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启妖录浮蔺令小说完本-菩提启妖录风澜惹尘阅读全文

  • 时间:
  • 作者:浮蔺令
  • 来源:xyx
  • 菩提启妖录免费小说

菩提启妖录浮蔺令小说完本-菩提启妖录风澜惹尘阅读全文

菩提启妖录小说在线阅读

《菩提启妖录》,又名《菩提启妖录》,是由作者浮蔺令最新创作的一部轻幻想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风澜惹尘。

《菩提启妖录》第7章 【民国】墓鬼(4)

屋内。

清善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宋白喊住他,我还有多长的时间?

清善一顿,瞧一眼外头的秋,这个问题不应该问我,应该问问你自己。

宋白明白他的意思,也只能沉默而已。

清善说:上次来我把一切都跟你说得很清楚,你真的觉得这一切值得?

我不知道。

宋白回答:我只是想这么做,控制不了的想这么做。

一声长叹从屋内传出,正好远处有军队集合的声音,清善说:现在这样的世道,就算她见到了,也不会开心。

连自己的生死都无法掌握,干什么还要出去自讨苦吃?

清善说完这句话就走了。

之后他每天都会来看宋白,神色却比之前几次凝重得多。

原本是个喜欢开人玩笑的火居道士,现在一来就被忧郁爬满整张脸,让秋都没了理由去与他急。

宋白的身体却并没有好起来。

一天一天,越来越差。

渐渐的,他连下床都困难。

秋时刻飘在他床边,看他醒了就跟他说话,心中莫名害怕。

这个人这么弱,要是哪天真的死了可怎么办。

秋,你怕外面的战火吗?宋白虚着声音问她,明明看不见却往窗户方向扭了头,好像要极尽目光抓到一丝希望一样。

是不是那该死的道士跟你说了什么?秋的预感一向很准。

清善这几天这么安静不吵事?反正她觉得不正常。

宋白摇摇头,我担心你适应不了外面的生活,咳咳咳咳

秋帮他顺气,眉头拧成一团:不舒服就少说点话之前也没见你这么多话

是啊,宋白最近的话的确变多了,还总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让她又摸不着头脑又要多想几分。

嗯?

听宋白语气这么虚弱,她不自觉放轻的语调。

其实她一直都希望有个人能陪着自己,可这么多年过去了,能察觉到她存在的人少之又少。

从前是遇上过几个,但结局也都是不尽人意。

渐渐的,她也就不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了。

但现在又让她遇上了宋白,她就是很容易对他人产生依赖感。

即便他是个瞎子,脑袋也不灵光,她还是会想去依赖他。

宋白说:给我说说你以前的生活好不好?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问起有关她的事情,秋自然是开心的,却又忍不住有些不安。

你这个人怎么弄的场面这么悲情,你是快死了还是怎么?等你好起来我慢慢跟你说,睡吧你!

说完秋就赶紧飘了出去。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害怕。

似乎她只要满足了宋白所有的要求,他就要离开她了一样,这样的感觉很不好,让她应对不来。

第二天,宋白起来了。

秋刚睡醒打算去找他就看见撑着盲棍,已经站在墓地之中的他。

阳光正好,打在他脸上显得脸色不那么难看了。

秋飘过去,傻子,是不是好些了?

宋白不知道她的位置,只对着面前的空气微微点头。

既然他好些了,秋就敢跟他说她从前的事了。

其实她老早就想将自己那些悲催的经历说给他听听,这个人这么善良,肯定很会安慰人吧。

嘛,磨蹭了几个月,虽说到了现在才说但也不算太晚。

秋说,在她一个人飘荡的这百年间,她间断遇见过很多能察觉到她存在的人。

她觉得很不可思议,同时那些人也很好奇她是什么样的存在。

说来也奇怪,她跟那些能发觉她的人总是会莫名的相互吸引。

对她来说,这些人可以成为她的朋友,成为她的伙伴。

对那些人来说,她同样能感觉到她在他们心中是特别的。

秋说,她爱上过其中一些人,最初想变成人也全都是因为体会到了爱的感觉。

不是一个人的孤单,也不用担心自己是个鬼妖精。

她得到过同样喜欢她的人的承诺,可到最后却没有一人实现过。

原本的欢呼雀跃总总是要在最后时分化为乌有,好像从来都是假的一样。

这样的情况出现过很多次,她就觉得自己真是倒霉悲催透了!

