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小说无弹窗阅读-主角云月柒容铮最新章节阅读

  • 时间:
  • 作者:莫小莫
  • 来源:WXB
  •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免费小说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小说无弹窗阅读-主角云月柒容铮最新章节阅读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小说在线阅读

精品小说《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云月柒容铮全文免费阅读,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第十六章 王妃要帮本王治病

“黎大哥?”

云月柒的眼眸轻动,“谁呀?”

玉兰小声道:“就是黎小童大哥。”

“黎小童……”

云月柒的目光轻动,很快在脑袋里搜索出了这个名字。

两年前,她在这个世界上醒来的时候,并没有任何有关于原主的记忆。

好在云丞相因为生气已对她不管不问,玉兰忠心侍主,以为云月柒是因为跳湖失去了记忆。

在她刚刚苏醒的一个月里,玉兰将原主所有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云月柒。

其中就包括这个让原主爱的死去活来的黎小童。

也就是那天云佩玖故意在容铮面前提起的黎大哥。

云月柒摇摇头,道:“没有。”

玉兰的表情更加紧张。

她道:“前几日有人问过奴婢,若是有人问起王妃,王妃一定要说不认识,否则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好,本妃知道了。”

玉兰为云月柒画了一个非常精致妆容,稍微耽误了一点时辰。

云月柒坐上马车的时候,容铮已经在马车内等着了。

虽然三日没见,但重新回到马车上,云月柒难免想起三日前的经历,颇有些尴尬。

好在容铮没有说话,一直坐在马车上看书,就像是马车内完全没有云月柒这号人物一样。

云月柒的目光轻动,扫过马车内的布置,脑海中忍不住又浮现出某些男上女下的景象……

呸呸呸!

她摇摇头,将这些诡异的画面全部从脑袋里驱逐出去,顺便将自己的身体移动了一下,远离上次和容铮“亲近”的地方。

马车摇摇晃晃地在路上行驶着。

从燕平王府到皇宫的距离并不近。

一路无言,难免有些诡异。

容铮有书可以看,云月柒却只能干坐着。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皇宫还没有到。

云月柒瞥了容铮好几眼,几次张开嘴巴失败之后,总算清了清嗓子,开口问道:“王爷这几天身体如何?”

容铮翻了一页书,答道:“晴天。”

“嗯?”

云月柒眨眨眼,奇怪地看着容铮。

她问了一句身体,容铮这个回答是何意?

她的目光轻动,无意间瞥到了容铮正在看的那一页书——第十六章,你若不举,便是晴天。

云月柒:“……”

她怎么会起这么中二的章节名?

她为什么要问容铮这个问题?

她是谁?

她在哪?

……

乌鸦从云月柒的头顶飞过。

接下来的时间,云月柒一直在怀疑人生,毫不无聊。

马车总算听了下来,马车外传来尖细的声音,道:“燕平王,燕平王妃到!”

听着这声音,便知道已经到皇宫了。

马车外的小GG挑起帘子,阳光从马车外照进来,云月柒看着在马车外站了两排的小GG,不禁感慨皇宫果然气派。

云月柒的位置靠近帘子。

她看着在马车外站的笔直的小GG,准备起身下马车。

她的身体刚刚起来一点,却是容铮抬手将她拽了回来。

云月柒一怔,转头狐疑看着容铮。

容铮的手臂轻动,揽着云月柒的腰将她带到了自己的怀里,保持着这样的动作和云月柒一起走下马车。

容铮的头微微低下一些,用只有两人能够听见的声音开口道:“王妃说,要帮本王治病?”

他的唇瓣停在云月柒的耳畔。

随着低哑的说话声,容铮的气息也轻轻喷洒在云月柒的耳畔,痒痒的。

云月柒的眼眸轻动,嘴角骤然扬起一抹笑意。

容铮的目光落在云月柒的脸上。

四目相对,他又看见了云月柒眸中狐狸般的狡黠。

云月柒轻轻点起脚尖,也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轻声道:“好啊,给钱就行。”

