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毒妃宠上瘾宫卿言宇文澜作者花幽山月小说章节目录免费全文

  • 时间:
  • 作者:花幽山月
  • 来源:zzy
  • 医品毒妃宠上瘾免费小说

医品毒妃宠上瘾宫卿言宇文澜作者花幽山月小说章节目录免费全文

医品毒妃宠上瘾小说在线阅读

医品毒妃宠上瘾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部小说,由作者花幽山月倾心打造,主角是宫卿言、宇文澜,医品毒妃宠上瘾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精彩章节节选。

“我是怎么了?”男子目光直直,很是紧张的问道。

“得病。”女子连眼皮也未抬,低头在纸上写着药单。

“啊?什么病啊?”

“花柳病。”

“额……还有的救吗?”

“有。”

“真的啊?怎么治啊?”

“服药,调理,”终于女子抬起了头,带着黑色面纱,勾勒的暗纹图案,更显得神秘而妖娆。双层蝶翼般的睫毛,悠然抬起,平静无色的眼眸,淡淡的看了眼那男子,恍若晴空之上散漫飘荡着的云朵。继续说道:“禁欲。”

“额!”听到‘禁欲’二字,男子瞬间愣住,接着便是露出一副讨好的笑容,说道:“还有别的办法吗?”

“有!”

“什么啊?”男子双眼闪亮,像是在阳光下的湖面,波光粼粼。

“拿把刀,直接切掉。”

“……”男子听到她这样说,猛地闭紧唇瓣,双手下意识的护住两腿之间。

女子甚为平静的将药单放在桌子上,接着便起身出去,干脆利落,又有种飘忽的不真实。

待到女子走出去,男子才想起来什么,急忙起身去门口,只是早已没了女子的身影。他本想问一问下一次复诊去哪里找她,只是没想到她竟去的这么快。

“侯爷……”男子站在门口,突然听到身后的管家叫了他一声。他回过头去,便看见管家手中拿着那一方药单。

男子回去接过药单,便看见药单的底下写着一行字:城南闻人客栈,魅毒娘子。

“‘魅毒娘子’,确实‘魅毒’。”男子看着药单,斜嘴一笑,邪气横生。

“咳咳……侯爷,要禁欲啊。”管家见自家主子这幅模样,便知道他的‘老毛病’又犯了。他家侯爷——宇文澜是墨羌国国君的表兄弟,人倒也不坏,算不上正直可靠,但也没什么胡作非为的勾当。只是自小好女色,长期积累,就造就这样一副差不多掏空殆尽的身体。

宇文澜听到‘禁欲’两个字,苍白的脸色有些泛青,说道:“你是侯爷,还是我是侯爷?”

“自然您是,您是……”

管家讨好的应和了几句,就急忙拿着药单去抓药,片刻不敢耽搁。

仲夏时分,朵朵丰满莹润的芍药随风舞动,白的,粉的,黄的,紫的…….难以数尽。被芍药所掌托着的华丽宫殿,辉煌如斯。琉璃瓦,朱漆圆柱,雕栏画栋,勾栏精啄,无不彰显着皇家的高贵富丽。

“太后是气血淤积,内里不畅,才导致头昏目眩,体虚无力之状。要平心静气,切勿忧虑,加以药理调养……”一个太医模样的人絮絮叨叨,颤颤巍巍的说着这番话。

“够了!”随着这一声,应声破碎的是放在桌子上的茶盏。

“皇上息怒啊,皇上息怒……”

萧慕梵冷眼盯着底下跪成一地的太医,漆黑如墨的眼眸,深邃幽暗,如墨夜中的苍穹,看似风平浪静,实则千变万化。本就分明的线条,因为冷漠而越加凌厉。由于睡眠不足而微微泛白的唇瓣,似乎只要微微一动便会抖落一地的破碎。

“一个个全是庸医!叫了十个,十个全是云里雾里的回答,模棱两可,含糊不清。真不知道养你们这一群庸医有什么用!”声音不大,但是浑厚十足。萧慕梵有些疲倦的闭上眼睛,右手撑着头,烛光之下,眼角下投下一层灰暗的阴影,参差不齐。

底下的太医,无不汗透衣襟,撑在地上的双手,全是难以抑制的颤栗,就像是在寒冷的冬天,赤膊站在雪中,牙齿止不住的那种颤栗。但是,自从皇上说了那一句之后,便再无声响。

也不知究竟过了多久,跪在一旁的GG才小心的起身,蹑手蹑脚的上前去看了一眼。随即,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但是,屏在胸中的那口气,还是不敢呼出来,就怕惊扰了已然睡去的皇上。

