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巡守使童子小妖小说完本-阴阳巡守使林匀阅读全文

  • 时间:
  • 作者:童子小妖
  • 来源:xyx
  • 阴阳巡守使免费小说

阴阳巡守使童子小妖小说完本-阴阳巡守使林匀阅读全文

阴阳巡守使小说在线阅读

《阴阳巡守使》,又名《阴阳巡守使》,是由作者童子小妖最新创作的一部灵异奇谈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林匀。

《阴阳巡守使》第7章 阴人用的

额,老爷子,我想买点东西。

按照先前阎良交给我的话,我战战兢兢道。

可是心里却在暗暗咒骂,妈的,早怎么不来呢?偏偏大晚上的来买这种东西,是不是当了鬼,脑袋也不灵光了?

我知道如果阎良想要知道我在想什么,他随时都可以办到,所以我就是摆明了说给他听的。

谁知道这货一如既往的嘿嘿两声,就没了下文。

诺。

老头忽然停住脚步,把我吓了一跳,他回身指了指旁边的墙上,就不再搭理我。

我转头看去,那里贴着一张醒目的价格表。

老爷子,我要买冥币,给死人用的冥币。

我看着老头的背影一字一顿的说道。

果然,老头停下了脚步,缓慢的转过身来。

这他妈不转身还好,一转身差点把我的魂都吓没了。

老头的眼睛泛着一抹绿光,再也不是先前那种空洞无神,反而有着些许兴奋,干枯的脸上硬挤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对着我问道:你要给谁用啊?

说实话,相比于现在,我还是喜欢他先前的模样,不过我依旧顶着头皮回答道:给阴人的。

咳咳,好,好,好,跟我来。

听了我的回答,老头脸上的笑容更甚,可是在我看来却是更渗。

而且他的这句跟我来,似乎有一种魔力,差点把我魂儿都勾了去。

妈的,死就死吧,反正背上还有一只,我就不信他能把我怎么着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远远的跟在老头的身后。

他不时的回头望我一眼,而我每次都硬生生的挤出笑容回应着他。

老头打开了一间屋子的门,冲我招了招手,进去后老头颤巍巍的问道:小伙子,要多少啊?

我急忙收回正在四处打量的眼神,说道:三千。

我明显感觉到在我说出三千以后,老头撇了撇嘴,似乎不是很满意。

他慢悠悠的拿出一串钥匙,掏鼓了半天,拿出一叠子冥币,抽出其中的三张放在了桌面上,然后就直勾勾的盯着我看,感觉好像要把我吃了是的。

大爷,多少钱?

老头嘿嘿一笑道:三百。

我这有一万句妈卖批不知道当不当讲?三张破冥币要我三百?把我当傻逼了?

可是阎良却让我给他,说事后再告诉我为什么。

我也懒得问了,按照阎良的指示急忙掏出三百块钱,将那三张一千面值的冥币揣进兜里急忙离开了屋子。

就在我离开屋子之后,背后隐约的传出了老头那渗人的阴笑,我瞬间加快了脚步,一路小跑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直到出了院门,我才深深的呼一了口气,用手一摸额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渗出了很多冷汗。

我回头望了一眼,见那老头没有跟出来,松了口气。

可是却发现那院门上的寿衣花圈四个大字有点诡异,牌子的后面似乎泛着一抹绿光,我揉了揉眼睛,刚要再仔细看看,阎良就开始催我赶紧走。

不要看了,转身赶紧走。

听他的口气不像是看玩笑,我也急忙转过身,一路小跑的离开了这条街。

喂,刚才那老头是干什么的?别和我说只是个普通老头,我不会信的?缓了口气,我边走边问道。

这次阎良并没有不正经,而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我的问题:他是过阴人。

过阴人?我吃了一惊。

怎么?你知道过阴人?阎良似乎也是很吃惊。

我哼了一下,阴阳怪气的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因为被你害的没人待见我,我就总是看一些鬼啊,神啊之类的东西,希望可以找找办法收了你丫的。

