他明知以萧辰的身份,根本不可能被任家所接受。但对萧辰的人品,尚天泓却是极为欣赏。

尚爷爷,请别急着走,容我猜猜,东华那边出了什么事?

见尚天泓匆匆要走,任遥却是挡住去路,阴恻恻怪笑道:我听说,东华有个叫萧辰的废物,竟敢放言要灭了我们任家!

不仅如此,他还给了沈天威三天时间,让沈天威三天后去他爷爷坟前领死?

少爷,你还年幼,这些事,不用你担心,大人们会妥善处理的。

看到任遥这副怨毒的眼神,任凭尚天泓这种久经江湖风浪的老人,也是顿感心中悚然。

我走了,你还是专心读书要紧吧,不然又要挨家主的骂了!

尚天泓不愿跟任遥多说,便匆匆离开。

哼!

看着尚天泓远去的背影,任遥面上闪过一道与其年龄极不相符的可怕诡笑。

更是自言自语道:哼,拿我当小孩子的人,通常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你们就等着吧,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至强神卫》第16章 医院里出事了

萧辰回到家中时,发现叶芷馨一家三口都在家中。

叶长治明显还沉浸在欢迎会上被韩总长夸赞的喜悦之中,竟然亲自下厨炒了几个小菜,正一个人喝着小酒。

咦,萧辰,你回来啦,快过来陪我喝几杯!

看到萧辰回来,叶长治竟破天荒地没有给脸色,还朝他招了招手,让萧辰坐下来喝酒。

喝,喝什么喝!你是让他喝了再去犯案吗?

刘莉对萧辰的成见显然是根深蒂固的,对着丈夫连翻白眼。

爸,您喝吧,我不会喝酒!

萧辰无语地摇了摇头,不跟岳母一般见识。

说什么话呢,男人哪有不喝酒的,快满上!

叶长治却是不由分说,给萧辰倒上一杯,乐呵呵地指着杯中酒道:这酒可不寻常,就是给韩总长送去的烧刀子。我以前还真没喝过这种酒,自从今天品过这一回后,就戒不掉啦!

爸你说得对,品酒就如同品人生,不在乎贵贱,只重品质。

烧刀子是烈酒,能激发壮志豪情,是男子大丈夫,都当浮上一大白!

看着杯中的琼浆玉液,萧辰思绪不由又回转到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感慨万千。

萧辰,你刚刚还说不会喝酒,这酒中的大道理,倒是说得一套一套的!

叶芷馨看了萧辰一眼,目带惑色,语含试探。

她是个很敏感的女孩,从萧辰回来的第一天,叶芷馨觉察到了自己这位便宜丈夫如同变了个人一般。

这几天来,她更是在暗中观察萧辰。

直到今天,她竟发现,韩总长居然替萧辰开车门!

哼,会说有什么用,不还是个没用的废物!

刘莉在一旁嗤之以鼻,就算是萧辰提议送酒,让她丈夫受到了韩总长的高看。

但在刘莉看来

,这也只是萧辰凑巧说中,依旧改变不了他是废物的本质。

好了,萧辰,不要理他,咱爷俩喝!

叶长治瞪了妻女一眼,坚持让萧辰陪自己喝酒。

正在这时,却听叶长治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

什么,你先给我顶一下,我马上到!!

叶长治懒洋洋地接过电话,立即如同被针扎着屁股般跳了起来。

出什么事了?

见此情形,刘莉不禁焦急问道。

医院里出事了,是我负责的病号,院长让我立即过去!

叶长治脸色灰败,披衣就要往外走。

爸,你喝了酒,我和你一道去吧!

萧辰站起身,陪叶长治一起出门下楼。

叶长治工作的杏林医院离家不远,十几分钟后,两人便赶到医院。

两人刚到杏林医院,却见中医内科早已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里边更是传来一阵争吵声。

两人进去一看,不禁愣住。

只见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正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气若游丝,陷入深度昏迷之中。

一对中年男女正冲着院长和几位医生在那里大呼小叫。

两位不要着急,现在当务之急,是送老人去抢救!

