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玉之名花小颜小说完本-珠玉之名赵枫白茉阅读全文

  • 时间:
  • 作者:花小颜
  • 来源:xyx
  • 珠玉之名免费小说

珠玉之名花小颜小说完本-珠玉之名赵枫白茉阅读全文

珠玉之名小说在线阅读

《珠玉之名》,又名《珠玉之名》,是由作者花小颜最新创作的一部总裁豪门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赵枫白茉。

《珠玉之名》第7章 受伤的女人

赵家作为珠宝行业的龙头老大,即使在整个华北地区也是数得上的。

他们的设计更多次获得国际奖项,甚至取得了一些政要夫人的青眼。

并且在最近这几年,在国际顶尖的服装展示会上,也有很多模特会佩戴赵氏集团设计的珠宝,可谓风生水起。

赵氏的定制款珠宝个个匠心独运,而且绝不重复,渐渐的在国际名媛圈子里流行起来,十分抢手。

但最难得的事,赵家的大公子却是一个有着爱国情怀的人。

因此,他执意每个月在这个酒会上,公布一款定制款珠宝,公布之后的两个周会在赵家合作的拍卖行进行拍卖,只允许国内人士参拍。

因此,这个拍卖会每次都会看到很多影视明星或者社会名媛。

而每周二的例行酒会,更是成为上流社会互相结识和女子们争奇斗艳的所在。

环肥燕瘦,珠圆玉润,一个个美不胜收。

而白家的两位小姐,更是其中翘楚。

大小姐白菀渠,性情稳重,二小姐白菀良,性格活泼跳脱。

又都一副天生的好颜值,出身名门,举止优雅,成为这样的酒会上,最受欢迎的宠儿。

此时,白大小姐正优雅得举着红酒杯,与人相谈甚欢,白二小姐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如  同花蝴蝶一样,飞来飞去,得到无数宠爱。

然而,这一切,都在赵枫领着白茉进来的时候,嘎然而止了。

众人的目光立刻就被赵枫身边的女子吸引住了,同样是白色修身的连衣裙,却不同于精致的点缀,而是简单却典雅的设计,有一种唯美的大气。

姣好的面容上是精致的妆容,却不显得媚俗,而是从内到外散发一种清冷的气息,在她静静站在那里的时候,竟然隐隐有一种睥睨的风姿。

其实,如果实打实的说,白茉也未必比白家的两位小姐更胜一筹,但是但凡浮躁的人,都有些喜新厌旧的猎奇心理。

因此酒会上一片鸦雀无声,而白茉在一片静谧之中,忐忑的走上前来,在收获了一些男子艳羡的目光之外,也收获了几个女子的眼刀。

但她此时却已经浑然不在意了,她满脑子都是那个火柴盒上的字迹。

到底要怎么办?纸条上说的明日星辰是什么?

赵公子,哎呀呀。

一个满面油光的暴发户前来寒暄,旁边是他满身珠光宝气的秘书。

很快,赵枫就成为周围人中间的存在。

白茉捏紧了自己的挎包,包里有那个火柴盒。

要告诉他么?他们家大业大,那个杀手似乎针对的也是赵氏集团,请求他们出面,去拜托警方,保护一下自己的家人,应该可以吧。

白茉暗暗打定了注意,轻轻扯了扯赵枫的臂弯。

赵先生,能不能找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我有点事想跟你说。

赵枫转过头来,微微垂下眼眸,意味深长的看了白茉一眼,露出优雅得体的笑容。

白小姐,现在不行哦。

等酒会结束吧。

白茉从他的眼神中看出暧昧不明的意味来,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赵先生,你不要误会,我是真的有重要的事情找你。

赵枫仔细盯着她的眼眸,发现那澄澈如水的目光中,闪露的只有焦急和不安,他目光一闪,仿佛意识到什么。

微微皱了皱眉头,赵枫低声说道白小姐,我相信你一定有事情找我,但我现在走不开,马上就要发布今天的珠宝,等发布结束,我找个机会领你去旁边的地方,你再告诉我,可以吗?

