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倾心认栽吧爹地顾锦时沈烈作者冰妍小说章节目录免费全文

  • 时间:
  • 作者:冰妍
  • 来源:zsy
  • 一见倾心:认栽吧爹地免费小说

一见倾心认栽吧爹地顾锦时沈烈作者冰妍小说章节目录免费全文

一见倾心:认栽吧爹地小说在线阅读

一见倾心:认栽吧爹地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部小说,由作者冰妍倾心打造,主角是顾锦时、沈烈,一见倾心:认栽吧爹地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精彩章节节选。

深夜,大雨。

醉酒的顾锦时被雷声惊醒,突然在房间里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陌生人,他的左肩上正徐徐流出鲜血,一双深邃的眼睛发出噬人的光芒,动也不动的盯着她。惊慌中她竟然听到了压抑的喘息声,顾锦时看向他已经变得通红的双眼,突然明白了他要做什么。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顾锦时眼泪横流,惊慌失措的求饶。

那人怔住了,似乎有片刻的清醒,咬牙对顾锦时说道,“走,走啊!”

顾锦时想要马上逃离,却发现自己双腿发软发僵,刚挪到床沿就跌坐回去。那人这时已经神情不稳,双眼不复一丝清明,嘴里胡乱说道,“不,不,我不能死!我不可以死!”

说完,之前的坚持全部化为乌有,扑上了大床。

一夜雨打芭蕉,飞红碾落成泥。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顾锦时就从眩晕中醒来。

昨夜的一切历历在目,顾锦时在床上呆呆的躺着,心痛如绞。她的人生,毁了!

然而,这并不是最致命的打击。

床边的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一直响了很久,顾锦时才僵硬的转过头拿起电话贴在耳边,“阿锦,你在哪儿,你在哪儿?”

耳边,有人哭的泣不成声。

“呜呜,阿锦,你爸妈出车祸了……还有你哥,他死了……他们都……”手机‘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顾锦时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紧接着就吐出一大口鲜血,晕死过去!

一夜之间,天翻地覆!

最美好的成人礼这一天,顾锦时失去了所有最重要的东西。

再醒来,人已经在医院。

闺蜜郝依依正担忧的看着她,见她醒来瞬间落下泪来,“锦时,你终于醒了!”

顾锦时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说不出任何话来。

昨夜就是噩梦,而她已经陷在噩梦里,抽不出神来了。命运不声不响,毫无征兆的给予致命一击,而她猝不及防,一败涂地。顾锦时感觉自己就如僵硬的木偶,破败的布娃娃,没有了生气,宛如行尸走肉……

感受到好友的绝望,郝依依再也忍受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摇着顾锦时,喊道,“阿锦,你哭出来,求求你哭出来吧!”

良久,病房里才终于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如受伤野兽一般的嚎叫,两人抱头痛哭。

……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那是命运在转角处唯一的恩赐。

几个月之后,顾锦时终于不再寻死,甚至抑郁症也慢慢好了起来。郝依依帮她办了休学,整日里陪着她。而她,也终于在某个洒满阳光的清晨感受到胎动,于是心里有了一线生机,决定将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远走他乡。新生命,是一切美好的开始!

五年后。

首都,国际机场。

一个模样清秀的女孩牵着一个四五岁左右的男孩,混在人群中走了出来。

两人都戴着白色的棒球帽,穿着同款牛仔外套,就连步调都像排练过一样,惊人的一致。

而最让人侧目的是两人的颜值,女孩有将近一米七的身高,白色牛仔裤包裹着修长挺直的双腿和挺翘的美臀,牛仔外套里面紧身的黑色吊带,彰显出完美的小腹轮廓和身材比例。

一张脸白皙娇嫩,五官精致红唇性感,竟然看不出年纪。

而她身侧的小男孩则粉恁薄唇,如出一辙的白皙皮肤,内搭一件白色半袖,衬得他小小年纪分外夺目,比起明星都毫不逊色。小男孩时不时拉下墨镜,露出乌溜溜如黑宝石一般的大眼睛左看右看,像是在找人。

机场大厅内人来人往,沈烈站在大厅中央低头看了下手表,一张五官分明的俊脸绷紧,薄唇紧抿,似乎在为迟到的航班忧心。他张望着安检口,无意间转过头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沈烈心中一跳便往那边走去,鬼使神差的想要追上去看看。

疾跑了几步,沈烈在大厅中四下环顾,却再也没有看到之前的身影,他不由暗嘲自己出现了幻觉,五年过去,她都没有丝毫消息,他甚至已经慢慢失去了信心。那夜他中了毒,若是没有她,他如今也许早就不存在了。

这时,电话响起。

“哥,你在哪啊?你到底有没有来接我啊?”

