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相江箬传》--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一颗小白菜 书名:女相江箬传 来源:wyy
《女相江箬传》--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女相江箬传》是一本非常好看古言的小说,作者为一颗小白菜,主要讲述了江箬李邶夜的故事。

《女相江箬传》第9章回京

知道你追来,便猜到你会过来。

李邶夜坐在凳子上,蜡烛被他吹灭,今晚阴云密布,正巧没有月亮,房间里漆黑如墨,两人

只能感受着彼此的呼吸,确定对方的存在。

江箬确定他无恙放心多了,我方才下了药,现在守卫疏松,我们尽快离开。

黑暗中沉吟了一瞬,我须得回帝京。

他身为太子,身上扛的不止是自己姓名的责任,从坐上太子之位,太后与母后对他的唯一教导便是做一位好陛下,巩固着安氏繁荣昌盛,现如今他大胜归来,一切却翻天覆地。

那就回京。一抹从容自若的语气淡淡开口。

李邶夜黧黑的眼眸深深看着那抹轮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苦若,你有传道的重任。

我的道,有我的走法。

丑时,马车如一道利剑破开黑暗,在泥泞山路上,飞驰着朝帝京而去。

腿脚是否有不舒服?

有些酸。

李邶夜靠坐在铺着厚厚锦毯的车上,脚下是长长的雪绒,暖和和的。

江箬看着他腿脚一直僵硬着,她抿了抿唇。

我帮你揉揉。

李邶夜微微抬眼。

纵然他是太子,但是苦若的身份在帝京也是极高的,他这般放得下身段吗?

没听到拒绝,江箬伸手将太子腿放在自己腿上,伸手在他的小腿和脚踝部分游走按摩。

李邶夜原本拿着道书,却被那双轻柔的双手按的有些舒适,他不免放下道书。

小道士的手细长白润,指骨纤小,乍一看像个女人的手。

他按着几个穴道,一直僵硬酸痛的腿瞬间得到缓解,李邶夜身体放松许多,透过罩子里穿出的烛光看到他莹白的耳垂,恰到好处的下颚线。

很清秀得小道士。

他长的漂亮,却不女气,眉宇间含着淡淡的疏冷。

闭了闭眼,想要假寐片刻,耳边传来震震马蹄声,他再次睁开眼。

怎么了?

江箬很明显注意到他的情绪变化。

只是话音刚落,那阵阵马蹄声她已经听到了,越来越近,齐齐当当。

不一会儿,围了他们一圈。

苦若大师,半夜为何急急离去?韩玉铮声音冷,又有些嘲讽。

我与师叔有急事,不知道韩大人有什么事情!崇月护在车前。

我在驿站丢了人。

江箬面色没什么变化,冷静的李邶夜也有些佩服。

她挑开帘子:韩大人,人在贫道这里。

她承认的大大方方。

韩玉铮高高坐在马上,眼含嘲讽:当晚太子发疯,已然强弓之末,我一直在想他是怎么逃走的,这次抓到太子没多久,苦若大师便要借宿,果然这些事情都有苦若大师的参与。

韩大人聪明,不过既然是要回帝京,贫道不如护送太子殿下回去,毕竟太子对道学颇有研究,一路回去也不无聊。

不可。韩玉铮皱眉:我等奉陛下之命送太子殿下回京,你们去请太子下车。

且慢!

江箬放下帘子,转头去看李邶夜,他倒是没什么神色,只是眼神幽深。

她掀帘下车,径直走向韩玉铮。

苦若大师,我劝你让太子殿下下车,少一罪总比多一罪强。

江箬微笑着,没有一丝退让的姿态。

韩玉铮拧眉,架马靠近。

肃杀之气乍起,一瞬间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江箬身上,马车前的崇月小心翼翼又快速进了马车。

抓起来。韩玉铮没有了耐心。

恰时,一道清脆的马车崩裂声,两道身影如鬼魅一般一跃而上,踏着枯枝,隐匿在黑夜中。

韩玉铮大惊:射——

无数箭羽射了出去,黑夜寂静如斯。

苦若!

韩玉铮拔剑,狠狠刺了过去,他气急败坏,从来没有被如此玩弄过!

寒光闪过,韩玉铮看到江箬举起来手,她手里拿着的是当今陛下唯一的御赐金牌,见之如见陛下。

韩玉铮心神巨震,这个金牌只有一块,传言说陛下送给了国师大人,怎么在这个道士手里!

