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逆长生小说完本-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云夜寒易尘阅读全文

  • 时间:
  • 作者:逆长生
  • 来源:xyx
  • 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免费小说

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逆长生小说完本-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云夜寒易尘阅读全文

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小说在线阅读

《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又名《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是由作者逆长生最新创作的一部穿越时空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云夜寒易尘。

《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第7章 火灵

爹,爹救我啊爹

众人看着被人架出来的冷倾月,整个人身上糊着层纸钱,浑身脏兮兮的,头发散乱,原本美丽的容颜也黑不溜丢的,整个人散发着浓烈的臭味。

救我啊爹,他们居然把我关在猪圈里,爹,救我啊爹冷倾月的哀嚎彻响这一方天地,眼泪鼻涕流了一脸,好不狼狈。

云夜寒闻言,转头看了身后的云家众人一眼。

云阳见此,心虚道:原本在柴房,可我听她那么对你,就把柴房改成猪圈了!

云夜寒见此,嘴角微扬,很好!

云阳闻言,诧异的看着云夜寒,是她听错了吗?她还以为夜寒会责怪她呢!

而冷家人闻言,则个个气的吹胡子瞪眼睛。

冷倾月是冷家大小姐,是冷家的掌上明珠么金枝玉叶,何时受过这等委屈!

站在最后的风易尘终于忍不住了,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上前,云夜寒,你别太过分了,她可是你表姐!

殿下冷倾月看着为她倾身而出的风易尘,一脸感动。

表姐?云夜寒转头看着云海天道:爹,我们家有有姓冷的亲戚吗?

云海天闻言,没有!

这帮人这么欺负他家夜寒,是亲戚才有鬼!

你云海天你冷思明伸手指着云海天,深吸一口气,过了半响才道:好好究竟要怎么,你才肯放了倾月?

随即,云夜寒表情一凛,看着冷思明,一字一句的道:吃了多少云家的东西,全都给我吐出来!

好大的口气!一直没说话的白发老者终于开口了,云家丫头,冷家何时吃了你云家的东西,好歹亲戚一场,你

你聋吗?云夜寒冷冷的一抬眸,不再废话,丢下一句,明日一早我要看到东西,否则后果自负!便将大门一关,将冷家众人全部关在外面!

白发老者见此,精明的双眼微眯。

三长老,怎么办?倾月她冷思明一脸焦急的看着白发老者,他是冷家三大长老之一,乃三阶大武师,今日却被一个小小废物无视了,怎么也应该有点脾气才是!

却见三长老摆了摆手道:按她说的做吧!比起皇家,一个小小的云家,他还是拎得清的。

冷倾月是冷家独女,没了冷倾月,想要依附皇家来稳固冷家的地位,冷倾月,就不能有事,更何况,那个东西,他冷家势在必得!

看着没有丝毫不悦表情的三长老,冷思明也沉默了!自己家的人,断不会害自己,当即沉声道:好!

*

进了屋,只见云阳一脸讨好的看着云夜寒,夜寒,那个

云夜寒看着吞吞吐吐的云阳,见她半晌都不说,不由越过她,径直回了房间!

本命树里那个空间的灵花异草那么多,她得想办法弄出来才行!

整个云家的实力都太弱了,自己虽然现在已经是一个四阶武者,可是冷家那个白发老者,定然已是武师或者大武师的存在了!

如果云家继续这么弱下去,就算要回了云家的全部产业,总有一天也还是会被人抢了去,唯有变强,才是唯一的出路!

回到房间,云夜寒就没在出来过,就连晚饭都让人放在门口。

云海天见着已是月上中空,可云夜寒房门口的饭菜一点没动过不由抬步,往云夜寒的住处走去,放在门口的饭菜连动都没动一下,心下不由得一紧。

夜寒夜寒云海天紧张的喊道。

正在寻思着怎么将那些灵草搬出来的云夜寒闻言,倏的睁开双眼,看着门口的两个剪影,眉头轻皱,有些不悦,却还是走了过去!

爹门一打开,就见云海天伸在半空中的手。

你云海天指了指手中的饭菜,云夜寒的脸色这才好一点。

爹担心你饿,所以

谢谢。

云夜寒用一种自认为很温和的语气道谢。

可是,这让云海天倏的红了双眼。

自从夜寒喜欢上风易尘之后,很久没再这样亲和的称呼过他爹了!

云夜寒看着突然红了眼睛的云海天,有些不解,却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便道:我去修炼了!随即嘭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云海天在听到修炼两个字,立即不再说话,一边叹息一遍离开!

云夜寒看着手里的饭菜,心里不由得一暖,原来,有家人关心的感觉是这样,这种感觉,真的是——出奇的好!

月上柳梢头,转眼已是半夜!

