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鹿有你先生契约已定兰若沈星樹作者李燏竹小说章节目录免费全文

  • 时间:
  • 作者:李燏竹
  • 来源:zsy
  • 一鹿有你:先生契约已定免费小说

一鹿有你先生契约已定兰若沈星樹作者李燏竹小说章节目录免费全文

一鹿有你:先生契约已定小说在线阅读

一鹿有你:先生契约已定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部小说,由作者李燏竹倾心打造,主角是兰若、沈星樹,一鹿有你:先生契约已定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精彩章节节选。

我出生那年,我家刚开了一个养鹿场,听说鹿的全身都是宝,鹿肉美味,鹿血鹿心都能入药,母鹿怀孕之后还能做鹿胎膏,鹿胎膏更贵重。

我家的养殖场虽然规模不大,但是因为做鹿胎膏的手艺所以吸引了很多慕名前来的人,那鹿胎膏是大补的珍贵之物但是制作方法却特别的血腥。

制作鹿胎膏需要怀孕的母鹿肚子里的崽子成型的时候杀了母鹿,让刚成型的崽子胎死腹中,将母鹿的子宫整个剖出来,然后用特殊的方式熬制,因为方法复杂,所以鹿胎膏极其珍贵,也不是谁都能做的。

那天那头母鹿正好怀胎到了日子,我爹跟我爷爷便要抓它做鹿胎膏,那头母鹿在家里横冲直撞,冲断了鹿角,跌跌撞撞浑身头破血流但还是被我爹抓住。

我爹将母鹿开膛破肚,取出里面的子宫,恰好这时,我娘要生产,山村里没有医院,女人都是在家生,我爹跟我爷赶回家先去换衣服。

但是就在我刚出生的时候,那头被取了胎儿开膛破肚的梅花鹿冲进家门,将刚刚断了脐带的我叼出去,直接窜上了村子里的后山。

我爹跟我爷赶紧叫上村里人去追,那晚下了好大的雨,原本邪性的后山更加阴森森的,几十号人找了一夜才找到我。

他们是在后山的禁地找到我的,当时我正窝在那头母鹿空荡荡的子宫中,雨水混合着鹿血将我包裹在子宫当中,好像我是她的孩子一般。

因为事情诡异大家都不敢轻举妄动,最后还是我爷爷进了禁地将我抱出来,抱出来的时候便发现我心口还有后背布满了彩色的梅花纹路,跟那头死去的鹿身上的花纹一模一样。

从那之后村里人都说我是死胎,身上沾染了鹿的怨气,我妈看到我就说我不是她的闺女,不肯给我喂奶,精神情况也越来越不好,我爹更是将我视为仇人要掐死我。

是我爷我奶吼着我爸,要想杀了我就先杀了他们,我这才活下来,我爸却带着我妈去了城里,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们,除了每月给爷爷奶奶寄钱,就再无消息。

我身上的梅花印记越来越明显,而且胳膊上都长了梅花纹,有时候会隐隐的发热,再热的天我都没穿过短袖。

三岁的时候爷爷上山的发生了意外死在山上,就死在当初救我的那片禁地中,据说被开膛破肚,肠子撒了一地,十分惨。

村民们都说我们家是遭了报应,我爷爷的死是因为救我,我家杀孽太重,但是即便大家这么说我奶奶还是独自抚养我,因为这点我一直对奶奶很愧疚所以尽量多帮她干活。

五岁的时候我妈又生了一个孩子,就是我弟弟,我喜欢弟弟,想要摸摸他,我妈发现往死里打我,要不是奶奶发现,我可能真的会被打死。

当天晚上我娘的精神病忽然又发作了,跑到了后山,死在了后山的禁地。

我爹把我关在柴房不许我出门,不许我戴孝,我在柴房哭了一夜,我真的没想害我娘!