韩大人。江箬微眯着眼睛:请让路。

——

瑶华宫。

当今后宫地位尊贵的贵妃娘娘端坐,优雅着吹了吹茶,近日来她心情最佳。

那位太子殿下如何了?她语气柔和,是江南吴侬软语的声调。

下方跪着一位黑衣人,一点一滴讲清关于太子殿下的情况。

那狼卫里安排着她的人,从太子殿下进入囚车,她便安排人下了蛊毒,承受筋骨碎裂之苦。

自从安国公叛变失败,她每日盼着太子殿下早入黄泉,可心中却是不甘。

整整十六年,他们宁氏被皇后母家打压击溃,所幸父亲哥哥争气,一直暗里设计,才终有一天能够扳倒皇后一族。

所以她没有急着要那位太子的姓名,他要让这位养尊处优的太子尝尝,痛不欲生的感觉。

不过他倒是有能耐,还能逃走。

派人送他一趟。她涂着豆蔻的手指妖艳异常。

黑衣人退下后,伺候的宫女们鱼贯而入,为贵妃娘娘梳洗。

身侧掌事宫女小声道:娘娘,自未央宫那位薨了之后,陛下一直勤勉治理国家大事,并未有怀念她的迹象。

哦?贵妃娘娘眼尾一收:果然,陛下早就厌烦了她。

皇后娘娘对陛下之位志在必得,又逢太子打了胜仗,听说他这一路不知道做了什么,深得民心,陛下毕竟年纪大了

年纪大了,偏就多疑,若那太子无能倒也罢了。

娘娘,还有一事,温尚书一家发落边境,现已走了十日左右,怕再等几日就到沧州了。

天寒地冻的,他们身娇体贵,应该到不了边境。贵妃娘娘若有所思的说着,又看着外面宫道上的明灯,神情一亮:泽儿明日可来?

掌事宫女也笑,三皇子一向孝顺,定然会来的。

宫里的夜,

漫长幽冷。

《女相江箬传》第10章故交

崇月带着太子殿下一路朝着山中逃亡。

他素来最听师叔的话。

停下!

李邶夜脸色铁青,他武功尽废,一掌要推开崇月,崇月惊了一下,连忙落下将他放下。

你身为苦若师侄,为何不带他,你可知道留他一个人,他会面临什么?

因为太急,他的身体踉跄了一下,崇月想去扶他,却被他一把推开,那张俊雅郎溪的面容含着怒意。

他的心同样也在乱。

韩玉铮并不会在乎她的身份,她敢阻拦,韩玉铮便敢杀。

崇月大声喊他,殿下,是师叔让我这么做的。

从驿站离开时,师叔已安排了他,韩玉铮并不是对他们毫无怀疑,一旦出了意外情况,带着太子先逃。

李邶夜修长的身子顿了下,又继续走。

他的腿酸痛无力,走起来疼的仿佛骨头都要断了,可他丝毫不在意。

一想到那个道士惨死地上,他无法接受。

崇月跑着跟上他:我也担心师叔,但我更相信师叔的能力,他一定没事的!

李邶夜并不理会他,依旧向前走着。

崇月想到师叔安排的,咬咬牙一狠心一个手刀劈在李邶夜的肩颈处。

十月二十七,大雪。

崇月升起篝火,在寻来的器皿里煮水放入干粮,大雪几乎是封路的,他们临时找了山洞落脚。

这两天他们只能从山路不停的绕,马车里的东西都没带,他身上只余一点干粮,他不吃没事,但是李邶夜不能不吃。

他这两天没开过口,一直是沉默的。

那天天亮的时候,李邶夜醒来,苍白着神色去原地找江箬,什么都没有找到。

从那之后,他就没开口说话了。

殿下,你吃些饭。

李邶夜掀了掀眼皮,走过去和崇月分了分,本来就不多的饭,分好后彼此只剩下三两口。

我这一路给师叔留了记号,他一定会找过来的。崇月笃定着道。

他心想,太子殿下从来没有像自己和师叔朝夕相处,不然就不会这么担心了。

那可是他的小师叔,他说出来就一定能做到。

李邶夜又阖上双眸。

不久后,崇月听到了马蹄声,警惕的他扑道洞口查看,神色一亮。

师叔。他挥挥手。

闻言

,江箬拿着干粮下马车,踩着雪进了洞。

我为防止韩玉铮跟踪我,特意绕了一圈,这两天你们很饿吧?