说罢,云月柒向着容铮的怀里缩了缩,甚至将自己的头亲昵地靠在容铮的身上。

容铮的动作有一瞬僵硬,但他很快适应,揽着云月柒的腰向着宴席走去。

刚才的动作在外人看来就是夫妻间甜腻地“咬耳朵”,而此刻的云月柒和容铮俨然就是一堆如胶似漆,恩爱难分的蜜月夫妇。

只有云月柒的心里清楚,既然要做假夫妻,就得做到神似,特别是在这种重要的场合之中。

皇家的布置比燕平王府和云丞相府都繁华许多。

云月柒瞧着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在心中暗暗许愿今日皇上最好一时高兴,送容铮一些宝贝,让容铮能够快点还上她的银两。

最好能再高兴一下,也送她一些宝贝……

单是想着,云月柒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虽说只宴请了皇家的人,但参加宴席的人并不少。

宫中妃嫔,皇家子嗣,还有子嗣的妻妾悉数出席。

容铮一进门,便带着云月柒和众人一一打招呼。

客套的恭喜话听了一句又一句。

云月柒一言未发,始终微笑颔首,在容铮的身侧扮演好安静贤妻的角色。

打了一圈毫无意义的招呼之后,他们总算可以坐下了。

容铮的座位在最不起眼的地方。

云月柒却很喜欢这里。

她最讨厌觥筹交错的日子,这种被人遗忘的座位最适合她了。

“景宁王到!”

云月柒和容铮刚刚落座,GG尖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随着这个声音,大家的目光聚集在门口,看表情,明显比刚才对容铮的时候好了不知多少倍。

门打开,容执清带着四个侧妃走了进来。

云佩玖一身玫红衣裳,是几个侧妃中最亮眼的那个。

容执清和众人一一打了招呼,最后停在了容铮和云月柒的面前。

容执清面带笑容,对容铮道:“八弟,恭喜。”

容铮的表情淡淡,颔首道:“九哥,同喜。”

容执清的目光轻动,扫了云月柒一眼。

容铮的身形也动了动,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却刚好挡住了容执清的目光。

容执清又浅浅笑笑,带着侧妃走向了自己的位置。

云佩玖一直站在容执清的身后,此刻瞧见了云月柒,马上带着笑向云月柒挤眉弄眼,还对着云月柒做出“姐姐”的嘴型。

云月柒懒得理她。

云佩玖还在挤眉弄眼,容铮的身体又动了动。

这一次,他挡住了云佩玖的目光。

云佩玖一怔,忙低下头,用娇滴滴的声音道:“燕平王……”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第十七章 鬼畜的狗血八点档

容铮没有看她,“不要瞪本王的妃。”

云佩玖一惊,委屈的泪水已在眼角徘徊,她道:“妾身……”

“五儿。”

容执清见云佩玖迟迟没有跟来,回头唤了一声。

闻声,云佩玖忙擦掉眼泪,应道:“王爷,妾身在。”

她提起裙摆,匆匆向着容执清的方向走去。

容执清的正妃暂缺,有四个侧妃,云佩玖排在末尾,便称五儿。

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却连名字都没了。

容执清和云佩玖走后,容铮总算可以好好地坐着了。

云月柒松了口气,向着容铮竖起大拇指,笑道:“王爷,干得漂亮!”

像是云佩玖这种白莲花,就需要容铮这样不解风情的人好好地治一治!

云月柒的话音刚落,尖细的声音又传了进来。

这次的声音比之前都要高些。

GG道:“皇上皇后到。”

这个声音落下,演戏内骤然安静了下来。

宴席内所有的人匆忙起身又匆忙跪下,还没有看见从外面进来的人,便跪地请安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整齐划一的声音一听便知道是经过了无数次的训练。

云月柒也随着众人低头跪下。

她的头垂的低,只能瞥见两抹黄色的影子从她面前走过。

“平身。”

黄色的影子走过去不久,皇上的声音响起。

大家起身,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皇上的声音并没有云月柒想象中的威严,反而带了几分亲切。

因为好奇,坐到座位上之后,云月柒忍不住抬头偷看了皇上一眼。

她本准备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看一眼便把目光收回来。

谁知她看过去的时候,皇上也在看着她。

目光在一瞬交错,云月柒怔住,眼皮跳动了两下,匆忙收回了目光。

她的头垂得很低,心里还想着皇上刚才的目光。

那目光不像是帝王,更像是一个慈祥的父亲。

皇上开口,道:“清儿,铮儿,今日的宴席你们才是主角,你们不准备介绍介绍你们的佳人吗?”