后来我爹娶了后妈,后妈虽然面容冷峻不苟言笑平时也不搭理我,但是好几次我看到有人跟她说我是扫把星要把我赶出家门她都嗤之以鼻,我对她还是很有好感的。

十二岁那年,我爹跟后妈带着我弟去外面打工,隔年我后妈带着我弟弟回了村子,照顾我跟奶奶,虽然她还是冷着脸,但是在我的印象里她却比亲妈还亲切一些,但是对我的弟弟我心里却有种说不出来的陌生。

我后妈虽然强势,但是从她来我家之后,那些讲究我是扫把星的话渐渐少了很多,我们家的生活也平静了很多。

但是有些事终究还是要来的,我高中暑假回家,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开始养鹿,一进村里就能闻到说不出道不明的腥味。

我最怕这种味道,这么多年来对于鹿的恐惧在我脑海中根深蒂固,而且我一看到鹿,我身上的梅花图案就隐隐发热。

“妈,奶奶,我回来了!”我进门喊了声,家里却空无一人。

“兰若,你妈跟你奶奶去后山了,好像说你弟弟跑到禁地去了!你快去看看!”同村的阿九喊道。

我一听就急了,那个地方带走了我爷爷跟亲妈,对我来说就是洪水猛兽,我煌芒急促的跑向后上,没有注意到阿九脸上的神情,如果我再慢两步,兴许就能等到回家的奶奶跟后妈,后来一切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我到后山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一进山我就觉得冷意然然,茂密的树林嗖嗖的晃动,虽然后山山林茂密,气温比外面低,但是这也太冷了,我觉得有点阴森。

“妈!奶奶!小弟!”我喊着,凭着记忆找向禁地。

禁地在后山的山顶,后山山林茂密唯独这块空地寸草不生,只有干黄的土地,空地的周围围了一圈彩色的绸带,冷风拂过,那些绸带飘忽起来仿若一缕缕孤魂,而彩色绸带挂着的周围的那圈树都被雷劈的焦黑焦黑的。

我扫了一眼,心里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这里哪里有人影,我马上就反应过来自己是被骗了。

我正要离开转身却看到一个人站在我身后,是村支书的家的儿子星杰。

“兰若,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我不喜欢星杰,他也不是第一次说这样的话,我也懒得搭理他想走他却死死的拽住我的手腕。

“兰若!你傲什么傲?!”

星杰恼羞成怒气道,他性格向来暴躁。

“星杰,我不喜欢你,你还要我说多少遍?”我说着心里全是不耐烦。

“你!”

星杰气的满脸通红,我不想跟他纠缠,想要甩开他的手,他却使劲儿推我一下,我只觉得身后一空好像被什么拦了一下,但依旧阻止不了我下坠的速度。

我没有感觉疼痛,却觉得一阵柔软,紧接着我就看到星杰站在彩色番布外面惊讶的看着我。

我这才反应过来我已经跌到了禁地之中。

“星杰!”阿九跑过来看到我在禁地惊恐的拉着星杰离开:“只要进了禁地的人都活不了的!”

听着阿九的话,我心里一冷,在村子里阿九算是我比较好的朋友,没想到关键时刻将我弃之不顾。

我起身,天已经黑透了,阴风阵阵彩番响的更加厉害,黑暗中抖动的彩番像鬼影一般。

我爷爷跟我妈都是死在这里,想到这我头皮发麻,脚下的黄土竟然已经埋到我的小腿,而且我还在慢慢的下沉,这黄土竟然是流动的!

发觉这点,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慢慢的抬出一只脚,但是另一只脚却越陷越深,忽然身上的胎记炙热起来,好像有一股力量提着我的肩膀向上,我赶紧伸手拽着一旁的彩番连滚带爬的出去,我不敢停留一股气跑回家。

吃了晚饭我便觉得浑身无力,不想让奶奶担心,我早早进了房间休息,躺在床上,我身上无力的感觉更加明显,甚至连眼皮都睁不开,整个人浑浑噩噩的,身上的梅花胎记越来越热,自从进了禁地就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房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我虽然意识涣散,那东西爬上我的床,清冷的寒潮包裹着我。

“妖孽!我的人你也敢碰!”男子低沉的声音响起,那声音似有某种魔力一般。

我身上那清冷的寒潮瞬间退去,紧接着身上的梅花胎记越发热,我感觉有一双手从我的脚踝往上摸着,虽然看不见,我还是感觉出那双手修长炙热,

我心里生出一股暖流,那股暖流瞬间冲入我的脑海中,生出旖旎暧昧的画面,腿纠缠在一起,两道曲线紧紧的贴着……

“呃。”我不由的嘤咛出声,反应过来又觉得羞愧不已。

“嗯,很新鲜,我很喜欢,我马上再来找你。”男人又说道,说完我身上的那股暖流便消失,但是我的意识却越来越沉,昏昏睡去。

隔天一早,我醒来睁眼就看到奶奶推门进来,我赶紧打起精神起身。

奶奶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赶紧摇头,奶奶见我摇头,笑了笑道:“那就赶紧出来吃饭吧,昨天你也没怎么吃饭。”

