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润福妃:世子,我来冲喜》[元清音谢瑾年]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作者:玉钕 书名:圆润福妃:世子,我来冲喜 来源:zsy
《圆润福妃:世子,我来冲喜》[元清音谢瑾年]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圆润福妃:世子,我来冲喜玉钕》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圆润福妃:世子,我来冲喜玉钕》说的是主角元清音谢瑾年的故事。之前的元清音以痴笨,肥胖驰名天下。突然有天,众人发现元清音变了,浑身都肥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刷刷”往下掉,似乎还挺好看的。一朝赐婚,给那命不久矣的广平王世子冲喜。元清音本以为当个寡妇还不错,没宅斗,没公婆,还吃喝不愁,这小日子不要太舒服,可说好会挂掉的丈夫怎么还不死,而且还挺生龙活虎的?

《圆润福妃:世子,我来冲喜》第7章 下毒

挺热闹啊,不知元大少爷和我弟弟在玩些什么呢?怎么不叫我一起呢?还是不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了。

元清音斜倚着门边,歪着头,朝着元清裴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元清音你给我滚远点,我警告你,本少爷的事可不是你能管的!元清裴嚷道。

元清音一脸无辜的望着元清裴,用小手指掏了掏耳朵,丝毫不介意元清裴恶狠狠的口气,漫不经心道:滚要怎么做啊,我天生愚笨,不如大少爷示范给我看看。

元清音你看清楚了,你在跟谁说话。

元清裴瞧着元清音伶牙俐齿的模样怒火中烧。

看清楚了啊,一只猪啊。

元清音笑眯眯的指着元清裴。

好,好,好今天本少爷大发善心,不跟你计较,走。

元清裴说着便想带着人拎着阮泊离开。

元清音见状抬腿用脚抵在门口,笨壮的身子终于派上了用场。

我看谁敢走!元清音双手环抱在腰间,头上发簪上的珠子因为主人的太过用力叮当作响。

元清音,让开,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诶呀我好害怕啊。

元清音顺势还扭了扭身子,低头掩面作出一幅深深恐惧的模样。

你找死元清裴作势就要挥拳打了过来。

元清音急忙收脚,身形一闪,让元清裴扑了个空。

而元清裴因为用力过猛,被门槛一绊,脸朝下摔在了地上。

咚的一声,摔的着实不轻,元清裴额头下的地面泛出丝丝血迹,人当场晕了过去。

元清音拍拍胸口,幸亏没砸到她。

元清漓连忙爬了起来,趁按着阮泊的人注意力全被元清裴吸引走,张嘴咬了

下去。

按着阮泊的人吃痛松了手,两人飞快躲到元清音的身后,各自一边探出小脑袋。

元清音弯腰一手护着两个小家伙,一手指着倒下的元清裴焦急说道:你们家主子都晕了,快把他带去医治啊。

元清裴带来的人立刻手忙脚乱地一人抬着一个胳膊的将人抬走了。

好了,没事了,下次还遇到这种事,立马来找我,听到没?元清音转身拉过两个小家伙,帮他们理了理纷乱的衣衫。

姐,向来跟她一样冷静自若的元清漓却突然哭了出来。

元清音有些心疼的拉过元清漓抱在怀里,一下一下地慢慢拍着他的背安抚着。

毕竟还是个八岁的孩子啊。

元清漓长这么大终于知道这个世界不是只有他一个人,他有了一个疼他,会第一时间站出来保护他的姐姐,心头有了家的感觉,真是很温暖,很幸福

由此伴随的是一股更加想要变强的迫切,他不能一直被姐姐保护,他也要站起来保护他的姐姐。

阮泊望着二人相依偎的身影,有点落寞,他想娘了。

晚上,元清音将两个孩子安置妥当,等他们睡着了后才回了屋。

屋内,晚儿刚端回了饭菜等着她。

一菜一汤,里面根本见不到一点油腥。

元清音到底是怎么凭借这些菜被养成这么胖的?元清音心头泛起古怪,心里头想着这里边儿一定还有内幕!

