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岁岁平安可生生不见董乐安佛惜朝作者春雷炮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 时间:
  • 作者:春雷炮
  • 来源:zsy
  • 若岁岁平安,可生生不见免费小说

若岁岁平安可生生不见董乐安佛惜朝作者春雷炮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若岁岁平安,可生生不见小说在线阅读

若岁岁平安,可生生不见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部小说,由作者春雷炮倾心打造,主角是董乐安、佛惜朝,若岁岁平安,可生生不见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精彩章节节选。

府里热闹了一天,直到片刻前才安静了些许。

董乐安刚刚有睡意,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来。

冷风来袭,带着股熟悉的冷杉味。

董乐安翻身望向门口,只能隐约看到穿着红色喜袍的男人渐逼渐近。

她刚坐起来,便有东西砸向了她的头顶。

是纸张,掉落在她的怀里,董乐安低头。

休书二字映入眼帘,他的字一向很大气,笔锋凌厉。

最末端那佛惜朝三个字上摁有他的手印。

董乐安的脸白了又白,捏紧休书抬眸望向佛惜朝。

“王爷……”她的惶然落在他的眼底,激起佛惜朝的怒气,他手指擒住她的下巴,盯着她的脸,冷声道:“别这样看本王,恶心。”

这女人,大礼朝的三公主。

佛惜朝曾亲眼见她骑着烈马,当街拖行年老的妇人。

手里握着长鞭,嚣张跋扈至极。

那年,战役打响,大礼朝失了七座城池后投降,大礼朝皇帝不知许了什么好处给父皇,两国战停,从此大礼朝归顺其兰。

大礼朝归顺还有一个条件,就是要将这个女人嫁给自己。

佛惜朝甩开她的脸,眼神逼仄,“从此你不再是本王的妃。”

他转身要走,喜袍掀起,董乐安的眼前一片模糊的红,她跌撞的下床追上来,张开双臂拦住佛惜朝。

她眼眶通红,喉咙滚了几滚,压下汹涌的委屈。

“王爷,我只想问一句。”

佛惜朝冷冷的看着她。

“你为何执意要娶苏绾玥。”

“与你何干。”他薄唇抿紧,眼角压紧,“本王希望,日后你不要再提绾玥的名字,本王嫌脏。”

喜红色在眼前消失,门开了又关上,冷风袭上她单薄的中衣。

董乐安动也不动,蓄满眼眶的泪水颗颗砸在地上。

当年,佛惜朝七岁的时候作为质子被其兰皇舍出去送往大礼,半路遭遇袭击,脑袋受了创,一双眼睛瞎了。

董乐安调皮,瞒着皇帝去了质子宫,想去看看这其兰来的质子长什么样。

她趴在墙头,看着少年拄着盲杖,步步摸索着上台阶。

短短五阶,他摔了三跤。

一双膝盖磕破,月牙色的袍子上沾了血,他眉头都没皱一下。

董乐安看着那血,疼的感同身受。

自那以后,董乐安隔三差五的就溜去那里看他。

起先总是隔着段距离,后来被他发现她干脆也就不躲了。

她经常领着这个小瞎子在质子宫的后院扒土做叫花鸡,种芍药花。

这一晃,十年就过去了。

佛惜朝长成了让董乐安看一眼就脸红不已的模样。

那时候董乐安就想,日后她一定要让佛惜朝娶自己。

质子无人权,皇帝明令禁止皇子皇女往质子宫跑。

董乐安怕影响他,在佛惜朝为质的这十年里,她半个字也不曾开口。

所以他不认得她。

……

董乐安闭了闭眼,委身蜷缩在榻中。

她做梦了,梦见了他率领其兰国军,夺城掠池,杀了无数大礼朝的将士。

大礼节节败退,不得不降。

她也梦到,那日,佛惜朝带人进大礼朝堂,皇帝待他如座上宾。

皇帝身边的太监宣读,新晋附属国公主董乐安与佛惜朝的婚事。

她与他一帘之隔,她含羞带怯。

只是那人脸上并无任何情绪,手指摩挲着茶盏,只对着皇帝说了一句话。

他说,他要苏绾玥。

董乐安不知,佛惜朝如何识得苏绾玥。

当场,董乐安撕了休书,她不答应和离。

她凭什么和离,御赐的姻缘,他说不要就不要么?