傻子,你说过要跟我一起离开这里的,这你可不能骗我!

多年的沉淀早就让她不伤心了,现在说起来却难免气愤,更是要向如今在她身边的人确认一番。

宋白说:我答应你,让你离开这里,变成人去看外面的世界。

秋大喜,那你也记住,我永远都是你的眼睛。

我看到的,就是你看到的。

宋白浅浅应声:嗯。

夜晚很沉,秋睡得很熟。

而当白昼初现,她满心欢喜去找宋白时,他却不见了。

醒来的那一瞬间,她已不再是鬼妖精,她成为了一直想成为的人。

带着一腔的欢喜和雀跃跑来找他,可他却不见了。

秋跑遍了整个墓地,也将那不大的屋子翻了个底朝天,可就是找不到他的身影。

大喊他的名字,喊到自己窝火生气,喊到声嘶力竭,可就是没有人应她一声。

忽然之间她有些害怕,蹲下来哭了。

这个人也跟之前那些人一样说话不算数,说了要一起却先离开了吗?

可是这个瞎子宋白能去哪里?她想不到任何他会去的地方,却又有种他永远都不会再回来这里的直觉。

不久之后,有挞挞的脚步声传来。

很沉重的感觉。

秋连头都没抬,她没听见盲棍的声音,她知道这一定不是宋白。

来人是清善。

清善在她身边停下脚步,语气不好:你就是缠着宋白的那个鬼妖精。

秋没心思搭理他,依旧蹲着将头埋在膝盖之间。

清善冷哼一声,走过她身边去到墓地最后头挖土堆土。

将土堆成坟墓的模样后,他点上三根香,敬了一杯酒就走。

他去了哪里?秋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清善脚下一顿,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成了人,去干你想干的事情就好,还招惹他做什么?

他明显是生气的意思,秋不明白,现在也没心情去弄明白。

秋站起来反驳:但他说过要跟我一起离开,我也答应过他会成为他的眼睛,我为什么不能去招惹他!

清善再是一声冷笑,转身就走,一边说着:你要成为他的眼睛,成为就是了。

快些走吧,去看你要看的世界

他又忽然顿住脚步,声音也低了下来:要是你真的想找到他,那就去找吧

这一次见面之后,秋连清善也再没见过。

她也真的离开了墓地,到处去找这个瞎子宋白。

不过是一个晚上的时间,他一个瞎子又能走多远?

秋原本这么以为,可却是怎么也找不到他。

外面的世界不像她想象的那么美好,她一个人走了很多路也吃了很多苦,到最后还是选择一个人寻找宋白。

有时候她还庆幸幸好宋白看不见这一切,四处是战火,日子一点都不安定。

她是为了不孤单而成人,可现在,似乎要比做鬼妖精时还孤单。

或许是因为找不到宋白吧,她居然有点后悔成人了。

后来,她撞见火居道士被枪毙的场面。

清善也在其中。

清善死了,更没有人能告诉她宋白的去向。

秋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这世上活下去的,可她是永生的。

成了人,她的本质似乎还是那被丢弃在墓地,吸食了太多的阴气而变得不是人的鬼妖精。

不过也好,这样,她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找宋白。

一年两年,她什么都没找到。

最终秋回了墓地。

宋白还会回来吗?潜意识告诉她不会了,可她还是回来了。

她成为守墓人,住在宋白曾经每日都住的屋子,每天都在墓地待着,总是会将目光放得很远,期待着那个穿灰色袍子的人再次出现。

可除了尸体,这里再不会来那个瞎子宋白。

秋甚至都不知道为何他要离开?为什么连一句招呼都不打就走了?他还是害怕她这个鬼妖精了吗?

