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月小说名少的宝贝甜妻项谦泽全文阅读

  • 时间:
  • 作者:七七月
  • 来源:zd
  • 名少的宝贝甜妻免费小说

七七月小说名少的宝贝甜妻项谦泽全文阅读

名少的宝贝甜妻小说在线阅读

七七月名少的宝贝甜妻小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名少的宝贝甜妻小说主角是项谦泽,七七月精彩小说节选:

第十章:沉默的两人

王琪和刘安安一年进的公司,两人的关系也比较好,刘安安很喜欢她的直脾气,而她嘴里说的李古板就是部门组长李立。为人古板严肃,对待下属也相当的苛刻,30多岁的人,愣给人感觉像是六七十的老学究一样,大家背地里都叫他李古板。

刘安安草草地吃掉路上买的早点,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而李古板回来后,看到刘安安在认真工作,虽然不满意她差点迟到,但是也只是说了她两句也就过去了。

晚上下班,她先去超市买了一些水果和蔬菜,盘算着晚上做什么饭,自从上次在项谦泽家吃过饭,婆婆隔三差五的打电话过来询问她是否有给项谦泽做饭,而项谦泽最近的应酬也比较少,连着好几天都按时回家,刘安安不能再马马虎虎的随便做了,于是她每天都买新鲜的食材,回家做饭。

提着袋子回到家,刘安安开始准备晚饭,她的时间掐的刚刚好,在她做好最后一道菜的时候,项谦泽正好进门。

“回来了?饭已经做好了,洗手过来吃吧!”刘安安从厨房探出头,招呼着他。

项谦泽放下包,转身进了卫生间,出来后径直坐了下来。

刘安安从小就会做饭,那时候爸妈忙着上班,自己要照顾弟弟,为了不饿肚子,她早早地就学会了做饭,连带着洗衣服收拾家,也都能做的井井有条。

“味道怎么样?”刘安安问他。

项谦泽尝了一口,“嗯,还行。”接着就不再说话。

刘安安见状,也拿起筷子吃起来,不再开口。

整个吃饭的过程非常安静,除了偶尔的筷子碰撞发出的声音外再无其他。

饭后,项谦泽起身进了书房,刘安安默默得吃完碗里的米饭,收拾着碗筷拿进厨房。

收拾完毕,她走出来看电视,到了睡觉的时间则直接上楼洗漱睡觉,不超过12点,项谦泽就会回房间,洗漱后上床休息,有时候他会挑逗刘安安,亲热一番后再睡,有的时候,他会上床后直接背对着她,自己独自睡去。

这就是两人的相处模式,从结婚到现在,每天如此,项谦泽加班回来晚不算,哪怕就是这样正常下班回家,两个人的交流也少的可怜,甚至几乎为零。

刚结婚的时候刘安安不了解,她经常会在饭桌上和项谦泽说话,哪怕他没有回应,她也可以说的很开心,直到有一次,项谦泽当着她的面,直接砸了吃了一半的饭碗,并冷冷地对她说,他最讨厌女人话多,尤其是没话找话的女人。说完转身离开。

当时的刘安安在惊吓中看着他摔门离去,她端着饭碗,半天忘记放下,后来,她慢慢站起身,轻轻地捡起被项谦泽摔碎的碗的碎片,默默地收拾了一地的狼藉,然后对着碎片发呆很久。

从那以后,项谦泽就开始很少回家吃饭了,就算不应酬,也会在外面吃过了才回来。而刘安安每天自己独自一个人吃饭,也变得越来越沉默,哪怕后来项谦泽偶尔在家吃饭,她也不再会和他说话了。

后来,刘安安才慢慢明白,项谦泽不是不喜欢有人在饭桌上说话,而是不喜欢听她说话,不论是在什么时候,即使不是吃饭的时候,他都不喜欢听到她发出声音,明白了这个,刘安安就开始显得越发的沉默,只要是项谦泽在家,她都尽量不说话,也不制造出别的声音,甚至于连走路都尽量不发出声音,安静的好像这个屋子里没有刘安安这个人一样,反观她在公司和同事之间说说笑笑的好人缘,有时候她自己都会产生错觉,这两个样子,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呢?

