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锦衣夜行小说《第一弃夫》陈重于薇在线阅读

  • 时间:
  • 作者:锦衣夜行
  • 来源:WD
  • 第一弃夫免费小说

作者锦衣夜行小说《第一弃夫》陈重于薇在线阅读

第一弃夫小说在线阅读

第一弃夫最新章节,陈重于薇小说在线阅读:

第九章路边急救

于是试探性的问道:桃杏,要不等我吃完,咱俩去河边散散步吧?

桃杏手在衣角纠缠,但表面上装作漫不经心道:行啊,还有一阵才给孩子上课,去河边走走也好。

陈重心中一乐,觉得有戏。

狼吞虎咽吃完饭,两人来到河边散步。

望着平静的河水,陈重心里还挺感激这条养育桃花村的母亲河,给了自己那种神奇的治病能力。

桃杏不知道在想啥,微风拂动下俏脸微红。

陈重抓住了她的小手,桃杏身子微微一怔,没有反抗。

见她不讨厌自己,陈重拉她坐在河边,看着桃杏越看越好看,伸手抱住了她。

陈重,你喜欢我吗?桃杏问道。

不喜欢,抱你干啥?陈重笑了笑,又把她搂紧了一点。

桃杏被他这么一搂,俏脸一红,低声道:别这样,让人看到了不好。

嘴上这么说,可身体绵绵的不想动,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动了情。

天为被,地为床。就在关键时刻,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喊声:桃杏老师!

陈重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是桃杏的一个学生张洁,是桃杏班上的女班长。

快起来,来人了。桃杏赶紧推开陈重,整理衣服:张洁,你来干啥?

村长让我喊你回去,商量下午领导来村里小学视察的事情。

没办法,下午乡镇上的领导要来视察,桃杏回学校去了。陈重坐着他爹借的拖拉机,颠颠簸簸几个小时,准备到乡里自费先买药。

到了乡里药店,看着一千五百块钱就换了一小包药。陈重叹了口气,实在不行,就得答应王富贵的女人于薇借种的事了。

回来的路上,陈重躺在拖拉机后面的化肥袋子上抽烟,看着周围的风景心里怅然。

路过一片油菜地的时候,陈重看到一辆黑色小车停在路旁,心里奇怪看方向应该是往桃花村去的,桃花村没人能买的起这车,应该不是本村人。

拖拉机突突突往前开了一截,他爹在前面喊道:娃,你看前面地上是不是躺了个女人?

陈重坐起身来一看,土路边上真躺了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

这女人红红的嘴唇,白白的脸蛋。身材挺丰腴。

此时正昏迷躺在地上,快到晚上了,不知道这女人孤孤零零躺在地上作甚,不是让人抢劫打晕了吧?

陈重忙喊道:快停一下。

他爹连忙停了拖拉机,陈重跳下来,看到女人腿边的草丛里还有一条花蛇在游走。

这种水蛇在桃花村附近很常见,有剧毒,剧毒攻心是要人命的!