院长纪昌明急得汗如雨下,竭力劝说那对中年男女,要将老人送出急救室,可那对男女无论如何就是不依。

纪院长,这纯粹就是一起医疗事故,叶长治必须负全责。

正在这时,只见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医生跳了出来,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可叶长治也太不将这当回事了,到现在还没来!

女医生这个时候来上这一句,听入那对男女耳中,无疑更是火上浇油。

王丈夫说得对,叶长治这王八蛋太不像话了。我爸昨天就是吃了他开的药方,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中年男子闻言,立即将脸一沉,冲着纪昌明大喝道:纪院长,我真不明白,像叶长治这种庸医,你还留着干什么,必须开除!

对,院长,病人家属说得一点没错。

女医生一听,也跟着连声咐和:像叶长治这种完全没有医德的医生,必须从我们医院清除出去!

行了,王艳,我知道你夫妻和叶长治不对付。但公是公,私是私,做什么事之前,麻烦注意下场合行不行?

纪昌明正觉头大,一听这女医生之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气得冲其直喝。

这位名叫王艳的女医生,不是别人,正是郝长贵的老婆,夫妻俩人同为杏林医院的医生。

郝长贵因为送礼的事,反被新到任的韩总长给查了,这让王艳恼火万分,她认定是叶长治在背后搞的鬼,自然不会错过这次往叶长治身上泼脏水的机会。

院长说得对,王艳,你有事尽管明着说,这样在人背后指手划脚,算什么本事!

随着纪昌明话音落地,便见叶长治板着脸走了过来。

长治,你总算来啦!

纪昌明平时与叶长治关系很是融洽,看到叶长治终于来了,纪昌明不禁松了口气。

哼,仗着院长给你撑腰,算什么本事!

王艳却是不屑地白了叶长治一眼,转身扬长而去。

好你个叶长治,你这缩头乌龟,总算是敢出来了!

那中年男子等得不耐烦,看到叶长治,立即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

姓叶的,我爸昨天刚吃了你开的中药,今天就拉肚子,发高烧,现在又昏过去了,你这庸医乱开药害人,老子要去卫生局告你去!

钱老板,你先不要生气,你父亲的病,我一直都是按方开药,绝对不会有任何偏差,有什么问题,让我先给你父亲看看好吗?

叶长治眉头紧锁,远远地看了那位昏迷老者一眼。

这对夫妇,叶长治并不陌生。

中年男子名叫钱廖安,是附近市场内做水产生意。

昨天,钱廖安的父亲身体有些不舒服,到杏林医院中医内科来就诊。

当时,叶长治为其诊断之下,认为其只是普通感冒,便抓了些药让其回去煎服。

可谁曾想到,一夜之前,老人的病情竟然恶化成这样!

哼,你是不是按言开药我不管,反正我爸就是吃了你的药出了事。我可告诉你,我在上边是有人的,识相的,赶紧赔钱!要不然,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钱廖安却是不听叶长治的解释,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你们这不是在讹诈吗?老爷子到底什么毛病,现在还情况不明,你们总得先让叶医生诊断一下吧!

哼,我看你们两个就是不孝子,老爹都这样了,你们漠不关心,只顾着讹钱,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一听钱廖安张口闭口要叶长治赔钱,围观的群众看不下去了,纷纷指责。

本文提供:至强神卫最新章节由本站提供,萧辰叶芷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内容非常精彩。主角是萧辰叶芷馨小说名字叫做《至强神卫》,小说精彩节选:萧辰刚离开天威药业后不久,远在千里之外京城的任家,任君行正在大发雷霆。啪!任君行将大管家尚天泓叫进办公室,二话没说,就把桌子拍得山响:这小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就算是他师父范轻舟在我面前都不敢放肆。他倒好,竟然直闯天威大厦,还把沈天威给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s://www.nfdi.com/news/122001.html

南方帝小说公众号大全《至强神卫》萧辰叶芷馨~全文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