白茉愣了一下可是。

赵公子,一个西装革履的经理模样的人走过来,彬彬有礼的说。

先生,该是您去后台为发布做准备的时间了。

赵枫点了点头,对白茉微笑示意了一下,就快步走开了。

白茉握着挎包的手更紧了一分,就在此时,一个身影仿佛无意中撞上了白沫。

杯中的酒,也扑出来,洒在了白茉胸前,如果是红酒的话,白茉的裙子上就会有一片污渍。

但是幸好那个人杯中是白酒,因此裙子只是沾湿了。

白茉低声惊叫了一声,匆忙向后退了一步。

眼前的人匆忙的道歉,抱歉,白小姐,不好意思。

说着,他拿出几张纸巾,塞到白茉手中。

旁边的侍者也急忙快步走过来。

白茉没有细想,顺手接过纸巾,擦拭着胸前的酒渍。

但是那纸巾边缘上的两行小字,却跃入她的眼中。

马上就要展出的是明日星辰,另外,你不要做多余的事。

白茉的手一颤,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应该都在某个人的眼皮底下。

而刚才撞到她的那个人的面容,也迅速的鲜明起来。

白茉后知后觉得想起,他就是那个杀手!

而与此同时,就在这座酒店的二楼,有些昏暗的灯光,只能看看展现出朦胧的人影。

刚才还假装撞到白茉的那个人影,悠然自得的走上前来,门口两个戴着墨镜的保镖恍若无物的目视前方,人影走入房中,随手关上了房门。

他随手脱掉了西装,以自己最舒服得姿势,坐在沙发上,随手掏出一个古怪的小酒瓶,仰头吞下。

诶,人啊,为什么总是要劳烦自己呢?穿得这么人模狗样的真是令人不舒服。

如果白茉在这里,就会发现那慵懒的声音,跟她在门口篱笆上遇到的那个杀手如出一辙。

微弱的火光隐隐约约的良起,是那个人在把玩着手上火柴的火苗,辉映出那个杀手,有些朦胧的侧脸。

真是奇怪的癖好,这么喜欢玩弄火柴盒香烟,你是怪癖的代名词吗?

坐在监视器的那个人影悠悠的说,监视器里面,是隐藏在大厅的几个角落的监视画面。

其中最大的几个里面,赫然有白茉的影像。

火柴让我觉得温暖,而香烟让我迷醉,它们本来就是足够美好的东西,并不需要掺和到一起。

倒是这个小姑娘,你这样安排,似乎让她很为难呢。

我觉得,让她偷那对耳环是不可能了。

若是逼急了,她恐怕充其量,也就报警。

监视器前的人嗤笑一声,报警?现在这样的事情难道还少吗?几个纸条的威胁而已,在没有真正发生之前,警局也只能视为恶作剧不了了之罢了。

那个人慢慢摩挲着小指上的一个金属铜环,而当真正发生的时候,一切也就晚了。

呵。

可关键是,你做这么多,不是就为了打草惊蛇吧。

监视器前的人,微微翘起嘴角。

关键不在于她做了什么,而在于别人认为她做了什么。

以赵枫素来多疑急躁的性格,此刻一定在怀疑她是不是我的棋子,既然如此,我怎么可以让他失望呢?

