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恋空小说绯闻萌妻贺少别撩我程慕曦全文阅读

  • 时间:
  • 作者:时雨恋空
  • 来源:zd
  • 绯闻萌妻贺少别撩我免费小说

时雨恋空小说绯闻萌妻贺少别撩我程慕曦全文阅读

绯闻萌妻贺少别撩我小说在线阅读

时雨恋空绯闻萌妻贺少别撩我小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绯闻萌妻贺少别撩我小说主角是程慕曦,时雨恋空精彩小说节选:

第十章

“是。”

吴斌挂了电话,忍不住想,这位程小姐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敢在夜冠捅伤客人,又能让自家老板中断和乙方的谈判,出面请来南城大状林友坚把事情摆平。似乎,贺总对她很不一般。

啧啧,小小年纪,本事倒不小。

···

贺嘉爵弃了手上的桥牌,站起身,“不玩了,李总你来。”

被点名的李总忙不迭地从后面沙发起身,过来凑桌。牌桌上有人打趣,“贺总赢了钱就走,可苦了我们。”

“今晚我做东,输多少都记在我账上。”他毫不在意,接过侍者递来的酒,轻轻摇晃。

屋内顿时爆发一阵欢呼声。

他一手端着高脚杯,一手插在裤兜里,抬起脚步,颀长的身影移动到外面的阳台。皎皎月光倾洒,在他俊朗的侧颜上留下一道阴影,身后是牌桌明灯,身前是夜色笙歌,倒显得他长身玉立,徒生寂寥。

“嘉爵,怎么在这儿。”郁凡从后面走来,两只手搭在扶手上,背靠着栏杆,心情格外好。他今晚在隔壁包厢叫了几个新来的妹妹,玩得不亦乐乎。

贺嘉爵淡淡扫了一眼他衬衣领口上残留的口红印,目光不言而喻。

郁凡笑道:“你看看你这是什么眼神,自己守身如玉就算了,还看不得别人寻欢作乐。人外面都盛传你是gay了,你怎么还这么无动于衷?”

“是吗。”他抿了一口酒,情绪不被牵动。

郁凡表示佩服,一个男人都被怀疑行不行了,还这么淡定——这家伙不是一般的城府深。

他忽然话锋一转,好似贺卿的八卦雷达上身,他说:“听说了吗,一楼的酒吧差点闹出人命。”

闻言,贺嘉爵沉静的眸底没有任何反应。

郁凡自顾自言,“你绝对猜不到男女主角是谁。”

某人根本不理他。郁凡不气馁,兴奋道:“就是程慕曦和那个叫什么张齐的人!没看出来啊,昨儿小丫头在N大外面打了顾宇一巴掌,今儿居然就跑到夜冠来捅人!张齐也是够倒霉的,老牛吃不成嫩草,还险些丢了命。”

“所以你还不收着点,色字头上一把刀。”贺嘉爵的嗓音平淡。

“这怎么说我头上来了?不正在说那个丫头吗!”郁凡不服,继续道,“所以说这丫头不简单,你得看着点贺卿,别被蛊惑了。”

外面有妹妹在嗲声地叫他,郁凡眉梢上都挂着风流二字,拍了拍贺嘉爵的肩膀,然后疾步过去搂着妹妹往隔壁包厢走去。

修长的指节拈着水晶杯,酒液在杯底潋滟生辉。

他顿了顿,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几秒后,磁性的嗓音自喉间溢出,“封锁今晚发生在夜冠发生的事。程慕曦三个字,越少人知道越好。”

程慕曦丢了夜冠的工作,所幸沈丞没有受影响。但令她奇怪的是,夜冠伤人这么大的社会新闻居然在景城连个泡也没冒,好像无形中有一只大手轻而易举压住风波。

她知道是他,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出手相助,但总该要说声谢谢。

程慕曦坐在屋里给贺卿发短信,内容编辑了又删,删了又编辑,来来回回好几次。

【贺卿,方便把你小叔的号码给我吗?我有个金融学方面的问题想请教他。】

--她看着这条短信自己都想笑,她学地质的什么时候对金融感兴趣了!

正要删了重编,有电话进来,“婶婶”两个字闪烁着进入眼帘,她忽然心头一紧。

张总受伤,林之慧不可能不知情!若她知道捅伤张总的就是程慕曦,会不会一怒之下真的断了程斯的医药费?

“喂,婶婶。”程慕曦语调平缓,喉咙却紧得很。

“张总受伤了你知道吗?”

林之慧的话好像当头棒喝,程慕曦眼前发花,顿了顿,说:“知道,伤的重吗?”

“你在夜冠上班你还不知道伤的重不重?听说是被一个喝醉酒的混混给捅了,你没看到?”林之慧不耐烦。

······被混混捅了?

程慕曦茫然,“我、没看见。”

“哼,看见又能怎么样!难道还指望你上去挡一刀?你是不是巴不得张总死!”

