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医女:将军是忠犬》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顾芊榕楚江离]小说阅读

作者:娇气的燕子 书名:农门医女:将军是忠犬 来源:wyy
《农门医女:将军是忠犬》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顾芊榕楚江离]小说阅读

《农门医女:将军是忠犬》是一本非常好看古言的小说,作者为娇气的燕子,主要讲述了顾芊榕楚江离的故事。

《农门医女:将军是忠犬》第九章你不怕吗

待已经见不得顾芊榕的影子,楚江离才将视线收了回来,身子向后挪了几分,紧贴着洞穴阴冷的残壁,心里踏实了不少。

他捂着头,脸上有着痛苦之色,半响才松了手,脸色微微有些涨红。感觉到有脚步声靠近,又急忙绷直了身子。

见到顾芊榕抱着一堆稻草走了进来,楚江离才放松了下来:你不是说走了吗?

将干稻草堆放在楚江离的身旁,顾芊榕拍了拍手上的灰:这个季节白天看着热,到了晚上却凉得很,这洞穴里也没个能暖身子的,我好不容易把你这小命捡了回来,到时候却被冻死了,那岂不很冤。

楚江离不自觉的嘴角扯出了笑,看来她还是挺关心他的。

顾芊榕看了看坐在地上的楚江离,沉思了片刻,蹲下身子开始将捡来的稻草铺平,还碎碎念的叨叨着:我是看你身子骨不方便才帮你铺的,下次就得你自己弄。

谢谢你。楚江离的眸子闪过一道亮光,感觉眼前这个丫头是个好人。

口头上说谢有什么用。顾芊榕哼哼着,手上的动作却不慢:你要是有心,等你伤好了,好好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我应该也救了你一命吧?楚江离的脸上有着一丝不确认,好像在顾芊榕落水时他拉了她一把,但伤的太重,所以也不能很确定。

顾芊榕的身子明显一僵,心道:看来还不是个好对付的人。随即若无其事的铺着稻草,好似没听见。

见顾芊榕没回答,楚江离也没往下追问,淡淡的回答: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姑娘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报的。

不用啦,我记得也有句话那么说来着,施恩莫望报。我只是举手之劳,你不必太在意。顾芊榕朝楚江离摆摆手,看他的样子也是指望不上的。

楚江离又细细的上下打量了顾芊榕,听她这谈吐,感觉就算不是书香门第出生的小姐,也是那种有教养人家的孩子,但看她浑身的衣着打扮,却又有些不像。

一时也看不明白顾芊榕到底是什么来头,楚江离低下头默默的不说话。

顾芊榕又来回取了一些稻草,才算勉强帮楚江离铺了一张稻草床,楚江离的伤不轻,而且还是刀伤,她几次想开口还是忍住了。

这是你的药,白色的内服,红色的药水外敷伤口处。刚趁人不注意的时候,顾芊榕偷偷回空间又取了一些药。

你家住这边?楚江离接过药放在一旁,和药相比,他对顾芊榕更感兴趣一些。

你的伤口我处理过,但是正常情况下,今晚你会有一次高烧,不过到时候我可能不能在你身边,你自己记得吃药。出于前世医生的医德,顾芊榕还是习惯性的交代着,扬着一脸认真的小脸,并没有回答楚江离的问题。

楚江离配合的点点头,嘴角露出一抹笑:我知道了,没想到你居然是名大夫。

我就一个乡下小姑娘,怎么会是大夫。顾芊榕立刻回过神,意识到如今自己的身份,小脸转向别处心不在焉道:我平日里没少受伤,那些都是我自己的经验之谈。

那这药楚江离转头看向顾芊榕给他的药,有着疑惑,若不是大夫,她随着带着伤药,莫不是她经常受人欺负。

之前用的剩下的,正好带在身上,就便宜了你。顾芊榕随便扯出了个理由,倒是转过头看着楚江离脸上的疤,有了几丝好奇。

见顾芊榕看着自己脸上的伤疤,楚江离不自觉的侧过脸,他知道那个疤很丑,怕吓着顾芊榕。

你这脸上的疤,有些年头了吧?顾芊榕整个人跟着楚江离的脸又换了个位置,直接面对面的盯着那疤细细端详。

你不怕吗?楚江离没想到别人避之不及的伤疤,到了顾芊榕这里,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眼睛左右闪烁着不知往哪瞅。