“嗯,我马上就出去。”

奶奶出门,我松了口气倒在床上,大腿间却一阵酸疼,我赶紧掀开被子,腿间的床单上竟然一片殷红,听到后妈叫弟弟吃饭的声音,我忍着酸痛将床单洗过便赶紧出门。

“还要奶奶叫你起来吃饭?”

后妈冷着脸对我说道,她一直都是这幅对我爱答不理的样子,不过我这种出了名的扫把星没有把我扫地出门已经算不错了。

“姐姐过来坐。”弟弟对我说道。

虽然我觉得弟弟有种陌生的感觉,但是他很乖,这么多年姐姐姐姐叫的亲热,相处久了那种陌生感也就消失了。

后妈递来一碗粥,看着她手有伤我很担心:“妈,你手受伤了啊。”

后妈听了我的话却忽然把手缩回去,她冷声对我说道:“做农活,手上当然有伤,干嘛这么大惊小怪的。”

她说话还是这么犀利,我觉得心里尴尬,便低头喝粥。

“你昨天怎么回来这么晚?回来的时候还恍恍惚惚的?”

后妈忽然问我,我手一抖,碗便掉在地上,我们家在禁地死了两个人,完全应验了禁地的诅咒,要是让奶奶知道我去了禁地,她一定会担心死的,而且昨晚发生的诡异,我不敢多想。

“哦,客车开的慢,就耽搁了。”我找了个借口。

“哎呦,镇上的客车就是这样,慢吞吞的。”

奶奶帮我解围道,边说边冲着我笑,我心里一下就宽松了,奶奶一直都是对我最好的。

吃过饭,奶奶跟后妈在厨房里洗完,我帮弟弟辅导作业。

“妈,您不能这么护着她,这孩子是怎么回事您心里清楚,眼看着就要到限了,她要是出什么差错怎么办?”

我隐隐听到后妈说关于我的话,我无心辅导弟弟写作业注意力被奶奶跟后妈的谈话吸引过去。

但是奶奶说话的声音很小,我几乎听不到。

“姐姐!有人来了!”

弟弟揪着我的我的衣服喊道,我领着弟弟走到门口,便看到阿九的爹跟她家的亲戚气势汹汹的冲我家走过来。

“是那个扫把星!”

阿九爹进门便指着我的鼻子骂道。

我刚想开口,他们家亲戚便七嘴八舌的开始骂我。

后妈跟奶奶听到声音出来,后妈在村里从来都是不苟言笑,出了名的厉害,村里的人都惧她三分。

“阿九爹,你这是干嘛?”

“我干嘛?!这个煞星回来害死了我家阿九!”

听着阿九爹跟那些亲戚的话,我才知道,阿九死了!

“昨天有人看到她前脚去了后山,阿九后脚去了的!肯定是这个煞星引诱阿九去了禁地,阿九才会死在禁地的!”

阿九死在了禁地?!我心里更惊讶了,阿九怎么会死在禁地?她不是没进去嘛?!而且她是跟星杰一起跑的啊。

后妈跟奶奶一听禁地脸色紧张起来,她俩瞪着我,我心里颤抖着想都没想:“我没去后山!”我知道对于奶奶来说禁地意味着什么,要是她知道我去后山她一定会很伤心的。

后妈冲我深深的望了一眼,紧接着抬头冲着阿九爹道:“老袁,我家孩子说了没去后山,你说阿九死在禁地,如果我家孩子见过你家阿九就说明她也去过禁地,怎么她现在没事?那就说明我家孩子没去过禁地,你凭什么说我家孩子害死了阿九?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别把无知当文化!”

后妈说话向来带着股狠劲儿,平时就一副脾气不好的样子,阿九家的亲戚愣是被说的不敢还嘴。

“阿九是在禁地外面死的,她的尸体还在家,这个扫把星没回来的时候什么事都没有,怎么她一回来就害死了我家孩子!”阿九爹满眼恨意望着我道,我知道在他的心里已经认定了我是凶手!我很害怕,躲在后妈身后。

“你说什么!阿九死在禁地外面?!”奶奶忽然喊道:“快带我去看看尸体!”