沈烈将电话拿远了一点,然后沉声说道,“呆在原地,我马上过去。”说完,沈烈就挂了电话,大步往正前方跑去。

顾锦时这会也站起身来,瞧着在自己指导下,小诺系好的鞋带感到万分满意!不愧是她的儿子就是聪明,不管什么都学得很快!娘俩对视一眼,手拉手继续往外走去。

远处,郝依依站在安检口不停张望,当终于看到一大一小的身影时,伸出胳膊用力摇了摇,大声喊道,“锦时,这里!”

顾锦时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牵着小豆丁向她走来。

“依依!”离得有一段距离,两人就小跑着拥抱在一起,同时红了眼眶。大洋彼岸,几年未见,她们的友谊却分毫未减。

小豆丁跑过来抱住两人的大腿,仰起头眨眨眼甜甜的喊道,“依依,我想你了!”小人儿说话的功夫,长长的睫毛轻颤,再加上他楚楚可怜的表情,简直要把人心给萌化了。

郝依依抱住他,两人贴了贴脸,说道,“小诺,依依也想你!么么!”

顾锦时拎起儿子的衣领拽到了一边说道,“我说你们两够了啊,前天晚上才视频过,有没有搞错?”

“锦时,这不是我们感情好嘛,你是不是嫉妒?”郝依依说着牵住了小豆丁的手,又想拖过顾锦时的行李箱却被拦住了,便道,“你们饿不饿,想吃什么?天一会儿就黑了,走,咱们先出去。”

将娘俩都安排上了她的跑车,郝依依才算松口气。

车子飞快的驶离机场,顾锦时望着窗外熟悉的景色,心里五味陈杂。历时五年,这座城市,她终于又回来了!

郝依依将顾锦时和顾诺娘俩,接到她们以前常去的一家中餐馆。吃过晚饭之后提议将他们娘俩送到酒店,但被顾锦时婉拒了。

她只想回顾家老宅,回到那里她才能安心。这几年在国外,每每午夜梦回她都特别想念老宅里的一切,那是她的家!

“阿锦,你真的要回去住吗?这几年我虽然定期找人打扫,但……”郝依依有些担忧的看着顾锦时,她担心住回顾家老宅,影响顾锦时的情绪。

“依依,没事的。”顾锦时认真的说道,“相信我,我挺过来了。现在有小诺陪着我,没有什么比他更重要。”

郝依依无奈点头,将娘俩送到了顾家老宅。帮着顾锦时将二楼属于她的房间又收拾了一遍,郝依依就离开了。

顾锦时执意不让她留下陪着,她只能明早再来。

顾锦时给小诺洗完澡将他哄睡,自己一个人将老宅上上下下转了一遍,最后来到三楼父母的房间,顾锦时看着父母的合照不由得又是泪流满面,趴到父母的大床上,使劲嗅着空气里残留的味道,她哭的一塌糊涂。

出国这几年,郝依依帮忙照料着老宅,定期让人来打扫,房间里记忆中的气息已经所剩无几,但是顾锦时固执的认为,这里还有属于他们的味道。

发泄完了情绪,顾锦时担心小诺醒来找不到她会害怕,便又回了二楼。走到顾父的书房门口,顾锦时站在门口顿了一下,鬼使神差的推开了门。

父亲在家的时候,呆在书房里的时间最多,顾锦时想着便走了进去。

书房的灯骤然被打开,顾锦时抬手遮挡了一下眼睛。和她印象中的干净整洁不同,棕色地板上落满厚厚的灰尘,书桌旁的地上散落着几份文件,书柜一侧开着门被翻的乱七八糟,里面的书全部被打乱,还有几本厚一点的书扔在书柜下面……有人来过!