时间越长,她心中的执念就越深。

疑惑和不解从未减少一分,年年岁岁都在累积叠加。

在这期间,她听说了一些有关守墓人的事情。

似乎,在这里守墓的人从前都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后因内乱许多家族都被抄了,这些年龄不大的少爷们也就落魄了,被统一抓起来折磨,据说死了不少人。

而那些侥幸活下来的人就被组成了守墓世家,轮流成为守墓人。

宋白正是其中之一。

秋很心疼他,也在想着,要是等到了他回来一定会好好对他!一定!

一直等下去,一直到五十年后。

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大变化,墓地早就被推成了平地。

有房子在这里建造而起,秋不再住在这里却时时会回来看看。

只是宋白一直都不曾归来。

秋开始不知道自己是为何而存在了。

她曾说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可其实,她只是不想一个人而已。

可现在,她又与当时的鬼妖精有什么区别?

为了成人,她可以等上百年。

成人之后,她又为了另一个人等了五十年。

后来的日子她过得浑浑噩噩,连如何进入到菩提香中都不清楚。

但,现在她这柱香被点燃。

都说菩提斋的主人有能力完成菩提香中妖精们的夙愿,所以,秋便将最后一缕希望寄托在了相欢身上。

秋说完故事,这柱菩提香恰好燃完。

《菩提启妖录》第8章 【民国】墓鬼(5)

帮我找他,我一定要找到他!秋还是一刻都淡定不下来。

相欢瞧她一眼,问:你找他是为了问他为什么离开?还是说,你是真的想见他一面,是真的放不下他?

好吧,其实这个问题纯属她自己的私心所在。

相欢听了秋的故事之后,倒还真是不确定这个鬼妖精对宋白到底是什么感情。

是喜欢,还是依赖?

她在大道之中轮回了上万载,虽说忘记了很多事情,但这些情爱或离别总归也是见得不少了,她很清楚什么是喜欢,而什么又是依赖。

只是,这个鬼妖精却让她糊涂了。

在相欢看来,好似这鬼妖精是真的喜欢着宋白,又好似,她只是接受不了被一再欺骗,只是不想再一个人。

我秋犹豫了。

相欢一笑,这么说来,这么多年来你都不清楚自己是为了什么想找到他。

都有。

秋立刻接话,我想见他,也想问他为什么一声不响就离开帮我找他,我马上把妖灵给你!

别急。

相欢试图安抚她这激动的情绪。

找来一本布满灰尘的书,相欢翻了几页,又看了几眼一脸焦灼模样的秋,最终合上书。

相欢明白了,虽然有些无奈但还是不得不说出实话,我没办法帮你找到宋白。

或者说,谁都没办法帮你找到他。

为什么?秋又激动了,拍了桌子站起来。

相欢看得出来,她眸中的急迫和慌张。

其实秋也知道宋白早就不在这世上了吧。

这么多年过去了,宋白这个普通人即便是一生平安都免不了埋入黄土一个下场。

可秋,却还是想见他。

相欢越发相信,秋只是太过依赖这个温柔的人。

又或许,这份依赖对于秋来说就是喜欢与不舍得感觉吧。

相欢稍稍岔开话题,问上一句:你知不知道鬼妖精变成人的法子是什么?

秋不想回答她这个问题,她只想知道跟宋白有关的事而已。

可,看相欢的模样,又让她不得不妥协一分,老实回答:吸食男子的阳气,时机成熟,自然会变成人。

相欢再问:那你可知,是要吸食何种男子的阳气?

秋一皱眉,不明白,什么意思?

相欢再次翻开那页书,念道:诞生在墓地的婴儿,受到极重阴气倾体会使之成为鬼妖精。

这一点,想必秋自己是清楚的。

相欢继续说:若鬼妖精要成人,则需吸食毫无保留献出真心的男子之阳气

话语至此,秋搭在桌上的双手顿时一紧。

相欢把书推到她面前,文字一行行映入秋眼中。

汝食极阴,生而为鬼,遇欢喜之人,汲真心之气,届足百,辄以化人矣。

秋在颤抖,重重坐下,霎时间眸中光彩尽失。

一下子回想起从前那些离开自己的人,在心中数着,到宋白时,正好是第一百人

相欢拿回书,轻轻合上,开口:我想,当时那火居道士与宋白说的话,约莫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些。