阎良不好意思的咳了一下说道:你看你这人,怎么又说到我身上来了?再说了我也不是时时刻刻都醒着,就算醒着也不能一直关注着你啊,我又不是偷窥狂。

我也没有在这上面多做纠缠,再次问道:看不出来啊,这老头居然是个过阴人。

还有你让我买的这是什么他妈玩意,怎么这么贵?说着我掏出兜里揣着的那三张冥币,晃了晃。

三百块钱啊,你知道我要赞多久吗?要不是知道你是鬼,我都要怀疑你和那老头是串通好的,一起骗我钱的了。

那个时候对于我来说,三百块钱,那是什么概念,那是钱吗?不是,那他妈都是命啊!

再说了,我也没见过那么贵的冥币啊。

三百钱都能买好几麻袋了,而且还都是上亿面值的。

你懂什么?你们烧的那些冥币都是糊弄鬼的,额。

说完这句话,阎良似乎也是感觉到了不对。

和你在一起,脑子都不灵光了,我自己不就是鬼吗?唉!

嘿,我说你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这下我就不愿意了,这不是含沙射影的说我笨吗?

后来这一路上,阎良给我仔细的解释了一下,我手中的这三张冥币和外面那些几块钱一大堆的冥币到底有什么区别。

原来平时我们烧香祭祖时所烧的那些纸钱根本就不管用,几块钱一大堆的,只是个样子货,空有一副冥币的样子,却根本没有任何用处,烧了之后就是一堆灰。

而我手里拿的这三张就不一样了,这三张才是真正的冥币,也就是能给鬼用的冥币。

真正的冥币和假冥币最大的区别就是在每张冥币上面都有一个金色的大印,共有十种样式,分别对应十殿阎罗,前两字为阎罗名号,后两字为御用。

而这印泥是用金粉做的,这印戳也是用地府中才有的一种特殊石料制成的,所以现在市面上这些冥币几乎都是假的,根本就没有卵用。

没想到过阴人还有这种好处,三张赚了我三百快,我也去当那个什么过阴人算了,这钱太好赚了。

我感觉,在无意中我似乎发现了一条生财之道,可是迎接我的却是阎良那欠揍的耻笑声。

你笑什么?

阎良哼了一声,道:你以为过阴人谁都可以当的吗?你没看见那个老头的样子嘛?你知道他的真实年龄吗?

听他这么一说,我忽然想起了老头那诡异的脸庞和笑容,时不时冒着绿光的老眼,皱皱巴巴的双手,心中忍不住的一阵恶寒。

看来这里面还有着一些我不知道的东西,于是继续追问道:难不成这里面还有什么秘密?你看我也帮你这么大的忙了,三百块钱我都扔出去了,你就给我说说呗。

有句话说的好啊,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在我的一番糖衣炮弹加上我的马屁神功下,一会阎良就已经飘得没边了,乖乖的给我解释了过阴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阴阳巡守使》第8章 过阴人

而透过阎良的大嘴巴,我也知道了那所谓的过阴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谁白了就是可以到下面去请一些人,不,应该说是鬼。

请他们回来上身,解决一些事情,活人的事情可以,死人的事情也可以。

他们大多数人没有什么规矩,只要有钱就会帮你办事,有人会问了为什么?

因为他们的一生实在太过短暂,其实每个过阴人原本都是普通人,只不过不过他们却又有那么一丝特别之处。

那就是他们的生辰八字极其不好,一般就属于一生碌碌无为,体弱多病,如果不出意外,大多数四十岁以前都会离开阳世的那种,而且少有妻儿子嗣传下。

所以往往到最后,他们就会被地府的人找上门,要他们做过阴人,许以一定的酬劳和报酬,而这份酬劳则是因人而异。

毕竟每个人想要的东西都不同,所以他们付出的代价也是不一样的。

但是所有过阴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衰老的速度比起普通人要快的多。

就比如刚才那个老头,从外面看去已经快七十了,但阎良告诉我他真实的年龄,估计也就只有三十几岁。

一想到那老头干枯的脸和他那诡异的笑容,我就不寒而栗,忍不住的回头看去,虽然后面什么也没有。

看你那点出息,一个活人都能把你吓成这样,你让我这当鬼的情何以堪啊?阎良欠欠的叫道。

我却是理都不理他,心里在琢磨着刚才院门上的那抹绿光。

过了一会我问道:刚才你叫我不要看了,那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刚才还兴致勃勃的阎良一下子就熄了火,虽然从我们正式开始交流的时间不长,但我也大致摸清了他的脾气。