“没。”

“谅你也不敢!我告诉你,就算没了张总也有李总陈总!你要搞清楚,你这是你欠我们傅家的!没有我和你叔父,你和你妈能有今天?!”

“婶婶说的是。”

“是什么是!你现在在哪里?回来和我一起去医院看张总。”

程慕曦已经平复心情,说:“婶婶难道忘了我们的约定,一个月的期限才过去几天,我要是去看张总而耽误了筹钱,到时不好向您交待。张总在病中,探望的人肯定络绎不绝,我要是再不知趣跑去打扰,说不定会影响他养伤。”

“你个小妖精!到底在说些什么,去医院看一眼怎么就影响他养伤了?”林之慧尖声道,“你就胡说八道吧!要是一个月到期你没筹够钱,别怪我把你们娘俩一块撵出去!”

程慕曦握着手机向后倒在沙发上,脑袋嗡嗡乱响。贺嘉爵不仅把整件事压下去,竟还保住了她的声誉。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做这些?

手机震动,贺卿发来的短信,【曦曦你居然对金融感兴趣,太让我吃惊了!果然学霸都是全能的~~~~~】后面附了一串手机号码。

她猛然坐起身,自己居然不小心把短信发出去,而贺卿还真的信了这么蹩脚的理由······

*

收到程慕曦发来的短信时,贺嘉爵刚好从公司出来,驱车去球场谈生意。

【贺先生,抱歉我找贺卿要了你的号码,是想谢谢你帮了我,夜冠的事。--程慕曦】

他把这条短信来回看了两遍,炽烈的阳光从前景玻璃照在他英挺的面容上,漆黑的眸子没有任何情绪,然而薄唇微勾,似乎有些玩味。

他没有回短信,而是直接拨通号码。

看着屏幕上闪烁的这串号码时,程慕曦没由来地觉得紧张,比接林之慧的电话还煎熬。

“贺先生?你好。”

“哦,又不叫叔叔了。”磁性的嗓音在调侃。

程慕曦抿了下唇,诚恳地说:“贺先生,谢谢你出手帮了我,真的很感谢你。”

“怎么谢?”

她顿了一下,没想到他这么直接,然后就听见他说:“口头上的谢未免太没诚意。千万不要说什么大恩永远记在心里、以后再回报的话,我这个人没什么耐心,喜欢提现。”

“请你吃饭可以吗?”

“你能请我去哪里?吃什么?”

她想的是来家里做饭给他吃,却被他先一步堵住,“我对吃路边摊没兴趣。”

“······”

贺嘉爵似乎在笑,听声音程慕曦也能想象此刻,他那双漆黑眸子如何光影交错,斑斓炫目。

她低声说:“你要我怎么谢?”

“你能怎么谢。”

程慕曦勾起笑容,“如果贺先生不嫌弃的话,我用自己谢。”

“二十分钟后来小区停车场。”

程慕曦没想到贺嘉爵答应得这么快,撑着阳伞从楼道里出来的时候还有些懵。

迎着炽烈的阳光,她远远看见那辆黑色宾利停在破旧的停车场里,有居民从自家窗户探出头来看,这种千万级别的豪车在这个小区百年难见。

贺嘉爵透过黑色的车窗看见女孩着一把白色阳伞从林荫道走来。

他眯起眸子,忽然觉得喉咙有些干。

从储物箱里拿瓶装水喝了一口,拧起瓶盖时,程慕曦在外面叩击车门。

第十一章

“贺先生。”她俯身的动作无意间泄露半幅春光,配上一张青春无敌的脸,眉眼弯弯,唇红齿白,说不出的诱人。

贺嘉爵淡淡扫了一眼,然后开门出来。

程慕曦本想把伞面分一半给他,但他已经迈开腿向前走去。程慕曦回头看了一眼宾利的后备箱,然后快速跟上去。

程慕曦租的房子就在一楼,她站在楼道拿钥匙开门,贺嘉爵默不作声地看了一眼四壁剥落的楼道。

“这是新的男士拖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换上。”

程慕曦从鞋柜里拿了一双蓝色凉拖放在门口,那是沈丞前几天买的。她抬眸对上男人深邃的眼眸,莫名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你别误会,这是沈--”

程慕曦话音未落,颀长的身影已经走进来,他身后的防盗门“嘭”地一声被大力合上。

黑色定制皮鞋在洁白的瓷砖上留下很浅很浅的脚印,他在沙发落座,长腿交叠,带着钢表的左手漫不经心地轻轻叩击膝头。

一连窜动作行云流水,好像他才是这里的主人。

程慕曦从厨房端来一杯水放到他面前,特意说:“玻璃杯很干净,是我刚买的,没人用过。”

贺嘉爵没喝水,偏过头,幽深的目光似有若无,扫过那双还放在门口的男士拖鞋。

无形的压迫感,程慕曦莫名有种被人栽赃的感觉。她说:“我这里没有别的男人。那双鞋是给沈丞准备的,他是我的朋友,不属于男女关系的好朋友。”

他抬眸,“你想说明什么?”