她状作头疼将身子背对着晚儿,从袖子里翻出了顺手拿的银针,对着那清汤寡水试了试,银针渐渐泛起黑色,果然,这些吃食有问题。

晚儿见她盯着饭菜许久却迟迟不动筷,以为自家小姐不喜欢道,小姐,你要是不喜欢晚儿去跟厨房说,看他们能不能换两个菜。

不用了晚儿,我只是胃口有些不好,这顿饭撤下去吧,我不想吃。

元清音扶着头道。

好的,小姐。

晚儿将饭菜重新端上盘子,打开房门正要撤走,迎面撞上了来势汹汹的元清玲,饭菜撒了一地。

哪个不长眼的敢撞我。

元清玲不等看清来人,就要一巴掌扇下去,膀子却一把被人拽住甩开。

元清玲借着身后丫鬟的烛光,看清了刚才攥她膀子的元清音。

元清音,你有病啊,下午我哥被你弄伤,还没跟你算帐,你又在这耍什么威风。

元清玲作势又抬手想扇人。

结果却被人乘势拉了过来扼住了喉头。

元清玲,你最好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别忘了上次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帐没跟你清算。

还有,我是你二姐,别一口一个'元清音'的直呼我的名字,小妹就要学会对姐姐放尊重。

元清音低头瞥向元清玲,伸手状似不经意地一下一下抚摸着她嫩滑滑的脸蛋。

长长的指甲在元清玲的脸上划过,不禁让她一阵胆寒,生怕元清音一个不小心让她破了相。

好好,姐姐,姐姐。

在元清音的威势下嘴喊的那叫一个勤快。

这才乖嘛~元清音放开了手将元清玲推了个踉跄。

元清玲似是被刚才的事情下破了胆,被元清音推了一下也没有计较。

她起身时,望见了撒了一地的饭菜,有些谄媚地对元清音说道:姐姐,你看你的晚饭被我弄撒了,我这就去叫厨房再给你弄一份过来。

双眼望着元清音似乎有些急不可耐,元清音当作没瞧见,好啊,多准备些,这几天体力消耗的有点大,是得好好补补。

是啊,是得好好补补,但是哪一天被补死了可就不怪她们了。

元清玲依言转身去向厨房时眼神里恶意毕现。

厨房这次在元清玲的吩咐下没敢怠慢,弄了一桌的鸡鸭鱼肉。

元清音瞧见没说什么,便动筷拣了一块鱼肉,扒着饭吃得很香,作给窗户外偷看的那个嬷嬷看。

那嬷嬷见她吃完,便合上窗户走了。

元清玲屋内,李澜鸢元清梦正在元清玲房内谈着闲话,就有嬷嬷上前禀报道:夫人,大小姐,三小姐,二小姐已经把您吩咐的饭菜吃得干干净净了。

真是个饭桶,也不怕哪天吃死。

元清玲开口嘲讽。

诶,怎么会是吃死的呢,那是元清音自己肥胖过度死的。

元清梦一脸不屑,而且我估摸着药效快爆发了吧。

李澜鸢绣着帕子的手停了下来,慢慢悠悠道:

快了,还有两个月,那时候她已经被抬进广平王府了,死在那儿可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屋内,三个女子笑得格外开怀。

《圆润福妃:世子,我来冲喜》第8章 半夜掉下个俏公子

屋内,三个女子笑得格外开怀。

--------------

入夜的元府,寂静无声。

元清音

起身仔细翻查着她未让人撤下去的饭菜残渣。

菜香之中掩藏着一丝甜腥腥的味道,咀嚼起来倒没有什么异味。

真看得起她,这种毒药她也只是在老头子宝贝似的药书上看过。

名叫织秽,中毒两年便会像现代的激素类药物一样,让人如吹了气的气球一样迅速膨胀起来,不出五年,人便会因为肥胖过度死亡。

五年啊,李澜鸢你们可真有耐心,不仅给世人制造了一个她痴胖的名声,还让她死的有因有果。

不过,这毒药应该可贵了吧,还得月月服用,啧啧,还真舍得砸这么多银子砸在她身上。

元清音早有了准备,让晚儿前几天就准备药浴逼毒。

轻解罗裳,屏风之后烟气袅袅,元清音刚换了浴袍一只脚还没迈进去,后窗边突然掉下个人朝她砸来。

这还得了!元清音顺手拿起一个餐盘就向来人的脸扇去。

别打脸啊来人见状连忙用双手护住脸颊。

元清音闻声一闪,打是没打到,不过因为元清音的闪避而导致他结结实实的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动也不动了。