一到他不想回答的时候,就会选择这种方式沉默过去,或者找个其他话题蒙混过去。

不过我也没有任何办法,人家两眼一闭,腿一蹬,老人家自己休息去了,任我怎么喊怎么骂就是不听,我也没脾气的哟。

所以他一摆出这幅姿态,我也就干脆的放弃了,不再追问。

对了,我问你个事啊。

说。

阎良痛快的回答。

我那次被车撞的时候,在昏迷过去的时候看见了那个女鬼,在医院的时候也曾经看见过,可是后来和上官战在一起的时候却看不见,只能从他的眼睛看见反射。

但是在他那一声大叫之后,我却清晰的看到了那个女鬼,这是为什么?

我将心中的疑虑全部都说了出来,这件事一直憋在我的心里,正好趁现在四下无人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以为撞鬼是那么好撞的吗?我能感觉到,阎良似乎白了我一眼,略带鄙夷的说道。

这个鳖孙,逮到个机会就要塞我一顿,简直是毙了狗了。

不过我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在心中默默的骂道,顺便问候了他的老母。

在他的解释下,我才明白了我以前的看法是多么的愚蠢,原来想要撞鬼,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的。

鬼这个东西,如果认真的说,他只是一种能量体,一种极端的阴之力将人死后的魂魄紧紧束缚而形成的东西。

而想要清楚的看见鬼,只有三种可能,一是天眼,二是鬼上身,三是身上阴气极重时。

而天眼通又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与生俱来的,也就是天赋。

有的人天生灵觉敏锐,甚至带有天眼,在一定的条件下会自动开启,从而可以看见平常人看不见的东西。

不过这种人大多会夭折,因为打小就能看见鬼,所以注定会招惹它们。

另一种呢,就是后天习来的,也就是通过一些特定的法门配合玄妙的口诀,从而开启天眼。

不过可以通过后天开启天眼的人,乃是少之又少,而恰巧上官战就是其中一个。

至于鬼上身这个不难理解,就是被鬼强行霸占了躯体,挤走了三魂七魄,属于一种阴阳两隔的状态。

而第三个身上的阴气极重,说的是如果一个人身上的阴气远远超过了自身的阳气,那么此时他就会介乎于阴阳两界之中,甚至缓缓偏向阴界,不过因为他体内的一丝生机尚未断绝,所以依旧是人。

不过此时已经可以模糊的看到一些属于阴间的东西,但是通过这种方式,对人体的伤害是极大的。

因为一旦人体内的阴阳失衡,而没有外力加以制止,那么就会愈演愈烈,当这个人的阴气将阳气完全遮蔽,即使这个人的生机未断,那他也只能是一个活死人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一般家里的老人在临死的时候,会胡言乱语,说看见牛头马面,或者阴兵来押解自己了。

有些事情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着千百年来的验证才流传下来,不过因为社会的发展,时代的进步人们都在顺应大时代的发展,选择性的遗忘了这些典例。

听了他的解释,我再次陷入了沉思,突然想起了几年前那次,我们一个工地的工友因为发生意外从高台上摔了下来,当时就口吐鲜血,眼看就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可是就在他咽气前一刻,居然还张口大骂道:你们给我滚,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啊,我不能死啊,我不要跟你们走。

当时我们一帮人都吓坏了,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还有人上前安慰他,可是他依旧疯狂的喊着,就在下一秒,这一口气没上来,直接倒了下去。

今天听了阎良的解释我才明白,原来那天他的话并不是说给我们听的,恐怕是说给前来押解他的阴兵说的。

我叹了口气,默默的点了一根烟。

阎良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什么在想事情。

忽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略带疑惑的问我:你是说你在从医院出来时看到了那个女鬼?