自从五天前太后突然吐血昏去,皇上便足足有五天四夜没有睡过,就连小憩也没有。如今是身体实在吃不消了,才在这样的情况下睡去。

太医们不得不说是幸运的,皇上睡着了,所以逃过了一劫。为了不惊醒皇上睡觉,每个人都是偷偷摸摸的攀爬到门外,就连门都不敢关上,就怕发出吱呀声。甚至是连在皇上身上披一件衣服都觉得打扰,因此暖炉,催眠香……各类应该是在冬日里才会用到的物品,这一刻差不多全上了。

半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日一日,还是会过去。石榴花一粒一粒的在阳光下闪烁着,晶莹的光亮,在这个微醺的午后,显得尤为舒适。

素手如玉,随意的捏着一个白瓷杯子,指甲透出的天然淡粉色,美得像是一幅浑然而成的画卷。‘魅毒娘子’——宫卿言,一袭白衣,慵懒恣意的躺坐在一架秋千里,随意的摇晃着。

唇瓣微翘,勾勒出一道恰到好处的樱粉醉人弧度,抿上一口花茶,声若夜莺,轻然如风,说道:“差不多,是时候了。”

“皇兄!皇兄!”宇文澜一袭便服,风一般的从远处朝着亭子飞奔而去。面色红润,兴奋异常,就是见到倾国之色也未必有这么激动的神情。

萧慕梵正和太后在亭中休息。太后在第六天突然间苏醒,并且醒后并无什么病症,气色也不错,似乎之前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似得。而那些太医全是诊断太后已然痊愈,没有大碍,只需要喝些补气血的药,加以调养便好。

虽然萧慕梵心里还是有根刺,但是在太后面前还是不好说什么。而这天,太后突然好兴致的说要去外面走走,萧慕梵自然是欣然同行。两人刚在亭子中坐下,就听到远处传来夸张的叫喊声。

“这是谁啊?怎么叫的这么嘶声力竭的?”太后眯起双眼,想要看清楚来人究竟是谁。

“不是别人,是宇文澜。”萧慕梵听到声音,先是有些不爽,毕竟这声音可是实打实的打破了原先安静温馨的气氛。不过,仔细一看那个人是宇文澜,也就算了。宇文澜没什么大能力,但是礼节好,嘴巴甜,把太后是哄得开开心心的。再加上这家伙长的又不差,虽然算不上人见人爱,但人缘确实不错。

“我就说呢,除了这孩子,谁还会在宫中这么大呼小叫啊。”太后听到宇文澜三个字,瞬间就笑逐颜开了。

“皇……皇……太……”宇文澜拼命的跑到亭子前面,早已是喘气连连。虽然按照‘魅毒娘子’的药方进行治疗,身体确实好的差不多了。但是原本底子就是虚的,这样一跑,自然已经累到一定程度了。本想叫皇兄,但是一看太后也在这里,就连忙转口。

“皇皇皇,太太太,怎么这么急呀?到底什么事这么迫不及待哦?”太后好笑的看着宇文澜,忙不迭将他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

“嘿嘿……”宇文澜有些憨憨的笑了笑,配上那张面冠如玉的脸庞,竟有种孩子气的可爱。

“这孩子。”太后边说着边用巾帕擦去宇文澜脸上的汗珠。接着,接过宫女手中的茶,对着他说道:“来,先喝口茶,润润口,瞧你急的。”

“恩恩。”宇文澜点了几下头,急忙接过那杯茶,一饮而尽。接着,又连着喝了两杯,才缓过来。

“说吧,到底什么事?”萧慕梵看着太后和宇文澜,其实他的心里有些不舒服,毕竟太后可是他的娘亲,见到她对宇文澜这么好,自然有点小吃醋。但是,作为皇帝,他是绝对不能将这件事表现出来的。看到宇文澜已经恢复过来,急忙插嘴说道。

“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太后!”宇文澜上一刻还是一副得意非凡的样子,下一刻就因为太后骤然间的昏厥而失声大叫。

“母后!来人!”萧慕梵第一时刻接住了太后朝后倒去的身体,虽然心急如焚,却镇静自若的发布命令。

萧慕梵直接抱着太后回到了德寿宫,太医,宫女,一干人等进进出出好不热闹。萧慕梵看着众人来来往往,站在那里,面色凝重。

宇文澜也一改平日吊儿郎当的模样,安置好一切后,他便急忙走到萧慕梵身边,难得严肃的说道:“皇兄,或许有人可以医治太后的病。”

听到这句话,萧慕梵寒冰般的脸,有了一丝波动,干脆的蹦出一个字:“谁?”