至于赵允尘,当身边一个个人都显露出背叛和不怀好意的时候。

恐怕他要么会变得脆弱,要么就会变得疯狂。

而那个时候,这曾经的第一公子,也就会变成令人不齿的,一滩烂泥。

在说到一滩烂泥地时候,仿佛有着切骨仇恨般,他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说出。

令刀口舔血的杀手,也不由自主的看了他一眼,丑恶啊,他心里想,远比杀戮本身更加可怕。

舞台中间的帷幕缓缓拉开,一对悬缀在玻璃橱中的耳环如璀璨的星辰,蓦然间撞入了白茉的眼帘。

也引起了周围此起彼伏的惊叹声。

女子的美丽是上天的宠爱,而珠宝的存在就是这份宠爱最好的诠释。

一个人影从昏暗的舞台灯光中走出来,赵家的二公子赵枫戴着白手套,开始向大家讲解这次的珠宝。

淡灰色的珍珠,如同大海的呢喃,倾诉着最深沉的爱恋。

上面镶嵌的波纹一般散落的碎钻,好似月光照射在海面上的波光。

有意无情之间,有一种孤芳自赏。

任是无情也动人,这两颗深海珍珠出自同一个牡蛎,它们从最深藏的黑暗中被发掘出来,却绽放最璀璨夺目的光彩,这,就是今天的主角,我们将它命名为‘明日星辰’。

哗四周响起礼貌却热情的掌声,此时此刻又不知有多少名媛的目光投向那珠宝后面站立的男人。

赵枫此时收起他一身颓废浪荡的纨绔之气,显露出指点江山的傲气和风度。

不知让多少大小姐们砰然心动。

然而此时的白茉,却如坐针毡,望着那光彩夺目的珠宝,宛若吐着信子的毒蛇一般。

白茉终于知道纸条上是什么意思了,他们要她盗取这价值昂贵的珠宝。

在看到明日星辰的一刻,一直迷茫和纠结的白茉终于醒悟过来。

她绝不能按照纸条所说的,偷取明日星辰,否则她就是真正中了圈套,被拖下水,永远也别想再挣脱被人摆布的命运。

一定要早点把纸条和火柴盒的事情告诉赵枫,然后请求帮助。

《珠玉之名》第8章 受伤的女人二

这是她现在最好,也可能是唯一的选择。

这样想着,白茉快步往前走去。

而还有很多名媛和男士也对这对耳环很感兴趣,往前希望凑到更进一点观看。

在舞台旁边的某一个光线昏暗的地方,赵允尘正坐在轮椅之上,轻薄的嘴唇紧抿着,有些因失血而显得苍白,但却如岩石一般坚定。

他深邃的目光,打量着灯光下所有人的反应,将很多人的表情尽收眼底。

也几乎是在一刹那间,他看到白茉眼底的焦急,赵允尘心中一动,低头对一旁高大的保镖吩咐着什么。

那个戴着墨镜身材魁梧的保镖听完后,动作幅度很小的点了点头。

然后走入向前涌动的人流中,快速而不着痕迹的像人群中的白茉走去。

白茉此时已经快走到台前了,她只要再绕过白家的两位小姐就到了。

白茉急忙上前一步,也就在同一时刻。

舞台中央的头顶上突然传来一声有些沉闷的爆炸声,紧接着灯光瞬间暗下。

然后就是位于舞台上方的多层水晶灯灯管爆裂的声音,哗啦啦的从头顶上掉下无数碎玻璃和水晶珠。

啊!有几个女声尖叫起来,白茉身边的白二小姐也惊慌失措的尖叫。

差点把白茉也叫的六神无主。

还好她素来有一种性格,越到紧急的时候愈发镇定。

白茉记得刚才灯灭之前,她应该正好走在舞台前面。

也就是说那个硕大的水晶灯此时应该在她的右前方。

她急忙拉住身边还在尖叫的白二小姐和吓得悄无声息的白家大小姐的手,使劲往左边跑。

一边急促得喊道快走,蹲下。

刚才一直在到处找白茉的保镖听到她的声音立刻在黑暗中找到她们的位置。

并急忙将脱下的西服覆盖在蹲下的几人头上。

在一片黑暗之中,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酒店经理联络了一台备用电源正在往这里送。