云夜寒满意的看着手中一株完整的灵草,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挖出来了,嘴角一扬,再次在本命树中的空间奋斗去了!

不一会儿,面前的桌子上就堆满了颜色各异的灵花异草,回想着冷思明拿出来的那颗丹药的气味跟形状,当下便有了计较。

怎么?你要炼制丹药?清冷的声音在云夜寒身后传来。

云夜寒也不理他,径直做着自己的事。

云家众人实力是在太低,不好好淬炼一番经脉,是没可能变强的!

而淬炼经脉,在她的记忆里,无非就是丹药。

只有经过淬炼的丹药,药效才是最好的!

你要知道,炼药需要火灵,没有火灵,就算炼出了丹药,那也是一颗废品,浪费药材而已!

宫溟寂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云夜寒手中凝聚出了一抹微黄的火焰,正将灵草一样一样的扔进去。

宫溟寂微微挑眉,他给她重塑经脉的时候,并没有发现火灵,那这火灵是,当先便神念一动,直探云夜寒丹海,只见原本绿油油的本命树整个树身都裹在一层微黄的火焰之下,而原本萦绕在树身的灵气正不住的翻滚,一颗拇指大小的命元正在缓缓成型。

宫溟寂见此,面色不由一凛。

本命树是他的,他自然知道本命树是什么样的,可是,这在云夜寒体内,本命树居然发生了变化!

火灵,天生火灵,这个女人,竟然是天生火灵。

《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第8章 炼药

云夜寒皱眉,感受着突然出现在她丹海的神念,却也没说什么!

前世,她是组织的终极实验体,什么实验都在她身上做过,药理,她更是手到擒来,因为改造,记忆力是出奇的好,想来想要一己之力练出一枚低阶丹药应是不难。

至于宫溟寂说的火灵,她在也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不曾想,还真能行。

女人,不错!宫溟寂莞尔一笑,这女人,真是处处能给人惊喜。

就那样残破的体质,竟是天生火灵,不错,真的很不错!

闻言,云夜寒淡淡的瞟了宫溟寂一眼,专注的控制着火焰!

因火焰太小,过了很久药材都没有什么变化,要说真有变化的话,那就是药材被烤焦了而已。

见此,云夜寒也不气馁,再次凝聚出火灵,这次的火焰比上次的火焰亮了许多,云夜寒再次将灵草丢进去,不多久,灵草就化成了一滴晶亮的液体,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紧接着,云夜寒又丢了几株灵草进去,却在加入最后一株灵花的时候,轰的一声炸了!

云夜寒顶着张漆黑的脸,再次聚精会神的开始炼制。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这次,云夜寒终于炼制出了一枚丹药,虽然颜色乌黑,可好歹成型了!

云夜寒不由得感叹,难怪这世上药师稀缺,就算她拥有火灵,炼制丹药也不是一炼就成的,那对火候的控制必须得异常严谨,丝毫马虎不得!

宫溟寂始终站在一旁看着云夜寒,对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內炼制出一枚成型的丹药再次震惊。

要知道,有的药师一年也不一定能炼制出一枚丹药,这个云夜寒,该说她天才好呢,还是变态好?

天大亮,云夜寒才收手,看着手中颜色各异的丹药,浓郁的灵气自手中传来,沁人心脾。

可是,想要成为真正的丹药,云夜寒还差了一味最重要的东西——魔核。

不管是炼器还是炼药,都少不得魔核,只要找到相对属性的魔核,那练出来的东西,都将是事半功倍的效果!

看来,她得寻个时间去一趟魔兽山脉了!

夜寒,冷家人来了!正在这时,外面响起了云月的声音。

让他们等着!

云夜寒慢条斯理的梳洗了一番这才慢悠悠的出门!

等云夜寒到门口,已是日上三竿!

一看到云夜寒,冷思明就一个箭步冲到她身前,倾月呢?

云夜寒朝云霄微微颔首,不一会儿,有气无力的冷气月便被呆了出来!

冷思明见此,愤怒的盯着云夜寒,你把倾月怎么了?倾月是他的心头肉,要是倾月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不会放过她的!

云夜寒抬眸,淡淡的看着冷思明,东西呢?

冷思明一扬手,立即一个拿着托盘的人出现在云海天身前。

云海天看了看云夜寒,双手微微颤抖的接过托盘,仔仔细细的点算了一下,道:没错!

没少?

没少!

云夜寒这才将冷倾月扔了出去。

一自由的冷倾月立即趴在冷思明身上沙哑着嗓子哭了起来,爹爹女儿好苦啊爹他们连饭都不给女儿吃!

好好好,倾月,苦了你了!冷思明一脸心疼,对云家的恨意更深了!

爹,今日之辱,我一定要讨回来!冷倾月愤恨的开口,双眼阴毒的看着云夜寒的背影。

云夜寒闻言,微微偏头,不要落在我手里,否则下次,就不是赎人这么简单了!