顾锦时的心在一瞬间绷紧,她特意叮嘱过郝依依,不要让家政的人动书房,还有地上厚厚的灰尘也说明了这一点,这里已经几年没有人进来过!

是谁偷偷进了父亲的书房,还将东西翻动的这么乱,很显然是在找什么东西!

而据她所知,父亲的习惯,不管多急的事情都会顺手把书放好,书桌也从来都是整整齐齐,更不会将文件乱扔在地上!

当年的车祸绝对不是偶然!顾锦时心里突然涌出一丝笃定!虽然这几年在国外她一直也在暗中查着,当年顾家发生的事情。

但是一切都像被人抹掉一般没有痕迹,如今她几乎已经能够肯定当年的车祸,是有人故意为之!顾锦时觉得有一张阴谋的大网将自己勒的透不过气来,好像无形中有只手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

但,不管这个人是谁,为了什么,她一定要查清楚这一切!

收拾好情绪,顾锦时回了趟卧室见小诺睡得正香,便又找来水盆抹布将书房一点点的打扫干净。

父亲从前最爱干净,她不能让书房蒙尘那么久。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父母和哥哥的关爱下长大,现在却不知道还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顾锦时擦拭着书桌对面墙上一家人的合照,心里万分痛楚。母亲温暖的怀抱,父亲疼爱的眼神,还有哥哥关爱的宠溺,她再也感觉不到了……

突然,顾锦时发现这张复古照片有些异样,在自己的项链位置,刚才摸上去的感觉有些特别,顾锦时的心提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又摸了上去,竟然是指纹锁的电子音!

她只知道,这张如画像一般的复古照片是特制的,却没想到还有这层玄机!借着那条项链的反光,竟然在那个位置做了一个隐秘的指纹锁!

而她的指纹扫上去,竟然能够打开!随着开锁的声音响起,照片后面的墙体竟然缓缓移动,露出仅供一人通过的入口。

顾锦时瞧了瞧窗外,夜色幽深寂静,月色黯然无语。

闪身进了暗室,里面跟她想象的不同,只有一张长方形餐桌般大小,最里面的位置是一个镶嵌在墙体里的保险柜,上面赫然有一个密码锁。

顾锦时苦笑一声,父亲还真是够谨慎的,外面的指纹锁还不够,里面居然还有一个密码锁,只是不知道这里面到底保存着什么?

顾锦时思量了片刻,在密码锁上小心的转动出了妈妈的生日,没有传来预料中开锁的声音,这次,小心翼翼的试了自己的生日,竟然也不对!

顾锦时陷入了沉思,突然记起那天在生日宴会上爸爸说过的话,他这辈子最骄傲的就是有了她和哥哥!顾锦时抹去眼角不知不觉淌出的泪水,再次输入了哥哥和她的生日组合,‘啪’的一声,保险柜打开了!

握紧拳头又松开,顾锦时呼出一口气,打开了保险柜。

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份股权书,还有一张记着一串数字的纸。顾锦时轻轻的拿起股权书翻看一遍,那是父亲在公司的股份,有了这份股权书任何人都可以掌控顾氏。

顾锦时捏在手里半响,想了想又放了回去,然后拿起那张纸关好保险柜,出了暗室。

怔怔的看着暗室的门缓缓合上,顾锦时这才明白父亲为什么在这里建那么一个小小的暗室,因为从外面一点都看不出痕迹,暗室完全是利用建筑学死角巧妙的借位,而余出的空间。

即使是一般的室内设计师来了,也看不出有什么端倪。更别说外行人了,当年潜入顾家来搜找东西的人,显然并没有发现。那人要找什么呢,会不会就是爸爸锁在保险柜里的股权书?爸妈还有哥哥遇害,还是不是也跟这股权书有关?

还有,这串数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顾锦时捏着那张纸在书房里看了一个多小时,也没得出什么头绪,便将它折好放进了书柜角落里的,一本山海经里面。

不管父亲给她留下了什么线索,她都会慢慢破解出来的。

顾锦时、沈烈《一见倾心:认栽吧爹地》小说试读结束。

一见倾心:认栽吧爹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