不得不说,在这种情况下,酒店的危机处理极为出色。

之前举杯寒暄的大堂经理高举着一个保安递来的手电筒,站在大厅中央,告诉大家备用电源正从二楼赶来,马上就可以送到。

120和110也都在赶来的路上,请大家保持镇定,稍安勿躁。

在快速有效的危机处理之下,混乱没有愈演愈烈,而是人群渐渐恢复了秩序和安静。

大堂经理高声询问有没有人受伤,只有一名女士和两名男士被碎玻璃刮到,受了比较轻微的擦伤,情绪都还算稳定。

责备和哭泣的声音也渐渐稀少了。

伴随着几个抬着备用蓄电池的保安跟在总经理后面步履匆匆而来,开始嫁接临时电灯,一场危机似乎即将消除。

但是白茉不知怎的在黑暗中突然感到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这种感觉仿佛是她在十二岁时走夜路,在草丛里与一直剧毒的眼镜王蛇对视一般。

这种令人窒息的恐惧感,虽然只是片刻就消失了。

但是白茉却知道,这一定不是她的妄想,自从有那一次与毒蛇对峙的惊魂之夜之后,她对一些特殊的攻击性特征的东西感觉十分精准。

她下意识回头看向那目光来的方向,却只看到一到白色的身影突然冲出来,向舞台的方向就扑了过去。

也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第二次玻璃爆裂的声音清晰的在黑暗中响起,也几乎在同时,蓄电池的电接通了。

一片刺目的白光瞬间亮起,白茉下意识的抬起手掌挡在眼前。

而几乎在同时,一直挡在她前面的保镖突然猛地一拽她,白茉的身体不由自主跟着晃了一下。

左臂有什么疾飞而过,叮的一声,钉入到地板之中,既然是一种特质的极薄的玻璃。

玻璃没入地板至少一厘米以上,而旁边就是蹲着的白二小姐。

白菀良啊得大叫起来,那声音简直要把自己的魂都要叫出去。

但她立刻翻了白眼,晕倒了下来。

二小姐在一片光亮中刚找到保护对象的白家保镖急忙赶过来。

菀渠,菀渠你没事吧。

赵枫焦躁的声音传来,他的怀里是一手扶着自己手肘的白家大小姐白菀渠。

她的左手扶着右肘,那里的袖子赫然已经被鲜血浸染。

没事,我没事。

阿枫,你不必太着急。

只不过是刚才这位小姐为了保护我和阿良,猛得一拉我们,我一不小心跌倒,倒在一块碎玻璃上,都是我自己不小心。

白菀渠痛得面色苍白,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却仍然咬着唇支撑着,一边柔声安慰着旁边双目冒出血丝的赵枫。

可对于白茉而言,望着白菀渠那楚楚可怜的身姿,却如同看着一只扭动着身子的美女蛇。

赵枫是真正的情场浪子,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但是所谓男女之间,情之一字素来是一物降一物,白菀渠那娇柔脆弱而又端庄大度的身姿,早就是他最深刻的梦中的白玫瑰。