元清音见他迟迟赖在地上不起来,没好气地用脚踹了踹,喂,要死也别死在这儿,从哪儿来死哪去。

燕寒敛生生受了元清音一脚,双眼瞪大,晕在地上更加彻底了。

元清音皱了皱眉,抬脚跨过他,径直朝浴盆走去,丝毫不介意屏风前有个晕倒的男人。

燕寒敛活活被地上的寒气冻醒,正要跳起脚骂人,却见有个体态宽硕的女子只身着里衣浸在浴桶里。

虽然隔着一层屏风看的并不完全清晰,但这一点也不妨碍燕寒敛爆红的脸。

他站起身,往后一直退,直到撞上元清音的衣柜才吃痛停脚,伸着膀子指着元清音,又羞又恼,

你你你,怎么在一个男人面前沐浴。

元清音听了响,望向面前纯情的小男生,起了调戏之心,舀起一碗水,慢慢往身上倒下。

公子,你说的好没道理啊,小

女子在自己房间沐浴,是公子你突然闯进来,害得小女子受了不小的惊呢!说完,还朝燕寒敛抛了个媚眼。

我我我,燕寒敛半天憋不出一个字,不知羞耻,哼

元清音闻言调戏之心更甚,取了屏风上挂着的外衣,随手一披,就一步一步地向燕寒敛走去。

公子啊,是我不知羞耻,还是你不知羞耻,半夜闯进一个清白人家的姑娘闺房偷窥别人沐浴,你可真的是一个清风霁月的正人君子呢。

元清音的手攀上了燕寒敛的心口,抓住他的衣领,将他往自己身边一带,头靠过去,

你说是吗?

我没有,你别胡说!燕寒敛憋着一张大红脸解释。

元清音眼角一挑,从袖中探出一个银针,妖妖娆娆地环上燕寒敛的脖子。

银针微微抵在他后颈处,就要使劲将针戳下去。

公子,人被我清理后窗倏然又冒出一个人翻身跳了进来,见公子跟一个,

嗯略显福态的女子抱在一起。

他赶忙转过身捂着眼睛,公子,我什么也没看见,你继续,继续

元清音见燕寒敛还有帮手,暂时解决不了,将袖子里的银针又收了回去,改为倚在他身上,摸了一下燕寒敛有些胡茬的下巴,朝他吹了一口气:

公子生的好生俊俏,既然你半夜偷窥我房中,必是喜欢我至极,小女子见公子也是一见倾心呢。

燕寒敛红着脸气急地要将福贵招回来,喊道:福贵,不是你想的这样!

福贵连连点头,对对,公子说的对,不是我想的这样,福贵这就回去找老夫人。

又翻身从后窗跳了回去。

燕寒敛见说不清楚,推开压在他身上的元清音。

元清音借力往旁边一倒,倒在了贵妃榻上。

公子慢走啊。

元清音音调上扬,活生生像青楼里接完了客的老鸨。

燕寒敛爬窗的脚步有些凌乱,扑通又摔了出去。

这一来一回摔了两次,听得元清音也替他心疼。

半夜里京城上方的屋梁上窜着两个黑衣男子。

公子啊,不是福贵我说你,我不就解决个人的时间,你就跟人家姑娘私定终身了。

福贵捶着心口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

燕寒敛转身就朝福贵头上打了一下,

回府后,别瞎说,尤其别让老夫人和我表哥知道。

福贵嘿嘿笑了两声,两人又隐没在黑夜之中。

隔日,

李澜鸢携带着她的二女一子亲自上门给元清音递了消息。

护国公打了胜仗班师回朝了。

元清音望着手里只有着她与元清漓两人名字的贴子,低头不语。

这些人亲自来拜访她真让元清音受宠若惊。

不过,这个来意不要太明显。

要让元清音带李澜鸢和她的子女们这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一起去护国公府参加各家族显赫公子小姐皆会到场的接风宴?

想的到挺好!

元清音细细摩梭着手里鎏金边的请帖,一言不发。

元清玲瞧着元清音不疾不徐的样子,怒火中烧:元清音,我让你带我们一起去是看得起你,我娘养了你这么多年,待你这么好,让你带我们去个宴会也犹犹豫豫的了?

元清音笑盈盈地望着李澜鸢,夫人待我是真好,好得巴不得我去死了呢!

母子四人闻言皆是脸色一变,

元清音她都知道了些什么!!!

本文提供:圆润福妃:世子,我来冲喜在线阅读,作者玉钕《圆润福妃:世子,我来冲喜》小说全文免费看,小说的作者是玉钕写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挺热闹啊,不知元大少爷和我弟弟在玩些什么呢?怎么不叫我一起呢?还是不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了。元清音斜倚着门边,歪着头,朝着元清裴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元清音你给我滚远点,我警告你,本少爷的事可不是你能管的!元清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s://www.nfdi.com/news/122035.html

南方帝小说公众号大全《圆润福妃:世子,我来冲喜》[元清音谢瑾年]小说全部章节目录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