陈重连忙捡了个杆子,把蛇挑在一边,又仔细检查女人的脉搏,看样子中毒时间不长,只要把蛇毒吸出来,还有得救。

他瞧了一圈,才发现被蛇咬的伤口是在女人腿部附近,连忙卷起女人裙子。检查伤口。

陈重封建的老爹见了,老脸一红,扭过头去不敢看。

陈重俯下身立马用嘴对着毒蛇咬的伤口使劲吸了起来。

女人还有点意识,被陈重这么一吸这个部位,发出嗯的声音,看样子意识还没有完全昏迷。

救人要紧。他吐出一口黑色的毒血,赶紧用水漱口,又从女人身上撕了块干净的布,对她伤口简单的包扎。

做完之后,陈重不放心把女人单独扔在这里,把她放在拖拉机后面,他爹开着拖拉机朝村里开去。

见他爹专心开拖拉机,陈重又从车上拿了一些急救的药喂进她嘴里,不出意外,这刚买的一些药对她的蛇毒应该有治疗效果。

果不其然,一阵暖流过后再配合药物,女人铁青的脸色恢复了了不少,算是从鬼门关上救回来了。

快到了村子,远远就看到村长还有桃杏在村口等待,面色焦急。

见陈重过来,桃杏问道:下午你去乡里了吗?回来的路上,看到一辆黑色小车了吗?说好下午到,结果到现在都没见人。

村长张得财也是一脸紧张。

陈重明白了,桃杏嘴里的女人应该就是自己救的这个。能让村长张得财都到村口迎接的,看样子自己救的这个女人不一般。

现在陈重还不知道她的身份,但是医者仁心,不管她是谁,陈重都会施以援手救她的命。

用拖拉机把人拉到村长家里,张得财狠狠的瞪了陈重一眼,让他赶紧走人,别在这里碍眼。

陈重哼了一声,懒得理他。

于是把人交给了桃杏,接着把女人让蛇咬了的事情说了一遍。

蛇毒吸出来来,估计睡一觉就好了。陈重说道。

听他这么说,桃杏神色舒缓不少。原来这个女人叫王萍,是她的高中同学,也是乡里管财务的会计,这次来桃花村小学视察的。

她让陈重把女人抱到她家里去休息,村长张得财也忙前忙后的照顾着。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村里小学方向又是放鞭炮又敲锣打鼓的,挺闹心。

中午,桃杏到卫生所来,说王萍觉得身体好像余毒未清,让陈重再到她家里去看看。

临走,桃杏好像想起了什么,说道:上次你不是说卫生所没钱买药吗?你跟她说说,或许能批下钱来。

陈重眼睛一亮,心说昨天怎么没想到,这下卫生所批钱买药的事,有希望了。

拿上药箱,朝着桃杏家走去。

走进桃杏家,桃杏去学校上课了,他爹妈也下地干活了。

陈重喊了两声见家里没人,径直掀开了桃杏房间的门帘。

王萍正盖着被子躺在炕上,见陈重进来,眼睛一亮问道:你就是陈大夫吧。

没想到昨天救她的农村医生,长的人高马大,模样也好看。

王萍笑道:昨天真是多亏你了,要不这路上也没有什么人,我这会估计多半就已经到下面去报到了。

恩,没事的,不过以后一个人到村里来,还是要注意,这附近毒物多。陈重笑了笑说。

来,陈大夫,赶紧坐。王萍拍了拍身边的土炕。

第十章卫生所经费问题

王萍跟桃杏是同学,但她跟清纯的桃杏完全不同,只要看到长的帅的男的就喜欢,见到陈重第一反应就是想和他能不能好上。

桃杏说你余毒未清,我过来瞅瞅。陈重把药箱放在炕上,坐上了炕。

王萍掀开被子,露出昨天的被蛇咬伤的地方,说道:嗯,你帮我好好看看。

没想到大白天的,陈重脸一红,连忙转到一边。

杂还不敢看?怕我把你吃了?王萍见他这幅模样,白了一眼,主动拉起他的手放在了自己昨天被蛇咬的伤口上。

想起自己是在桃杏的家,陈重看了一眼昨天蛇咬的地方,说道:昨天我把蛇毒都吸干净了,现在伤口已经痊愈了。

王萍见他脸都红了,心里一乐,想试试他,于是柔软的小手按着陈重的大手,向腿部昨天的伤口揉去。

陈重忙把手收回来说:那啥,王会计我还有件事想求你帮忙。

嗯,你说。王萍脸色红晕低声问道。

陈重说道:王会计,村子卫生所没钱买药。你看能不能批点钱,让我买药给村里人治病?

他心里也没底,不知道这个乡里的会计能不能管事。

没看出来,你还挺为你们村人着想的啊,不错不错。王萍夸了一句,脸上又露出为难的表情,说道:我倒是有权利批点钱,但是今年乡里的预算不多了啊。

我昨天就听桃杏说了,说你有气功能治病,是不是真的呦?她继续说道。

陈重在省城上学,都没见过这么开放的女人,挺不好意思的,躲开她的手。

躲个屁!你还想不想批钱买药了?王萍白了他一眼,没好气说道。心说这个村医长的倒是人模人样百里挑一,怎么脑袋这么不灵光?

听她这么一说,陈重算是明白过来了,这个王萍绝对不是省油的灯啊!