是啊,秋还记得,当年清善与宋白的确有一段她不知道的对话。

相欢说:若是越爱,则越会吸引你在无意识间吸收对方的阳气。

这正是他们离开你的原因,也正是为什么你刚化作人,宋白却再也不见身影的理由。

相欢的声音不深不浅,衬着菩提斋中隐隐射入的阳光正好合拍。

而她对面坐着的这个鬼妖精,却再打不起一分精神来。

相欢站起来,去整理其他散乱的菩提香,顺便说上一句:至少最后这个人,兑现了诺言。

是啊,宋白没有食言。

秋想起来,在她化作人的前一天晚上,宋白答应了她一定会让她看见外面的世界。

宋白做到了。

而她,却没有做到承诺之事。

她说会成为他的眼睛,会将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全部告诉他,可她却在成人的那一瞬间忘了这件事情。

这么多年来,她从不曾好好看这个世界一眼。

亦是,没能成为宋白的眼。

《菩提启妖录》第9章 记风流

茂密的竹叶大半将要垂入湖水之中,伴着阵阵蝉鸣,风带着夏日的暖意与湖水的清凉一并送去相欢周遭。

渡完鬼妖精,她可谓是又困了,眼下正倚在菩提斋后方的竹湖边上闭目养神。

明明是在睡觉,却还甚是装模作样般的拿了根鱼竿,却是没有鱼饵。

后来自己也装不下去了,便直接将鱼竿扔去一旁,将手中书盖在脸上遮挡那见缝插针透过竹叶间隙射下的阳光。

口袋里还揣着鬼妖精的妖灵,即便是在养神她还是会不自觉摸一摸,确保妖灵没有损失。

对相欢这个失忆的小妖精而言,一份妖灵的效用可不小,这可比她一个一个渡妖来得事半功倍得多。

原本现在也算是个极好的用妖灵为引找回记忆的时刻,毕竟浅幽这个麻烦祖宗不在,二胖这只叽叽喳喳的蠢鸟也不在但,她就是没什么心情。

或许是被那鬼妖精给影响了一丝丝,现在她居然在考究着找回从前的记忆究竟是不是必要的。

自然,考究来考究去,她还是决定继续未完成之事。

记忆还是要找的,不然,这么多年她守着这菩提斋还有什么意义?

这么一想,相欢便掏出了妖灵,企图做点什么。

然,好巧不巧,浅幽正好带着二胖回来了。

得,只要有这两人在,她可不敢莽撞就使用妖灵谁叫这一仙一鸟都不是省油的灯呢,指不准就在她专心找记忆时将她这菩提斋闹翻天。

相欢装睡,不想搭理他们。

浅幽一找到她就看出来她在装睡,更是毫不给脸往她身边一挤,害她一上火就不觉蹙眉。

又跑来干什么,这里没你什么事了。

相欢直接赶人走。

二胖见相欢这么没好气,干脆不粘着浅幽了,做了只特别乖巧的蠢鸟飞到她手边,不时用羽毛蹭一蹭她,帮着相欢说话,重复道:快走,快走

浅幽往二胖脑门上一弹,笑着开口:你们主仆二人倒是有意思。

言归正传,浅幽再开口:我晓得你收了鬼妖精的妖灵,怎么,还不打算告诉我?你准备什么时候用它?

关你屁事。

相欢转个身,简洁明了。

屁事,屁事!二胖做出一副十分蠢萌的凶狠状,跟着相欢说话。

浅幽一挑眉,即便他在这方世界穿得再正经,可他那眉宇间总总要流露出几分隐藏不住的风流之意来,开口:你我认识了这么久,你要用妖灵找记忆,我要是不守在你身边,你突然死了怎么办?

听了这话,相欢什么反应都没有,总归一物有利必有害,她当然知道妖灵的危害。

但二胖反应可就大了,像是倒吸了一口气,像是听见了什么了不得的话一样,赶紧轻嘬相欢衣服,不死,不死!

相欢抓了二胖的胖足,将它颠了个身子它就晕了。

二胖安静后她才开口:活了这么多年,你觉得还有什么是我受不住的吗?我找记忆时你且带着二胖在外头转悠几圈就好。

你不是爱吃对面那条街的面嘛,晚上正好开门。

浅幽认真一分,向她确认:你确定不要我守着?

