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不好当爵少育儿追妻记宁熙战斯爵作者鹿茸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 时间:
  • 作者:鹿茸
  • 来源:zsy
  • 总裁不好当:爵少育儿追妻记免费小说

总裁不好当爵少育儿追妻记宁熙战斯爵作者鹿茸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总裁不好当:爵少育儿追妻记小说在线阅读

总裁不好当:爵少育儿追妻记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部小说,由作者鹿茸倾心打造,主角是宁熙、战斯爵,总裁不好当:爵少育儿追妻记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精彩章节节选。

“现在本席宣判,被告人宁凯谋杀和集资诈骗罪名成立,依法判处死缓两年!”

哐当。

法庭,法官一锤定音,为宁凯的命运落下判决。

宁熙闻言猛地从听判席上站了起来,琥珀色的眸中晕染着薄雾,倔强地忍着不肯落下,紧张地望着宁凯。

“爸……”她哽咽着上前,想要和宁凯说几句话。

宁凯身穿白色囚服,被几个狱警拽着,面容憔悴,早就没了昔日的意气风发,整个人宛若苍老了几十岁,耳鬓甚至生出花白的银发。

“熙熙,相信爸爸,爸爸不是杀人犯,这些都是诬告,是对手的陷害!”

宁熙心如刀绞。

她当然相信与为人善的爸爸不可能是杀人犯!

她噙着薄泪,嗓音嘶哑:“爸,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替你翻案救你出来的……”

“这不是你们的探监时间,犯人该回监狱了。”狱警见宁熙拦住前路,实在是不耐烦地将她拉开。

宁熙原本就强撑着的身体此刻如被拉满的弦,踉跄着摔在地上。

手腕被磨破了皮,很疼,可是她不能哭。

她还要想办法救爸爸……

对了,战少晖。

他是她的未婚夫,他一定有办法的。

宁熙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哭着给战少晖打电话。

“求我救你爸爸?宁熙,你别天真了,当初我打算和你联姻无外乎就是看重你爸爸的财势,如今宁家破产,宁凯入狱,我凭什么要去捞他?”

隔着听筒,战少晖的话就像一把把尖锐的刀子,狠狠地插在宁熙的心脏!

下唇几乎要被咬出血来,她声线颤抖:“可商界全都知道宁家和战家即将联姻,就算是你们要悔婚,也总得做做样子,难道不怕影响战家的声誉么?”

“唔,这点确实需要注意。”战少晖漫不经心的嗓音缓缓传来,又道:“既然你求得这么真切,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今晚九点来四季酒店,如果你让我满意了,我会考虑你的提议。”

宁熙咬紧牙关,所有的血液直冲脑门:“你这是落井下石!”

他不屑冷笑:“爱来不来。”

憋了一整天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战少晖已经明说了,他不会娶她,却要她去酒店陪他……

他要她当情人!

可要是不去,爸爸该怎么办?

当初那些酒肉朋友见爸爸出事,一个个恨不得从来没有认识过她,悲愤之中,宁熙下了一个郑重的决定,她只能与恶魔共舞。

到了四季酒店约定的包间门外,宁熙敲了敲门……

门没有锁。

她颤抖着推门进去,四周一片漆黑。

她唇线紧绷着,长睫细细的抖。

“战少晖?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来了,你……唔!”

话音未落,眼前突然闪过一道凌厉的黑影。

一股炙热滚燙的气息袭来,不同于战少晖平常用的那股古龙水,混杂着酒味,有些刺鼻。

还不等宁熙有所反应,男人双手扼住她的手腕,蛮横地固定在脑袋两侧,将她抵在门板上,不管不顾地欺了上来,宛若一头狰狞的雄狮……

“不要,战少晖,你冷静一点……”宁熙害怕地身体不停地颤着,她拼命挣扎,想要求饶。

可身上的男人早就彻底丧失了理智。

裂帛声起,宁熙只觉得肌肤与冰冷的空气接触,身体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下,然后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席卷了她,疼得当即昏死过去……

嘟嘟。

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宁熙被床头手机震动声惊醒。

她挣扎着动了动身,好像被人从中间拆开成两截,浑身酸痛,垂着的手指慢慢收紧,她死死地瞪着身侧背对着她熟睡的男人。

有那么一刻,她真的好想杀了他,哪怕是和他同归于尽!