云夜寒的语气很淡很淡,可是却处处透着寒意。

可是,这并没有让冷倾月眼中的恨意减少,反而越来越浓。

爹,我们回家冷倾月被人扶着身体,虚弱的上了一旁由一头赤炎狼拉着的车上。

赤炎浪常年生活在极为炎热之地,性情暴躁,想要驯服,除非是专业的驯兽师,否则一般人,还真没法。

云夜寒皱眉,难道,冷家还有驯兽师?

看着渐行渐远的一行人,云夜寒心下并未轻松,反而有些沉重。

今日之辱,冷家必定会讨回来,别的人她不知道,但是,冷倾月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回到家,云夜寒丢下一句我去修炼的话就回了房间!

不止云家的人要变强,她也的迅速强大起来才是!

当天夜里,云夜寒就朝平瑶城外围的魔兽山脉去了!

魔兽山脉,位于平瑶城的西北方,白日里相对来说还算安全,只要不深入里面,一个武者级别的人在外围想要全身而返还是绰绰有余的!

但是一到晚上,魔兽山脉的魔兽就开始肆虐。

魔兽山脉的夜晚固然危险,可是,前仆后继的人还是不要命的往前冲。

因为有的魔兽,并不在夜晚活动,想要得到它的魔核,就必然只能在晚上前去碰碰运气!

而云夜寒想要炼制淬炼筋脉的丹药,就必须找到木属性跟火属性的魔核。

到了魔兽山脉,老远就听到魔兽的嘶吼声,几乎震耳欲聋。

云夜寒脚下一用力,立即就朝魔兽山脉冲去。

刚一进去,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云夜寒皱了皱眉,看着满地狼藉跟魔兽的残肢,也不做多想,抬步往里走去!

越往里走,魔兽的尸体就越多,难道,这一方的魔兽都已经被屠了个干净?当下脚下一转,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她只敢在外围,毕竟,魔兽山脉里面,就算是大武师进去了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就是她,抓住她

突然,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带着浓烈的怒气!

云夜寒不由得皱了皱眉,看着朝自己包抄而来的男男女女。

她刚进来,根本没见过面前的这些人,更谈不上过节,可是,这些人一来就将她围住,明显来者不善。

你确定是她?领头的男子声音温润,一身黑袍,背着光,看不清容貌,可是身长玉立,挺拔如松。

君辞看着面色清冷,干瘦干瘦的云夜寒,一双眼睛灿若星辰,可却透着森冷的寒意,不由有些疑惑,这人是谁!

《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第9章 魔兽山脉

少女点了点头,肯定是她,只有她是从那边过来的!

云夜寒看着少女伸手所指的方向,正是自己来时的方向。

交出来吧!君辞的语气依旧温润,让人感受不到丝毫的怒意。

什么?云夜寒凝眉,她连他们找什么都不知道,要她交出什么?

玄火兽的魔核!男子轻声说道,在看到云夜寒微挑的眉的时候,心中不由得生出一抹奇怪的感觉!

他看出这个女人顶多是个二阶武者,这在晚上的魔兽山脉来说,绝无活着回去的可能。

交出魔核,或许,我们能还带你回去!君辞声音依旧温润,一点也没有对弱者的那种高高在上。

君辞,你跟她多说什么废话,别忘了我们来魔兽山脉的目的是什么!一个穿着红色衣衫的女子不屑的看了云夜寒一眼,丑就罢了,居然还想跟他们一起,她才不屑跟废物一路。

花颜君辞轻声叫了一声花颜的名字,只听花颜哼了一声,将脸看向别处,不再多言。

花颜?姓花,难道是四大家族之一的花家?

姑娘君辞还想多说什么,就被云夜寒打断了!

你说的什么玄火兽我没见过,更别谈什么魔核,告辞!说罢转身朝更深处走去!

喂你宁淑云看着渐渐远处的云夜寒,嗔怪的看着君辞道:君辞,明明只有她从那个方向过来的,玄火兽的魔核肯定是被她拿走了

宁淑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君辞打断:你是什么级别?

一阶武师啊!怎么?宁淑云一脸疑惑的看着君辞,不明白他怎么突然问这个,她是什么等级他还不知道吗?

另个一女子闻言上前一步,嘲讽的看着宁淑云,一阶武师都奈何不了的玄火兽,她只是一个小小武者,你以为呢?