“魅毒娘子。”

简素却不简单的客栈房间,除了和其他房间一样的床,柜子等之类的摆设之外,这间房间还有一种盈盈的香味,清新淡雅,心旷神怡,但若是闻的久了,多了,恐怕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娘子!娘子!”到了城南闻人客栈,宇文澜跟掌柜的一说,便知道了宫卿言所住的房间。一到那个房间门口,宇文澜又一次张口大叫。

“砰”萧慕梵完全无视宇文澜夸张的叫喊声,一上前,真气一运,那两扇可怜的大门便被狠狠的撞开了。

宇文澜在门被撞开的同一时刻,嘴巴瞬间变成了夸张的‘O’。而下一刻便急忙冲到里面,又扯开了嗓子叫道:“娘子!娘子!娘……”

宫卿言正极有情调的拿着鸟食喂着笼中的小鸟儿,从他们站在外面的第一刻起,她就察觉到了。但是因为萧慕梵在外面,所以她知道根本不用她动手,他们是肯定能够进来的。一切正如她想的那样进行的。

而当宫卿言听到宇文澜一进来就大叫‘娘子’,一双魅眼微微斜视,淡淡的看了宇文澜一眼。只消这一眼,宇文澜便有种大冬天被泼了一桶水的感觉,从头冷到脚。随即,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转口说道:“大夫……”

宫卿言听宇文澜转口才将眼神收回来。接着,便开口说道:“有什么事?”手上还是不忘逗弄着笼中的鸟儿。

“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萧慕梵冷笑的看着面前的女子,一身的白底纱裙,暗纹黑纱罩衣。脸上是一条同花色面纱,衬得一身的妖娆有韵。唯一可见的就是那一双眼睛,魅惑至极;一双素手,芊芊如玉;以及脖颈,均匀若瓷,引人遐想……

宫卿言闻声看去,只见得说话之人身着一袭紫金流纹衣袍,腰间一根银色龙纹腰带,虽然不明显,但是凭借宫卿言的眼力,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如果有一个词来形容面前的这个人,那么应该就是‘邪魅’。

眼眸如墨,看似平静,却是暗潮汹涌,足见此人城府之深。似笑非笑的唇瓣,仿佛含苞欲绽的罂粟,令人迷炫。配上那一张温玉般的脸庞,高挺的鼻梁,刻画的如此极致。温雅却冷冽,平静却深邃,矛盾交织而成的美色,更添诱惑力。

宫卿言似有兴趣的牵了下嘴角,接着走到两个人的面前,似是有意,似是无意的看了眼那两扇门,用同样的口吻说道:“这就是你们的访客之道?”

萧慕梵听宫卿言这样说,也不知是怒极反笑,还是兴致盎然,突地展唇一笑。他自然发现了宫卿言已经知道他是皇帝的事情,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还能这么的淡定。

“哎哟,我说你们可不可以说一下重点啊。按照你们这样的对话,聊到天黑还不一定聊到重点呢。”宇文澜见两个人真的你一句,我一言的聊起来,而且还有继续聊下去的趋势。当下,忍不住出声说道。

萧慕梵和宫卿言皆是看着宇文澜,分不清喜怒。

“干……干嘛?我有说错什么吗?”宇文澜见两个人竟然都直刷刷的盯着他,有些忐忑的问道。

宫卿言先收回目光,走到桌子旁坐下,边倒茶边说:“没有。说吧,到底有什么事?”

“进宫给太后治病。”萧慕梵见宫卿言坐下,也不客气的坐在了宫卿言的对面,说道。

宫卿言抬头看了下萧慕梵,随即笑着放下茶壶,说道:“这么说来,是你们有求于我。既然是有求于人,难道就是这样的一副姿态?”说罢,有意无意的打量着萧慕梵。

“真没想到,堂堂的‘魅毒娘子’竟然也会这般在意礼数。不过,‘有求于人’这个词可不是可以随意说出口的。来这里,不是求人,而是合作。”萧慕梵好脾气的说道,换做平时,若是有人敢对他说‘有求于人’四个人,恐怕没等他换下一口气,就已经身首异处了。

宫卿言、宇文澜《医品毒妃宠上瘾》小说试读结束。

医品毒妃宠上瘾同类型小说

医品毒妃宠上瘾宫卿言宇文澜作者花幽山月小说章节目录免费全文

医品毒妃宠上瘾热门免费小说,医品毒妃宠上瘾宫卿言宇文澜作者花幽山月小说章节目录免费全文,医品毒妃宠上瘾宫卿言宇文澜在哪看?带来医品毒妃宠上瘾宫卿言宇文澜by花幽山月小说章节在线阅读,作者“花幽山月”。该书主要讲述了:宫卿言身中毒药,本是逼不得已,却被那个男人惦记了上。他身份尊贵,天下无双,最重要的是......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小说名称:医品毒妃宠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