转念想到了爸爸还在监狱等她去救……

痛苦地拿过手机,短信映入眼帘。

【熙熙,你快点回来,你爸在被押去监狱的路上出车祸了,现在生死未卜!】

宁熙看到短信的那一瞬,浑身的血液都像凝固了,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牵动身下伤口,疼得她脸色煞白如纸。

可她什么都顾不得,胡乱套上衣服,跌跌撞撞地往外跑……

怎么会突然出车祸呢,明明之前还好好的!

殊不知当宁熙离开之后,一阵微风缓缓拂过,吹动窗帘随风摇摆,清幽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倾泻洒在床上。

也照亮了男人的面庞。

高挺的鼻梁,菲薄而性感的唇,冷峻的五官轮廓,凑在一起精致得宛若鬼斧神工,即便是睡着,眉宇也习惯性轻拧着。

那是一张和战少晖有着几分相似的面庞,却……不是战少晖!

两个月后,医院。

“恭喜。”医生将B超检查单递给宁熙:“你怀孕了,妊娠八周。”

不亚于晴天霹雳轰然落下,宁熙整张脸青白交替。

“医生,会不会是弄错了?”她不死心地问。

“尿检结果呈现阳性,不可能弄错。”医生斩钉截铁地道:“再说了,你嗜睡乏力,经期推迟,这些也能作假?”

宁熙脑子一片空白,捏着报告单的手不停地颤抖。

她怀孕了……

竟然在被战家悔婚、宁家家破人亡的情况下,怀孕了!

是两个月前和战少晖的那一次。

孩子是战少晖的。

医生早就对这样的情况见怪不怪了,善意提醒道:“如果选择流产,建议越早越好,不过你怀的是双胞胎,这种概率很小,最好和孩子的爸爸商量一下要不要留下来。”

宁熙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医院的。

两月前,爸爸出了车祸,连人带车坠入护城河生死未卜,战少晖白白睡了她一晚之后,更加再没管过宁家的死活。

宁熙直觉战少晖的答案是让她打掉。

可她怀着双胞胎,是两条生命!

宁熙生出一点微末的期望,不忍就这么抹杀两条生命,但她赶到战少晖所在的游轮时,只看到满船的清凉美女,男女拥抱成团,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腥膻味。

心瞬间就凉了半截。

“晖少,你前未婚妻来了。”迷醉的包间里,有个公子哥调笑了句。

战少晖推开怀里搂着的嫩模,嘴角上扬饱含讥诮道:“宁熙?”

“战少晖,你出来一下,我有跟你说。”宁熙尽量逼自己不去看肮脏的一幕幕,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好像一座雕塑。

战少晖挑眉嗤弄:“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

宁熙咬着嘴,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望着他。

战少辉嘲弄地勾了勾唇角,这个女人,两个月前那个晚上,对他投怀送抱刻意接近,现在这是在装什么?

四周立刻有好事的公子哥朝宁熙吹口哨,似笑非笑的:“宁大小姐这是家里破产,想找咱们晖少借钱?没事,晖少不借你,我借你,不过你先把衣服脱了吧?大热天的,谁穿你这么厚啊……”

言语间就要来拽宁熙的衣服。

宁熙脑海中猛地闪过两个月前可怕的回忆。

胃里涌起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感……

“呕——”

在男人咸猪手抓来的那刻,宁熙朝他胸口吐了过去,毫无半分形象可言。

稀里哗啦的,一片狼藉。

“靠,你是不是故意的?!”男人顿时暴怒,甩手扇向宁熙的脸颊。

宁熙妊娠间本来就浑身无力,根本躲不开,她闭上眼做好了挨这一巴掌的准备,却不料战少晖突兀站了起来,阻止了那公子哥,怒气冲冲地拽着宁熙去了甲板。

甲板上,宁熙被战少晖甩向栏杆,磕得她后背一阵生疼。

“你是不是怀孕了?”战少晖扫视宁熙的小腹,咬牙切齿地问。

宁熙被他拽得手骨像要碎裂,倔强地吐出两个字:“没有。”

“没有?”战少晖眯紧了眸,又冷冷地讽刺道:“你现在不过是破产名媛,而我的妻子也只会是世家名媛,如果被我发现你敢偷偷怀上我的孩子,应该知道有什么后果?”