宁淑云闻言,厌弃的看了那个女子一眼,林思音,别靠近我,我嫌脏!说罢转头就朝君辞的方向行去。

林司音闻言,面色微变,转而又恢复如常。

她本林家养在外面的庶女,因为天赋不错两年前才被林家接回本家,生活条件虽然好一点了,可处境比之前更是艰难。

看着前面那个身长玉立,挺拔如松的君辞,林司音不由开始恨起了自己的身世,恨起了自己的亲娘

司音,愣着干什么,走了!花颜好心的叫了林司音一句,却见她像是被惊了一下似的,这才抬步跟上。

另一箱,云夜寒穿过长长的森林,一路上,别说魔兽,鸟都没看见一只。

除了刚进来的看到的那些魔兽尸体,什么都没有!

那些魔兽呢?哪儿去了?

就在云夜寒的疑惑中,轰隆隆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整个大地都在为之摇晃。

云夜寒一个闪身,立即出现在了百米之外。

刹那间,无数魔兽从她来时的方向奔腾而去,其中更是不乏年份高阶的魔兽。

轰隆隆声音差不多一刻钟之后才停歇,云夜寒这才从百米开外回来,看着被魔兽踩过的地方,更有许多低阶魔兽的尸体!

云夜寒手持匕首,朝着那些已经死去的魔兽尸体的额头就是一刀挥下,一颗颗颜色各异的魔核出现在云夜寒眼前。

虽然低阶,可是就眼前的这些,炼制丹药绰绰有余了!

突然,一声爆炸声传来,顿时浓烟滚滚,浓烈的焦味传入整个鼻腔。

云夜寒暗道一声不好,转身朝浓烟相反的方向跑去!

那些浓烟里夹杂着魔兽的碎屑,想来是遇到了什么厉害的存在!

跑了一会儿,云夜寒立即就发现不对劲。

茂密的树枝在半空中交错复杂,连一丝光都看不见,当真是伸手不见五指啊!

糟糕,居然跑到了腹地。

云夜寒有些郁闷的看着面前的处境,快速的分析自己来时的方向跟路程,想要原路返回!

可是,云夜寒按着原路走了不知道走了多少次,每次都能回到原地。

难道遇上了鬼打墙?

可是想想又觉得不对,这世界虽然玄异,可记忆中,是绝无鬼怪出现的!

无法,云夜寒只能往里深入。

枝叶茂密,杂草丛生,无数腐烂的枯叶散发着刺鼻的味道,更有无数魔兽尸首掩埋其中。

云夜寒一步深,一步浅的往里走,终于在天渐亮是看到了前方的一处空旷之地。

云夜寒一丛草丛里走出来,立即就对上了四只火红的眼睛。

云夜寒心下一凛,一动不动的看着面前的双头狼,一股腐烂的气味朝着云夜寒的面门喷了过来!

臭的云夜寒呼吸一滞,原本就干瘦蜡黄的脸憋的通红。

双头狼大概两米高的样子,一身棕红色的毛发格外顺滑,在云夜寒身上嗅了嗅之后,偏头看了云夜寒一会儿,转身朝它身后的洞穴走去!

那看似笨重的身躯走在地上,居然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响。

就在云夜寒以为双头狼放过她了的时候,只听双头狼朝洞穴里呼了一声,立即就见四头小的双头狼朝云夜寒狂奔而来,口中还散发着兴奋的吼叫声。

码的云夜寒低骂一声,抬步就朝另一个方向狂奔而走!

四头小双头狼兴奋的跟在云夜寒身后,时不时的朝云夜寒吐一口口水。

那看似无害的口水,落在地上,发出滋滋滋的声响,看得云夜寒眉头紧皱。

没想到,这么小的双头狼,口水却具有这么大的腐蚀性。

不一会儿,就溶蚀了一大片枯叶!

那四头小双头狼玩儿的不亦乐乎,云夜寒却黑了脸,继续这么跑下去也不是办法。

灵力总有枯竭的时候,到了那时,自己只能沦为双头狼的食物!

思量再三,云夜寒决定——拼了!

看着突然停下的云夜寒,小双头狼兴奋的朝着云夜寒就扑了上去!

云夜寒扬起手中的匕首,手起刀落,只听一声尖锐的哀嚎声传来,其中一头小的双头狼直接而被拦腰斩断。

其余三头闻见血腥味,不知是兴奋还是愤怒,朝着云夜寒就扑了上来!

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同类型小说

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逆长生小说完本-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云夜寒易尘阅读全文

《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又名《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是由作者逆长生最新创作的一部穿越时空题材小说,文中主要人物是云夜寒易尘,小说主要讲述了:她是名誉京都的草包,废物,众人皆言她目不识丁,更是痴恋三皇子而被渣姐迫害,香消玉殒,再睁眼,她是二十一世纪组织的终极实验体,拥有无上的修复能力。渣姐带着旧爱欺上门,一张死契,彻底断绝两人的关系!神器在手,天下我有,逆天萌宠威震百兽,“女人,我吃了你!”

小说名称:鬼医狂妃腹黑魔君太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