我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不应该啊,不应该啊。

不知道他发现了什么,一直在念叨着。

什么不应该啊,你不是说了,阴气太重也会看见你们吗?那时候我刚刚醒过来,是不是阴气太重了?

对于我的回答,阎良却是直接否认了。

他信誓旦旦的和我保证有他在,我是绝对不会出现阴阳失衡这种情况的。

而且就算是阴气过重也要产生极大的差距才能跨入阴界,而在他的控制下,是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有点纳闷了,难不成老子也有天眼不成,而且还是让车给撞出来的?

《阴阳巡守使》第9章 带你挣点钱

回到工地时已经快三点了,主要还是我回来的时候不着急,一路慢悠悠的往回走。

加上阎良一直在给我说这些我从来不知道的事,所以速度也就比来的时候要慢了一些。

我悄悄打开了门,见没有人醒着,便脱了衣服便要睡觉。

而阎良自从问完我这个问题,就再也没有说话,似乎是还在纠结。

用他的话说,如果我有天眼,那么他寄宿在我身上的第一天他就应该知道了,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他却一丝都没有察觉。

而阴阳失衡的情况,他是极其肯定的说不可能发生。

我就说,可不可能是那只女鬼自己要现身,故意被我看到的。

他说鬼是不能主动现身的,鬼只是一个能量体,说白了只能影响人的精神,或者借助外物来影响人。

只有人去主动发现鬼,而鬼却不能主动现身,除非这个人的精神不好,阴气过重才会间接的看到鬼。

如果每只鬼都能主动现身,那么这个世界不是就乱套了吗?走在大街上,时不时的身边出现个游魂野鬼,这还敢出门吗?

阎良顿了顿,又说也有可能是因为我当时的精神状态不好,所以被女鬼钻了空子,影响到了我的神经,从而产生了幻觉。

他这样一说,我就更加不明白了,继续问道当时上官战那老头喝了一声之后,我就看见那个女鬼了,这是怎么回事?。

阎良说那是因为上官战的那一声镇喝,直接调动了附近的阳气,加上他本身不弱的功力将女鬼的阴煞之气破去。

不仅重伤了她,还使得她暂时现了原形,按他的口气来说,上官战那老头的道行是极为不弱的,已经算是上等了。

说来说去,反正我说的都不对,我也就懒得理他了,大半夜的出去见了一趟过阴人,还扔出去三百块,搞得我连觉都没睡好。

躺在床上不一会,困意席卷而来,我在阎良那絮絮叨叨的声音中,很快就睡了过去。

天一亮,马骝仔给我带了饭,然后就和其他人出去干活了。

其实我的身体早就没事了,用阎良的话说,就是我想有事,也不大可能,毕竟有他罩着呢。

人都说,人话听七分,鬼话听三分,不过对于他的鬼话,我到是信了大半。

毕竟事实摆在那里,我经历的事情,放在其他人身上,足够他死上几十回了。

你的那个朋友印堂发黑,眼神飘忽,恐怕近期会有大祸啊。

正在吃馒头的我差点被他的一句话给噎死,抓起粥碗我就灌了一大口,啐道:你丫鬼话连篇的,什么时候改行做道士了,还他娘的会观相了。

阎良嘿嘿笑了一声,说道:出去走走吧,你不动永远都不会转运的,只有动了,气才会动,才会有变化,有了变化,接下来就要看你的命了。

这一番话说的我稀里糊涂,不明所以,不过我还是照他的话所说,走出了房门,到外面放放风。

我们住的地方离施工的地方并不远,从我这里可以清楚的看见钩机,挖掘机和马骝仔他们正在忙碌的身影。

溜达了一会,觉得没什么意思,我就打算出去逛逛。

想不想挣点钱儿花花?阎良的声音里偷着一股阴谋的味道。

我谨慎的问他:你想干嘛?