他此时望着白茉的目光简直要择人而嗜,你怎么敢伤红雨!赵枫箭步走上来情绪激动的叫道。

保镖有些为难,只得将身子一侧挡在前头,低声道,二公子。

滚开。

老二!一声低低的,但是暗含警告意味的声音突然响起。

赵枫听到这个声音仿佛清醒了一些,但仍隔着保镖倔强的堵住白茉的去路。

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个身材魁梧的保镖推着坐在轮椅之中的赵允尘缓缓的走出来。

身后还有两个保持着戒备的戴着墨镜遮住真正面容的保镖。

赵允尘的目光若有所思的在还倒在地上的白菀渠身上划过,但白菀渠正望向赵枫和白茉争执的方向,并没有看他。

赵允尘被推到赵枫面前,他语气不重却字字凝炼的说道。

老二,菀渠小姐还受着伤。

你先送医院才是要紧,何况白茉姑娘也是要帮红雨才会那么做,你什么时候连是非曲直都搞不清楚了。

赵枫此时也由刚才的一时激愤清醒了大半,他倒是个拿得起放的下的人物,此时倒也向白茉简单道抱歉,白姑娘,是我一时鲁莽了,改日一定登门道歉。

说完,也不看白茉有任何反应,而是直接走到珠宝展示柜旁边,一把抱起白红雨,一边步履匆匆的赶往救护车。

白红雨仿佛放下心,在经过白茉身边的时候,也勉励抬头柔声道抱歉了,白小姐。

我替阿枫道歉,不过白小姐这样解语的人儿,也一定不会怪罪。

赵枫心中一暖,更加小心的抱好怀中的人儿,仿佛是抱着世上最名贵的珠宝。

白茉一直目送他们离开,白红雨的目光一直与赵枫互相交错,面容苍白却温柔,看不到一丝不妥。

白茉心中突然非常恐慌,她觉得眼前的一切未知仿佛要把她同原来平静的生活狠狠的撕裂开。

也就在这时,她才感觉到自己肩头传来的剧痛,看着白茉猛然间捂住自己的肩膀,自己霎时间冒出来的冷汗。

赵允尘皱了皱眉头你受伤了?

一声惊叫打断了白茉的话,一个阔太指着破碎了一半,如今已经空空如也的展示柜,愕然不已的惊呼。

明日星辰,被盗了!

什么?!白茉和赵允尘一同抬眼看去,果然,那对璀璨的耳环,只剩下一个孤寂的展示架。

为什么会这样,这一切都是噩梦吧。

白茉突然一阵恍惚,她堪堪站住,没有同白二小姐一样晕倒。

外面警车的灯光由远及近,十分钟后,几个身穿警服的人走了进来。

抱歉,我是负责这里的陈警官。

由于发生道歉案件,作为现场目击者,请暂时留下配合我们调查。

这位小姐肩膀受伤了,需要立刻接受治疗。

之前的保镖看了赵允尘一眼后,立刻上前一步说道。

如果不是情况紧急,只能让医生进来治疗。

在我们调查结束之前,各位暂时不能离开第一现场。

赵允尘神色深了些,那个保镖看了他一眼,打算开口再说些什么。

白茉却已经扶着胳膊慢慢做了下来,我没事,应该只是脱臼了。

我会努力配合调查。

那个陈姓警官目光温和的看了她一眼,他何尝不知道这样的酒会非富即贵,因此难得有这样通情达理的大家小姐,他倒是很欣慰。

120的急救医生很快走过去替白茉检查。

白茉顺手将自己的手包放在一旁,却有一到夺目的光芒一闪。

而与此同时,赵允尘的眉头轻微的一跳。

那是他纵然只是一瞟也可以确认的,独独属于明日星辰的碎钻之光。

而这选择,从未变过。

她笑了,她不问他当时为什么握住了未婚妻的手,也许是因为同情,想要在一个人最无助的时候,给她一份宽恕。

也许是因为要彻底做个了断。

但是他在这里,而她,也在这里。

《珠玉之名》第9章 明日星辰的消失

赵允尘看到那样的光亮,心中有了许些冷意,就连看到白茉受伤时的那一点点的奇怪的感觉也被冷意渐渐代替。

医生正在治疗白茉的手臂,那疼痛慢慢浮现在白茉的脸上,赵允尘看着白茉因疼痛扭巴在一起的脸,却硬生生的咬着嘴唇不发出声音,这么倔强的一个女人,给了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可这并不排除有苦肉计的成分,毕竟那明日星辰现在在白茉的包里,但看着白茉却不像知情的样子,是她太会演还是赵允尘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这事情有些麻烦。

白茉只觉得自己的手脱臼了,可没想到接的时候会这么疼,虽然她嘴里没有喊,但心中早已哭爹喊娘了,现在的她只想着怎样逃离这场事端,完完全全没有注意到明日星辰在自己的包里躺着。