相欢却好生漫不经心,嗯。

听她这么说,浅幽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起身要离开,忽然想起一件事来,遂回身开口:对了,我来之前有人来你店里买古董了?

不明所以,相欢随便答一句:没有啊,怎么了?

浅幽明显怔住一瞬,眸光稍稍流转,再是带着十足的深意瞧她,看来,又有人来缠你了。

哈?相欢正研究妖灵,有些不耐烦,除了渡妖时,我这菩提斋从来不锁门,要是少了一两件古董也不排除小偷进来偷东西的可能。

这话没错,她轮回了万载,真正活成了人们口中的万年妖精,收藏的古董恐怕拉一百座菩提斋来都装不下,丢一两个她自然是不在意的。

哦~浅幽似乎不认同她的话,分明是感觉到了什么却欲言又止。

相欢随便开口:怎么,你还想报警?

报警有你这个妖精主人镇着菩提斋,不是比警察好用一百倍么浅幽来这里的时间也不算短,对这个世界的各种机制都算有了大致的了解。

果然,风流的人到了哪里都能混得很好

相欢笑言一声切,浅幽便道:最近我有件大事要确认,或许一段时间不会来,你别太想我。

赶紧走赶紧走吧你。

相欢故作催促,浅幽笑笑便很快消失。

研究了妖灵半天,相欢才察觉方才浅幽说的话似乎有深意。

他也是个见多识广的神仙,又怎么会因为丢了一件古董就将这事特意提出来跟她说?

有些不对劲,相欢进到斋内仔细瞧瞧。

这么一看才发现,丢失的古董是上古神器沧澜剑。

眉头一下蹙起,先不说她打算将这件古董高价卖出的事,这沧澜剑上自带芒刺,即便是她要卖也得先设法将芒刺洗去才可转交到凡人手中

可,为何眼下这上古神器就无端消失了?

心里念到一番浅幽这人说话也不说全她还以为是丢了件寻常古董,浅幽这家伙怎么不早说是沧澜剑啊!

坏了,她晓得定是有与她一样存在的妖精或神仙注意到这菩提斋的不寻常之处了。

相欢在这个世界生活的时间不算短,除了菩提香中的妖精们,她所知晓与她一样特殊的存在只有君景和浅幽而已。

那么,这能不动声色盗走沧澜剑的,又是何方神圣?

才这么想,竹叶池边便传出一阵动静,引得相欢又跑过去。

池中鲤鱼甚是不安定,像是察觉到什么情况一样纷纷往池面上跃。

这株百年竹树也一样晃晃悠悠,明明无风却摇曳不止。

是谁来了?

一时之间,她口袋中的妖灵也隐隐显出光芒,让她的视线变得模糊。

整座菩提斋都有异动,而若是再继续异动下去,这个世界的人应该会报警喊来一大批警察吧要是真那样,可就麻烦了!

相欢睁不开眼,似乎正有一双手在不停的拨动她的思绪。

先前想起过很多次的那缕银发也在这一瞬间闪过她脑海之中,下一秒,一切异动戛然而止。

后院恢复平静,相欢亦是可以睁开眼。

此刻,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位身着飘渺白衣的少年。

她看得很清楚,风流桃花眼,玲珑玉面唇,还有那在半空中稍稍盘旋着的绝美银发。

眉间一蹙。

这人,是谁?

菩提启妖录同类型小说

菩提启妖录浮蔺令小说完本-菩提启妖录风澜惹尘阅读全文

《菩提启妖录》,又名《菩提启妖录》,是由作者浮蔺令最新创作的一部轻幻想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风澜惹尘,小说主要讲述了:菩提上界。风澜:“小妖精,本殿下注意你很久了。”正逢惹尘初开情缘,她便记住了他这句话。奈何大荒乱世,战聊不定,千万载轮回让她成了活到二十一世纪开神秘店铺的失忆妖精。民国遗事,快意江湖,执子天涯,上古尘缘,孰是孰非,尝过便知。只是,何时才能找回那段被忘却的记忆?何时,才能重遇那喜欢

小说名称:菩提启妖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