别紧张啊,我只是看你给我买冥币花了点票子,不愿意欠你的,所以打算帮你一把喽。

说实话,马骝仔经常请我们大家吃饭,主要是他挣得多,不过我们这帮工友也经常有人会回请一顿,这就叫礼尚往来。

不过我却是一次都没有,原因有两个,一是我没那么多钱,二是我也懒得去搞什么人际关系,毕竟我的身上有着阎良这个死鬼,做再多都没用的。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带给我的负面影响全部都消散了,我可以开始过着正常的人生,那么以前不用想的东西,不需要的东西,就全部都要再次拿起来了。

哼,你欠我的还少吗?说吧,怎么帮我。

我的心已经有点松动,毕竟想要请人吃饭,没有票子是不行的。

这一人一鬼就地打起了歪主意。

半晌,我俩一拍即合,向着目标地出发了。

站在铁门外,两个身材魁梧的大个子将我拦住:等哈,有么有薄铁?(意思是谁让我们来的)

交给我。

阎良在我心中说道。

我放松了身体看着两个大汉,忽然一股透心凉直冲我的脑瓜门儿,我知道这是阎良在动手脚,也就没有抵抗。

对面的两个大汉,紧紧盯着我道:没得就滚滚滚,莫要在这给老。

一句话还没说完,两人就瞬间僵住,连嘴都没有闭上,这时阎良让我直接进去,果然,两名大汉连拦都没拦,似乎就是个木头人。

可以啊你。

我兴奋的说道。

被我这么一夸,他的尾巴立刻就翘上天去了,我都能清楚的感觉到他那股得意劲儿。

当下就觉得,这货生前指定是个贪慕虚荣的主,被人稍微一夸就上了天。

不过事实证明,我的一切猜想都是错的,而我的一切行为都是在阎良的暗示下,顺从他的意思才做出的,我对他的认知简直就是可笑,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进入铁门后,里面是一条小道,只能容纳两个人同时通过,两边都是实心的墙壁,越往里走越能闻见一股香味。

在拐个弯之后,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了,偌大的地下赌场,里面挤满了,虽然规模还是比电视上那种小了点,不过在我们内个年代已经算的上是不错的了。

我一进去,四周就有一些打手看了我一眼,不过马上就又移开了视线,只有一名男子多看了我几眼,然后和身后的人说了几句话。

我可是刻意挑了件拿得出手的衣服,基本都没怎么穿过,虽然还是像个普通人,不过至少也比我那身工作服强。

很快我就彻底融入了赌徒中,左右看了看,一时不知道玩什么好,说实话我本人根本就没来过这种地方。

也就是以前听马骝仔他们吹过一次牛逼,说他在朋友的带领下来过这里,不最后却是输的精光蛋,被赶了出去。

恰好这件事情被阎良给知道了,于是今天他就动起了歪脑筋,想着带我来这里大赚一笔。

刚一进赌场,我就感觉到了阎良似乎十分兴奋,莫非鬼也好赌?或者他生前本来就是个赌徒?似乎是知道了我的想法,阎良不可置否的哼了一声。

我没有着急下去掺和一脚,而是在每一桌前都停留一会,看看他们是怎么玩的,学了学规则,搞清楚里面的门道。

俗话说的好学坏容易,学好难,上坡费劲,下坡出溜,没用多久我就已经差不多的掌握了个大概。

似乎是见我一直在溜达,场边的几个打手已经注意到了我,感受到了他们如影随形的目光,我来到一张桌子前,下了我人生的第一次注。

阴阳巡守使小说

阴阳巡守使童子小妖小说完本-阴阳巡守使林匀阅读全文

《阴阳巡守使》,又名《阴阳巡守使》,是由作者童子小妖最新创作的一部灵异奇谈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林匀,小说主要讲述了:死灵渊,镇鬼墓,苗疆巫蛊,奇异怪谈,也没拦住我。黑道,白道,不敢惹我;艳鬼,恶鬼,冤鬼,见我统统绕路走;阴兵,鬼差,鬼将,也要和我称兄道弟。不为别的,只因为我是这阳间的阴使,专管这世上不平之事!

小说名称:阴阳巡守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