请陈队长先回去吧,这件事我们赵家内部解决。

赵允尘身边的一个保镖看了看赵允尘的意示,像陈警官做了个请的姿势。

陈警官脸色难看的看了看坐在轮椅上赵允尘,面部没有任何表情,着实很难猜测他的心思。

不过既然主家已经这样发话了,自己再赖在这儿也是自讨难堪,毕竟赵家的势力可不是一般的警局可以抗衡的。

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陈警官摆了摆手意示撤退。

今天的事情让大家受惊了。

保镖将赵允尘推到台前,赵允尘面无表情的扫了在场的所有人一眼开了口,在这里对大家说声抱歉。

这件事情我们赵家会查清楚的,如果没有什么事情今天就到这儿吧。

大家听了赵允尘的话,有些扫兴的离开,但止不住的议论,白茉也要随着大家离开,却被保镖给拦住了去路。

白茉有些疑惑的看向了赵允尘,这人又想干什么。

你跟我来。

赵允尘被人推着走向一个包间,意示白茉跟上。

抱歉,我该回家了。

白茉却倔了起来,自己要看一下父母有没有事情,毕竟今天自己没有做成那个杀手说的事情。

你不觉得你该解释一下什么吗?赵允尘在阴影中,白茉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却莫名的感觉到他的冷意。

腿不由自主的跟着他进入包间,白茉看到赵允尘身边的人把自己的包拿出来时,心里有些不高兴。

可是当她看到保镖从她包里把那对耳环拿出来时,震惊瞬间占满了她的表情,

这这是怎么回事?白茉惊讶至极,她绝对没有想到那明日星辰会在自己的包里,她根本没有碰到那对耳环,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跑到自己的包里。

白茉惊讶过后,便想到了为什么自己会被就在这儿,又看到保镖把火柴盒和纸条拿了出来后,白茉不得苦笑,得,这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怪不得之前赵允尘说让自己解释,这即使他不让自己解释自己也得解释阿,这可关乎这自己的清白和自己的三万多块钱的回得回不来。

咳咳,这‘人赃俱获’了,我解释你信吗?白茉极力的掩饰这自己的尴尬,虽然这不是自己偷的,但毕竟这人家‘证据’什么的都有了,自己再不做出什么解释难道要被冤枉吗。

赵允尘看着白茉淡定的样子,突然有些好奇她会做出什么样的解释,心情突然变的好了起来,赵允尘不漏痕迹地挑了挑眉,你说。

就是火柴盒上的那样,不过我没有打算偷,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在我的包里。

白茉简化了事实,她知道多说无益,毕竟那个杀手对自己的事情了如指掌,她可不确保自己全都说出来这个大少爷会保护自己的家人,还是得靠自己。

就这样?赵允尘听着白茉轻描淡写的解释皱了皱眉,为什么她不肯说出事实,既然这样,那就从她身上调出些事情吧。

嗯,就这样。

白茉看着赵允尘面无表情,看不出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还是远离他比较好,白茉想着便慢吞吞问道,请问我可以走了吗?

赵允尘挥了挥手,意示她可以离开。

白茉走到门口好想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过头像是想说什么却难以开口。

那个赵大少爷,您还记得上次你去医院是我送你去的吧。

赵允尘听了白茉的话心中有些自嘲,果然女人都是一个样,为了和自己有着些关系,想尽办法,本就怀疑白茉在演戏,这下更有些确认了,自己竟然还觉得她像那个人,可是听到白茉的下一句赵允尘觉得对于自己的那些想法有些哭笑不得。

咳,我们挣个钱也不容易,而且我还要供我弟弟上学,所以那三万多块钱可不可以还给我?毕竟自己在这儿闹出这么个事情,现在还给他要钱,白茉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良心过不去。

没有听见赵允尘的说话声,白茉抬头突然看到赵允尘看着自己,白茉挠了挠头,额如果你不方便的话

方便。

赵允尘有些好笑的看着白茉,原来她是这想法,对身边的人低语了一声,那人便去拿了一张卡。

赵允尘将卡递到白茉的手里,这些够了吧。

白茉低头看了看,便把卡又塞了回去。

抱歉,我想我表述的很清楚了,我只要我的三万七,不要以为自己很有钱就了不起,到处去施舍别人。

自从救了他之后,白茉就三番几次的受到这样的侮辱,但自己人穷骨不穷。

白茉转身离开,赵允尘看着白茉倔强的背影皱眉,看了看手中的卡有些好笑,自己做的错了吗?