顾芊榕托着下巴看着楚江离那脸上那道疤,点了几下头:你这疤,确实有些丑,但说到害怕倒也还不至于。不过顾芊榕顿了顿,没有往下说。

楚江离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她还是与旁人那样,对

他脸上那道丑陋的疤痕是介意的。这他也能理解,有时候他自己对着水面或者照镜子的时候,都会被吓到。更何况对方是个小女孩了。

不过你这疤是怎么弄的?顾芊榕叹息的啧啧了几声:你这张脸就那么被毁了,也太可惜了。

楚江离一愣,没想到对方说的是可惜。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答。

怎么,很难启齿么?顾芊榕终于不将视线放在了楚江离那道伤疤上,又一屁股坐在了她铺的稻草上。

没有。楚江离连连摇头:这个疤很久了,我都不记得是怎么来的。倒也没什么可惜的,我只是怕吓到你。

顾芊榕轻轻一笑,这么一道疤就能吓到她的话,她这个医生也就不用做了,她曾经可是战地医生,什么恶心恐怖吓人的没见过。随即又想到自己的身份,一脸一紧轻咳了几下。

我自然是不怕,之前我看到有比你身上更可怕的疤痕呢。

楚江离好奇的抬起头,望着顾芊榕,感觉眼前这个女子像谜团一般,正常该怕的她一点都不害怕,而且还随身带着外伤药,完全不像个寻常的农家小女孩。

之前,我在山里头,看到一只野猪,身上的疤比你的还丑。顾芊榕说完大笑了起来,这是她瞎扯的,只是想捉弄一下眼前这个人而已。

没想到楚江离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因为幅度有些大,扯到了伤口,疼的‘嘶’的一声叫出了声。

包扎好的纱布上,又渗出了血丝。

顾芊榕皱了皱眉,哼了一声拿起一旁用剩下的纱布,口气有几分严厉:受着伤都不老实,伤口愈合之前禁止大笑大叫大幅度的动作,下次再撕裂伤口,你就自己包扎。

《农门医女:将军是忠犬》第十章失忆

楚江离老实的任顾芊榕再次处理伤口,双眼盯着她熟练的包扎手法,顿了顿问道:你多大了?

顾芊榕的手停顿了一下后,继续开始包扎,斜眼瞟了一眼楚江离:你问这个作甚?

楚江离抿了抿嘴,明眸看着顾芊榕的小脸,犹豫了一下:我就是有些好奇。

有什么可好奇的?顾芊榕见楚江离看着自己的眼神,有着探索的意味,接口道:肯定比你想象的要大。

楚江离轻笑,脸上有着明显的不信。

我前年就已经及笄,你

说我多大?顾芊榕微微侧头,让楚江离看到她那及笄女子的结发。

因为在顾家老太太严重的重男轻女下,顾芊榕又是病痨子老三顾客之女,不受人待见,寻常吃的极差,身子比同龄的丫

头要瘦弱矮小不少,所以楚江离都以为她还未到及笄年龄。

没想到你都十七了。楚江离是半信半疑。

你呢,你多大?重新包扎好伤口,顾芊榕也是没多想的顺口一问。

我,我楚江离支吾了半天,看了顾芊榕一眼:应该比你大几岁。

顾芊榕奇怪的瞅了眼楚江离,揶揄道:怎滴,你连自己的年龄都不知?

原本以为楚江离会反驳,未曾想他竟默默的垂头看向了旁处,没有答话。

顾芊榕收敛了笑,没有追问。或许对方不愿告诉她真实年龄。在前世,遇到各种各样奇葩的病人太多,有着各种的癖好秘密,保不齐眼前这男人也是这类人,所以她见怪不怪了。

你这外伤好治,三日可结痂,七日便可痊愈,记得结痂时不可用手去抓,否则会像你的脸那般留了疤痕。顾芊榕停顿了片刻,又开口:至于内伤,怕怎么也得月余。你若怕家人着急,我可替你送个信报个平安。

我楚江离说了一个字,又止住了,楞楞的瞅着顾芊榕瞧。

顾芊榕这般说也是有着私心,刚才楚江离昏迷受伤时,她偷偷摸了他全身,发现他身上没有银两,寻思着报平安喊他家人来时,或许可得些治病的报酬。

这顾家的人一个个都太抠,她只能整点外快补点家用。

怎料楚江离听她那么说竟然不回答,心中不免有些来气,声音也高了几分:刚才问你多大你支吾不清,如今又不愿说你从哪里来的,怎滴你还怕我把你卖了不成?