陈重红着脸吞吞吐吐说道:不行,钱我不批了。

果然,王萍冷哼一声说道:刚还夸你为乡亲们着想,现在看来,你就是个怂蛋。像你这样,还想要批钱,根本不可能。

陈重左思右想,心说自己也没什么背景,但还算的上是个有骨气的男人。

男人调戏女人和女人调戏男人是两回事,但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陈重正胡思乱想,不由得放松了警惕,却被王萍突然从身后抱住。

青涩的胡渣,扎到王萍脸上,把王萍逗的咯咯直笑,说道:来到我身边躺下。

王萍,陈重来了吗?门外突然传来桃杏的声音。

吓的陈重立马分开,王萍重新钻进了被子里。

原来桃杏也知道自己这个老同学不安分,有点不放心陈重,所以提早给学生放学,回家看看。

桃杏掀开门帘一看,陈重正在给王萍把脉,松了一口气。

陈重说道:王会计,你的脉象四平八稳,应该没有大碍了。

王萍脸蛋微红,还没缓过劲来,跟陈重配合道:嗯,谢谢陈大夫了。

桃杏笑道:没事了就好,你这个乡里的领导要是出了什么差子,我这个小教师可担当不起。

她说完,又试探性的问道:陈重,你把卫生所经费的事,给王萍说了吗?

害怕陈重把刚才的事说露了,王萍接过话茬:说了说了,我看你们村条件确实挺困难的。这样吧,我先给你批张条子,我回去给乡长汇报一声。过两天你到乡里来拿钱吧!不过,批多批少,你可别抱太大的希望。

陈重听了心里高兴,不管多少,总算乡里引起重视了。

在桃杏家,王萍望着他的眼神,让陈重有点不自在,白话了两句,先离开了。

陈重走了之后,王萍仿佛觉的自己眼前,打趣问道:桃杏,我看你跟那家伙不一般啊!你俩是不是好上了?

桃杏脸色一红,微微点了点头道:嗯,我挺喜欢他的。

王萍心里一紧,心说这个村医的医术这么神奇,尤其是他治病的时候那股暖流,很奇妙。搞不好以后就属于自己这个高中同学,桃杏一个人的了,心里不禁有些嫉妒,但同时也打定注意,也要和这个村医认识认识。

出了门,陈重心情不错,想抽口烟。一摸口袋没烟了,于是走向村口的张寡妇的小卖部。

陈大夫来了啊。张寡妇热情道,她四岁的小孩在门前玩耍,店里还有两个买东西人。

嗯,给我来包烟。陈重说道。

不要钱了,婶请你抽。张寡妇大方的把烟塞进他手里,然后又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问道:那事你考虑的咋样了?

那事就是给于薇借种的事。

陈重刚想回答,旁边一个人说道:张寡妇,给我拿包盐。

来了。张寡妇答应一声,又对陈重说道:这人多,大兄弟晚上你来我家,咱俩再说。

行。陈重接过烟答应了一声。

晚上吃完饭,陈重点了一根烟,晃晃悠悠的出了门。

往张寡妇家走去,远远的就看到一个人趴在张寡妇家的门板上,往里面张望。

他走近一看,这不是村里的老鳏夫廖老汉吗?估计是寂寞了又来爬寡妇墙头了。

陈重心中一乐,站在廖老汉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廖老汉吓的魂都飞了,腿一软差点没跪下,回头定眼一看见是陈重,松了一口气。

陈重张口想问看啥呢?,廖老汉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又指了指门缝。

什么东西,这么好看?

陈重好奇,扒在门缝里看了一下,眼睛就移不开了。

张寡妇正站在院子里洗澡,淡淡的月亮光照在她身上。

水从舀子里缓缓流下,勾勒出她身体诱人的轮廓,虽然只有个侧面,但陈重看了分明。

见廖老汉轻车熟路的样子,应该没少偷看张寡妇洗澡,刚想说说他,但是院里的张寡妇又转正了身子,让门外两人看了个分明。

陈重忍不住又瞧了两眼。

她用一瓢瓢水冲着,水顺着她的瓜子脸盘一直往下。

【作者题外话】:今天更新有点晚了,后面还有两章

第一弃夫小说

作者锦衣夜行小说《第一弃夫》陈重于薇在线阅读

新书陈重于薇《第一弃夫》是锦衣夜行写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作者锦衣夜行的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第一弃夫完整版已经有了,作者锦衣夜行小说第一弃夫陈重于薇在线阅读,欢迎大家来免费阅读全本。在城市打拼的陈重,得知上司和娇妻给其带绿帽子之后,一气之下回到了老家桃花村,却得到神奇治疗医术,从此尽得美人欢心……

小说名称:第一弃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