她得到的结局,便是今日。

她隔着窗柩她都能看到那喜乐漫天的红,红灯笼,红喜绸,穿着红嫁衣的新侧妃。

……

竖日,苏绾玥由婢女嘉绿搀扶而来。

她递给董乐安一方帕子。

“绾玥是来谢谢姐姐的,有些话,不好意思说出口,绾玥都写在了帕子上。”

帕子是黑色的,右下角用金色的绣线绣着一个朝字。

董乐安攥紧了帕子。

里面的字迹便有一个半个的露了出来。

里面字字句句是对董乐安年少搭救之恩的感谢;字字句句都是她和佛惜朝在一起后,她对董乐安的歉意;字字句句都诉说着她今日来,是来求董乐安惩罚的。

待董乐安抬起头,苏绾玥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

嘉绿吓了一跳,忙去扶人,苏绾玥说什么也不起。

董乐安冷冷的笑,这帕子是佛惜朝的,他从不轻易许人。

不知道苏绾玥拿佛惜朝的帕子绣字是在恶心谁。

“我受不起你的谢。”

她将帕子丢在苏绾玥的脸上。

起身欲走。

门外传来脚步声,只片刻,佛惜朝便出现在了董乐安的视线中。

堂内的婢女全都俯首跪下,不敢抬头。

董乐安起身,冲他福身,唤道:“王爷。”

佛惜朝见苏绾玥跪在董乐安的面前,眼中布满戾气。

他甩袖一巴掌,董乐安侧脸一偏,火辣辣的疼。

她转头望去,只能看见佛惜朝的背影。

他将苏绾玥扶了起来,挑起美人的下巴,美人一双眼睛闪烁,隐有怯意。

佛惜朝嗓音凉薄,“王妃已废。”

董乐安闭上眼睛,跟在董乐安身边的婢女心都颤了颤。

话落,他低头抚苏绾玥的眉眼,轻声询问,“把她给你做婢女可好?”

苏绾玥杏眸微睁,着急的比划。

佛惜朝在她的耳边亲了下,道:“绾玥不必怕她。”

董乐安缓缓的挺直身子。

“王爷,废了我这件事皇上同意了吗?”她抬起下巴,笑意里带着不易察觉的绝望,一句轻飘飘的话。

一瞬间,大堂里更静了,婢女们都战战兢兢的埋着头不敢抬,生怕因为听了不该听的,下一秒就掉了脑袋。

佛惜朝凤眸盯着她素净的脸,忽的扯唇,打发走了所有人。

门被人从外面带上,屋子里只剩下二人。

董乐安依旧挺直脊背站着。

“你这么喜欢这个位子?”佛惜朝走近她。

董乐安笑,“并非,不过是喜欢王爷你这个人罢了。”

佛惜朝大掌扣住她的脖颈,薄唇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这是本王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他扭头,看着她颤动的睫毛,亲了亲她的脖颈,“不知道一个失德的女人,是否还配在这个位置上。”

董乐安僵着脖子转头,对上他一双幽邃的眼眸。

他站直身子,拍了拍她的脸,转身。

宽大的袍子随着他的动作掀起,在董乐安的眼前落下一片黑色。

“冬壬,把人带过来。”

一开始董乐安还不明白,直到冬壬将她推进芙蓉园的废房内。

佛惜朝就坐在外面,很快。

从外面进来一个男人。

佛惜朝端起茶,摆手示意。

董乐安眼见着他进来,佛惜朝轻飘飘的失德两个字在董乐安的耳边炸开。

她的脑袋嗡的一下,几乎是一瞬间她便明白了佛惜朝想要做什么。

她的目光望向佛惜朝,那个面容干净的少年已然长的意气风发,他十七岁回其兰,变成了她不认识的模样。

就连一双温秀的眉眼都镌刻了几分戾气。

她慢慢的向后退,手抓住了花瓶用力向下一砸。

她握着碎片,指着来人。

血红的眼盯着佛惜朝,“佛惜朝,你敢。”

佛惜朝牵唇一笑,冷声道:“你对本王来说,不异于蝼蚁。”

他掀起眸子,“本王有何不敢?”

他喝道:“关门。”

冬壬低下头,将门掩上。

佛惜朝摩挲着茶杯,如愿的听到了里面女人的尖叫声。

下一刻,门被人砰的从里面推开,却是那男人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

他脸上胸襟上全是血,指着屋子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

佛惜朝眼神一凛,冲了进去。

那原本对着外人的瓷片,此刻插在董乐安的喉咙上。

血流如注,双眸紧阖,像个死人。

董乐安、佛惜朝《若岁岁平安,可生生不见》小说试读结束。

若岁岁平安,可生生不见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