这天这天下班回家,刘安安依旧做了一桌子的菜等着项谦泽。

没过多久,项谦泽回来了,却没有和往日一样洗手吃饭,而是急匆匆地上了楼,没过多久,他提着行李箱走下来,刘安安急忙站起来,“你这是。。。。。。”

项谦泽从书房拿了一些文件,一起放进了公文包内,“出差。”

“那,你的东西带全了么?我再帮你收拾一下吧!”刘安安一听,连忙准备上楼,看看项谦泽有没有忘带什么。

“不用了,我都已经收拾好了。”项谦泽制止了她。

“那你要去几天啊?”刘安安转身问他。

“这个不知道,看案子的进展情况。”项谦泽简单地说,说完,他提着行李箱,转身就走。

“哎!那个,你要不要吃点东西再走,我已经做好。。。。。。”刘安安急忙招呼他。

“碰!”回答她的,只有项谦泽毫不留恋脚步声和关门声。

刘安安收回了手,转身上了楼,一进卧室,不出她的所料,项谦泽把衣柜什么的翻得很乱,刘安安走过去,把他翻出来扔在地上和床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整理好,分门别类地放在了各自原本的位置上。

项谦泽和刘安安的衣服一直都是分开放的,就和项谦泽不喜欢刘安安进他的书房一样,同样的,他也不喜欢刘安安的衣服和他的挂在一起,所以从刘安安婚后搬进来的时候,他就指着卧室墙角的另一个衣柜冷冰冰地告诉她,那是她的衣柜,而且叮嘱她,不要把两人的衣服放在一起,也不要把他们的衣服混在一起洗。

因此,项谦泽的衣服大部分都是送去干洗的,只有内衣是刘安安手洗出来的,并且,她一直都很注意项谦泽的嘱咐,从来也不会把两人的衣物混在一起。

一点一点的收拾好,等刘安安回到楼下,饭菜都已经凉了,她突然也没有了胃口,把饭菜收拾放进冰箱后,自己也早早地上床睡觉了。

往后的几天,刘安安一直都过得和往常一样,每天按时上下班,做饭吃饭,然后到点睡觉,偶尔和王琪她们一起去逛街,唱歌,当然刘安安是不会的,她只是在一边看着王琪和其他同事们疯玩,耳朵接受着荼毒。

项谦泽一直没有打电话给她,她也没有打过去,因为她知道,打过去,项谦泽只会是冷淡和不耐烦,自己还是不去招他讨厌了。

第十一章:礼物

因为项谦泽出差,到了周末的时候,刘安安打电话到项家,婆婆佳美娟一听儿子出差,自然也就不想让刘安安过去了,刘安安哪里听不出来,她马上找了个自己也要加班不能过去的理由,佳美娟一听,正合心意,连忙就说,她工作要紧不用过来了,接着就挂了电话。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项谦泽一直没有回来,他不在家,刘安安却觉得日子过得惬意无比,她甚至坏心的希望,项谦泽出差的日子可以长一点,再长一点。

这天,刘安安刚刚回家,门铃就响了。

她开门一看,门外站着项谦泽的助理,小余。

“嫂子……”小余一看见她,就亲切地叫着。

刘安安被他这一声“嫂子”叫的一愣,要知道,项谦泽的朋友同事她几乎都不认识,连他的律师事务所,她都没去过,而小刘是因为偶尔来家里帮项谦泽拿文件,自然也就知道了。

“嫂子,这是项律师的行李。”小余指了指身边的行李箱。

“哦,那他。。。。。。。”刘安安开口问道。

“项律师一下飞机就被其他同事拉着一起去吃饭了,我们这次在外地的案子大获全胜,大家高兴,都让项律师请客呢!”小余也显得很高兴,跟着这样的律师,他也觉得有面子很多。

“哦,这样啊,那你进来坐吧!”刘安安接过行李,招呼他。

“不了,我还要赶过去和他们一起庆祝呢!嫂子再见!”小余摆摆手,接着离开了。

刘安安吃力地把箱子抬到楼上卧室,然后打开整理,换洗下来的都收拾着放进了浴室,没有穿过的分别放回了衣柜,一些文件放在了床头柜上,她一点点的拿出来,最后在箱子底下,发现了一个蓝色的绒面盒子。