自然不是。见顾芊榕着急,楚江离连连否认,偷偷瞄了顾芊榕一眼,有些不情愿的说道:我不记得了。

什么?顾芊榕差点从坐的地方跳了起来,看那楚江离认真的表情不像开玩笑,皱了皱眉,心道:不会那么倒霉,救了一个失忆的人吧?

那你记得什么?顾芊榕追问道,楚江离的眼神有些迷离,让她有些不好的预感。

我只记得是随军的战士。楚江离伸开双手,手掌有着厚厚的茧,是长期拿兵器所致:因为受伤不记得自己是谁了。

顾芊榕的心咯噔一下,很明显眼前这个男人失忆了。失忆这种事可大可小,有些人过段时间就想起来了,还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想不起来。

那你可有去军中查问过?顾芊榕侧过头:或许能遇到认识你的人,告知一些你的信息。

楚江离摇了摇头,脸色有些凝重:我也想过去军中问问,但有人一直在追杀我,所以我不敢轻举妄动。

谁要追杀你?顾芊榕不自觉的又多看了楚江离几眼,看他衣着打扮不像是江湖中人,而且他自己刚也说是从军的,如今还被人追杀。心中不觉一紧。他该不会是什么乱臣贼子吧?

楚江离又摇头:我也不知,每次都蒙着脸,也不说话。

顾芊榕感觉头皮有些发麻,她不会摊上什么大事了吧。她怎么就好救不救,救了这么一个来路不明之人。

你应该不是坏人吧?顾芊榕将脸凑到楚江离的跟前,从刚才的相处来看,他倒不像什么坏人,只是向来人心隔肚皮,再加上又是失忆,她也不敢确定。

或许是落难的公子遭了坏人的妒忌要杀人灭口。顾芊榕在安慰楚江离,但更像是在让自己安心。

楚江离突的抬眸,四目相交,一脸的认真:若我是坏人,你可后悔救了我?

顾芊榕一甩手,摇了摇头:我既然看见了,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就算你是坏人我也会救。这是每个做医生的职责,医生的眼中只有患者,顾芊榕自然不例外。

楚江离一愣,随即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看着顾芊榕道:谢谢你。

不用谢我,今日就算躺在这的不是你是旁人,我也会救。顾芊榕正了正脸色,回答的理所当然。

我知道,但我相信我不是坏人。楚江离又低下了头,这话他说的并没有太大的把握。

不论之前你是不是坏人,我希望你日后莫做坏人就好。顾芊榕点了点头,成熟的微笑绽放在幼稚的小脸上,显得有些不协调。

劝人为善并不是顾芊榕擅长的,但如今的她也是骑虎难下,想着他若是坏人,心中终究还是有些心慌,她如今的情况已经很糟糕了,不想再雪上加霜。

楚江离的脸上有些复杂,最终还是强忍着点了头,顾芊榕那句‘就算他是坏人,她也会救’不知怎滴让他心中暖暖的。

你好好养伤,我先回去了。顾芊榕想起,家里还有人等着她呢,站起了身子:我还得再去抓几条鱼。

楚江离脸上有着一丝惊讶,张了张嘴,想了半天吐出一个好字。

走到洞口,顾芊榕又停下了脚步,转身对楚江离说道:对了,你的伤口这几日不能碰水。

楚江离点头表示明白,顾芊榕这才跨出了洞口。

想说什么的楚江离望着空空的洞口,最终还是一个字都没有吐出来。

顾芊榕楚江离《农门医女:将军是忠犬》试读结束。

本文提供:小说主人公是顾芊榕楚江离的小说是《农门医女:将军是忠犬》,本小说的作者是娇气的燕子写的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待已经见不得顾芊榕的影子,楚江离才将视线收了回来,身子向后挪了几分,紧贴着洞穴阴冷的残壁,心里踏实了不少。他捂着头,脸上有着痛苦之色,半响才松了手,脸色微微有些涨红。感觉到有脚步声靠近,又急忙绷直了身子。见到顾芊榕抱着一堆稻草走了进来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s://www.nfdi.com/news/122016.html

南方帝小说公众号大全《农门医女:将军是忠犬》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顾芊榕楚江离]小说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