崇月点头,又去马车里拿出一些为数不多的药,给李邶夜上药。

奔波又逢大雪,李邶夜的双腿更严重了。

李邶夜掀着眼眸看着她,道士两颊冻的绯红色,身上盖了层风雪,她就着篝火开始煮饭。

吃过饭他们再次上路,前方风雪肆虐,等待着他们的不知是什么。

为何要以身范险。李邶夜开口,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因为我能保自己全身而退。

李邶夜略微转过脸,你和崇月去传道,我们分开。

他的神色微沉,原本像两片刀面的唇紧抿着。

他在害怕,也在担心。

现在和他有关系的人,都会有危险。

韩玉铮已经知道了我,消息怕是已经传到了帝京,多方势力清楚我已经和你绑在一条船上,此时离开又能如何?

江箬清楚他的担忧,正是清楚,她偏偏让她无路可退。

李邶夜又何尝不清楚。

你放心。江箬微微歪头,轻笑:我会保证你,和我都安然无虞。

他笑起来,眉间那抹疏冷消融,如春暖花开。

李邶夜心像是被重重击了下,现如今他的境地足以想象,任何人都避之不及,唯有她,朝他身边靠。

坐在太子之位多年,他每日勤勉尽责,对任何事情不悲不喜,就连身边都没有一位真正的朋友。

只有在军中,还有几位交心之友。

到了傍晚,路过小镇,当即决定在镇上休息一晚。

苦若大师。

刚入客栈,听到了一句气急败坏的声音,江箬回头看到圣道高人带着小道士走近。

圣道高人,好巧?

圣道高人脸色很差:苦若大师为何不赴约,是看不起贫道还是自行认输。

江箬微怔,她根本没答应圣道高人任何事情。

况且她走的急,没有来得及和圣道高人说上一句。

算了,你一个黄毛道士也太过分,本高人会去帝京与你一决高下。

圣道高人怒气冲冲,一甩道袍上了马车,逐渐出镇。

江箬并不在意,让准备了三间厢房,上楼休息。

救命

夜里,李邶夜忽然惊醒,一声声哀怨的呼救从窗户外传过来,越来越虚弱。

他下床开窗,瞬间风雪灌了满屋,窗下有一个与雪融为一体的人,只露出一张脸,李邶夜看到她,神色微变。

而窗下人却是喜了一瞬间,又瞬间慌张,莫要救,莫要

隔壁响起开窗户的声音,一道身影一跃而下,江箬披着外衣查看少女的强势。

少女抗拒着,撕心裂肺痛苦叫着:莫要碰我殿下不要管我

殿下?

是太子殿下的故人?

少女身上青痕遍布,还有

江箬瞳孔一紧,将外衣为她披上,李邶夜察觉到彻骨的冷,他垂着眼眸,手指紧抓窗台,指尖苍白。

江箬唤小二为她打一桶热水,现在少女状况不好,江箬不愿李邶夜看到,将她带到自己房间,意欲帮她洗澡。

莫要碰我求求你一双星眸含泪:也莫要让殿下看我

江箬收回冰冷的指尖,她探了下她的脉搏。

回天乏力。

门外站着李邶夜。

是温尚书之女,温南瑶。

江箬第一次看到他眼中出现怀疑与失态,他猛地靠在墙上,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走了。

兵部温尚书,是当今陛下幼时玩伴,其妻与皇后娘娘为堂姐妹,关系亲厚,温尚书之女是最有可能成为太子妃的人选。

父皇,果然李邶夜沉默片刻:她不愿意见我吗?

江箬抿着唇:是,她伤很重,怕是抗不过今晚。

江箬李邶夜《女相江箬传》试读结束。

本文提供:小说主人公是江箬李邶夜的小说是《女相江箬传》,本小说的作者是一颗小白菜写的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知道你追来,便猜到你会过来。李邶夜坐在凳子上,蜡烛被他吹灭,今晚阴云密布,正巧没有月亮,房间里漆黑如墨,两人只能感受着彼此的呼吸,确定对方的存在。江箬确定他无恙放心多了,我方才下了药,现在守卫疏松,我们尽快离开。黑暗中沉吟了一瞬,我须得回帝京。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s://www.nfdi.com/news/122010.html

南方帝小说公众号大全《女相江箬传》--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