我本以为阿九家的亲戚会拒绝,但没想到奶奶一说他们便同意奶奶去看尸体。

奶奶平时在村里除了帮人看病还会做一些简单的占卜,所以算是懂的一些奇理,阿九家人没拒绝奶奶去看尸体,难道阿九的死真的有问题?

纷乱中,我跟着大人们去了阿九家,还没进门就听到阿九妈哭天抢地的,阿九的尸体就放在中间的地上,盖了绣被,绣被是我们这里的殡葬风俗,如果是年轻横死的人一定要盖绣着吉祥图案的盖子,这样才能盖住怨气,以免尸变。

奶奶掀开绣被,我看到阿九的尸体吓得一口气梗在喉中,赶紧缩在后妈身后。

阿九曾经鲜活的皮肤变得青白如纸,因为皮肤干瘪青筋血管凸着,好像风干的桂圆肉似的,她的五官却夸张的飞扬,好像经历着极度的欢愉,最诡异的是她的肚子,像是熟透的西瓜似的凸起,像是怀孕了一般,但是她的肚皮却像是水晶蒸饺似的晶莹透明,里面的血管脉络都能看得清晰,隐隐约约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她肚子里动弹,她这明显是怀孕了。

我以前也见过怀孕的妇女,肚子比阿九大的也有,但是肚皮也都是肉色的没撑的这么透明,忽然阿九的眼皮动了下,我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发现阿九的眼皮又动了而且好像还在喘气!

“阿九没死!”我赶紧喊一声怕晚了会耽误救人。

正在检查尸体的奶奶听到我的话忽然呵斥道:“兰若!你瞎说什么!给我滚回家去!”

奶奶冲我骂道,可是我刚才明明看到阿九活了啊!奶奶距离那么近不会没看到,她是不想救阿九!那可是一条人命啊!

后妈把我拽回家,我不断的转头看奶奶,不敢相信奶奶竟然是这种见死不救的人!

“这是鬼胎,必须马上……”

我听到奶奶的话,赶紧转头,却发现阿九家的人听到奶奶的话都一脸惊恐,好像对鬼胎十分恐惧。

回到家,后妈直接将我推进房间,她目光炯炯的瞅着我,我只得后退。

“你是不是去后山了?!”

后妈问我,我心里想着阿九的事,跟人命相比,我去过后山又算得了什么!

“对,我去后山了,但是阿九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明明没……”

后妈扬起手冲我扇过来,我愣了下,脸颊就火辣辣的疼,后妈虽然对我没好脸,但是还没打过我。

“今天的事都是你惹出来的!你是要害死我们啊!”

听着后妈的话,我想解释昨天发生的事,但是她却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推着我的肩膀:“你待在家里,哪儿也不许去,我先带你弟弟去我娘家避一下。”

后妈说着便出了门,看着她的样子,村子里好像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肯定是跟禁地有关!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我总觉得我会害了所有人,不行!我得去帮奶奶。

我刚跑到门口,忽然凭空出现一个人影拦住我的去路,那是个样貌绝美的男人,他身穿白色长衫,皮肤素白,五官深刻眉眼肃穆,眼神却柔软细腻,虽然气质亲和但是却有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

“说了不让你瞎跑你还瞎跑。”他开口道,声音低沉好听,听着就很舒服。

“你是谁?”我望着他问道,心里提醒自己不能被美色诱惑。

他望着我忽然笑了,眼睛里好像绽放着灼灼桃花,我一阵恍惚,他出现在紧贴着我的位置,单手揽住我的腰,让我紧贴着他。

“我是你夫君啊。”

听着他轻佻的话,我气不打一出来,推了他一把。

“你别瞎说!”

“我瞎说?你昨晚多快活,难道忘了?”

我脑海中忽然想到昨晚发生那些旖旎的事,脸上一热。

他说着大手在我的后背开始不安分起来,隔着衣服我都能感觉到他掌心的清冷,但是我却感觉阵阵热流在体内窜动,我虽感觉羞耻疑惑,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我又能怎么样?

兰若、沈星樹《一鹿有你:先生契约已定》小说试读结束。

一鹿有你:先生契约已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