这一切都落到了那个人的眼里。

这场戏好看吗?正在看监控的人转头看着那个人,眼中带有些戏谑。

啧啧,这场戏真是出乎我的意料阿。

火柴的光映出了他的脸,带有一丝的难以置信,这女孩可真有趣,以后有得玩了。

看监控的人听着他有些变态的语气,不仅有些咋舌,这女孩以后的日子可真有趣了。

白茉回到家,累的洗过澡躺在床上就不再想动了,白茉回想这这几天的事情,可真是戏剧化,似乎这些事情都是从自己救那个人之后发生的,自己不仅失去了自己给弟弟攒的学费还落得一身麻烦。

白茉有些懊恼的锤了一下床,怎么自己发扬传统美德还落得如此下场,真的好想哭阿。

白茉整理了一下理思绪,想着明天还要上班,努力挣钱才是王道,这样想着便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白茉醒来发现已经八点钟,才想到闹钟坏了还没来得及修,便急急忙忙的洗漱过后登着自行车去了学校,埋怨着怎么自己睡的这么沉,别人打电话都不知道。

果然,到了学校看到主任在门口站着,小白呀,给你打电话没人接,可急死我咯。

阿,对不起阿主任,我昨天睡的太晚了,闹钟也坏了所以起晚了。

白茉一边把车子放到车棚一边给主任道歉,毕竟是自己迟到了。

哎,也没碍什么事。

主任笑眯眯的看着白茉,不过,昨天我看到你做了赵家二少爷的车,今天起晚些也理所应当。

听了主任的话,白茉脸黑了下来,这主任说的话暗里是什么意思她会听不出来?主任,我和赵家二少爷没什么关系,况且他有自己喜欢的人,而且我也不会喜欢他那种人,请您不要乱说。

好好好。

主任听了白茉的话中带有些怒气,似漫不经心的又似有意的说给白茉听,李梅昨天也和宋家二少爷走了,不知道你们碰上了没有?

说完主任便向办公室走去。

白茉听了主任的话有些疑惑,这主任是在提醒着自己什么?往日可不见得主任这么好心,不过这李梅怎么和宋家的那个二少爷在一起了?自己没在的时候发生了这么多事,看来以后又少不了李梅的炫耀和鄙视了。

白茉做好准备走到办公室却发现李梅没有在,这不仅又让她疑惑多了一些,这李梅也会旷工了?没有听主任说她请假阿。

白茉调整好心情去上课,不是自己的事情不要打听太多,好奇心害死猫,这是白茉遵循的理念。

但白茉却不知因为之前的那件事情为自己引来了好多的麻烦。

下班之后,电话铃声响起,白茉看了电话的来电,一抹笑容爬上了脸颊。

喂,眉儿。

白茉笑眯眯的走向车棚把车推了出来。

白白阿,李眉儿听到白茉的声音,有些无力的说道,你出来阿,我在老地方等你。

你怎么了?白茉听着李眉儿的语气皱了一下眉,能把这么活泼的眉儿弄成这样,也只有他了。

白茉听着李眉儿的声音有些不对劲就赶紧骑着车去她俩经常去的地方奔去。

李眉儿可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自己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帮助自己的也就是她,现在白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非常担心李眉儿,恨不得马上飞到那里去。

珠玉之名同类型小说

珠玉之名花小颜小说完本-珠玉之名赵枫白茉阅读全文

《珠玉之名》,又名《珠玉之名》,是由作者花小颜最新创作的一部总裁豪门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赵枫白茉,小说主要讲述了:她,只是一个不为人知的小教师;他,是一个光芒万丈的世纪总裁。他,手上逃跑;她,巧遇救助。当两个完全没有交集的两人相遇,是火花万丈,携手对外?还是行同陌路,各奔东西?

小说名称:珠玉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