刘安安放下手上的东西,拿起了那个盒子,慢慢地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一条手链。

手链很漂亮,一颗颗细碎的小钻衬的它格外闪亮,整体样式很简单大方,看着低调却不掩饰其光芒。

只一眼,刘安安就喜欢上了这条手链。

她禁不住心里的感觉,小心地把手链拿出来,戴在自己的手腕上,大小正合适。

刘安安越看越喜欢,她心里一阵欣喜,左看右看的,就是舍不得摘下来。

过了很久,她才回过神,恋恋不舍地把手链摘下,又原样放回盒子里,没想到项谦泽竟然会想着带礼物回来,刘安安的心里只觉得一阵甜丝丝的。

刘安安收拾完了,又把该送洗的衣服装好,准备明天送去干洗店,而后她坐在沙发上,心不在蔫地看着电视,等着项谦泽。

一直到了12点多,项谦泽还没有回来,刘安安都有些坚持不住了,几次差点睡着。

蓦地,她隐约听到门外有动静,不禁精神一阵,急急跑过去开门。

“你回。。。。。。”门一开,还来不及说完的话和笑容,在看到外面的人后,一下子都咽了回去。

门外,确实是项谦泽,只不过是喝得一塌糊涂的项谦泽,而一旁,还有双手搂抱着他,竭力不让他摔倒的苏雯静。

苏雯静也没想到她会突然来开门,愣了一下后连忙说,“安安,你出现的真是太及时了,快来,快帮我一下,我要抱不住他了。”

刘安安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伸手扶住了项谦泽,两个人连拉带扶的,好不容易把项谦泽拖进了屋里,放到了沙发上。

“呼。。。。。。”苏雯静深呼一口气,坐在一边休息,刘安安也觉得很累,但是她还是先给苏雯静倒了杯水,“喝点水吧!”

苏雯静接过,抿了一小口,“谢谢!”

“你。。。。。。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刘安安觉得疑惑。

“哦,是这样的,项谦泽这不是刚刚出差回来么,之前他帮我们公司打的那个案子胜诉了,一起去的同事们都非常高兴,一回来就嚷着要庆祝,项谦泽作为首要功臣,免不了被大家灌酒,所以就多喝了几杯。”苏雯静和刘安安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项谦泽这次出差,是和你一起?”刘安安问,她似乎听到了重点。

“是啊!”苏雯静点点头,有点奇怪地说,“我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有了问题,当然是要我出面处理啊!”接着她看了眼刘安安,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又说,“哎呀,安安,你可不要误会哦。我们这次真的是公事出差的,还有好多其他的同事一起呢,你可千项不要有什么想法,不然,我以后,还怎么找项谦泽帮忙,找你聊天了,咱俩可是姐妹啊!”

刘安安摇头,“不会的,我就是随口问问,怎么会是你送他回来,小余呢?”

“你说项谦泽那个助理啊?他喝的比项谦泽还多呢,只有我和其他几个女生没有喝酒,她们又都不知道你们家,所以只好我送他回来喽。。。。。。”苏雯静说的不情不愿地,末了,还朝刘安安抱怨,“你不知道,他有多沉,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弄回来的,都快要累死了!”

刘安安看了眼醉的不省人事的项谦泽,又看了看正和她撒娇道委屈的苏雯静,什么都没说。

考虑到项谦泽就这样睡在沙发上会着凉,刘安安和苏雯静两个人又合力把他弄到了楼上的卧室,等把项谦泽放到床上,刘安安她们两个人,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去给他做点醒酒汤。”缓了一会儿,刘安安对苏雯静说道,“麻烦你看着他,看他会不会难受要吐。”

“好,你去吧!”苏雯静柔柔地答应了。

刘安安转身下楼去了厨房,做了醒酒汤,末了,担心项谦泽吐了胃不舒服,还泡了一杯蜂蜜水,一起端了上去。

走进卧室,就着里面昏暗的亮光,刘安安就看见,苏雯静的手,正放在项谦泽的胸膛上。

尽管灯光很暗,但是刘安安还是看得很清楚,苏雯静的指甲涂的是艳丽的大红色,芊芊玉指轻巧灵活地解着项谦泽的衬衫扣子,随着她的动作,项谦泽的衬衫被慢慢解开,露出结实的胸膛,而苏雯静的手,则开始有意无意地,划过项谦泽的胸膛。。。。。。

名少的宝贝甜妻小说

七七月小说名少的宝贝甜妻项谦泽全文阅读

作者七七月名少的宝贝甜妻,这本书的主角是项谦泽,简约单纯的爱情故事让人流连忘返,七七月写的这个故事引起许多读者的共鸣,心动的你赶紧看起来吧。小说精彩节选:项谦泽出自名门,身份尊贵。唇妆精致的名媛,流连忘返的出现在项谦泽身边,只为让他的目光在自己身上驻足片刻。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如同神抵一般的男人,早在三年前就已经结了婚。对项夫人刘安安而言,项谦泽是毒,碰不得。门不当,户不对,他们迟早会离婚。在

小说名称:名少的宝贝甜妻