后果?

宁熙觉得以前自己真是瞎了眼,才会答应和他联姻!

懊悔、愤怒、气恼种种情绪交织……

她从包里掏出一张一百元的钞票,狠狠砸在战少晖的脑门上,气急攻心:“你见过哪个嫖客会怀上鸭子的种?这是我赏你的小费,收好了,毕竟你那晚器短活烂,只值这个价!战少晖,你真让我恶心!”

骂完之后,宁熙负气地抛下游轮,浑然不去看战少晖铁青的脸庞。

游魂似的在大街上闲晃……

接下来呢,她要怎么办?

真的打掉这对双胞胎么?

晶莹的眼泪大颗大颗从眼眶滚落,宁熙于心不忍,她从小就没有妈妈,爸爸一手将她抚养成长,继母对她虽不错,却也不算血脉至亲。

如今爸爸失踪了,老天偏偏让她怀孕了……

宁熙坐在广场长椅上,呆呆地一坐就是半天,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或麻木或欢喜或焦急或幸福的走过,她渐渐地心中有了定论。

就在她起身的时候,广场巨幅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则娱乐播报。

女主持人手持话筒,声音清亮:“……最新报道,战氏集团最新推出了一款名为520的典藏版栀子花味香水,关于设计理念,设计师称这是特意为了纪念一名喜欢栀子花味香水而又出现在520号房的女人……”

随着主持人的声音,画面一转,镜头给到了520的栀子花香水,包装精美很是漂亮,

520,我爱你。

真动听啊……

宁熙想如果换做以前她还是宁家小公主的时候,为了这个创意也会买下这款香水,因为她从小最喜欢栀子花,花语是坚强、等待,爸爸甚至搜罗了全世界各种各样的栀子花香水给她。

可现在……

她早就用不起曾经喜欢的GrandExtrait的栀子花香水,只能用栀子花的廉价沐浴露洗发乳。

悲凉地擦了擦眼角,她起身义无反顾地去了最近的诊所。

斜阳透过稀疏的枝叶垂落,将她的影子拉得老长。

走得每一步,都耗尽了她的力气……

……

从医院出来以后,宁熙的脸色苍白到近乎透明。

她艰难地拖着疲惫的身子准备回家。

夜逐渐深了。

冷风往衣摆里钻,她颤悠悠地快站不稳。

嘎吱。

一辆黑色的布加迪威龙突然刹停在路旁。

战少晖那张阴鸷到恨不得将宁熙生吞活剥的盛怒脸庞浮现在宁熙眼底,他手里还拿着一份病历单,三两步冲到了宁熙面前。

宁熙瞳孔蓦然睁大,下意识要跑。

“宁熙!你果然怀了我的孩子!”战少晖却从后擒住她的手腕,怒意沸腾:“居然敢骗我?”

宁熙呼吸微微凝滞,嗓音清冷:“我没骗你,孩子我已经打掉了。”

“……你说什么?”战少晖不可置信地瞪着她。

宁熙咬紧了齿冠,从包里取出一份堕胎的手术单递给战少晖,心脏闷痛:“这是我刚才堕胎的证据,不信你可以按照诊所地址去查!”

战少晖看着手术单上的姓名和做过的手术,刹那间懵了。

难道宁熙不应该留着孩子故意要挟他么?

“战少晖,宁家是破产了,但宁家不欠你什么,我也不欠你什么!从此以后我们一刀两断互不相干,你也不要再来找我了,再见!”

宁熙强忍着泪,趁着他怔楞的瞬间快速跑开了。

战少晖僵在原地好半晌都没回神……

宁熙、战斯爵《总裁不好当:爵少育儿追妻记》小说试读结束。

总裁不好当:爵少育儿追妻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