话音落,容执清扫了一眼云佩玖。

云佩玖端起酒杯起身,道:“EX云佩玖给父皇母后请安,祝父皇母后健康长寿,祝凰西国繁荣富强。”

说罢,云佩玖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云佩玖的身上,此刻见云佩玖喝光了杯中的酒,不禁都在心中暗暗感叹。

早听闻云家庶女才貌双全,今日相见,才发现性格也是如此爽朗,取妻如此,夫复何求。

云佩玖面带笑容,却在抬眸撞见皇后目光的时候表情略僵。

皇后打量着云佩玖,面色不善,道:“身为侧妃,穿这样的衣裳,太艳了。”

云佩玖的睫毛轻动,垂首委屈道:“是……”

云月柒看着这出戏,再看着凶巴巴的皇后。

看来,这老女人的脾气不光会用在容铮的身上。

宴席内的气氛一瞬有些尴尬。

却是皇上笑出声来,道:“皇后,你太凶了,会吓坏小姑娘的。”

皇后撇了撇嘴巴,嗔怪道:“陛下瞧见小姑娘便瞧不见臣妾了。”

撒娇的声音可谓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云月柒的嘴角扯了扯,抬头时还能看到皇后和皇上撒娇的眼神和动作。

在众目睽睽之下,她莫名地被塞了满满的一口狗粮……

皇后视若无人地撒娇,皇上也配合。

在众人的围观之下,皇上笑着摇了摇头,在皇后的鼻尖上轻点了一下,道:“皇后又胡闹了,小姑娘都是朕的熊孩子的,不是朕的。”

云月柒默默围观着皇后和皇上无视众人的撒狗粮,如果不是知道自己现在正在参加宴席,知道坐在主位上的人是凰西国的皇上和皇后,云月柒定要以为自己在看什么鬼畜的狗血八点档……

皇上和皇后秀完了恩爱,注意力落在了云月柒的身上。

云月柒起身,垂首道:“EX云佩玖给父皇母后请安……”

云月柒的话音未落,却是一个突兀声音从门口的方向传来,道:“父皇,我来晚了!”

这声音很大,打断了云月柒的话,也让众人的注意力都移到了门口的方向。

虽说是来晚了,但说话的人却不带一点的歉意。

这般肆意妄为的人,就算是不看,众人对来人的身份也已经有数了。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粉衣女子大步走进,而在她的身后,一个太医模样的人垂首跟着,很是乖巧。

在这样的宴席中,太医来做什么?

众人的眸中染了狐疑,唯有粉衣女子没有觉得有半分不妥。

她仰起头,大大咧咧地走到了宴席的最中央,对着皇上和皇后做了简单的请安,道:“楚楚给父皇母后请安。”

请安的动作带着少女的调皮,动作也完全不标准就站了起来。

云月柒听着这话,马上就知道了女子的身份。

她应该就是娴英公主容楚楚。

凰西国的人都知道,皇上和皇后对最小的女儿娴英公主宠爱有加,也养成了娴英公主娇惯蛮横的性格。

皇上看了看容楚楚,又看了看容楚楚身后的太医,狐疑道:“楚楚,你怎么带了个太医过来?”

闻言,容楚楚垂首,声音竟不自觉掺杂了一抹娇羞。

她道:“父皇,哥哥们都是成双成对的,女儿本不想来这宴席,好在女儿刚才过来的时候,刚巧碰见了沈名安沈太医,女儿想着一个人坐实在无聊,就带着沈太医一起过来,也有个人陪女儿坐着。

我说了好久,沈太医都说这事儿不合规矩,眼瞅着时间不够,我好说歹说,才让沈太医过来一趟,父皇,你会让沈太医陪着女儿一起坐的,是不是?”

这样的请求颇有些无理取闹。

皇上看了看沈名安,又看了看容楚楚乞求的眼神,终是叹了口气,道:“好,随你随你。”

“嘿嘿,我就知道父皇最好了!”

容楚楚喜上眉梢,马上转过身看向沈名安。

沈名安本看向一处,此刻察觉到容楚楚的目光,才匆忙将自己的目光收了回来。

他的反应很快,但还是没有逃过容楚楚的眼睛。

容楚楚一怔,顺着沈名安刚才的目光看过去,刚好看见了云月柒。

热门新书《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小说试读结束。

医妃难宠:病娇王爷太腹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