程慕曦咬了下唇,“我很干净,只被你碰过。”

她隔着茶几站在他正对面,双手背在身后,像个做错事向老师解释的乖学生。贺嘉爵忽然勾唇一笑,“要不然呢。你觉得我来就是听你说这些的?”

程慕曦一怔,“你、不洗个澡吗?或者·····去卧室?”

“过来。”低沉的嗓音,毋庸置疑的力道。

她还没走近,就被一道腕力拽住后腰往前一带,整个人就跌进一个结实的怀抱。

“谁允许你穿成这样出门的·······”

*

放纵过后,当程慕曦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贺嘉爵早就已经走了。

只留了一张支票给她,这次是一百万。

本来这也是正常的事情,他们不过是正常的交易而已。

但看着放在旁边的那张支票,她还是忍不住自嘲的笑笑。

拿起支票,程慕曦去找林之惠。

*

林之惠看见她到来,林之慧不屑的看了她一眼:“来这里干嘛?没地住了,来寻求帮助吗?”

“只是过来还钱而已。”无视了她那不屑的语气,程慕曦将存了钱的银行卡,递到了她面前。

听见钱这个字眼,林之慧脸色好了几分,将钱银行卡收了起来。

“卡里有一百万,剩下的我过几天再给你。”

不想再去看她那表情,程慕曦留下的话就想离开。

然而她还没走多远,就被林之慧给拉住了。

林之慧不傻,短短的时间之内,居然拿出了那么多钱,程慕曦肯定是傍大款了。

她眼神冷傲的打量了一下程慕曦,冷笑着开口:“过几天就是你叔父的生日了,到时候记得打扮的漂亮一点,把你的金主也带过来。”

金主两个字十分刺耳。

她不满的看向旁边的林之慧:“我没有什么所谓的金主……”

“你少给我废话,如果没有的话,短短的时间之内又怎么可能拿得出这么多钱,怎么现在傍上的金主你就想跟我们家断绝关系了吗?”

见程慕曦居然否认,林之慧语气尖锐了起来。

“我们家供你吃,供你喝这么多年结果你就因为傍上了一个有钱人居然要跟我们家断绝关系,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良心那东西可不是现在这样说的。

程慕曦抿唇,如果不是因为她的母亲的话,她早就跟这个地方断离关系了。

“我知道了。”

纵然心里再不甘,程慕曦还是将那些话给压了下来。

“老实一点不就行了吗?非要我跟你强调,你才能老老实实的听话。”

程慕曦答应了,林之慧也没再废话拿了钱就回了屋。

不远处的叔父看见这个模样,笑眯眯的上前:“要不要进去坐坐?你婶婶也是不懂事。”

程慕曦微微皱眉,随后风轻云淡的笑了笑,她面色如常的摇了摇头:“我工作没了,还要再去找工作。”

傅明山没留她,程慕曦苦笑的离开了这个家里,之后就在外边找起了工作。

她现在倒也认清了事实,夜店的工作确实工资很高,但是危险也很多。

张总本来就是流连于各个夜店的人物,如果她继续找夜店的话,肯定会被发现。

不是每一次都能那么幸运的躲开的,程慕曦最终还是去商场那边找了一份临时工。

*

“扮娃娃发传单这种事情,确实很容易赚钱,但是也很难做,毕竟娃娃本来就很闷热,你要想好了。”

负责招工的人,见程慕曦长得好看,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这种临时工作本来就是又辛苦赚的钱又少。

“不用了,我还有别的工作,这个我就是临时做的而已,什么时候有时间就什么时候来做。”

程慕曦扬着笑脸开口,心里却在叹气。

这个时候想要找工作并不是那么容易找的,除非她真的去那些夜店。

那个地方每年都需要大批的女孩子去那边工作。

她也有经验,但现在不能去那种地方来这种找正经工作的确实很难找。

“行吧。”负责人不废话,将所有的工作都交代了一遍就离开了。

……

当天工作完,她疲惫的回到家里就见原本还丢在贺嘉爵车后备箱的行李箱却出现在了自己家门口。

她心下一惊,小心翼翼的看前面有没有人。

奇怪的是她的行李箱出现在了门口,等贺嘉爵却没有在这附近。

“是程小姐吗?”一道陌生的声音从后边响起。

程慕曦下意识回头就见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不远处笑眯眯的看着她,只是那双眼睛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打量。

绯闻萌妻贺少别撩我小说

时雨恋空小说绯闻萌妻贺少别撩我程慕曦全文阅读

作者时雨恋空绯闻萌妻贺少别撩我,这本书的主角是程慕曦,简约单纯的爱情故事让人流连忘返,时雨恋空写的这个故事引起许多读者的共鸣,心动的你赶紧看起来吧。小说精彩节选:他是富可敌国的名门贵胄,她是身世成谜、寄人篱下的无名之辈;

小说名称:绯闻萌妻贺少别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